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39章 初定
    ***

        阎茂淫笑着纵马冲到李香君身边,伏身便抓向她的手臂,想将她掳上马来,李香袖口一扬,手上的剪刀狠狠地刺向阎茂的手臂,眼中尽是不屈的光芒。

        阎茂眼疾手快,右手一翻反而抓住李香君手碗,同时用力一捏,希望李香君受痛之下扔掉剪刀,谁知纤质纤纤的李香君虽痛得热泪满眶,却没有松开剪刀的意思,“恶贼,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我李香虽出身贱籍,但誓死不从贼。”

        “哈哈哈,美人儿,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啊!”

        阎藏得意地仰天大笑,冷不防李香张口就咬,犹如一只温顺的猫儿突然露出了锋利的牙齿,狠狠咬在阎茂的手腕上,阎巨痛切心肺,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李香君恨极了他,这样还不解恨,螓首一扬,硬是从阎茂手腕上撕咬下块皮肉来,然后“呸!”的一下,将咬下血肉全喷到阎茂脸上。

        阎茂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竟是如此刚烈,望着她那誓死不屈的眼神,阎茂那一瞬间竟莫名的有一丝胆怯。

        李香君趁机挣脱他的魔爪,但她也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她急退几步之后,依依不舍地向南眺望一眼,“秦郎,今生无缘伴君左右,愿来生再见。”闭上双眸那一刹,两颗晶莹的泪水从她的腮边滑落,手上的剪刀毅然向喉咙刺下去。

        “姑娘.............”杏儿肠断声凄,未等她有所动作,一个水囊突然飞来,击在李香君手上,剪刀被击得脱手飞出一丈多远。

        “小贱人,想死没那么容易,敢咬老子,老子不X死你就不是人,小贱人你就认命吧。”

        阎茂强忍着手腕的疼痛,目光瞬息不离李香君的身体,这个美人儿确实让他一见而神魂颠倒,那水润白皙的肌肤弹指可破,娇小玲珑的体态就象一具巧夺天工的玉雕,真是无处不美,无处不娇,看着这绝色美人阎茂甚至感觉手腕上的疼痛都能减轻不少。

        这时东面突然传来了铿锵的马蹄声,那不是一骑,以阎茂的经验判断,来的至少有上百骑,他不禁翘首东望,正在追逐许掌柜等人的几百兵匪也一齐停下来,警惕地向东眺望。

        转眼之间,滚滚的黄尘那边,奔出近百铁骑,最前头的竟是一个红衣女子,此女大概二十多红,身材修长,双峰挺拔,相貌娇美而透着英气,一身红装让她看上去就象一团燃烧的火焰。

        她身后跟着的近百骑都穿着普通百姓服饰,但个个透着一股彪悍的气息,鹰视狼顾,杀气弥漫,中间护到两辆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

        这支人马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突然遇上这种情景,几百官兵在追杀一伙四散奔逃的人,从服饰上看,这伙奔逃的人不象匪徒,到象是大型的商队,此时不管是官兵,还是被追杀的商人,大部分都停了下来,以不同的神色看着红衣女子的这支人马。

        红衣女子的人马不由得放慢了马速,也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阎茂一干人,神情凛然,她们大概不想惹事,虽放慢了马速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上百双眼睛一边盯着这边,一边缓缓穿过路上横七竖八的货车,有货车挡住路面的,立即有几个大汉翻身下马将货车推开。

        四野里出奇的静,一股诡异的气息在弥漫着,双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眼中都充满了警惕的神色。

        前面的红衣女子与李香君是绝然不同的两种美,如果把李香君比作水,那红衣女子就是火,如果把李香君比作羔羊,那红衣女子就是烈马。

        阎茂是色中饿鬼,对红衣女子这样的美人自然也是垂涎三尺,只是直觉告诉他,这队人马不好惹,所以他驻马路边,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

        这场面很诡异,随着红衣女子离阎茂越来越近,双方的戒备的神色越来越重,李香君也望着那红衣女子,正在她犹豫间,旁边的杏儿突然大声叫起来:“救命啊............”

        杏儿喊了一声就停了,因为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在她大喊的同时,红衣女子的人马护着的那一辆马车上,同时滚下一个手脚皆被捆住的人,对阎茂大喊:“救命啊,将军救命啊,小人是南京军器监的工匠,这伙人是叛贼,他们劫持小人要去造火器.............”

        两边同时有人叫救命,让原先诡异的平静瞬间被打破,红衣女子一见肉票败露,立即率先发难,一声娇叱,左手的马鞭带着呼啸声向阎茂的脖子飞卷而来,她那马鞭足有一丈多长,极为罕见。

        阎茂一伏身,奋力挥刀斩向长鞭,那红衣女子似乎早有所料,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她手腕又是一抖,鞭梢如灵蛇飞速回卷,又闪电般弹出,啪的一声抽在阎茂左脸上,阎茂不但脸上起了一道血槽,左眼珠也被抽暴了。

        这一鞭之威真是骇人听闻,阎茂发出一声惨叫,一边捂住左眼,一边打马走避,惨叫中夹杂着厉声怒喝:“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一个不许放走,快上!”

        “鬼三跳带着马车先走,刑老七随我上!”那红衣女子一边发令,一边纵马追向阎茂,她身后一百人马,除了十来个护着两辆马车向西奔驰去外,余者全部随她杀了过来。

        阎茂的人马虽有四百多,但大多是步兵,而且刚才追杀商队时,乱成一团散沙,那红衣女子却是青一色的骑兵,在这开阔地带,战马呼啸而过,狂冲如潮。

        刚刚冲上来的官兵转眼被砍翻十来人后,吓得全部掉头逃命而去,这就是大明的官兵啊!遇上老百姓比土匪还凶残,一遇上强敌,立即跑得比疯狗还快,有这样的兵,大明朝不亡还真没天理了。

        只是这回他们就是想逃也难,两条腿跑断了也跑不过人家四条腿,惨叫起此起彼伏,死里逃生的许掌柜溅了一脸的血,仍忍不住暗暗叫好。

        阎茂有一只眼睛已瞎,血流如注,手下士兵又已溃散,哪里还有胆回头找红衣女子拼命,只顾狠狠地抽打战马逃命。

        红衣女子岂肯放过他这主将,纵马飞驰,从后面追近,那长鞭再次如灵蛇飞卷而出,一下子卷住阎茂的脖子,把他拖落马下,“驾!”她马不停蹄,象拖死狗一样把阎茂拖在马后,

        阎茂脖子被勒住,一声惨叫也发不出,舌头外伸,眼球凸出,身上很快被拖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最后脑袋撞在一块凸出地面的石头上,“咔嚓!”一声,脖子断了,整个脑袋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向一边。

        “红姐,这车上的东西都是好货色,都是值钱的。”

        听到手下的喊声,红衣女子扔下阎茂的尸体,奔马回来扬声道:“这次咱们有任务在身,而且身份已经暴露,东西不能带,快走!”

        这位红衣女子说走就走,对车上的货物视若无睹,近百彪悍的手下也随之跃马扬鞭,准备呼啸而去。

        李香君望着眼前的情景,感觉就象做了一场梦,一切都太快太突然,让人感觉有些不真实,只有红衣女子那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般的飒爽英姿,深深地烙进了李香君的心里,她忍不住对红衣女子叫道:“这位姐姐请留步。”

        红衣女子回头一看,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站在路边,裙裾轻拂,人美如诗,真个是我见犹怜。

        ***

        一场泥巴大战,秦牧大获全胜,马永贞带着数十人逃回南蛇山,余下数百众大部分被俘,其中包括马六两等马永贞心腹手下。

        战后,秦牧自不食言,当场点人头发赏,生擒俘虏也算,几车银子全部发完,三千保甲欢呼雷动,雀跃如潮。

        回城之时,秦牧与蒙轲并骑而行,豪爽地说道:“蒙恬将军!此战首功非你莫属,放心,回城之后,鸡屁股管够!”

        蒙轲没有死在战场上,差点被他这一嗓子噎死:“什么蒙恬将军,你少寒碜我,也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蒙轲也好,蒙恬也罢,只是个称呼而已,反正鸡屁股管够就是了。”秦牧哈哈一笑,接着正色说道:“说实在的,如今我大明祸乱四起,我真希望你真能成为另一个蒙恬,有一天率我汉家儿郎,涤荡大漠洪荒,重塑我汉家脊梁,记住,到时我不要你去筑长城,要的是凡日月所照,山河所至,皆为我汉家臣妾!驾!”

        看着秦牧在风雨中纵马而去的背影,蒙轲眼神沉沉,心中不知想些什么,他突然仰首向天,任雨点拍打着自己的脸庞。

        天色已经昏暗下来,赣州城东门内外却是亮如白昼,无数的百姓打着火把灯笼,站在檐下,有的甚至伞都不打,直接站在雨中,夹道迎接凯旋归来的三千勇士。

        大雨浇不灭人们的热情,欢呼声直上云霄,掩盖住了滚滚风雷之声。

        城里的百姓压抑得太久了,虽处乱世,但在杨廷麟精心治理下,城中百姓这几年生活过得还算不错,若能安稳生活,谁愿颠沛流离?

        这个月开始,叛军突然杀来,赣州卫的兵丁一败再败,几乎再无可战之兵,眼看赣州城即将不保,安稳的生活就要破灭,城中百姓随时可能成为难民,饿死路边,心中难免惶恐不安,一日三惊。

        秦牧这一战牵动了全城百姓的心,他把城中守军都带出去了,败了赣州城立即不保,因此城中每个人的心都提在嗓子眼上,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胜败的消息。

        如今在万千人的切切期盼中,秦牧终于击败了叛军,就象击碎了悬在人们头顶的巨石,让满城百姓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于是人们不管风雨再大,纷纷拥到东门,用海啸般的欢呼声迎接这支救民于水火的得胜之师。

        杨廷麟带着赣州同知陈绍平,判官高定方等一众官员,步行迎来,杨廷麟脸上不知是雨是还是眼泪,湿漉漉一片。

        当着万千百姓的面,他激动地说道:“秦大人是我赣州的救星,本官添为赣州知府,请为秦大人牵马。”

        秦牧匆匆下马,拱手答道:“杨知府此言差矣,若非杨知府与众位大人治理有方,何来赣州这数年之繁荣?若无杨知府和众位大人鼎力支持,临机决断,何来今日大胜?真论起来,救了赣州的是杨知府与众位大人啊!”

        秦牧说得真挚无比,极力将功劳往赣州一众官员身上推,陈绍平、高定方等人听大感悦耳,好!好好好!这年轻人不错!有前途,有前途啊!

        **************************************

        PS:虽然成绩不好,但会坚持写下去,希望能得到更多人的认可,点击,收拾,推荐,打赏,不管用哪用方式支持,昊远都感激不尽。

        .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