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58章 一个香囊一封信
    PS:亲们,三江票差十来票就可以冲上前五了,大家帮帮忙,去给昊子投一票吧,虽不敢说与大神争锋冲第一,好歹别让俺下场太凄惨,拜托亲们了。

        ***********************************************

        “清风将白云绣在蓝天的胸襟上,天使把你的身影绣在我梦中,婉约如你,水一般的清灵,苏绣一样细密的情丝,凝眸皓腕,一针一针绣出你我的缘分..........”

        秦牧难得文艺一回,手上拿着一个香囊,一边端详,一边轻诵着。

        香囊上绣着一双鹊儿,站在含苞欲放的花枝上,一只正昂首啼叫,一只侧头相视,图案生动逼真,绣工细密灵秀,栩栩如生。

        嗯,为什么不绣鸳鸯呢?不都时兴绣鸳鸯的吗?

        好吧,喜鹊似乎也带着些爱情的意味,可我还是喜欢交颈鸳鸯,决定了,下次不绣交颈鸳鸯的话,一定拒收,哪呢,拒收是不是太伤人了?

        “公子.........咦,谁绣的,好漂亮哦。”巧儿那清脆的声音就在秦牧背后响起,轻咦一声之后还突然拔高,把正在意淫当中的秦牧吓了一大跳。

        “岂有此理,臭丫头你竟敢偷窥。”

        巧儿见他真被吓着了,香囊都掉到地上,连忙缩了缩小脑袋,再也不吱声,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少装模作样,本县还冤枉了你不成?”

        点头,紧接着连忙摇头,同时迅速后退一步。

        但她动作还是慢了些,秦牧一个暴粟比精确制导的飞毛腿还要精确,分毫不差地命中了她的眉心。

        “臭丫头,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再敢偷窥,烤了吃。”

        “我没有。”巧儿那樱桃小嘴噘得老高。

        “还敢说没有,你上次偷窥我裸睡,是有前科的,我的身心因此蒙受了巨大的创伤,几乎无颜再活下去...........你你你..........你给绳子我干嘛?你想干嘛?”

        “喝药不夺瓶,上吊就给绳,这是公子说的。”神奇的巧儿,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绳子来。

        “你你你.........反了,反了,抬臀。”

        “嘻嘻.........”小丫头跟在秦牧身边久了,被宠坏了,她轻灵地闪到门边,回过头来俏生生地问道,“公子,这香囊倒底是谁送你的嘛?”

        “凭什么告诉你,臭丫头。”

        “公子说嘛,你告诉我,我就给你这封信。”小丫头说着摸出一封书信来对他晃了晃。

        秦牧好生奇怪,什么人会给自己寄信呢?那玉漱公主托人送来香囊,没见有信啊。

        “好啊你,你不但偷窥见本官裸睡,作为本官的机要秘书,还私藏本官的书信,简直是秃驴打伞,无法无天,当本官治不了你吗?”

        “这信又不是公函,来路不明,作人公子的机要秘书,人家当然要先检查清楚,万一有人在信里下毒怎么办?”

        秦牧怀疑她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如此富有创意的想象力让他无言以驳,只得妥协道:“好吧,香囊是你芷儿姐姐托人送来的,快把信给我。”

        “哦,我就知道,绣工这么好,一定是芷儿姐姐绣的。”巧儿走上来捡起那香囊仔细端详着,看也不看秦牧一眼,手上的信却能准确送到秦牧手上。

        信不长,字体娟秀,这是李香君从太平府寄出的一封书信。

        秦牧反复看了两遍,心中既喜又惊,喜的是李香君竟然自己往会昌来了,他的一番心血总算没有白费。

        惊的是她一个弱女子,长得如花似玉,倾国倾城,这路上不平静,万一出了差错岂不是让人遗恨终生。

        他抬起头来时,发现小丫头的脑袋就凑在旁边偷窥,若是平时,秦牧少不得赏她个暴粟,此时却没心思跟她计较了。

        “我就说嘛,这信果然有毒,公子都傻了。”

        对小丫头的鉴定结果,秦牧又好笑又好气,敲得她抱头鼠窜后对外头的护卫大喊了一嗓子:“二子,快去通知苏谨,让他立刻来见本官。”

        “回大人,苏谨在带兄弟们练骑战,大人请稍候,属下这就去传他过来。”

        苏谨现在是秦牧那一百骑兵的百总,大同府人,骑术精湛,一百骑兵充入千户所后,一直是由他在训练,而这次秦牧选中他,让他带队去接李香君,也正是由于他骑术好。

        满身是汗的苏谨匆匆赶回县衙,见了秦牧纳头便拜:“不知大人有何吩咐?”

        “你立刻挑选十个人,替本官去接一个人,务必把人安全接到会昌来。”

        秦牧详细吩咐了一番,并亲自将他送出府衙,望着他纵马而去,心里总算安稳了不少。

        ***

        武昌城破,楚王被张献忠煮而分食,天下震动,崇祯连下了数道旨意,逼驻兵九江的左良玉率军夺回武昌。

        左良玉虽然拥兵自重,但还不想背上反贼的名头,崇祯已连下数道圣旨,再不动弹一下无异于告诉天下人,他左良玉眼里根本没把崇祯当回事,这与扯旗造反还有什么分别?

        但张献忠占领武昌之后,兵力迅速增长,如今已坐拥二十万之众,左良玉心存顾忌,不想与张献忠硬碰,便以筹措粮饷为由,纵兵在九江一带大肆抢掠,这样既可拖延进兵的时间,又可以发一笔横财。

        得了便宜还可以向朝廷叫板:看,朝廷没有粮饷给我,我不但要作战,还要自筹粮饷,我容易嘛!

        左良玉在九江拖了整整一个月,才引兵缓缓西去,李香君一行也在东至县滞留了一个月,打听到左良玉大军离开九江之后,才重新上路。而此时,秦牧派来接她的苏谨也刚刚从会昌出发。

        秦牧前后花了二十来天,把所有“无主”的田地都分给了灾民,同时完成了编户成甲工作,这样地方上的日常巡逻治安就可交由保甲来承担了。

        翻耕抢种方面,因为很多田地种的是番薯,比播种稻谷这些传统作物省时省力,进展也非常快。

        之前秦牧曾派人前往相邻的广东、福建购粮,也开始陆续返回了,加上会昌本就是三省交通要冲,叛乱平定后,商旅往来迅速增多,各种紧俏商品的流入,也给会昌民生恢复起到了不小的促进作用。

        最重要的一点,周田盐矿的开采很顺利,秦牧曾先后三次到周田,安排采盐、提纯、包销等事宜;

        周田盐矿的纯度很高,最高含盐量可达90%,秦牧规定,但凡纯度达到80%以上的,就可以直接销售,低于80%的,则要进行一次提纯。

        提纯的方法很简单,将挖出的岩盐溶解,分离过滤出岩盐中的杂质,然后再晒干,如今正值六七月,天上烈日炎炎,浓盐水很容易就被晒干,并不太费事。

        之前的战乱,使得赣南物价飞涨,而食盐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物资,偏偏湖广和江西又不产盐,全部需要从两淮、福建、广东运来,价格更是一路飙升,五斤盐竟然卖到了一两银子,还是有价无市。

        周田岩盐一出,就跟抢钱差不多,数不清的私盐贩子纷至沓来,本地的富户,甚至是普通百姓,也纷纷加入了贩卖食盐的行列;

        其中赣州最大的商号仁通商号的东家许英杰亲自找到秦牧,出高价买下了二成包销权,也就是不管周田盐池产量多少,两成的产量将归他包销。

        许英杰送上了大礼,费尽心思讨好秦牧,希望秦牧能给他五成的包销份额,秦牧是什么人,以前家里那三十多亿家产是怎么来的?

        许英杰包销的份额越大,销售渠道就掌握得越多,对其他经销商挤压也就越大,等他把其他经销商挤出去后,岩盐销售的命脉就掌握在他一个人手上,连秦牧都会变得十分被动。

        在后世,某位电器经销商,一度曾几乎垄断中国家电销售渠道,连家电生产厂家都必须看他的脸色,家电价格得由他来定。

        这些事情秦牧再清楚不过,怎么可能给许英杰五成的包销权呢?

        如今赣南地区食盐供不应求,根本不用秦牧费心去组织销售,白花花的银子象流水一样流向会昌,有了这条财源,秦牧不用再担心养军问题,终于可以把撒出去的军队收回展开强训了。

        时间紧迫啊,几个月后就得与张献忠部干上一场,为了确保胜利,秦牧交待刘猛监控好王拱后,将县里的日常政务交由田一亩和吴旺财来打理,有紧要之事再找他。

        而他把大部时间耗在了军营里,每天赤膊上阵,带着两千人马在烈日下摸爬滚打,往死里练。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