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41章 蔷薇开得艳
    ***

        秦牧风雨不辍,天天闻鸡起舞,次日天才蒙蒙亮,又带丫头在院子里嘿嘿嚯嚯...........

        看位看官别误会,秦大知县还没“禽兽”到那种地步,对十一岁的丫头也下手。

        “公子,你每天绑两个沙袋跑来跑去,是为了以后逃跑快些吗?”

        “废话,当然..........呃,不是,是为了将来追敌人追得快些。”

        “可你不是有马吗?”

        “我有马敌人也有马呀,大家的马都跑死了,就看谁双脚跑得快了,再说了,万一我练得比马跑得还快,那岂不是吓都能把敌人吓死?”

        “哦,也是,公子,不如你养条疯狗吧,早上就把它放出来!”

        “呃.............”秦牧两脚一软,几乎摔倒。

        墙外突然传来“噗哧!”一声,秦牧耳聪目明,一跃而起,冲出院门唬道:“谁在偷听,出来!”

        外面的晨曦中有一绰约如烟的女子,头上倭堕髻斜插碧玉凤钗,身着白色牡丹烟罗软纱罗,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裙裾被墙边的蔷薇刺勾住了,一个丫头正蹲着慌慌忙忙的替她解刺。

        “杨小姐,您这是...........”

        杨芷瞬间霞飞双颊,檀口微张却又不知如何解释,那窘迫之态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就连蹲在地上的俏丫环也是妞妮难禁,那勾住裙裾的蔷薇刺越发解不开了。

        秦牧再傻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连忙打了个哈哈:“杨小姐早!这早晨空气新鲜,正适合散步,杨小姐一定是喜欢这里的蔷薇花开得艳吧,嗯,我也喜欢。”

        他不说这话还好,这一通瞎话编出来,杨芷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但无论如何这话还得答,她敛衽一福答道:“秦大人早!”

        “杨小姐早!”

        “秦大人早!”

        “杨小姐早!”

        “..................”

        俩人都有些窘迫,有如夫妻来回对拜,秦牧恨透了这个万恶的旧社会,在后世,和美女随口开句玩笑很正常,但这在这礼教森严的时代,那些花花口一句也用不上,你若突然来句“美女身材真好啊”,估计人家就直接跳水去了。

        “咳咳,不早了!”偏偏杨廷麟还冷着一张臭脸,象鬼一样突然出现,不光杨芷吓了一大吓,就连秦牧也大为尴尬,好象自己勾搭了人家的女儿,被当场逮住一样。

        “女儿拜见爹爹。”

        “你们都在这拜一早上了,还没拜够吗?”

        “爹!”一声娇嗔,如黄莺初啼,飘散在晨风中。

        阿弥陀佛!秦牧暗诵了一声佛号,压住心头的蠢动,上前一揖道:“下官见过知府大人。”

        “怎么?你拜来拜去拜晕头了?”

        “那个...........小侄拜见杨叔。”

        “咳咳!芷儿,你大清早出来做什么?”

        “爹!女儿..........这儿蔷薇开得艳,空...........空气新鲜,女儿........女儿出来散散步!”

        天啊,这妞儿还真敢,当面玩盗版,秦牧连忙别过头去,咬紧牙关望着天边的彩霞,牙齿快咬断了,才勉强忍住那喷薄欲出的笑意。

        杨廷麟扫了一眼秦牧,才回头对女儿喝斥道:“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还不赶紧回去。”

        “是,爹爹,女儿这就回去。”那丫头好歹把蔷薇刺给解开了,杨芷又是敛衽一福,红着一张俏脸匆匆离开。

        “杨叔,可是出了何事?你派个人过来招呼一声就是了,劳您亲自走一趟,小侄实在于心难安。”

        “眼下除了马永贞,还能有什么事?贤侄你先换身衣裳,咱们再详谈。”

        “是,有劳杨叔稍候。”

        秦牧匆匆换好官袍,与杨廷麟一齐来到二堂,两人才坐下聊几句,赣州同知陈绍平,判官高定方。赣州卫指挥同知马思忠也都来了。

        秦牧把击败马永贞的功劳都摊给了他们,所以三人对秦牧还是颇有好感的,至少表面上态度很客气。

        几人寒暄一番后相继落座,杨廷麟当先开口道:“马永贞虽遭大败,但南蛇山一带还有几千人马,昨日未能擒住他,只怕不久之后又要卷土重来,咱们须得计较一番才行。”

        马思忠颔首道:“知府大人所虑极是,昨日秦大人率军苦战一场,加上天降大雨,未能乘胜追击,如今三千人马休息了一夜,本官以为,还是由秦大人率军,尽快剿清余贼,以免其死灰复燃。”

        马思忠是赣州卫二把手,但属于文职,类似于后世的政委,他从未单独指挥军队过,颇有些自知之明。何况这三千保甲根本不是训练有素的军队,昨天秦牧胜得极为侥幸。

        马永贞可不是吃素的,指挥使朱腾都死在了马永贞手上,马思忠可不想带几千保甲去冒这个险,于是连忙把苦差推到秦牧身上,反正秦牧胜了,功劳也有他们一份。

        “本官赞同马同知的意见。”陈绍平紧接着表态。

        杨廷麟对形势有比较清醒的认识,并没有因昨天一场胜利而昏了头,他沉吟道:“昨天一场大胜,虽说秦知县功不可没,但士气全是靠银山鼓起来的,借来的银子花得已经所剩不多,来日还得用于赈济灾民,再经不起这般折腾了。”

        秦牧立即接口道:“知府大人所言极是,就算有银子再来一次重赏,马永贞吃一堑长一智,肯定也不会与咱们正面作战,赣南山多路险,一但马永贞避而不战,围剿起来将是旷日持久,费时费力。下官的意思还是行招抚之策,马永贞经此大败,气焰已经被打下去,只要咱们开出合理的条件,要招抚马永贞应该不再是难事。”

        除了赣州判官高定方认为招抚是养虎为患因而反对外,其他人都表示认可。

        对于同知陈绍平等人来说,战时状态结束得越快,对他们越有利;

        现在这样的特殊时期,赣州府大权几乎全掌握在杨廷麟手上,这是他们不愿看到的。

        高定方一人势单力薄,胳膊扭不过大腿,招抚之策就此商定,最终还是秦牧主动请缨,由他再走一趟南蛇山。

        秦牧做事,向不拖泥带水,用过早餐后,带着一百骑兵直奔南蛇山而去。

        马永贞带着几十人逃回,汇合后续大军之后,立即退回了南蛇山,八百精锐几乎损失殆尽,士气低落,再进攻赣州非明智的选择,马永贞打算依险而守,先与秦牧僵持一段时间,自己抓紧训练精兵,来日再作打算。

        正是屋漏偏逢连日雨,刚刚败退南蛇山的马永贞立即又接到了会昌传来的一个消息,一支人数近千的奇兵突袭会昌,马永贞留守的两百人马全军覆没。

        马永贞不由得大惊,会昌是他的起家的地方,会昌一失守,他就夹在了会昌与赣州之间,两面受敌,情况对他极为不利。

        这是哪儿来的人马?

        没等他弄清楚,又有手下进帐并报,说秦牧率军又来了!

        ************************

        PS:今天光棍节,我的节日,光棍快乐。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