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34章 双双遇险
    ***

        李自成与张献忠先后在襄阳、武昌称王,兵威大盛,令整个天下瑟瑟发抖。

        放眼大明朝,赵率教死了,卢象升死了、满桂死了,曹文诏死了,洪承畴降清了,孙传庭去年冬新败于郏县。

        剩下左良玉、刘良佐、刘泽清这些歪瓜劣枣,打起仗来不怎么样,祸害起百姓来不输于叛军。一时之间崇祯竟找不到一个可堪大用之人。

        无奈之下,只能在矮子里挑高个了,还得用左良玉。左良玉去年与李自成会战于朱仙镇,大败,退至襄阳。

        李自成遂攻打襄阳,左良玉撤兵至武昌,向楚王要兵员、要粮饷,均没得到补给,遂掠夺武昌包括漕粮盐舶。到九江后拥兵二十万观望自保。

        崇祯已连下数诏,令左良玉进击盘踞武昌的张献忠,左良玉以缺饷为由,几番推托,反而以筹饷为名纵兵在九江周边各县大肆抢掠,令百姓惊恐万状,一日数迁,过往商旅往往被抢掠一空。

        赣州仁通商号的商队行至彭泽县牛头冲这个地方,李香君的马车随在商队后段,她头扎方巾,身着儒衫,一身男装打扮,如同游学的士子;

        但仔细一看,那黛眉细若烟柳,眉眼儿秋波流盼,俏丽生辉,小嘴唇微微上翘,显出几分俏皮,分明是一个楚楚可人儿。

        她已经寄信秦牧,告知自己赴赣州相会的事情,整件事当初她多少有些冲动,如今走到半道上,也不知道秦牧接到自己的信没有。

        她心情难免有些忐忑,思前想后,总难定下心来,望着四窗外的风景,不觉轻吟道:“欲渡浣花溪,远梦轻无力..............”

        “姑娘不用担心,秦公子对姑娘一往情深,这诗里的情意连婢子都听出来了。”同车的杏儿作书童打扮,看出自家姑娘有心事,便劝了一句。

        “这次咱们去会昌,事前也没能给他捎个信,真不知道他会不会因此看轻了我。”说起这些,李香君俏脸上莫名有些羞红,恍若夜奔的卓文君。

        “不会的,不会的,姑娘放心吧,秦大人不是那样的人。”杏儿耐心地安慰着自家姑娘,但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呢。

        便在此时,车队突然停了下来,李香君不禁掀开车帘,询问起车夫来:“出了什么事,不是说要到彭泽县城再歇息的吗?怎么在此停了下来?”

        “小人也不太清楚,前面的车子都停了。”

        未等李香君再问,前头就传来了领队许掌柜的呼喝声:“快快快!快掉头,快啊!”

        近半里长的车队那里是想掉头就掉头的,场面顿时乱起来,李香君心头一惊,知道情事必定小不了,商队有上百个功夫了得护卫,普通山匪不敢打商队主意,能令许掌柜如此着急的,只怕是大股叛军了。

        难道是张献忠打过来了?

        来的不是张献忠的叛军,而是三四百穿得破破烂烂的明军,大部分步行,少数骑马,掀起大片的黄尘,前呼后喝的将车队围了起来。

        这队人马匪里匪气,桀骜异常,围上来后不由分说便用刀捅开车上的油布,见有值钱的便欢呼雀跃,稍遇阻拦立即刀枪相向,他们除了身上穿着明军军服,行为与强盗无异,整个车队一时大乱。

        领队的许掌柜瞧准一个领军的将领,连忙上去陪笑道:“将军,小人是赣州仁通商号的掌柜,这次奉东家之命运货回赣州路经此地,还望将军通融一二。”

        许掌柜说着从袖口内抽出几张银票,没等他送上,那长着一双三角眼的将领便一把将银票抢了过去,紧接着一脚将许掌柜踹倒在地:“哪来那么多废话,本将奉我家太子少保之令,为大军筹集粮草,好早日发兵剿灭武昌叛贼,尔等这些货物正是我大军所须,本将收下了,识相的赶紧滚,否则以叛贼论罪,滚!”

        “将军!啊..........”许掌柜才喊一句,便挨了一鞭子,脸上顿时皮开肉绽。

        商队也有两百多人,其中一百护卫武功还不错,见官兵蛮横如匪,无不愤然怒视,但许掌柜不发话,他们也不敢擅自动武。

        这时李香君的车帘被猛地扯落,一个贼眉鼠眼的兵痞探头进来一看,立即嘿嘿地淫笑起来,李香君虽穿着男装,但眉目如画,肤若凝脂,在这男风极盛的明末,哪怕她真是男人也足以令这些兵痞垂涎三尺,何况只要眼不瞎,就不难看出她是个雌儿。

        “你们干什么?你们还是朝廷的军队吗?”李香君又惊又怒,娇叱一句。

        “朝廷的军队怎么了?朝廷的军队也是人,也要吃饭,也要乐呵呀,这世道乱着呢,象你这样的美人儿出行在外就不怕吗,你放心,以后不用怕了,我会保护着你。”那贼眉鼠眼的兵痞伸手便来捏李香君的俏脸。

        李香君性子刚烈,岂容他这么污辱,她手下早藏着一把剪刀,此时突然刺出,那兵痞始料未及,手被刺破,血流如注,痛得他惨叫一声连连后退。

        这边的动静引来了那领军的将军注意,他纵马过来远远责问道:“怎么回事?还有人敢反抗不成?”

        “阎将军,这儿有个娘们,小人本待让她去侍候将军,不想这娘们竟然突然刺小人一刀.......”

        “滚!”那姓阎的将领飞马到来,大喝了一声,待往车里望去,两眼瞬间光芒大盛,视线再也离不开李香君那张倾城的俏颜,“姑娘,你姓什么,叫什么,快快告诉本军,你放心,有本将在,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

        初遇变故,李香君一个弱女子难免有些慌乱,但她在媚香楼时,见的多是公卿显贵,经过的场面多了,能很快调整自己的情绪,她定了定神说道:“多谢将军垂爱,只是尚不知将军尊讳。”

        “本将姓阎名茂,乃太子少保座下将领,美人儿您怎么称呼?”自称阎茂的将领目光灼灼,仿佛正在一层层地剥着李香君的衣裳。

        李香君遇上他这样的目光,心里明白,想逃脱此人的魔爪难了,太子少保左良玉败给李自成后,从襄阳退到武昌,又从武昌退到九江,所过之处抢掠成性,百姓争相逃避,李香君在南京时就曾闻其恶名。

        现在竟然遇上左良玉的乱军,她心念急转之下,虽不愿提侯方域,但眼下身处绝境,为了能脱身,也不得不变通一下了。

        “原来是太子少保座下阎将军,小女子在南京时常听侯方域侯公子提起阎将军大名,说阎将军英勇善战,屡建奇功,实为我大明朝不可多得的将帅之才,侯方域乃是侯恂侯尚书之子,对将军尚且百般推崇,小女子今番有幸遇上阎将军,实在是万分荣幸。”

        左良玉曾在是侯恂部下,得侯恂赏识提携,才有今日。去年李自成席卷中原,合兵围攻开封。朝廷能指望的只有左良玉,但由于左良玉桀骜不驯,不受节制。崇祯帝只得特赦侯恂出狱,以兵部侍郎的身份,代替丁启睿总督保定等七镇军务,以解开封之围。因为没有解救开封之围的对策,侯恂迟疑不前,与开封隔河相望。不久,李自成引黄河淹开封,开封陷落。侯恂又一次被罢官下狱。

        左良玉与侯恂之间的这段“私情”天下皆知,李香君听说阎茂是左良玉部下后,把侯恂搬出来,就是希望他有所顾忌。

        谁知道阎茂沉迷于她的美色,根本不管这一套,淫笑着上前抓向她,嘴里嘿嘿地说道:“美人儿既然听说我本将的大名,那就更好了,等咱们成就了好事,再跟侯恂说一声便是。”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死在你面前。”李香君用剪刀顶在自己的喉咙上,一脸决绝,情急之下,除了这么做,李香君已无其他选择。

        “别别别,姑娘这是何必呢,你这般花样的美人儿,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岂不是暴殄天物,快把剪刀放下,放下,咱们有话慢慢说!”

        那姓阎的将领停下脚步,眼睛却没离开李香君,她那俏美的容颜,娇小玲珑的身体,勾起了他无限的欲望,恨不能立即将眼前的美人压在身下,哪里舍得她有什么意外。

        就在这时,突变忽起,跟在李香君车边的一个商队护卫趁姓阎的神魂颠倒之际,猛然扑出,袖口一番,一把匕首直刺姓阎的喉咙,匕首已刺破皮肤,红色的血腋如珠而下。

        “立刻让你的人马撤走,立刻!否则别怪我一刀割断你的喉咙!”那护卫一脸凌厉,怒吼如雷,手下不断加力,逼得姓阎的步步后退,面色惨白。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谁也没料想到,无论是姓阎的带来的士兵,还是商队的人马,都不禁惊呼出声,场面大乱。

        ***

        赣州城外马永贞的大帐里,酒肉飘香,主客对坐,没有丝毫剑拔弩张的意思,只不过气氛也有些怪异。

        秦牧是个自来熟,频频向马永贞敬酒,脸上一直带着友好的微笑,直到他摸到下巴长出的一颗青春豆,笑容才突然一凝。

        天啊!大明朝也有青春豆,不是说没有工业污染的古代,空气特新鲜,上厕所都不用带手纸..........呃,反正就不应该长青春豆。

        帐中诸将一直猜度着他的来意,见他脸色一整,以为他要说正题了,便都停杯看着他。

        “看什么看?没见过青春豆吗?”秦大知县发觉自己的缺陷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不禁气急败坏,嗡声嗡气地喝斥了一句,仿佛帐中之人都是他的喽罗一样。

        马六两忍无可忍,“呯!”一掀桌案霍地站起,抽刀指着秦牧喝道:“少他娘装蒜,再不说明你的来意,信不信老子一刀宰了你!”

        “为了一颗青春豆,至于拔刀相向吗?”秦牧有些无辜地笑了笑,转头对马永贞说道,“马当家的,开个玩笑而已,我希望咱们接下来的交谈能在轻松的气氛下进行,不过我希望马当家的能先让帐中各位回避一下,有些话我想单独跟马当家聊聊。”

        “事无不可对人言,帐中各人都是马某的生死兄弟,秦大人还是直接道明来意吧。”马永贞淡然答道。

        “马当家的,本官是来招安的。”

        “凭你也配?滚!赶紧滚!我们将军不杀来使,我马六两却早看你不顺眼了,可不管你是来使还是狗屎,照杀不误。”马六两一脸晦气,杀心又起。

        马永贞寒声说道:“秦大人可以回去了,我大军明日即到,到时咱们赣州城里再见。”

        “再给你两万兵力,你也攻不下赣州城。”秦牧冷然一笑。

        马永贞霍然起身,目光炯炯地射在秦牧脸上:“我要是先杀了秦大人呢?”

        帐中气氛急转直下,瞬间跌到冰点。

        马永贞已经可以肯定,赣州的一切都是秦牧在策划,才得到支撑下来,秦牧一死,赣州将不难攻破,可以说,秦牧已经成为他拿下赣南的最大的绊脚石。

        马永贞这一刻确起了杀秦牧之心,绝非虚言恫吓,因为他想起了项羽当年在鸿门宴上犯的错误。

        *****************************

        PS:求推荐,求收藏,谢谢大家的支持!

        .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