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明扬天下 > 第030章 受伤的小鸟(求推荐)
明扬天下 第030章 受伤的小鸟(求推荐)
    ***

        秦牧一马当先,猛冲向叛军营寨,背后刘猛举着数支火把,那火苗被风撕扯飘拂如旗,远远望去,秦牧就象京剧中背后插满了旗帜的武生。

        按京剧的定义,长靠武生都是身穿着靠,头戴着盔,穿着厚底靴子。这类武生,不但要求武功好,还要有大将的风度,有气魄,工架要优美、稳重、端庄。

        此刻的秦牧,感觉自己就是《回荆州》一剧中的赵云,在飞驰的马背上不但工架优美,背后多了几根火把后,更显得万分威风,如同火神一般冲入叛军营寨。

        东面营寨中的叛军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大火一起,惊牛一冲,早已是慌不择路,狼奔豕突,再被漫山遍野压来的火光一逼,个个哭爹喊娘的向小镇内奔逃而去。

        “杀啊!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杀啊!杀完你爹杀你娘,只留你妹来暖床!”

        这就是稳重、端庄、有风度、有气魄的秦大人,只见他挥舞着马刀大呼小叫,横冲直撞,反正蹄声隆隆,烈火熊熊,营寨里哭喊声冲霄盈耳,谁也没去注意听他具体喊些什么,他便想到什么喊什么,总之能增加声势就好!

        数千乌合之众被他们追杀着,亡命地向中间的小镇冲去,就连没牙的七十老翁也返老还童了,一个个健步如飞,甚至还能拿拐棍扫翻挡路的人。

        秦牧甚至怀疑自己到了湘西乌龙山,前面健步如飞的分明是比狗跑得还快的榜爷嘛!

        镇子里头,顾宪成被惊醒过来,连忙从一堆女人身上爬起来,匆匆忙忙往身上乱套了一件外衣,就提着大刀冲了出来,这个时候,镇子四周的山上一齐传来了隆隆的战鼓声,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山上更是火光冲天,声势惊为吓人。

        在夜色火光中,也看不清到底有多少官军杀来,小镇四周的营寨已经全部乱起来,成千上万的叛军被吓破了胆,都在盲目地奔逃着,只有小镇里还没有被波及,但里头的两三千叛军同样是人心惶惶,焦躁不安。

        在“第五纵队”的带领下,在秦牧等人的追赶下,东面的叛军潮水般向小镇里涌去,刚刚赶过来的顾宪成立即下令镇里的人马放箭,数百支箭矢在火光中腾空而起,向外面涌动的人潮射来;

        中箭者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倒地,立即被无数双脚丫践踏而过,因为夜色的掩盖,看不真切,箭矢可怕性没能体现出来,前冲的浪潮并不成为少部分人中箭倒地而停止,象漫过堤岸的洪水,几千人一窝蜂地冲进小镇;

        霍胜等人夹杂在乱军中当,一边砍杀,一边大喊:官军杀来了!朝廷派十万大军来平叛了!快逃啊!

        夜色中,火光冲天,血腥满地,恐慌的情绪被无限的放大,小镇里面的两三千人马被逃进来的乱军一冲,也顿时乱成一团,被裹挟着晕头转向地随着大流奔逃。

        敌人崩溃的速度超出地秦牧的意料之外,一场袭击战彻底演变成了乱七八糟的追逐战,不光敌军乱,秦牧他们也有些乱,这个时候什么指挥系统都见鬼去了,基本上都陷入了乱战当中,大家也不用指挥,反正冲到哪儿砍到哪儿,往敌人多的地方冲就对了。

        叛军实在太多,为了彻底将他们击溃杀散,这个时候绝不能有妇人之仁,必须将叛军杀得连头也不敢回才行,否则让他们回过神来死的就是自己。

        蒙轲猛冲在秦牧前头,长长的马刀寒光吞吐不定,每一次挥出,便是一蓬血光喷洒如雨,满身血红的他就象地狱恶鬼一般,显得凌厉无比,有的叛军甚至被他吓得尿了裤子。

        秦牧落在蒙轲身后,连砍人的机会都没有,只有闻尿骚味的份,气得他放声大骂:“蒙大婶,算你狠,有本事你别跟我抢这些小鱼小虾,你砍顾宪成去啊!得瑟个屁啊!”

        蒙轲却是充耳不闻,只顾猛砍,崔锋、凌战两人也不赖,一个人追着上百叛军狂砍,暴喝如雷,有若杀神,听到秦牧的怒骂,凌战还抽空掉头打趣他:“大人,你就歇歇吧...........”

        “歇个屁!这个鬼时候你叫什么大人,这是故意暴露我的身份,若是老子少了一根寒毛,回头拔光你的毛!”秦大知县正苦大仇深,好不容易逮住一回顺风仗,本想在手下面前抖一下万人敌的威风,结果风头全被抢去了。

        秦大知县左冲右突,只望能冲出蒙轲“阴影”,蒙轲这条不叫的狗却故意跟他作对似的,也是纵横捭阖,比“一扫光”杀虫剂还利害,硬是把他前路扫得光洁溜溜,连个喘气的都没留下。

        “大人别生气,蒙大哥这是为了保护大人您..............”

        “老子拳打七旬老翁,脚踢三岁小童,乱坟冈上一声吼,个个躺着不敢动,老子用得着他保护吗?”

        秦大知县一边冲还能一边吹牛打屁,顾宪成就没这么好命了,他的这支人马拉起来不过十天半个月,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这半夜遭遇袭击,顿时溃不成军,放眼望去,到处是火光,到处是奔逃的人影;

        四边的山上,秦牧早派有人在击鼓放火,大造声势。此刻四面鼓声隆隆,大火焚山,更加剧了溃兵的恐慌情绪,根本看不清有多少敌人杀来,黑暗中敌我难分,为了活命,很多人是见人挡路就砍,自相残杀也不可知。

        顾宪成身上只披着一件外袍,在几十亲兵的保护下向西亡命奔逃,身上的外袍散开后横飘在身后,让他的身体大部分裸露出来,那叫一个狼狈,小鸟儿耷拉着,随着奔逃的脚步甩来晃去,实打实的成了“惊弓之鸟”。

        “噢!”在跃过一丛荆棘时,顾当家的突然惨嚎一声,捂住下体蹲了下来。

        “二当家的,快逃啊!官军追来了!”

        “二当家的,怎么了?”

        怎么了?顾当家的小鸟儿被荆棘刮了一下,这一针见血的,谁受得了啊!

        这一幕刚好被追近的秦牧看到,他不禁脱口嚎起来:“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秦牧一边大嚎,一边打马狂追,他虽然不认识顾宪成,但直觉告诉他这是条大鱼。

        顾宪成这下顾不得呼痛了,捂着受伤的小鸟继续狂奔而去,而且狂奔时似乎能减轻鸟儿的疼痛感,这促使他的潜能全部发挥了出来,速度快若奔马,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

        带人追在后面的秦大知县看得目惊口呆,这回真是开眼界了,没想到刺激小鸟还有这种效果。

        “刘猛,记住了,以后逃命时别忘了这一招!”

        “大人,算了吧,小的宁愿被砍死。”

        刘猛这狗娘养的心口不一,嘴里喊着宁愿被砍死,手上却猛砍着别人。

        顾宪成那几十亲兵跑得没他们当家的快,顾宪成一消失,他们也随即失去了主心骨,顿作鸟兽散,刘猛一边砍一边大呼过瘾。

        这回就连秦牧也逮住了机会,斩首一级,成功取得了零的突破,也摆脱了蒙轲那鸟人笼罩在他头上的阴影。

        这一场追击战一直持续到了天亮,累得象狗一样的秦大知县靠在一株相思树下休息,刘猛兴冲冲地跑来并报:“报告大人,叛军一部分被围奸,还有不少受精而逃................”

        “什么乱七八糟的!”刘猛的报告分明是对秦大知县人品的污辱,他怒了!

        “大人,您怎么了?三百打三万,把叛军打得溃不成军,大人不高兴吗?”

        “行了,行了,说正事,情况怎么样?”

        “回大人,俘虏不少,虽然还没具体统计出来,但粗略估计在六七千人。镇内还有堆积如山的粮草物资、金银................”

        “放屁!”秦牧一弹而起,怒指着刘猛说道:“你他娘的胡说什么?哪来的金银财宝?哪来的金银财宝?嗯?”

        “大人............”

        “刘猛听令。”

        “小的听令!”

        “匪首顾宪成至今未见踪影,极有可能还藏在镇内,你带些兄弟,守住小镇四面,严加盘查,没我的命令,擅自出入者,斩!”

        “得令!”

        **********************************************************

        PS: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不想写得太严肃,加了一些笑料,希望大家能喜欢,如果你喜欢,就请把推荐票投下来吧,嗯嗯,别忘了收藏,收藏量和推荐量都上去了,才有可能上三江,拜托大家了。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