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61章 春心荡漾
    ***

        大明的监察机关为都察院。都察院下属有十三道监察御史,监察御史平时在京城都察院供职称为内差或常差,奉命巡按地方即为巡按御史。

        巡按御史均为正七品官,品级虽然不高,但奉命巡按地方时职权和责任却非常重大:巡按代天子巡狩,所按籓服大臣、府州县官诸考察,举劾尤专,大事奏裁,小事立断。

        地方官政绩优劣,升迁、甚至革职都在巡按御吏一纸弹章之间,毕竟你做得再好,总难免有疏漏的地方;

        就算真没有一点问题,他也可以给你制造出问题来。

        所以即便是三使司的主官,对巡按御使也是尽量巴结。

        巡按御使巡按地方时代表的是皇帝,纠察百官纲纪,不但需要正途科举出身,风华正茂(30岁至50岁之间),而且长相上也有比较严格要求;

        若是让那种贼眉鼠眼的家伙代表皇帝巡按地方,没得让百姓以为皇帝也长成这样呢,这不是让皇帝的脸丢,让朝廷丢脸吗?

        所以巡按御使的人选至少也要五官端正,最好是刚正而不失儒雅,让人望之而生正气,当然了,这是以前的要求。

        自从东林结党,朝中党争愈演愈烈,加上六科十三道一向是各方争夺最激烈的阵地,哪里管你长得姥姥不亲,舅舅不疼,只要是同党之人,只要你忠于我党,只要你善于打击敌人,那就行了。

        江西巡按御使马明远就长得一张苦瓜脸,两条眉毛总是皱在一起,看谁都象看欠他债没还似的,半年前一次喝醉酒后,还磕掉了一颗门牙;

        这年头可没烤瓷牙来给你补,马明远一张嘴就漏风。

        他刚刚接受布政使王守素的宴请,喝了七分醉意,才由侍从搀扶着走下腾王阁。

        腾王阁始建于唐朝永徽四年,耸立在赣江东岸,被喻为江南三大名楼之一,又有初唐诗人王勃诗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点缀,每天慕名而来游赏的人不知凡几。

        将近五十岁的马明远虽然总眉头紧锁,却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醉眼朦胧的他,一眼就被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给吸引住了,此人虽然穿着男装,但眉目如画,肤若凝脂,小嘴唇微微上翘,显出几分俏皮,秋波流盼,明丽不可芳物;

        最是那娇小玲珑的身材有如一枚香扇坠儿,娇弱之态引人无限怜惜,正是马明远最喜欢的类型,只看上一眼心肝儿都化了。

        他那几分酒意一下就醒了,连忙吩咐侍从马十三跟上去,若不把此女的来历弄清楚,马明远只怕从此要茶饭不思,夜不能寐了。

        被马明远盯上的正是李香君,她随仁通商号的许掌柜一行好不容易来到南昌城,仁通商号在南昌有分号,要在这儿卸下部分货物发售;

        要清点货物,记账入册总得一两天时间,李香君对腾王阁向往以久,左右无事,便换上男装带着丫环杏儿前来游赏。

        腾王阁依城临江,瑰伟绝特,步入阁中,楼角鸾铃随风鸣响,画栋缭绕南浦云,向西望去,但见澄江浩浩泱泱,清波和唱,日影照千帆。

        见此美景,李香君一时为之沉醉,感觉出南京以来所受的劳累,所经历的艰险,刹时间都随白云飞去,随江波流远。

        正是感由心发,她檀口一张,依栏徐徐吟道:“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李香君的声音如黄莺轻唱,婉转动人,听得马明远骨头阵阵发酥;

        为官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美人他也品过不少了,却从没有象眼前这个娇小玲珑的美人,让他一见之下春心顿与花争发,甚至象野草一样疯长,欲罢不能。

        他缀在李香君后面,看她赏完腾王阁,又一路悄悄跟随,见李香君进入南昌仁通分号,马明远不由得大喜过望,若是此女是官宦千金,倒有些麻烦,如今看来最多不过是一个贱商家眷。

        在这江西地面上,连主持一省军政的巡抚都要看他几分面色,一个下贱的商人,还不是任他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他吩咐马十三尽快弄清此女的底细后,满心欢喜的回府去了。

        马十三装成顾客进入仁通商号门店,这店面很大,并分上下两层,一楼经营丝绸绣品,二楼经营上等皮货;

        这盛夏季节,经营皮货的二楼很冷清,两三个伙计正在闲聊,见有客人上来,其中一个连忙上来招呼。

        马十三用了一块碎钱,便轻松地从伙计口中把李香君的底细问了个一清二楚,但他没有立即离去,因为柜台前那两个伙记的谈话引起了马十三的注意。

        两人谈的正是商队从金陵到南昌这一路上遭遇的事情,其中一个伙计刚随商队返回,说起路上的遭遇来心有余悸,提到阎茂那些兵匪时,更是忍不住连声咒骂。

        “你说这都什么世道啊,官兵杀人越货,祸害起百姓来比虎狼还要凶,反倒是那些叛贼救了我们一命,这回要不是遇上那红衣女子,我们恐怕一个也别想活命。”

        “这倒奇怪了,没听说叛军有这么好说话过啊,以前听说他们就象蝗虫一样,所过之处抢得一干二净的,咱们东家这次进的这批货至少也值个十万两,那些叛军竟然放过你们,还真是奇哉怪哉。”

        “你知道什么,他们本来也不甘心放过我们的,但这伙叛军有任务在身,他们绑了南京军器监的匠人,要带回去帮他们造火器,再说了他们再利害,也只有百十人,这大江以南又不是他们的地盘,带着这么多货物他们还能逃得掉吗?”

        “哦,也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了。”

        “说来你们怕是不信,这次叛军的头目是一个红衣女子,长得貌美如花,身材阿娜,啧啧,总之那叫一个美,只是这红衣女子着实不好惹,一身武功出神入化,那马鞭在她手上就象闪电一般,一个照面,阎茂那厮便被她抽得满脸是血,后来随行的李香君姑娘还叫住她谈了几句,我隐约听到她叫什么红娘子。”

        马十三听到这些,心中一动,觉得此中大有文章可做,别的不说,只要给仁通商号扣上个私通叛匪的罪名,到时包括李香君在内,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他们一时更不愿离开了,装模作样地挑选皮货,两耳却竖了起来,把伙记的话只字不漏地记下。

        那两个伙计彼此谈得正兴起,也就没防着他。

        一盏茶功夫之后,马十三心满意足的出了仁通商号,匆匆回府向主子并报去了。

        ***********************

        PS:求推荐,求收藏,看了一下,最近七天俺平均日更新6314字,失恋中保持这样的更新俺真的很佩服自己,崇拜自己,感觉自己就是个传奇,为此昊远决定很无耻地向各位亲讨赏,推荐,收藏,打赏,走过路过的爷们,请猛砸你们手上的银子铜板,让俺痛并快乐着。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