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44章 初临会昌
    ***(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

        蒙轲因战功暂任信丰千户所千户,要成为名正言顺的千户,还得等朝廷的任命,杨廷麟是没有这个权力的。

        但原赣州卫的兵将几乎损失殆尽了,刚刚遭受战乱的赣州又急需兵将来稳定地方,也只能采取这种权宜之计了。

        赣州事了,秦牧带着刘猛及一百“大秦铁骑”出赣州东门,向会昌急奔而去,可用归心似箭来形容。

        会昌距赣州府东二百里,宋太平兴国七年,析雩都九洲镇地置县,当时凿井得瓴甋(陶器)十二个,瓴甋上有“会昌”篆文,故取名会昌。

        绍定四年升为军。咸淳五年复为县。元贞二年升为州(割瑞金隶焉)。明洪武二年,仍改为县。地方四百有五十五里(广一百九十里,袤百有六十五里),东武平(隶汀州),东南武平,南安远,西南安远,西信丰,西北雩都,北瑞金,东北瑞金。

        秦牧在后世到过会昌,那时走的是济广高速,但现在,走的显然是“大明龟速”。

        后世两小时的车程,现在骑马一天到也不了,所以若用后世的经验套用过来的话,你估计连路都找不着。

        秦牧对这个时代的会昌的粗略印象,全部来自嘉靖年间修的《赣州志》中有关会昌县的记述:闍山峙其前,明山拥其后;左右群峰,排列云障。绵水东来,湘水南下。山围四固之险,水横玉带之清;俗杂风殊,质而少文。地偏俗朴,多出武夫劲卒。居民伉健,嗜勇好斗。

        其中“多出武夫劲卒。居民伉健,嗜勇好斗。”这一条记载,秦牧印象尤为深刻,或许也正因为这样,会昌才会成为这次叛乱之源;

        而要打造一支“大秦劲旅”,正好需要武夫劲卒,可以说还没到会昌,秦牧对自己的这亩三分地已经充满了向往,也难怪他连媳妇都顾不上娶,就急着做“父母”去了。

        “公子,玉潄公主是谁?”

        “嗯?”秦牧惊诧万分地打量着小丫头,这丫头不会也是穿越过来的吧,“说!你是怎么知道有玉潄公主这个人的,敢有半句假话,立即烤了吃!”

        被他虎视眈眈地盯着,巧儿不由得缩了缩小脑袋,答道:“公子你昨晚你叫了玉潄公主好几遍,人家自然知道了。”

        “好啊丫头,你不学好,半夜偷窥我睡觉,说,我睡姿如何?可是龙璋凤姿..........”因为那颗顽强的青春豆,秦牧照镜的次数多了,不知不觉患上了点自恋的毛病。

        “没有没有,人家可没偷窥你睡觉,公子不要冤枉人家,是你说梦话太大声,人家在隔壁都听到了。”

        “不对吧,你没有偷窥我睡觉,怎么知道我是在说梦话?难道不能是我忧思难寐,辗转独语吗?臭丫头,想骗本大人,没门,还不赶紧从实招来。”

        “人家...........人家好奇嘛,只看了一眼。”

        “一眼也是大罪,来呀,拉下去...........烤了吃!”

        “不要不要,人家三天没洗澡了。”

        “正好,不用加盐。”

        “...........”

        小丫头答不出话来,但嘴角微微翘起,三分明媚,三分俏皮。飞驰的马背上,她发丝飘拂,衣裙漫飞,就象一个在春风里撒着花瓣的花仙子。

        “公子,你什么时候娶芷儿姐姐?”

        “你说什么时候娶?”

        “明天。”

        “好,那明天咱们就抢亲去。”

        “好啊,好啊。”

        “到时知道怎么喊吗?”

        “知道,知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错,这是普通毛贼喊的口号,咱们这是去抢亲,性质不同,不能这么喊。”

        “公子,那你说该怎么喊?”

        “丫头,到时你就这么喊:技术含量低,反抗须谨慎。喝药不夺瓶,上吊就给绳。一人落草,全家光荣。”

        “嘻嘻..............”

        秦牧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但进入会昌县境内时,还是不禁触目惊心。

        一年多来,赣州卫指挥使朱腾领着官军与叛军在会昌境内进行着拉锯战,百姓逃的逃,落草的落草,剩下荒芜的田地,荒废的家园,烟冷野狐哭,茂草遮残垣;

        一些孤儿寡老躲在茅草临时搭建的小窝棚里苟延残喘,挣扎求存。听到马蹄声纷纷逃避,如惊弓之鸟。

        秦牧一路东行,路上看到不少战后返回家园的百姓,一个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目光呆凝。

        战争的破坏十分严重,路边不时能看到百姓望着自家的断壁残垣饮泣,更甚者在断壁残垣间找出亲人的遗骨后,呼天抢地嚎啕大哭,凄惨的情景教人看了肝肠欲断,

        见到这些情景后,巧儿一路再没了笑声,眼中总是雾蒙蒙的,不时催着秦牧,快些,再快些,秦牧这个知县早一刻赶到会昌县城,早一刻展开治理,或许就能少饿死很多人。

        会昌县城不大,周长八九里这样,城高不足两丈,绵水穿城而过,明山巍峨拥立。

        秦牧率一百人马飞驰而至时,马永贞和霍胜、宁远各率人马恭迎城西,两支队伍一左一右,肃然伫立,泾渭分明,霍胜一方大概有七百来人,马永贞保持着一个千户所的兵力(1200人)。

        “大人,您可来了!”

        “霍胜,宁远,你们的人马现在可是住在城中?”

        “是的大人。”

        “马将军,你的人马呢?”

        “回大人,城南原有千户所,我的人马现在驻在千户所。”

        “立即把你们的人马带回驻地安置,然后到县衙来议事,立即!”

        “遵命!”

        城内同样很是凋弊,只有少量商铺开门做生意,商品也是七零八落,极为稀缺,街上行人稀少,一片萧条,倒塌的房子随处可见,断墙败瓦零乱不堪,处处弥漫着遭受兵灾后的凄凉。

        会昌县衙被破坏得反而不是太严重,皆因原来不管那一方占领了县城,都把这里作为指挥部。

        秦牧入主县衙后,顾不得疲惫,匆匆冼了把脸便来到二堂,没有县丞,没有主簿,没有典史,更没有吏属,整个县衙里空空荡荡。

        秦牧要尽快展开安民赈济工作,只能依靠霍胜和马永贞的两支人马。

        ********************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