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54章 两不安生
    ***

        第二天一早,秦牧仍是闻鸡起舞,在后衙里苦练体能。这些天生活相对稳定后,秦牧又不常在身边,巧儿有些懒了,秦牧在院里已经舞得一身大汗,她才揉着惺忪的睡眼爬起来。

        嗯,十一二岁的小丫头有些贪睡,这个可以理解,秦牧没有要求她非要和自己受这份苦的意思。

        只是小丫头觉得自己没有和他同甘共苦,很是过意不去,便提着裙裾跟着秦牧在晨曦中跑起来,跑了几步这发髻也乱了,绣花鞋也掉了,弄得象个小疯婆似的。

        气喘吁吁的秦牧停下来,指着正在捡鞋子的巧儿,没好气地哼道:“臭丫头,没事一边凉快去,凑什么热闹。”

        巧儿以为他又要赏自己暴粟,提前捂起了额头,缩着脖子,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他。秦牧有些心软,这丫头怪惹人疼的。

        “好了,以后学绣花吧,这个就免了,将来练得跟恐龙似的,这可怎生得了?”

        “公子,恐龙是什么?”

        “恐龙很凶猛,天下无敌..........唉唉!你干嘛,不是让你别跑了吗,臭丫头乍就不听话呢?”

        “人家要做恐龙,让别人都不敢欺负公子。”

        秦牧练了半天也没累倒,却被小丫头这一句轻易击倒了。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

        “唉,我没事,只是脑袋有点晕,丫头啊,你要乖,要听话,别练了。”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是变成了恐龙,也不用别人来欺负我,我先被你吓死了。”

        “嘻嘻,才不会哩。”

        “至少我不敢再吃你怀里藏的煎饼了。”

        “那人家就改藏鸡蛋好了。”小丫头那俏丽的脸蛋莫名红了起来,眉心那颗若有若无的红痣也变得明显了一些,就象含苞欲放的花骨朵,漂亮得不象话。

        秦牧被惹得兽性大发,将她的小脑袋一把揽过来,“噗!”在额头上亲了一下,“好了丫头,乖乖去歇着吧。”

        小丫头吸了吸鼻子不说话,双眸亮得象天边的启明星。

        她乖乖地坐到了檐下,看秦牧拿着那把巨剑在院中狂舞,秦牧心中仿佛积蓄了无尽的忧怨,那把巨剑被他舞得风雨不透,真个是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总之,院的树叶绝不是他的对手。

        住在驿馆里的王拱一夜辗转反侧,起床时哈欠连连;

        还没等他洗把脸,驿馆便冲进几十扛着锄头木棍的士兵,一个个匪里匪气,不停是叫嚷着,带头的正是马六两,院中碍眼的物什被一件件的踹翻,哗啦一片。

        王拱睡意全消,摆出官威厉喝道:“你们想干嘛?谁让你们来此撒野的?当本官不敢.........”

        “你敢!”马六两一步踏到王拱面前,俯视着他大吼一声,把王拱吓得浑身一啰嗦。“兵宪大人,这个月的粮饷什么时候发呀,兄弟们饿着肚子呢,粮饷不发下来,兵宪大人总不能让兄弟们人吃人吧?”

        “嘿嘿,吃人也无妨。”

        “当官的平日里山珍海味,肉甜。”

        “哈哈哈,我也想尝尝。”

        “你们要干嘛?”眼看一群兵痞纷纷围上来,一个个舔着嘴唇,不怀好意盯着自己,王拱被围在中间脱身不得,汗毛直竖,“你们想造反吗?秦知县不是刚发你们粮饷吗.........”

        马六两再次打断他道:“那秦牧是发了点饷银,不过发下来的米粮还不够兄弟们吃三天,如今军中已断粮,兵宪大人赶紧发粮,迟了营中兄弟恐怕就真得吃人了。”

        “还有兵器也要发,总不能让咱们拿锄头木棍作战吧。”

        “还有被服,瞧瞧老子这衣服破得鸟都漏出来了,他娘的当官的个个锦衣玉食,咱们却成了叫花子,这还有天理吗?”

        “打死他,打死这些狗官。”

        “干脆咱们再反他娘的......”

        二三十个兵痞群情汹汹,推推攘攘,王拱被推倒在地上,还被踏了几脚,他那断腿本来就没好,再被这么一踩,顿时痛得杀猪似的惨叫不断;

        他带来的几个随从冲上来要救他,只听乒乒乓乓一通响,几个随从全被干翻在地,拳脚象雨点般落在他们身上,一个个被打得惨不忍睹,捂着脑袋在地上翻滚呼嚎。

        “住手,你们快住手,本官会尽快筹措粮草发给你们的.........啊.........本官说话算话,一定给尽快筹措给你们..........噢..........啊........”

        “好了,兄弟先停手,这狗官当初吃空饷,贪污了无数银子,没准他真能拿出粮饷给咱们。”

        “马大哥,你真信他呀?”

        “这狗官能信吗?反正他今天拿不出钱粮来,老子就不走了,兄弟们,你们不饿吗,走,先看看有什么吃的再说。”

        一伙人七嘴八舌,叫嚣不停,就象土匪进村,纷纷冲入房内翻箱倒柜,见吃的就往嘴里塞,见值钱的就往怀里揣,连王拱的衣服都没放过,除了官服外,所有常服都被哄抢一空,房内一片狼藉,有如台风过境,这回估计王拱连买煎饼的钱也没人。

        哄抢完之后,这些人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又赖在驿馆里等着王拱拿钱粮,万般无奈的王拱差点没给马六两一伙人下跪。

        “你们冷静些,冷静些,本官一定会尽快给你们筹措到粮草的,你们这么闹下去,本官也没法办差,大家先回去吧,本官保证三日内一定把粮草送到营中,一定送到。”

        王拱心中已经恨不得把秦牧连骨头给吞了,他不傻,岂会猜不到此事背后是秦牧在搞鬼,但这种猜测别说没有证据,就算有证据,他现在又能把秦牧怎么样?

        眼下被困在这里,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最明智的做法无疑是先忍气吞声,一切等脱身后再说。

        “钱粮。”马六两等人答他的就两个字,拿出钱粮来一切好说,拿不出来,饿急了把你烹了吃。

        王拱想离开驿馆,不让。

        跟马六两来闹饷的人中,有些就是当初会昌千户所的士卒,当初王拱等人吃空饷,放高利贷,把许多军户逼得家破人亡,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跟着马永贞杀官造反的。

        现在王拱落到他们手上,新仇旧恨一挤涌上心头,若不是来前得了马永贞的吩咐不许把人弄死,估计王拱已经变成一团烂肉了。

        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王拱被他们来回折腾,饭没得吃,水没得喝,连茅厕也不让上,屎啊尿啊全拉在了裤裆里,王拱差点没被逼疯。

        现在别说算计秦牧了,若能早些结束这种非人的折磨,让他叫秦牧爹他都愿意了。

        秦牧这边也不安生,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的他刚刚沐浴更衣,还没来得吃早饭,衙门前的鸣冤鼓便响了起来;

        衙门前的大鼓可不是随便能敲的,除非有重大的冤情,若是一点鸡毛蒜皮的事你也去敲鼓鸣冤的话,那你下场会很惨,重则发配充军,轻也要受杖刑。

        也正因为鸣冤鼓不能乱敲,一但敲响,按规定衙门里的主官必须立即升堂问案。

        ******************************************************

        PS:今晚有事出去,更新晚了一点,抱歉抱歉。

        有书友提出李岩这个人不属于真实历史人物,不应该出现在书中,对此大家有什么看法,可在书评区讨论一下。要不要这个角色,俺也有些纠结,正好大家可以给个意见,要这个角色,将来可以通过李岩收编李自成残部,不过私心里,俺真的很喜欢红娘子,嘿嘿,如果李岩不存在,则收编红娘子.............不管怎么样,大家去书评区讨论一下,各抒己见吧,俺到时就站多的一边,咳咳..............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