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63章 戎马倥偬
    蒙轲派崔锋率两百人为前锋,准备去诈败,把顾宪成引过来。结果崔锋才走到铁石口,离龙南县城还有上百里路程,顾宪成这只惊弓之鸟就开溜了,他向战后尚未恢复,防守极为薄弱的安远县转移,根本不打算与蒙轲的人马照面。

        经历上次惨败之后,顾宪成还吸取了教训,在龙南县没有大肆扩军,而是学起了当初的马永贞,走精兵路线,攻下龙南县后只招募了六百青壮,这使得他的转战速度非常快。

        这下崔锋明白,什么诈败引顾宪成上当,都不过是一厢情愿。

        更让人苦恼的是,顾宪成走精兵路线后,崔锋他们就难以通过以战养战了,因为敌人跑得这么快,战都不跟你战,还谈什么以战养战。

        你想追击,要嘛你自带补给,要嘛你也象顾宪成一样,通过抢掠百姓获取粮草物资。

        崔锋停在铁石口进退两难,他们只带几日干粮,靠这点干粮支撑,是追不上顾宪成了,到时是让士兵饿死?还是纵兵抢掠?

        就连后面的蒙轲也很被动,赣州战乱方平,军中日常供给都很短缺,这次杨廷麟命他们出兵平贼,也拿不出多余的粮草供给,让他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

        常言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没有粮草还怎么作战?

        一番思虑之后,蒙轲决定把不多的粮草全部让给崔锋,让崔锋去追击顾宪成,而他带着其余人马先就食于龙南县,等着赣州的粮草支援。

        会昌方面,王拱每天要应付士兵“闹饷”,驿馆已经成了他的软禁之所,他寄给江西巡按御使的信迟迟没有回音,回派去送信的家仆也没见回来。

        王拱士兵日夜骚扰折腾之下,至今没有疯掉已经是万幸了,哪里还能坑秦牧,他多次求见秦牧,得到的回答都是秦牧公务繁忙,无暇来见;

        王拱非常清楚,自己的生死只在秦牧一念之间,为求保命,王拱装起了孙子,每天老老实实呆在驿馆里,只要守在外面的士兵不进来折腾他,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秦牧这阵子确实是忙得脚不沾地,除了在军营里训练士兵外,县中不少政务也需要他亲自办理,同时他还频繁与一些商人接触;

        现在周盐那边的岩盐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银子,除去盐池雇工的薪资和嚼用,每天纯收入已经超过八千两,有了银子之后,是应该考虑打造后勤补给系统的时候了。

        一支军队,你训练得再好,没有完备的粮草、武器补给,也等于是自断一臂,战力终究会大打折扣。

        特别是遇上那种硬仗,持久战,一天下来箭矢等武器都耗光了,没有稳定的后勤补给你只有掉头跑路的份。

        听说仁通商号的东家许英杰又到会昌后,秦牧从军营匆匆赶回县衙见客。

        许英杰四十来岁,中等身材,长得一双剑眉,五官明朗,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既儒雅又有几分英气,他给秦牧的感觉不象个商人,倒象个学富五车的翰林学士。

        秦牧刚入二堂,等候着他的许英杰立即起身,抱圆一揖:“小人许英杰,拜见县尊大人。”

        “许东家免礼,让许东家大老远从赣州赶过来,是本官有些事情想与许东家当面聊聊,许东家请坐。”

        “岂敢,岂敢,秦大人有事相招,乃是小人的荣幸,在秦大人面前,小人岂敢言坐。”

        秦牧自个在主位上先坐下,然后摆摆手说道:“许东家不必客气,本官百事缠身,那些虚礼就免了吧,请坐。”

        “那小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县尊大人招小人前来,不知有何事吩咐?”

        “本官听说仁通商号是赣南最大的商号,生意遍及江南、福建、两广、湖广等地,本官和想许东家做个交易,本官再给你一成的精盐包销份额,总计三成;

        这三成包销份额今后本官不再要许东家的现银,许东家只需帮本官找个冶炼、铸造等方面的能工巧匠,并帮着采购一些粮食、精铁、牛皮等物资即可。”

        秦牧单刀直入,让许英杰有些不知所措,秦牧要的这些东西是一般的东西吗?他用来干什么许英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按大明律干这个可是死罪啊。

        问题是他还有得选择吗?

        秦牧虽是官,但是县官,不是军需官,按律他根本不能去收购这些东西。秦牧将这些事情说给他听,若是他不答应,今天能不能走出这会昌县衙鬼才知道,想到这些之后,许英杰额头隐隐起汗。

        “许东家不提多想,你若是不愿意,本官决不会勉强,更不会为难你,嗯,总不好让许东家白跑一趟,据本官推测,最迟八月份张献忠就会席卷湖广,许东家在湖广想必有不少生意吧,你若是相信本官的推测,现在立即把那边的生意撤回还来得及,否则到时恐怕就得白送张献忠了。”

        “席卷湖广?”许英杰惊讶地望着秦牧。

        秦牧点点头不再说话,他刚才说得太直接,总得让许英杰消化一会儿。

        让他意外的是,许英杰并没有思索多久,更没有让他多费口舌,便很快就起身一揖道:“多谢秦大人提醒,秦大人既然看得起许某,许某岂能不识抬举,许某愿和大人做这笔交易。”

        许英杰如此干脆利落,让秦牧对他多了两分好感,他选中许英杰并非一时冲动,之前他曾多方了解过仁通商号和许英杰这个人,才做出今天的决定。

        俩人又细谈了许久,敲定合作的细节后,秦牧一转话题说道:“有位李香君姑娘从金陵跟随许东家的商队前来赣州,不知许东家可有自家商队的消息?”

        “商队在路上出了些变故,幸好前两日已经回到南昌了,秦大人放心,李香君姑娘一切都好,我已传信那边的掌柜,让他们好生照应着。”

        秦牧不禁好奇地问道:“许东家是说商队前两日到达南昌的,本官倒是奇怪,许家东怎么这么快接到消息的呢?”

        “不瞒秦大人,我家南昌分号不亚于赣州这边,平时为了方便传递消息,用的都是信鸽。”

        “哦,这就难怪了。”秦牧对这个时代糟糕的通信条件早已深有体会,听到这不由得留了份心思。

        他又询问了下李香君的情况。但信鸽传书,能传递的内容有限,许英杰所知也不多,好在确定人已经安全到达南昌了,算算时间,派去接李香君的苏谨一行应该也快到南昌了,这让秦牧放心了不少。

        这些天呆在军营里,许久没见到巧儿了,怪想这神秘的小乞丐的。把许英杰送出了县衙后,他便往后衙而去,嗯,生活稳定饮食正常后,这丫头就象春天里的柳条抽芽,这几天不见,只怕又长高些了吧,只是不知道那小胸脯有没有长一些..........咳咳!

        秦牧感觉自己有些失败,来大明朝有几月了,这么长的时间,若在后世够换几个嫩模或小明星的了,可如今却连一个大明美媚也没推倒过,失败啊。

        谁说来着,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看来自己得找个机会好好休息一番才行了,唉,香君什么时候才能到会昌呢...........

        可没等他走进后衙,外头就有士兵冲进来并报。

        “大人,叛贼顾宪成向安远县流窜,杨知府传令会昌千户所发兵围剿,马将军请大人速往千往所安排剿匪事宜。”

        秦牧连小丫头一面都没能见上,只得匆匆赶回千户所。

        马永贞、霍胜、刘猛等人已经在大帐内等着,秦牧进帐立即道:“把具体情况说说。”

        马永贞起身走到沙盘前,指着沙盘说道:“蒙将军的前锋刚到铁石口,顾宪成便放弃龙南县,带着新招的六百青壮向安远县而来,蒙将军粮草不继,只得让崔锋带两百人马追击,杨知府传来令命,让我会昌千户所立即出兵,从东面进剿,无论如何不能再让安远县落入顾宪成手中。”

        “目前顾宪成到何处了?”

        “昨日顾宪成过了白石口,已接近安远县境,现在具体位置不好说,但他的目标若是安远县城的话,按路程计他应该到了黄山头一带。”

        马永贞对赣南地形了然于胸,在沙盘上给秦牧一一指出各个地名的具体位置来。

        秦牧略一沉思后,决定自己亲自带刘猛、马六两、韩秀等五个百户前往安远县剿匪,其中三个百户所为战兵,两百户负责后勤。会昌百姓现在过得苦啊,不能再征调民夫了。

        秦牧的决定让大家很意外,马永贞主动请缨道:“大人,会昌需要大人您坐镇,还是让末将去吧,末将对赣南的地形比较熟悉。”

        霍胜也不甘落人之后,紧跟着站出来说道:“大人,还是让末将去吧,这回末将保证把顾宪成给大人擒回来。”

        “不必了,你们安心训练余下的人马吧,这回本官决定亲自收拾顾宪成这个祸害。”

        “大人.........”

        “这是军令。”

        秦牧的想法很简单,一起训练永远也比不上一起上战场经历生死能赢得士卒的拥戴,在收买军心这件事上,他从来都是不遗余力。

        另一方面,赣南将来是他的根基所在,现在去围剿顾宪成,估计要转战不少地方,这就给他提供一个熟悉赣南地形民情的机会,避免将来纸上谈兵。

        秦牧带兵出征的时候,南昌仁通分号里正是鸡犬不宁,巡检韩铁三带着兵丁冲入仁通分号,大喊着捉拿私通匪军的奸细,见人就抓,稍的反抗便拳打脚踢。

        住在后院的李香君一听到兵丁喊的话,长着七窍玲珑心的她立即有种不祥的预感,想也没有多想,便拉着丫环杏儿从后门匆匆跑出分号;

        可惜她反应虽快,奈何韩铁三已经提前安排兵丁把守后门,李香君主仆俩刚出后门就被抓住了。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