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明扬天下 > 第056章 乱世用重典(求收藏)
明扬天下 第056章 乱世用重典(求收藏)
    具体负责珠兰镇南田村土地分配的小吏计三多和一什兵丁很快被找来。

        一见这些人,有些发福的吕谦扑嗵一下跪到秦牧面前,大声控诉起来:“县尊大人,就是他们,就是他们,他们刚到南田村,就到草民家要吃要喝,草民都尽心供应着,不想他们竟是得寸进尺,向草民索贿一千两;

        草民举家刚刚逃难返乡,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勉强凑出了一百两给他们,他们心怀不满,硬将草民家一千亩良田给分掉了,县尊大人,您是青天大老爷,您可要为草民作主啊。”

        其他跟来的乡绅也纷纷跪下不住叩拜,同声喊道:“县尊大人,您可要为草民等作主啊!”

        “起来,起来,都起来,大家放心,此事本官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然后将不法之徒明正法典。”

        秦牧刚说完,这边又轮到计三多和一什兵丁仆嗵跪下,急声辩解道:“县尊大人,他们血口喷人,小人等冤枉啊!小人等奉大人令,重造皇册,分无主之地给灾民,一直尽职尽责,不敢有丝毫私心杂念,更不敢贪赃枉法,实在未曾向人索贿过,请大人明察。”

        吕谦一指计三多,怒声说道:“大人,他撒谎!他们明明向小人索要了一百银现银,分文不少,再说这一大片田地,小人明明有地契,县尊大人也是看过了的,如今却被他们硬给分了,这事实具在,岂容他们抵赖,请县尊大人为草民等作主,请县尊大人为草民等作主..........”

        吕谦不住地叩拜着,声泪具下,满腔郁愤尽在声声的控诉中流露出来。

        “大人,我们没有索贿,我们真的没有...........”

        “那这这片田地是怎么回事?”秦牧一脸肃然,将那一千亩被分掉的地契扔到计三多面前。

        计三多连忙捡起田契,查看了一下后神色大变道:“大人,您听我说,事情不象他们说的那样,这些田契小人也是昨夜才见到的,已超过大人定下的七日期限三日,按大人的规定,七日之内不拿田契来登记造册的,一律当作无主之地分给灾民,小人都是照规矩办事.............”

        吕谦顿时跳起来,打断计三多说道:“你撒谎!五日前,吕某明明将家中所有田契都拿给你造册了的,其中就包括这千亩田契在内,县尊大人,他撒谎,他撒谎,他是为了掩盖贪赃枉法的事实,县尊大人,草民拿这些田契给他登记造册时,有多人在场,这些人可为草民作证..........”

        “住口!”秦牧冷喝一声,目光凌厉,让争持的双方一下子伏在地上不敢再作声。

        在地里耕作在百姓见这边发生争吵,很多人好奇地围了过来,站在一二十丈外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事情是越闹越大了,若不能迅速处理,必定会引发巨大的连锁反应,后果难料。

        看来这世间的事,并不是光有强权,光用铁血手段就能解决啊,象这件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各执一词,要查明谁真谁伪并不容易。

        一千亩田地不是小数目,先不论吕谦背后是不是另有目的,光为了这一千亩土地,他请人作伪证也很正常。

        另一方面,谁又敢保证不是计三多等人被贪欲驱使,铤而走险贪赃枉法呢?

        秦牧也不回县城,当即将涉事双方分开,首先他要弄清索贿之事是否属实,这事弄清楚了,其它事情也就容易弄清了。

        他就在地头的一株桑椹树下摆开了公堂,遂一地提审那十个兵丁。

        第一个兵丁张开被带上来后,一口咬定没有索贿之事,秦牧也不动刑,和颜悦色地与他聊了一会儿分田分地的工作情况,然后让吴旺财将他带到一边。

        其他兵丁站在远处,听不到秦牧和张开说什么,但能看到秦牧的神色,见他与张开之间谈得愉快,都松了一口气。

        到第二个兵丁钱四被带上来,秦牧问他索贿之事,钱四同样是一口否认。

        秦牧一蹙双眉,冷冷地沉喝道:“钱四,你可想好了,坦白者可以从宽发落,若是谁执迷不悟,据不从实招供,那只有死路一条;

        钱四,本官不妨告诉你,你不招也无所谓,张开方才已经招了,一但等会儿再有一个人招供,本官印证二者的供词无误之后,不管你们招不招,皆一律问斩。”

        钱四听了心中咯噔一下,神色大变,方才秦牧审讯张开时,和颜悦色,根本不象是在审案,难道是张开一开始就招了,秦牧才那么善待他的?

        “你招,还是不招?”秦牧冷不防大喝一声,霍然拔剑,杀气腾腾。

        正在天人交战的钱四全身一哆嗦,想到后面还有那么多个人,万一还有一个招供,自己就完了。

        当初秦牧就曾言明,谁若干下贪赃枉法的事,不会等到秋后,立即就让贪赃枉法者人头落地,在这特殊时期,连军饷都是秦牧发的,钱四可不敢怀疑他的话,秦牧惯于杀人立威,这一点大家都是早有耳闻的。

        “大人,我招,我招.............”足足过了两三分钟,望着秦牧手上那寒气森森的宝剑,在生死之间决择的钱四全身已经汗湿,最后支撑不住,终于松口了。

        听到钱四要招供,秦牧眉头反而锁得更紧,他这种使诈的审案手法很平常,却一向管用,只是他没法到,真诈出了猫腻来,那也就是说吕谦并非恶意构陷了。

        这下问题大了,那一千亩田地已经分给了灾民,灾民已经在翻耕抢种,这个时候再强行收回,只怕会导致民心尽失,百姓对他这个父母官所有的政策都会产生怀疑。

        “快招,若再有半句虚言,本官第一个拿你问斩。”秦牧心中怒极,他当初再三警告,又多方监督,不想竟然还有人敢铤而走险,而且一下子强分了一千亩土地,在会冒来说,这无异于把天给捅破了。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这事全是计三多和什长季大光的意思,小人只是听从他们的吩咐,一百两银子计三多和什长各得了二十两,我等十人各分得六两,具体是谁向吕谦索贿小人根本不得而知,大人,小人知道的就这么多,大人饶命啊..........”

        “什么时候分得银子,谁给你的,当时有谁在场,都说了些什么,赃钱现藏在何处,都给本官交待清楚,一字不许漏。”

        “回大人,银子是五月二十九夜由什长拿来分给小人等的,当时大家都在,什长说有钱大家赚,但要把口风把严,谁人泄露了风声,就让谁全家不得好死...........”

        钱四被带下去后,秦牧又审了一个兵丁,得到了情况与钱四说的吻合。

        这下秦牧也懒得再审余下的兵丁了,先让吴旺财到他们的住处搜出了赃银,然后让刘猛将计三多和季大光押上来。

        在人证物证具在的情况下,季大光还百般抵赖,秦牧勃然大怒,大喝道:“本官警告过你们,谁敢贪赃枉法、假公济私,就让他见识什么叫人头滚滚,你当本官的话是说着玩的吗?刘猛!”

        “在!”

        “乱世用重典,斩。”

        “锵!”的一声,刘猛大刀出鞘,寒光疾斩而下,季大光一颗人头瞬间滚出两丈多远,喷出的血液洒了计三多一头一脸,吓得这厮全身脱力,裤子也尿湿了,整个人象被抽掉了骨头,软绵绵的趴在地上。

        ************************************

        PS:还是各种求,无耻也无奈,亲们要嘛喷口水,要嘛砸票吧,让我绝望哭一场或是兴奋哭一场,据说男人哭不是罪,俺这阵子感觉真的很疲惫,感情挫折,新书成绩不好,呜,不说了,去冲个冷水澡,继续码字。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