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明扬天下 > 第060章 尊严不是靠别人施舍
明扬天下 第060章 尊严不是靠别人施舍
    向连城高大英武,不但武功了得,而且识文断字,略通兵法,更重要的一点,他和刘猛、及派往南昌的苏谨,三人是秦牧真正的嫡系,这让他对营中其他兵将不免有些傲慢。

        秦牧前世就读过陆军学院,深知军官的重要性,这些天他挑选了一百二十人,由向连城任百户,训练之余,秦牧亲自教这些人识字,并将以前在陆军学院学到的一些作战理论慢慢传授给这些人;

        秦牧对这一百二十人重视无比,而向连城身为这一百二十人的百户,同时兼任秦牧的助教,身份自不同一般,这更助长了他的傲气。

        会昌千户所有兵将两千一百人,除了宁远带着三百人马驻守周田盐矿外,其余的一千八百人都被秦牧招回,留于大营内强训。

        这一千八百人马来源不同,成分复杂,一部份是霍胜、宁远从西牛镇带过来的,一部分是马永贞原来的人马,一部分是秦牧到会昌后新招募的。

        有秦牧压着,营中表面上还算平静,暗底下却隐隐分成了三个派系,以马永贞为首的一派,以霍胜为首的一派,以刘猛、向连城为首又成一派,各派之间互相较着劲,私斗的事情并不少见。

        同为百户的马六两也是个桀骜不驯的人,看向连城很不顺眼,不时冷嘲热讽几句,今天对战,向连城的人马获胜,马六两心中本就不服,吃饭的时候,获胜的向连城一方大鱼大肉,落败的马六两这边只能咽干饭,这是秦牧制定的激励机制之一,本来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但向连城吃完了瘦肉,却将碗里的肥肉扔到马六两脚下,冷嘲热讽道:“可怜啊,连输几天了,天天吃干饭,向某分点肉给你们吃,快吃快吃。”

        向连城下手的士卒立即跟着起哄,大声嘲笑,马六两哪里咽得下这口气,立即把饭碗往向连城一砸,怒不可遏地冲上来就是一记老拳;

        向连城顾着躲饭碗,肋上冷不防挨了一记老拳,痛得他后退两步,然后立即冲上来与马六两斗在一起,双方拳脚翻飞,你来我往。

        两人手下的士兵也纷纷扔掉饭碗,随手抓起木棍砖头石块,嗷嗷叫着冲入战团,一时之间,大营里就象一锅乱粥;

        两百人马参与斗殴,引得其他兵丁纷纷围上来看热闹,有的加油助威,唯恐天下不乱,有的拉偏架,更有手痒的趁人不备,冲上去也来几脚过过瘾。

        向连城和马六两的人马打出了真火,拼起命来比平常的对战训练还要狠,很快就有人血流如注受伤倒地;

        向连城功夫比马六两好,虽然失了先机,但很快扳回颓势,他一个扫堂腿将马六两扫翻在地上,然后骑坐到马六两胸前,将马六两死死摁在地上狠揍;

        冷不防马六两一个手下从后面冲上来,一个榔头砸在向连城后脑勺上,把他砸得满头是血,两眼直冒星星。

        咚!咚!咚!中军大鼓突然隆隆响声,参与斗殴的双方闻声都不禁为之一滞,紧接着看到秦牧提着一把巨剑,身后跟着马永贞、霍胜、刘猛匆匆赶过来。

        械斗的双方就象见了鬼一样,纷纷扔掉手上的木棍砖头,争先恐后的往后躲;

        秦牧治军森严,之前营中也不时有斗殴的事件发生,不过人数没这么多而已,参与斗殴的人也不打你军棍,全被秦牧扔进小黑屋,拉撒全在里面,没有吃喝,两天内滴水粒米你都别想沾,到了第三天才给你提供一些保命的白开水;

        每个被关进去的人都被折磨得差点疯掉,出来时几乎不成人形。

        刚才在气头上,脑子一发热,谁也没顾得想这些,现在见到秦牧到来,想起那恐怖的小黑屋,参与斗殴的人心头都不禁直冒寒气;

        包括向连城和马六两在内,没有一个人敢正视秦牧的目光,因为他俩都曾享受过小黑屋的滋味。

        秦牧持剑直入场中,目光如同冰凌一般从参与斗殴的士卒脸上扫过,最终盯着向连城和马六两二人寒声说道:“好,真好,真能耐啊你们。”

        “大人,是他先动手打人的。”向连城一手捂着头上的伤口,一手指向马六两。

        马六两立即分辩道:“大人,是他先污辱我在先。”

        “他怎么污辱你的?”秦牧走到马六两跟前,这厮被揍成了猪头,脸上一片乌青,秦牧几乎认不出他来。

        “大人,他当我是狗,将肉扔到我脚下,让我吃。”

        “就这些?”

        “难道这还不算污辱吗?换是大人您,您受得了吗?”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道理在马六两这边时,秦牧突然暴起,一脚将马六两踹翻在地,怒不可遏地大骂道:“这样你就受不了啦?这样您就能私自动手斗殴了?你他娘的不想被人污辱,就给老子好好练,争取在训练时击败对方,你输了还想充好汉不成?有本事你别输,输了就他娘的老实做孙子,听说过韩信胯下受辱吗?听说过勾践尝大便吗?和这些人相比,你受的污辱算个屁!老子今天就让你明白,尊严不是靠别人施舍的,得靠你自己去争取!”

        在场地人默默地看着,一声不吭地听着秦牧大骂,秦牧不但供他们吃,供他们饷,还能与上天沟通,神秘莫测,如今更是每天和他们一起摸爬滚打,所受的苦一点也不比普通士兵少,大家对他是既敬且畏。

        而且秦牧这番话也不无道理,在这军营里,比的就是谁更强,没有相敬如宾的说法,在战场上比的也是谁更强,输了别说污辱,恐怕命都保不住,想装孙子都没机会了。

        听了秦牧的喝骂,大家都无话可说,包括马六两在内,也只得伏地认罪。

        这一这刻起,“尊严不是靠别人施舍的,得靠你自己去争取”这句话将象烙印一样,深深地烙进每一个士卒心中;

        让他们在日后的训练中,奋力争先,输了就拼命苦练,堂堂正正将面子争回来,而不是通过私斗发泄怨气,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马六两被骂,向连城心里正高兴,冷不防秦牧突然转向他,猛地又是一脚,将他踹翻出去一丈远。

        “骄兵必败,你他娘的连这点都不懂吗?你才赢了几场?就小人得志了,你他娘的比马六两好不到哪儿去,老子要告诉你,在战场上,一百减一并不一定不等于九十九,更有可能等于零,因为你只要败一次,这条命就没了,象你这样,训练时赢了几场就洋洋得意,来日必是败军之将,为免你将来坑害万千士卒性命,不如老子现在一刀砍了你!”

        秦牧一边大骂,一边冲上去猛踢,比对马六两还狠,把向连城踢得象滚地葫芦似的。

        向连城听了他的话,就象当头挨了一棒,心中震动极大,秦牧这是爱之深,责之切啊。

        他顾不得捂头上的伤口,伏在地上含泪叩首:“末将有负大人所望,愿受最严厉的处罚,请大人责罚,请大人责罚...........”

        秦牧怒火未消,接着喝骂道:“你们的罪绝不止这些,赣南无数难民每天正忍饥挨饿,本官千方百计好吃好喝地供着你们,是指望你们能在训练中争气点,将来上战场时多打胜仗,少送命;

        你们喝饱了,吃撑了,把饭菜不当回事,丢得满地都是,你们知不知道,你们今天扔掉的饭菜拿出去能让多少百姓活命?军队是用来保护百姓的,你们对百姓若无一点怜悯之心,本官养你们何用?啊?你们说,养你们何用?”

        在秦牧暴怒之下,不光是两百参与斗殴的士卒伏倒在地,就是没有参与斗殴的,也没人敢再站着,纷纷伏倒;

        马永贞和霍胜、刘猛三人,也只得上来请罪,出了这种事,他们身为高级将领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来啊,将马六两和向连城关禁闭,参与斗殴士卒都给本官绕校场跑,没本官的命令,不许停下!你们不是很能耐吗,本官倒要看看你们有多能耐。”

        马六两和向连城被押入禁闭室后,斗殴的两百士兵开始绕着校场跑,一圈,十圈,一百圈,秦牧已经回到大帐,但没有一个人敢停下,都在咬紧牙关死撑着;

        慢慢地两个百户所的人马又较上了劲,看谁先支撑不住倒下。

        这样良性的竞争秦牧是乐见的,直跑了一个时辰,两边的人马都累得象死狗一样趴下了,秦牧才下令将这些人拖回营去,用热水泡,用药酒擦,他可不想真让这些人废掉。

        在严厉的惩罚过后,秦牧亲自去给士兵擦药酒,虽然他一句话也不说,许多士卒却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哭得象个做错事的孩子。

        此事过后第三天,赣州传来急报,顾宪成死灰复燃,又在龙南县东江镇纠集起了两三百人马,向东进军攻打龙南县城。

        龙南知县弃城而逃,顾宪成轻而易举占领了龙南县城,声势大震。

        “该杀!”秦牧接报后不禁怒骂一声,也不知道他是骂龙南知县还是顾宪成。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