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36章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马永贞屏退左右之后,秦牧和他谈了将近一个时辰,从天下大势,到赣南现状,从满清鞑子到李自成、张献忠叛军,再到马永贞的境地,秦牧一一详加剖析,语言之精辟有若当年游说六国君主的苏秦,马永贞听得频频点头,连声赞叹,但每当秦牧把话题引到招安上来时,马永贞便笑而不语。

        秦牧离开时,马永贞却又亲自送出大营的,秦牧脸上也没丝毫挫败的神态,仍是笑容脸面,与马永贞拱手道别,一如故人。

        杨廷麟暗暗舒了一口气,秦牧能安然回来,这便是好事了,至于招抚不成,杨廷麟并不觉意外,之前他曾两次派人前往,皆被马永贞一口回绝,可见招抚马永贞并不容易。

        “秦贤侄啊,老夫为了安抚城中士绅富户,已经放出话去,等你在西牛镇缴获的钱粮运回来,就还给他们..............”

        不等杨廷麟说道,秦牧突然起身直呼道:“不好!马永贞也一定是盯上了信丰的钱粮,难怪我说破了嘴皮他就是不愿接受招抚。”

        杨廷麟也惊得站起来,他可是已经把话放出去,全指望着信丰的钱粮来还债呢,若是失信于城中士绅富户,只怕到时可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安抚了难民激反了官绅。

        “贤侄如何确定马永贞有谋夺信丰钱粮之意?”

        秦牧定了定神说道:“此事**不离十,不过杨叔也不必太着急,信丰我留有两百人马防守,咱们只须通知信丰方面谨防偷袭,马永贞一时是难以得手的。”

        “那杨贤侄还不快派人去通知信丰守军,大意不得啊。”

        秦牧出去着人飞报信丰后回到厅中,杨廷麟神色稍定,徐徐说道:“老夫于兵事一道,确实如盲人摸象,城中兵丁保甲就交给杨贤侄统领了,只是马永贞还须尽快平定才行,如今已经是五月中旬,若不能尽快平定叛乱,城中数万难民就难以反乡,这要吃要喝先不说,误了下半年的插播,下半年地里若仍无收成,只怕又有人铤而走险,聚众为匪啊。”

        秦牧闻之眉头也蹙了起来,正所谓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在这样的乱世,粮比钱还重要,杨廷麟的顾虑直切要害,赣州若不能保证粮食自足,就算你有再多的钱也是匪乱丛生,难以消停。

        “如今城中粮价几何?”

        “已经涨到二两银子一石了,若是局势不能改观,这价格还不知道要涨多少,老夫正为此忧心忡忡,除非能平定马永贞之乱,否则实际无法可想。”

        秦牧一听,眉头皱得更紧,这城中粮价已经比原来涨七八倍了,还有其它被叛军流毒过的县镇,百姓衣食无着,这粮只怕更是有价有市吧。

        再这样下去,不用马永贞来攻,赣州城先就被拖垮了。

        “不行,不能再等了,小侄这就率军出城找马永贞决战。”

        “不可!杨贤侄万勿冲动,城中原来的守军多为老弱,新编的三千保甲未经训练,据城而守还勉强能行,若是出城作战,只怕不堪一击啊!”

        “杨叔,赣南民风彪悍,百姓好勇斗狠,三千保甲并不弱,只要能激起他们血勇敢死之气,立即就能形成不小的战斗力。”

        秦牧与杨廷麟好一番辩驳,用了足足一柱香时间,才说服杨廷麟全力支持他的这个决定。

        随之秦牧与蒙轲带着一百黑衣黑甲的“秦军”,飞马驰入城南的军营,营中三千保甲惊诧莫名,纷纷出来观看。

        很快,杨廷麟带衙吏押着几辆大车也进入大营。

        “击鼓!聚将!”

        秦牧沉喝一声,刘猛立即上前抄起鼓棰,将那中军大帐前的牛皮大鼓敲得隆隆直响。

        三千保甲只编练了几天,列起队来手忙脚乱,足足用了半柱香时间,才把队形列好,看上去还参差不齐,秦牧早有心里准备,一直耐心等着。

        杨廷麟心中却阵阵发凉,忙又劝道:“杨贤侄啊,老夫虽不知兵,但你看他们,哪有半点取胜的把握,这万一惨败,赣州立刻不保,咱们须得再慎重考虑一下才行。”

        “杨叔,小侄不会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的,您只管看着。”

        杨廷麟劝阻不住,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到点将台上说了几句,等他说完,秦牧手按刀柄走上点将台,目光沉沉地扫过台下,台下三千保甲还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就象一大群蜜蜂在嗡嗡乱飞。

        “再敢喧哗者,斩!”秦牧霍然拔刀。

        “唬!”刘猛带着一百黑甲“秦军”,猛然顿足虎吼,台下三千保甲瞬间吓得鸦雀无声。

        “本官秦牧,从这一刻起,将成为你们的主将,有谁不服,站出来!”

        秦牧吼完,台下依然悄无声息。

        “是谁让你们游离失所,家破人亡的?”秦牧接着大吼,“是城外的叛军!是他们烧了你们的房子,抢了你们的钱粮,甚至蹂躏了你们的妻女!这是仇!是不共戴天之仇!你们想不想报仇?”

        没人回答,倒是嗡嗡的议论声又响起。

        秦牧一挥手,刘猛立即冲向前排,将一个交头接耳的青壮拎出来,猛然就是一刀,一时人头乱滚,血花飞溅,三千保甲顿时大哗,接着又纷纷收声,噤若寒蝉。

        秦牧硬起心肠,现在不杀个把人,让纪律继续这么涣散,等下出城后就要死一百个,一千个。他接着大吼道:“本官令行禁止,谁若违令,这就是下场。”

        “唬!”刘猛一百人马再次虎吼,似欲噬人而食。

        “现在城外就几百叛贼,他们不久前和你们一样,还是天天在地里头刨食的百姓,他们并不比你们强多少,你们比他们少的,只是一份血勇,一份敢死的勇气;

        常言说得好,傻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只要你们敢豁出性命,就能要了他们的命。本官现在郑重宣布,将立即带你出城,剿灭城外的叛贼,本官将人冲在你们的前面,要死,本官先死!”

        台下不少人悄悄左右张望,但就是没人敢再出声,阵前的血腥味还浓着呢。

        “出城之后,谁若不听号令,怯敌不前,斩!”秦牧再次挥刀,杀气腾腾,台下几千双眼睛没有一双敢与他对视。

        “当然,本官也不会让你们白白拼命,凡奋勇当先,取敌首级者,皆有重赏,具体为杀敌一人,赏银百两,良田三百亩。银子在战后提来首级,立即发放,良田则等平定马永贞之乱后,由知府大人亲自派人丈量给你们,一分都不会少。”

        秦牧说到这,抬手示意,杨廷麟带来的小吏立即掀开那几辆大车上的油布,“哗啦”几声,满满几车的银子发出刺眼的银光,有的滚落地上,乒乒乱跳。

        三千双眼睛一下子被刺激得血红血红的,在场的大部人估计连祖宗十八代一起算,也没见过这么多白花花的银子。若不是那一百黑甲“秦军”镇着,估计很多人已经忍不住冲上去抢了。

        场中依然是寂寂无声,但三千保甲个个脸都憋成猪肝色,有的望着银车手脚微微发抖着,可见他们心中激动到了什么程度,只不过方才被杀之人,血还在汩汩的往外流,他们不敢出声,否则只怕已是声嚣天外了。

        秦牧满意地吼道:“都听清楚了吗?畏敌不前者,斩,斩敌一人者,赏银百两,良田三百亩,现在回答本官,愿不愿随本官出城杀敌!”

        “原!”

        “愿意!”

        台下的回答并不整齐,但绝对声透九重,震响如雷,人人都憋了许久,这一刻无不是用尽力气,疾声大吼。

        “好!等下我会令人拉着银子跟在大军之后,击败城外叛军之后,当场计敌首级发赏银,绝不少大家分文!现在听我号令,向左转,随本官杀出城去!把城外的的叛军杀个魂飞魄散,片甲不留!”

        “片甲不留!”

        “片甲不留!”

        “片甲不留!”

        ........................

        纹银百两,良田三百亩,在地窄人稠的赣南地区,绝对可以成为一个富有的小地主了,若是杀敌两人、三人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作为难民,之前他们不知有多少人愿为一个煎饼卖身,秦牧开出这样的重赏,无怪乎三千保甲个个两眼通红,血脉暴涨,激动得嗷嗷直叫。

        现在别说让他们出城与叛军拼命,就算秦牧说直接带他们杀到京城去,把崇祯掀下龙椅来,估计大部分人也会跟着去。

        ******************************

        PS:申请三江再次被刷下来了,这点击,这收藏,这推荐,被刷下不奇怪。

        黑色星期五,大雨滂沱,天地变色,俺抹抹脸上的雨水,码字去,望大家多多支持,顿首再拜。

        .

        起点中文网.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