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明扬天下 > 第038章 大混战(求推荐票)
明扬天下 第038章 大混战(求推荐票)
    ***

        “冲!给我冲进去!杀他个片甲不留!杀他个灰飞烟灭,白花花的银子就在后面等着你们来拿。为了银子!冲啊!”

        马永贞营寨前,大雨滂沱,天地蒙蒙,秦牧长刀一指,三千保甲眼睛发红,挥舞着刀枪,如同一群饥饿的犲狼,在良田财富的刺激下,在秦牧长刀指引下,嗷嗷叫着扑向马永贞的寨;

        不少人一边冲还一边喊着“纹银百两,良田三百亩”,不错,这无比诱人的前景不在心中,在眼前,等着他们挥刀去斩下。

        “杀!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为了银子,拼了。”

        各种乱七八糟的口号层出不穷,三千保甲随着蒙轲和刘猛冲过壕沟,象炮弹一般撞向马永贞的营寨,以至于寨内的守军有一种错觉,这几千冲来的人马看他们的眼神根本不象在看人,而是在看白花花的银子,他们砍人不象在砍人,象在自家田里锄禾。

        蒙轲如同天生的杀神,他那把特大号的长刀凌空砍出,劲风呼啸,雨水横洒,“蓬!”一声巨响,碗口粗的木桩被砍得木屑纷飞,溅射入肉如同箭矢。

        “冲!”他暴喝一声,震若雷霆,后面的一排保甲喝着号子,抱着撞木使出全身劲道猛冲,“嘭!”寨墙瞬间被撞歪向内,一串守军被晃飞出来,蒙轲扬刀如匹,狂斩如电,地上断肢残臂噗噗飞落,这景象令人怵目惊心,魂飞魄散。

        “蓬!”刘猛那巨大的狼牙棒紧接着狠狠地砸在寨墙上,又是木屑飞溅,负责撞墙的保甲扛着撞木反复猛撞,不堪蹂躏的寨墙终于倒塌一段,早已嗷嗷叫的保甲如山洪般倾泄而入。

        马永贞并非易与之辈,虽大雨滂沱弓箭难使,他也早已在营内以一百人马组成严密阻击阵形,刀盾手居前,组成盾墙,长枪手于后,从盾墙空隙猛烈刺杀。

        冲在前头的保甲瞬间象撞上了崖壁,寸步难进,一个个被长枪刺得肠穿肚烂,攻势为之一滞。

        秦牧也冲到了寨墙边,见些情景心急如焚,立即狂吼起来:“后退者斩!白花花的银子就在你们前面,冲啊,狭路相逢勇者胜,冲!给我冲!蒙轲!你他娘的快杀上去啊.............”

        英勇无敌的蒙恬将军不用他叫,已经提刀硬冲而上,大刀带着屠龙之威狂劈而出,将刺来的数支长枪全部劈断,脚下接着如风暴踢,两支断落的枪头被踢得劲射而出,狠狠地击在叛军的盾墙上,那些藤盾瞬间被击穿,盾后的叛军被枪尖刺入胸腹,倒翻而出惨嚎不绝。

        三千保甲的攻势之快、之猛、之烈,令马永贞始料未及,尤其有蒙轲和刘猛这两位猛人打头阵,杀得叛军肝胆具裂,眼看防线就要被冲破,马永贞也只得拼命了,他亲自顶到决口处,狂声暴喝:“起!冲!”

        组成严密阵形的叛军隆的一下起盾,齐齐踏步向前,后面的枪兵持着两丈长的大枪紧随其后,狠狠地向前推刺而来;

        马永贞自己也是持枪疾刺,直取蒙轲,蒙轲既要应付那那灵蛇一般的刺杀,又来应付周围密密麻麻的大枪,仓促之间被逼得连退数步。

        秦牧两眼通红,他这三千保甲全凭一股血气在冲杀,一但被逼退,哪怕只是被逼退一次,士气也会一泄而光,再出一千两一颗人头,只怕也再难激起他们的血气。

        心急如焚的他歇斯底里地狂吼起来:“前面的顶住,后退者斩,后退者斩!后面的听着,管他娘的是石块还是泥巴,快抓起来给我砸!砸啊!狠狠的砸............”

        他自己一边狂喊,一边蹲身抓东西,叛军挖壕沟时挖起的石块泥土都堆在寨墙下,被暴雨一浇,全成了淤泥;

        秦牧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扬手狠狠砸出,一把泥巴好巧不巧地砸在了马永贞脸上;

        威风凛凛的马大当家瞬间被砸成了泥猴,嘴鼻被封,两眼难睁,狼狈之极。

        后面的保甲依样学样,也纷纷抓起石块泥巴狂砸,一时之间,石块泥巴满天飞,激烈的生死搏杀变成了泥巴大战。

        你千万别以为这是小孩子过家家,蒙轲他们背对着后面的保甲,不用担心泥巴迷了眼,马永贞一方则刚好是正面对着这边,在漫天飞舞的泥巴之下,连眼睛都睁不开,这仗还怎么打?

        何况有不少人挨上的是石块,被砸中者不是头破脑裂,就是骨折腹陷!

        这是场乱战,活脱脱的乱拳打死老师傅。马永贞活了三十多年,还没遇上过这样的仗。

        他的人马不可谓不英勇,他的应对措施不可谓不得当,但在这泥巴大战前,队形还是很快被砸得七零八落。

        蒙轲和刘猛岂会放过这样的机会,领着前面的保甲狂冲而上,大刀甭管是否沾满了泥巴,杀起人来那仍是血肉横飞。

        特别是刘猛的狼牙棒,在这种混战中,威势尤其吓人,二三十斤的巨型狼牙棒横扫而过,就能扫倒一片,白色的脑浆、鲜红和血液,喷洒如雨,断骨碎肉纷飞,加上他须发怒张,如雷怒孔,有如怒目金刚,吓得挡路的叛军魂飞魄散,纷纷后退。

        马永贞挨了秦牧一把泥巴后,如同瞎子一般,马六两见大势已去,匆匆对洪大壮吼道:“你带将军快撤,这儿我先顶着,快!”

        撤?这也叫撤?这他娘的分明就是溃不成军。

        洪大壮带着马永贞一转身,几百叛军立即就作鸟散了,三千保甲如强盗进村,在雨中嗷嗷叫着追杀。

        ***

        官要当匪,匪要当官,这就是乱世。

        阎茂的带着人马追到山坳下,立即挥舞着大刀对身后的手下大吼:“给我杀!除了那娘们外,鸡犬不留!”

        五百人马就象进村的强盗,鬼哭狼嚎地冲上去,进入五十步后一齐张弓漫射,两三百支箭矢如漫天蝗虫般飞舞而去,谢老三带着五十人,躲在大车、树木、岩石后面,同样开弓反击。

        只是他们加起来也就十多张弓,声势根本没法相比。阎茂只损失了几人,就冲到了大车前,见了血的兵匪,更是如恶狼般凶狠。但第一波冲击,他们却遇上了铁板。

        谢老三的人马以大刀,以石块,以滚木,甚至是车上的货物,以一切能拿到的东西猛烈回击,山坳里道路狭窄,阎茂虽然人多势众,但能与谢老三的人马接触的也不过是前面的几十人。

        谢老三这些人长年行走在外护送商队,手上颇有几分功夫,一对一的正面厮杀稳占上风,一盏茶功夫下来便给阎茂造成了二三十人的死伤。

        “快,抢占两边的山坡!把他们射成刺猬!”阎茂一边隔着大车与谢老三厮杀,一连放声大吼。

        后面的兵匪接令,立即抢占右边坡地,谢老三无力阻挡,他们的防线构筑得太仓促,山坡上根本没来得及布置任何防御工事。

        右则山坡一被占领,阎茂的人马居高临下,用弓箭点射,准头虽然不怎么样,但却让谢老三他们顾此失彼,形势急转而下。

        眼看一个个兄弟惨死倒下,谢老三目眦欲裂,许掌柜要他们坚守到二更,这才一柱香时间便要顶不住了,这可如何是好?

        狗急了还跳墙呢,谢老三狂吼起来:“兄弟,冲过去,冲过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包赚,这样让他们射,咱们死得更快。”

        在谢老三的带领下,余下的三十多人跟着他一齐跃过大车,与阎茂的兵匪战成一团,这样缠斗倒是不用担心坡上的冷箭了,可他们人少,哪怕一博二,伤亡殆尽也只是迟早的事。

        李香君随着商队又奔逃了半个时辰,到此时已是人困马乏,却还没遇上一条岔路。

        一些拉车的马匹甚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有的车夫不禁嚎啕大哭:“这都什么世道啊?什么世道啊?朝廷的军队来抢咱们老百姓,比土匪还凶啊,让我们怎么活呀,老天爷啊!你怎么不开开眼啊..................”

        嚎哭声听得人心头阵阵发酸,李香君抹去腮边的眼泪,游目四顾,除了谢老三他们留守的那道山坳,过来之后都是开阔地带,连个适合躲藏的地方都没,更别谈利于防守的地方了。

        这可怎么办?

        同车的杏儿脸色煞白,犹豫地说道:“姑娘,要不咱们别跟着商队了,咱们单独逃吧。”

        “不行,先不说许掌柜的一路照顾,咱们不应有难就自顾逃命,就算想单独逃走,咱们两个女人又能逃到哪儿去,这四周没有躲避的地方,那些兵匪追上来,不见咱们也会四处寻找的,咱们一样会落到他们手里。”

        “那怎么办?”

        “容我再想想................”

        容不得了,后边烟尘又起,正是阎茂带人又追了上来。

        到了这地步,商队的人再也顾不得许多了,纷纷扔下货物,四散而逃,只望能留得一命。

        就连李香君的车夫也跑了,马匹没人驾驭之后,冲到路旁的地里,一下子就陷住了。

        李香君与杏儿发出一串惊叫,幸好马车没翻,俩人连东西也顾不得要,匆忙爬下车来,在荒地里跌跌撞撞地奔逃着。

        追近的阎茂一眼便瞧见了她两,顿时桀桀淫笑道:“美人儿,你们跑不掉的,别怕,本将一向怜香惜玉,会好好疼你的,一定会的,哈哈哈................”

        .

        起点中文网.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