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33章 同志们辛苦了
    ***

        秦牧刚踏进府赣州府衙,便见小丫头泪眼汪汪的奔过来,一声“公子!”唤出,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当然,秦牧除外。

        他抬手就是一个暴粟,恶狠狠地说道:“本公子大胜归来,你这丫头竟敢泪眼相向,真是岂有此理,煎饼,拿来!”

        神奇的云巧儿,一手捂着脑门,一手竟然真的掏出了一个煎饼。

        秦牧一把抢过,剥开外面的油纸,张嘴便是一口:“嗯?你藏哪儿的,怎么味道怪怪的?”

        小丫头羞红了脸,摇头不说话。

        其实一路行来,秦牧早就发现她有往身上藏东西的习惯,尤其爱藏煎饼。她大概是以前饿怕了,患上了饥饿恐惧症。即使现在生活改善了,潜意识里仍保留着居安思危的想法。

        这“最后”一个煎饼,也就是秦牧,换了别人打死你也别想让她拿出来。

        “你几天没洗澡了?”秦牧把煎饼吃完,又随口问了一句。

        “公子胡说,人家天天都有洗澡的。”小丫头终于不堪重负,崩溃了!

        “真的吗?那这味道..........”秦牧装模作样地回味了一下,一脸古怪。

        “公子!”小丫头一张俏脸已经变成了大红布,直跺脚道:“哼,以后人家再也不给你吃了。”

        秦牧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柔声说道:“丫头,煎饼容易变质,以后别藏煎饼了,藏点不容易变质的,知道了吗?”

        “嗯!那公子说藏什么好?”

        “藏鸡蛋呀!”

        “公子又诳人家,鸡蛋一不小心就碎了。”

        “谁让你不小心的,这可是救命粮,你不小心怪得了谁?丫头你想啊,怀里藏个鸡蛋,饿了可以吃,久了还可能孵出小鸡来,这就可以鸡生蛋,蛋生鸡,生生不息...........”

        躲在花园小门内的杨芷听到这,忍不住“噗哧!”一笑,同时又感觉鼻子酸酸的,这几天云巧儿寄住在府衙里,都是由杨芷照应着。

        云巧儿虽然话少,但在杨芷多方询问之下,还是把云巧儿和秦牧以前的经历问出了个大概。

        杨芷是官宦人家出身,没受过什么苦,但对云巧儿这样一个小姑娘独自在外乞讨为生,却是无比的同情。

        秦牧与云巧儿这番话,逗乐之中包含着的那份辛酸,也只有知道他们经历的人才能体会得到。杨芷从花木间探看了秦牧,心里不知想什么,水一般的眸子凝着。

        “芷儿,你在这做什么?”

        “啊.........爹爹,女儿.........没什么,没什么..........”惊慌失措的杨芷一脸红霞,如羞花沾露,语无伦次地应了一句,便提着裙裾逃也的跑回了闺房。

        杨廷麟望了望女儿的背影,然后迎出来哈哈笑道:“文治啊!你总算回来了,西牛镇大捷,赣州满城欢呼啊,老夫这颗心也总算落到实处了,来来来,快随老夫到花厅,今日老夫非要敬文治几杯不可。”

        “知府大人过奖了,下官不过侥幸而已,实在当不得知府大人这般夸奖。”

        “当得,当得,若不是文治你,赣州只怕已然不保,老夫也无颜苟活了,文治啊,你若是不嫌弃,就叫我一声杨叔吧,你这番大功,老夫定会如实上报朝廷,替您请功,如今我大明流寇遍地,剿之不尽,圣上正需要你这样的干才辅佐啊!”

        “既然知府大人抬举,那小子我就冒昧了,杨叔在上,请受小侄一拜。”

        “起来,起来,不必行这些虚礼,文治快请。”

        俩人一番寒暄,进了花厅,杨家下人很快端上几个小菜来,从杨家的摆设到宴客的饮食不难看出,杨廷麟这个人平日生活还是比较简朴的。

        俩人就座同饮了几杯,秦牧开口道:“此番击溃顾宪成,若论功劳,杨叔当居首功,若不是您力排众议,英明决断,也不会有今日之局面,至于小侄微末之功,杨叔还是先不要急于上报吧,眼下叛军兵临城下,急需应对,实不是报功请赏的时机。”

        “文治所言甚善,那就等剿灭叛贼马永贞后再一起报功吧,文治啊,老夫也不讳言,我于军事确实所知甚少,赣州稍有些能力的将领也都牺牲了,接下来怎么对付马永贞就全看你的了,不知你有何打算?”

        秦牧坦然答道:“小侄还是原来的意思,尽力招抚马永贞。我赣州府目前全靠一些保甲防守,实无可战之兵,马永贞此人非顾宪成可比,要慢慢消耗他,最终迫使他退兵不难,但想真正剿灭他,只怕很难办到,目前只有招抚,才能迅速彻底解决问题。”

        “老夫已经派人去过两回,马永贞没有接受招安的意思,此路只怕不通呐。”

        “我去!我去招抚马永贞。”

        “你去?不行!不行!马永贞虽有几分义气,但到底是叛贼,万一他对你不利,老夫还能指望谁?此事万万不可。”

        “杨叔放心吧,我有九成的把握,马永贞不会为难我,有六成的把握,说服他接受招抚。”

        “你?你何来的把握?你先跟老夫说清楚,否则老夫是坚决不会同意你去招安的。”

        “天机不可泄漏,杨叔请静侯佳音便是。”

        为是提升士气,马永贞下令大杀牛羊,并开了酒戒,这下近千手下倒是高兴了,营中欢声笑语,秦牧上午带来的那点挫败感早已烟消云散。

        马永贞与诸将正在大帐中大块吃肉,突然有手下匆匆忙忙地跑进来并报:“将军,马将军,不好了,那个秦牧又来了。”

        “什么?又来了?”坐在马永贞下首的马六两把手上的羊腿骨猛地一扔,愤然起身道:“他娘的,姓秦的还真当咱们怕了他不成,将军请安坐,属下这就集合本部人马,把姓秦的人头取来..............”

        “六两稍安勿躁。”马永贞眉头微微蹙起,向进来并报的手下问道:“秦牧带来多少人马,可是步兵?”在他看来,若秦牧还象上午一样带骑兵来,他早该闻到马蹄声了。

        “回将军,这回秦牧没带兵来,只有他一个人。”

        “一个人?”马六两一脸古怪地反问,随即象受了极大的污辱,一脚踹翻那报信的手下。“那你他娘的慌什么?”

        “六两!退下!”马永贞心中也疑惑不已,向那报信的手下询问道:“秦牧可曾说明来意?”

        “回将军,秦牧他............他说要和将军您喝一杯。”

        “走!出去瞧瞧。”

        马永贞来到寨门,果然见秦牧单骑停在一箭之外,见了他就象见了老朋友似的,脸上笑容可掬,春光灿烂。

        “马当家的,咱们又见面了。”秦牧跳下马来,抱拳一礼,然后直接牵马走了过来。

        “开寨门!”马永贞虽然疑惑,但倒真有些佩服秦牧的胆识了。

        秦牧走到寨门前,马六两霍然拔刀,猛然劈出,秦牧脚步一顿,却没有躲闪,马六两的大刀堪堪停在他的脖子上,寒光照人。

        靠!这一套老子早就看腻了,秦牧心中虽然“呯!”地颤了一下,但脸上仍是波澜不惊,伸手轻轻拨开马六两的大刀,笑吟吟地对马永贞说道:“我见马当家的营中大杀牛羊,美酒飘香,便忍不住来讨酒喝,马当家的不会连碗酒都舍不得吧?”

        “六两不得无礼。”马永贞一抱拳答道,“来者是客,秦大人既然看得上我这粗茶淡饭,那就请吧!”

        秦牧与马永贞并肩往里走,整个大营此时已是寂寂无声,近千双目光盯在秦牧身上,就象一千道激光瞄准射线,给人无比强烈的压迫感。

        秦牧犹豫了一下,举起右手向营中人马挥动起来:“同志好,同志们辛苦了!”

        “首长好,首长辛苦了。”营中立即传出海啸般的欢呼声。当然,这只是秦牧的意淫而已。

        他那一嗓子吼出,不但上千叛军直翻白眼,就连马永贞脸上也是一脸怪异地看着他。

        秦牧摸摸自己的后脑勺,讪讪地再次招手说道:“大家请继续喝酒用餐,不用管本官,本官一向随意惯了,到哪儿都不会客套,大家慢用,慢用!”

        营中终于有人忍不住暴笑起来了,这笑声一起,原先那怪异的气氛随之被冲淡,有些人甚至开始喜欢上秦牧这个家伙了。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