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32章 阵前邀战
    ***

        “马永贞!本官念你也算条汉子,今日特来会会你!你若有胆,就出来与我这手下战上几个回合,若是打算做缩头乌龟,就赶紧滚回山上的乌龟洞去,做你的王八大王。”

        秦牧率领一百人马,停在马永贞营寨一箭之地外放声大喊起来。一般而言,大军选址扎营时,寨前地势都比较空旷平整,以防被敌军摸近偷袭。

        秦牧这一百人马,勉强算得上是骑兵的不过三四十,其余的不过是骑在马上的步兵而已。这种空旷的地形,对他非常有利,就算打不过咱总能跑得过不是。

        秦牧开口就叫马永贞出来单挑,这也是一本万利的事情,马永贞不出战的话,对他的威信将是极大的打击;

        他若是出战,胜了,秦牧大不了掉头就走,反正他一百人马来敢来到寨前挑战,已经给他赚足了面子;

        若是马永贞败了,甚至被蒙轲..........呃不,是蒙恬将军,若是被咱们蒙恬将军一刀斩在马下,那叛军将不攻自溃。

        无论怎么算,秦牧都不亏。

        马永贞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留给他的选择无非就是两个,出战,或不出战。以他的眼光看来,秦牧身边那员将领确非易与之辈,静坐马上却自然散发出一股杀伐气息,非百战余生之人难以养成这种强大的气势。

        马永贞心知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心念疾转之间,他手下的头目黄志向秦牧冷笑着答道:“你是何人?也配来挑战我家将军,识相的赶紧滚!”

        “本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新任会昌知县秦牧是也!什么将军,你们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本官堂堂七品知县,恰是你们的父母官,你们身为子女,见了父母还不赶起出来拜见。”

        双方隔着一箭之地对吼着,秦牧这话虽然不中听,但细数来却是在情在理,可惜人家连裤子都脱了,还会跟你讲理吗?

        “拜你娘的头,有本事你和我走两招试试,谁不敢谁是孙子。”

        “反了,反了,竟敢这样跟本官说话..............”

        “老子就是反了,你能乍嘀?”

        可不,人家早反了,秦牧自嘲地笑道:“马永贞,算本官看错人了,你当初被迫落草,本官可以理解,原以为你算条汉子,这才来会会你,你不敢出战也就罢了,连声都不敢吭,也就这气量格局了,本官能平了顾宪成,就能平了你,咱们走着瞧!”

        秦牧喊完,刘猛等人立即默契地配合着,不用废话,一个鄙视的眼神,一个高傲的姿态,就足以让营寨中的叛军难受的了;

        当然了,秦牧军中也不乏向营寨做“嘘嘘”动作的人,一群大头兵,你总不能要求他们个个都象秦大知县这么高尚,这么纯洁,这么有风度对吧!

        总之,秦牧打击对方士气的目的是达到了,他正要率军离开,敌军的寨门突然打开,营中的叛军潮水般涌了出来,前面有数骑,其中一个正是匪首马永贞。

        趁对方立足未稳,秦牧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挥刀大吼:“兄弟们,给我上!”

        锵!蒙轲长刀瞬间出鞘,寒芒暴射,一夹马腹,战马如腾龙出海,疾冲而出,他身后四十来骑紧随着杀出,一时烟尘飞扬,势不可挡。

        秦牧望着他们冲出的身影,怏怏地收回战刀,其实,他真的很想喊“兄弟们跟我上”,天地良心,他真的很想!

        但这世间所有的豪情壮举都必须有相应的实力打底,否则你丫的就是厕所里打灯笼,找屎。

        秦牧相信自己迟早有喊“兄弟们跟我上”的一天,但不是现在。

        好在他是文官,留在后面“押阵”几十骑步兵都能理解。真说起来,敢象他一样到敌军营寨前压阵的文官还真没几个呢!相比之下,秦大知县这阵已经押得非常英勇了。

        一阵弓弦闷响,敌军阵中一蓬箭雨腾空而起,蒙轲身躯前伏,长刀舞得寒光大盛,如同一部绞内机一般,将迎面射来的箭矢全部绞落,狂奔的战马四蹄飞扬,鬃毛翻卷,尾巴笔直,带着一溜黄尘义无反顾地朝敌阵冲去。

        马永贞突然仰天长啸一声,同时驰马冲出,转瞬之间随便与蒙轲交错相遇,蒙轲力注双臂,势奔雷一刀横劈而出,那磅礴的气势仿佛能将泰山一斩两断。

        “当!”马永贞迎来的大刀被劈了疾扬而起,虎口酸麻欲裂。他身体随压迫而来的千钧力道向后猛然躺倒,蒙轲的刀锋贴着他的额头暴劈而过,将他一缕头发劈得随风飞起,飘飘扬扬。

        秦牧算是真正见识了蒙轲这种气摧山岳的威势了,之前的夜袭战,蒙轲根本没有遇上过对手,一路追着砍人时看着很威猛,但那种情况下即便是秦牧也能做到,与今天这种迎面生死博杀根本没有可比性。

        见马永贞一个照面便险些丧命刀下,叛军阵中传出一片惊呼声,纷纷放箭替马永贞解围。蒙轲只得挥刀绞箭,然后迅速掉转马头,再度向马永贞逼近。

        一旁的黄志飞马来挡。蒙轲须发横飞,杀气冲霄,整个人立起之后长刀如晴天霹雳般划下,黄志全力举刀,仍是招架不住,“啊!”一声惨叫凄厉万分,蒙轲不但将黄志的刀劈飞,长刀还顺势将他半边肩膀劈开,血肉淋漓的黄志飞坠马下,几乎不成人形。

        这时叛军大队人马也围了上来,十多支长枪一齐向蒙轲刺出,秦牧见蒙轲他们陷于与大股叛军缠斗之中,没机会再追杀马永贞,立即下令鸣金收兵,他手下就这点人马,可不想这样白白地消耗掉。

        蒙轲他们很快脱离了战斗,马永贞也没有追,因为他们基本是步兵,要追也追不上。秦牧率军回城之时,城头又是一片欢腾,满街的百姓拥塞街道两边,象迎接英雄一般迎接他们,赣州百姓超乎寻常的热情,让秦牧很是诧异,转念一想,便也能理解了;

        之前的赣州城,内无可战之将,外无来援之兵,就象个没娘的孩子,对叛军的攻击,满城人心惶惶,而秦牧刚刚大败顾宪成几万人马,百姓可不管你打败的是几万乌合之众,还是几万精锐之师,他们只看数字。

        秦牧连几万叛军都击败了,还对付不了马永贞几百人马吗?这就是百姓最直接的想法,他们是将秦牧看成唯一的救星了。

        加上他刚一回援,立即杀到马永贞营寨前,挫敌之威风,这等壮举更加赢得了百姓崇拜。就是杨廷麟看到秦牧时,眼眶也不禁发热。

        若说这赣州城里,谁承受的压力最大,非杨廷麟莫属,偏偏他在军事方面并不擅长,面对势如破竹的马永贞,杨廷麟派人招抚又无结果,心中就象压着千钧巨石,见到刚获大胜的秦牧回援,杨廷麟一颗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相对于赣州城里的欢腾,马永贞营中士气便低落多了,一收兵回营,他便招集军中诸将议事。

        马永贞脸上已经恢复了沉静,目光一扫诸将说道:“来人,传我命令,立即宰杀五十头牛羊,中午给兄弟们加餐,另外中午解除禁酒令,军中每人准许饮酒一杯,告诉兄弟们,等攻下赣州城,我再与大家喝个痛快,不醉不休。”

        门前的传令兵应声出去不久,大营中便传出阵阵欢呼声,刚受小挫的士气顿时恢复过来。听到外面的欢呼声后,帐中诸将望向马永贞的眼神也随之坚定起来。

        别小看马永贞这些小小的举措,一个能随时调控士气的人,他离名将的行列已经不远了。

        “将军,四千辅兵已经到达南蛇山,明日晚间即可到达。”百户韩秀出来并报。

        马永贞稍一点头,转而问道:“你们对秦牧此人了解多少?”

        秦牧,在坐的谁都听过,据说不久前从南昌一路南来,把沿途的小股山匪剿灭了不少,有些山匪则干脆是闻风远遁,这使秦牧的大名一时传遍江西。

        但之前包括马永贞,也没真把秦牧当一回事过,那些所谓的山贼大多是些衣食无着的村夫聚众劫个道而已,秦牧剿灭他们并不能代表什么。

        另一名百户洪大壮说道:“将军,秦牧带三百人,一举击溃二当家的几万人马,虽胜得有些侥幸,但秦牧一个文官,敢带人夜袭这本身就值得高看一眼了。”

        “少往他面上贴金,方才他说得响,最后还不缩在后面当缩头乌龟,他若敢上来,我一刀就能把他吹成两段。”另一个百户马六两不满地哼道。

        马永贞平静地说道:“古之名将,多不以个人勇武著称,看的是谋略胆识,和临机应变能力,如韩信卫青等人便是最好的例子。秦牧没有亲自冲锋陷阵,你们若因此轻视于他,那就大错特错了。”

        “将军,秦牧此人真有这么利害吗?”

        马永贞说道:“击破南蛇山之后,咱们八百人马乘胜而来,我本料定赣州城内无善战之将,又有数万吃不饱的难民,只要咱们一攻城,城几万难民必然乱起,但现在,这几万难民不但没能对咱们起到里应外合的作用,反而成了抵抗咱们的主力;

        这种变化令人始料不及,若是我所料不差,这与突然到来的秦牧一定脱不了关系。能在转瞬之间,化害为利,变废为宝,此人不简单啊,咱们须得认真对付才行!”

        “将军,怎么做,您下令吧。”

        “洪大壮听令,你今晚带三百人马,掩藏行迹,连夜奔袭信丰,万一偷袭不成,你就在信丰附近尽量收拢二当家溃散的人马,然后反围信丰,秦牧兵力有限,留守信丰的更少,你一围城,他便不得不救,如此便可让他来回奔命。”

        “属下遵令!”

        *************************

        PS:昨天的“国事访问”果然不太顺利,情绪调整中.....................

        .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