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50章 古墓神光
    ***

        三尺、五尺,八尺,直挖到八尺深,还没找到盐层的迹象,秦牧的心也越提越高,三百士兵的热情也在一点一点消退着,怀疑的目光越来越多。

        偏偏这个时候,还有个老土财带着十多个仆役,来找秦牧理论,说这块地是他家的,要求秦牧给他一个说法。

        他娘的,这明明是一片荒地,偏要说是你家的,本县太爷不发威,你还当是病猫呢。

        “地契拿来瞧瞧。”秦牧把老土财带到一棵树下。

        “县尊大人请过目。”老土财还真拿出了一份地契呈上,“县尊大人您........这这这........”

        光天化日之下,刚刚交到秦牧手上的地契突然消失,而秦牧伸出的手动也没动,这诡异的一幕让老土财为之目瞪口呆。

        “磨磨蹭蹭什么,还不快把地契呈上来。”秦牧刚才一直作仰首望天状,似乎没有发现地契不翼而飞的事实,还以为老土财没拿出来呢。

        “这.........县尊大人,刚才小人已经将地契交到您手上了,这..........”

        “大胆刁民!”秦牧仿佛受了愚弄,勃然大怒,“竟敢糊弄本官,地契在哪儿?再不拿出来,本官非治你大罪不可,拿来。”

        “县尊大大大大............人.........”老土财吓得仆嗵一声跪倒在地,说话牙齿直打架,‘得得!’作响,“县尊大人,方方方.........方才小人真的已经将地契交给县尊大人了,它一到县尊大人手上就突然消失了呀。”

        “荒唐!本县堂堂七品大员..........这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本县连动都没动,你若呈来地契,如何便能突然消失?”秦牧越说越气,狠不得踹老土财几脚,他转头向宁远问道,“你,你看到他把地契交给本官了吗?”

        “没看见。”宁远一脸诧异地望着秦牧的右手,嘴里犹豫地答出三个字。

        秦牧才懒得管宁远差点瞪成斗鸡眼的事实,大袖一挥,指着跪倒在地的老土财厉喝道:“你这大胆刁民,竟敢愚弄本县,来呀!立即给我拖下去............砍了。”

        老土财听到最后两个字,喉结耸动两下,两眼一翻,竟然被吓昏了过去。

        “大人,这........”宁远指了指昏倒在地的老土财,想问秦牧是不是真把人拉下去砍了,只是喉咙有些发干,连话也说不清楚,刚才他也是看着的,秦牧的手似乎从未动过,反正他不能确定,那份地契就凭空消息了;

        自从认识秦牧以来,他感觉秦牧身上一直笼罩着浓浓的神秘感,所以凭空消失的地契让他浮想联翩,感觉诡异无比,难以把这当成一个小把戏来看。

        “算了,咱们在遵照上天旨意办事,杀之不详,罚些银子就把人给放了吧。”

        “嘿嘿,谨遵大人令。”

        一说到罚钱,宁远顿时两眼放光,以前他不是这样的,秦牧怀疑这家伙是受了自己影响,看来这样不行,以后还是少谈钱为妙啊。

        咱是光荣的“衣冠禽兽”,应该视钱财如粪土,凭一身正气,大杀四方。

        这边刚处理完老土财,那边挖土的士兵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在嚷嚷个不停,秦牧以为是挖到岩盐层了,不由得大喜。

        天不负我啊,罚款的事也顾不得理会了,他正了正衣冠,做出胸有成竹,早有所料的样子,迈着四方步向骚动的土坑走去。

        “这青石条是人凿过的。”

        “会是什么呢?”

        走到一半秦牧就发觉不对,从士兵传来的片言只语中判断,他们挖到的似乎并不是岩盐,而是什么奇物。

        矜持的秦大知县顾不得再矜持,三步作两步来到土坑边,果然,士兵挖到的并不是盐层,而是发现了一些青石条,整齐地排列着,从拨开土层现出的二尺见方可看到青石条有人工凿过的痕迹,绝非自然存在于地下的石块。

        “知县大人,知县大人,您瞧瞧这是什么?”

        “咳咳!”

        这下轮到秦牧喉咙有些发干了,他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帝王陵墓的景象,墓中金银财宝堆积如山,连殉葬的车马都是黄金打造的。

        对了,还有金缕玉衣,有编钟、有秦皇宝剑、有传国玉玺.............

        甭管金缕玉衣怎么会跟编钟、秦皇宝剑凑到了一起,反正所有能想到的宝贝都一齐浮现在了秦大知县的脑海里。

        “挖!快挖!所有人都过来,给本官用力挖,对了对了,小心点,下面说不定有数不尽的宝贝,都给我小心点,别弄坏了,快快,还愣着干嘛,快挖呀。”

        “知县大人,咱们到底是该用力挖还是轻轻挖呢?”

        “该用力的时候用力,谁轻的时候轻,这还用我教你们吗?快挖..........”说到最后,秦大知县脑海中莫名响起了“呀咩嗲”的声音。什么叫该用力的时候用力,该轻的时候轻,怎么感觉和“呀咩嗲”联系到一起去了呢?

        他拍了拍额头,一脸“痛苦”地解释道:“土质疏松的地方用力挖,先把四周的土全部盘出来,再小心掀起青石条,快快快。”

        挖岩盐的事已经被秦牧暂时撇开了,挖岩盐也是为钱,万一这是什么古墓,真有大堆宝贝在里头,岂不是先发一笔了。

        士兵们卖力地挖着,一时碎土纷纷飞起,秦牧退开一点,游目四顾,但见北面的山岚如同一张椅背,左边清溪环绕,嗯嗯,这不正是传说中抱水藏风纳气的风水宝地嘛。

        以秦大知县两世为人的目光看来,这绝对是风水宝地,这样的风水宝地,就算没有帝陵,也总应该来个王陵。

        对了,南越王赵陀的陵墓在哪里一直是个迷,这儿与广东交界,会不会是赵陀的帝陵呢?

        秦大知县浮想联翩,感觉四周的野草似乎都变成了金子的了。

        几百士兵的想象力不比他差多少,一边议论,一边奋力挖土,半个时辰后,石条四周的土全被盘了起来。

        秦牧以前喜欢看《探索.发现》这档栏目,这节目经常播放一些挖掘古墓的考古片,秦牧自信从中积累了大量的考古经验。

        以他丰富的经验看来,这应该是一个阴.........呃,是墓道口,口误,口误,

        “快,全力把青石条撬起来,小心点,都小心点,还有注意观察,注意安全,说不定这一下面有机关暗器。”

        听秦牧这么一说,热闹的场面顿时一静,几百士卒兴奋的神情中顿时夹杂进了几分紧张,撬动青石条时,一个个变得小心翼翼,生怕下面射出毒箭什么的。

        秦牧也紧张地看着,然而当青石条一块块的移开,让他不禁大失所望。

        他凭自己“丰富”的经验作出的判断完全是个笑话,这根本不是什么墓道口,而实实在在是一个墓室,大概也就七八平方大小,这样简单的墓室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帝陵或王陵。

        墓室内除了少量陪葬的瓷器外,只有四块玉器,看上去品质也不是很高,墓室中央稍靠北边摆放着墓主人的棺木,外面有椁,这总算给了秦牧一点安慰。

        按中国古代的丧葬制度,庶人之棺只准厚四寸,无椁。

        有椁就代表着墓主人至少是士大夫级别以上的贵族。

        “大人,天又快要下雨了,怎么办?”宁远问道。

        秦牧抬头看看天,这山区的夏季,雨水就是多,山那边浓浓的乌云又遮了上来,眼看就要遮住阳光了。

        “快找柱香来。”秦牧吩咐了一句。

        挖人坟墓总是不道德的行为,当然,以考古为名除外。

        秦牧觉得吧,自己实在无法厚颜将今天的行为归类为考古,那就先给墓主人上柱香吧,也好求个心安。

        香找来后,秦牧拜了拜,口中念念有词:“三斤鸡不是好鸡,五斤鸡才是好鸡...........”

        呃,作孽啊,后世那些“师公”给人家作法事时,为了多得主人祀品,曾这么念过,一时传为笑柄,秦牧最熟悉的就是这两句“超度词”,不知不觉就念了出来。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秦大知县赶紧端正态度,重新念过,“三.........呃,三世轮回,愿主人好生轮回去吧,得罪了。”

        “开棺!”

        在他一声令下,棺椁很快被士卒打开。

        这时乌云漫上天空,剩下的一线阳光刚好照入打开的棺椁内。

        那一瞬间,棺椁内有一道金光反射而出,光影流动,耀目生寒,在场的人都不禁为之哗然。

        “宝物,定是宝物。”

        “这是什么宝物?”

        “快看..........”

        “啊!”

        *******************************

        PS:大家不防猜猜是什么东东,当然了,关键是别忘了推荐票,还有三江票,拜托各位亲了。

        .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