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明扬天下 > 第064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一)
明扬天下 第064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一)
    秦牧率领五个百户,计六百人马西进围剿顾宪成,行至南杞山时,忽有一骑从后面狂追而来。

        马上的汉子满脸黄尘,嘴唇干裂,不断放声大喊:“秦大人,秦大人,小人急事并报,小人有急事并报..............”

        此人惶急万分的样子让军中士卒为之侧目,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士卒将那人拦下,带到秦牧面前;

        那人仆嗵一下跪倒在地,用嘶哑的声音着急地说道:“秦大人,小人钱二喜,受我家东家许英杰所派,前来并报大人,南昌出事了,南昌巡检司以私通叛军为名,查封了我仁通分号,李香君姑娘也被收押进了大牢...........”

        “什么?”不等钱二喜那人说完,秦牧就仿佛被人当面吐了一脸口水,不禁勃然大怒,“你再说一遍。”

        “大.......大人”钱二喜见秦牧大怒,吓得声音直打颤,“南昌巡检司以私通叛军为名,查封......”

        “后面那一句!”

        “李.........李香君姑娘也被收押进了大牢。”

        这世上没有一处大牢不黑暗的,李香君那样一个倾城倾国的美人,被关进去后,也不知会受得何等的污辱,秦牧越想越怕,越想越怒。

        他暴怒之下霍然拔剑,将路旁一株手腕粗的小树扫倒,三军士卒面面相觑,神情严肃,连议论声都没有了。

        秦牧当即拄剑大喝道:“来啊,立即传本官命令,让马永贞即刻动身前来指挥剿匪,另外,请兵备道王拱王大人一同前来主持剿匪事宜。同时让霍胜集结一千人马,以拉练为名,向南昌方向进兵,随时等侯本官下一步命令。”

        “是。”

        “刘猛,集合你的人马,多带干粮饮水,准备随本官出发。”

        “遵令。”

        “马六两。”

        “在。”

        “这里就由你负责,大军暂驻此地,等候马永贞来接手指挥。”

        “是。”

        随行的百户韩秀迟疑了一下,终是忍不住问道:“大人,您这是要前往南昌吗?”

        “你有疑问吗?”

        “不是,属下只是想提醒大人,南昌终究是省府,您带兵前去,这后果只怕难以收拾,再说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大人这么大动干戈吗?”

        秦牧冷然答道:“大丈夫可受胯下之辱,却不能让人辱及自己的妻儿父母,若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何面目活在这天地间?”

        听了秦牧的话,三军士卒也不知是谁带头,纷纷大喊起来。

        “愿随大人往南昌。”

        “愿随大人往南昌。”

        ...............

        作为最早跟随秦牧的刘猛,更是义无反顾,那巨大的狼牙棒恨不能立即砸在南昌城门上,一百一十名骑兵个个整装待发,另列成阵。

        秦牧对几百士卒稍稍安抚了几句,便一刻不待地率领刘猛一支人飞赴南昌,马蹄卷起滚滚烟尘,带着凛凛煞气,呼啸而去。

        ***

        南昌城巡检司大牢里,哭嚎声声,惨叫不绝,仁通分号的掌柜伙计在严刑拷打之下,个个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常言说得好,三木之下,何求不得。明知承认暗通叛军是死罪,但大多数人经不得酷刑,还是认了。

        马十三拿着几份新鲜出炉的口供走到大牢最深处,这里虽然光线昏暗,但打扫得却干净,与其它牢房的肮脏腥臭相比,大为不同,李香君主仆便被关在这间牢房之中。

        这两天李香君主仆虽然未得受刑,但也被提审过两次,见过那些被酷刑折磨得生不如死的商队伙记。

        还好李香君心头还存着一份希望,她坚信秦牧会来救她,虽然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份信心,但她就是坚信秦牧会来,一定会来。

        若非心头存在这样一份信念,在马十三、韩铁三等人不断恐吓之下,只怕她早已崩溃了。

        窄小的牢房内只有一张床板,一床薄被,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霉味,李香君主仆就坐在床板上,两人紧靠着,警惕地看着走进来的马十三。

        马十三打开牢门之后,也不说话,淡淡地看了牢中这对主仆一眼,李香君样子虽然很憔悴,但这丝毫没有损及她的美丽,那纤纤弱质反而让人萌生无限的怜惜,便是那俏丫头杏儿,也是姿色不俗,婉约清新。

        马十三将几份口供放到李香君面前,她只看上几眼,就不禁激动地叫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们这是屈打成招,我们不是奸细,没有勾结叛军,没有..........”

        “姑娘何必激动呢?我来问你,当时你叫那红衣女子姐姐这没有冤枉你吧?”

        “我............我当时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香君姑娘,狡辩是没有用的,那红衣女子人称绳技红娘子,原来是个走江湖的,靠杂耍买艺为生,如今成了匪首李自成座下叛将,若非你与她早有勾结,她为何要出手救你?她劫持南京军器监的匠人回去造火器,当时商队中很多人都听到那工匠的求救声,若非你们早有勾结,事后你为何没有告发她?”

        李香君以往应酬高官显贵,不乏巧言答对,但这一刻,她却是不知如何辩解,说不知道红娘子的身份,这已不可能,商队里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既然知道红娘子的身份而没有告发,光是这窝藏叛贼之名,就够判重罪的了,这也是为什么在仁通分号里,一听到巡检兵丁的大喊,她立感不妙,迅速带着杏儿奔出后门的原因。

        “我们没有勾结叛军,那红娘子只不过是恰巧经过,她也不是为了救我们,而是身份暴露后担心官兵对她们不利才先动手............”

        “我只问你,你事后为什么不去告发她,让她带着工匠安然离开?”

        “当时有官兵在场,何须我们去告发?”

        “官兵已经被击溃了,叛贼却没有为难你们,连货物也没有抢,这岂不是奇哉怪哉,再者说了,当时你与那红娘子交谈了许久,你明知她是叛贼,还和她谈些什么呢?香君姑娘,证据具在,你说你没有勾结叛贼,谁信呀?”

        李香君突然明白了,现在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人家这分明是打算把通敌的大罪扣在自己头上定了,于是索性不再辩解。

        马十三嘿嘿地笑道:“香君姑娘,你一个弱质女子,勾结叛军有什么用呢,这背后只怕是有人在指使吧?我听说香君姑娘这次是去会昌,找那补缺知县秦牧,难怪了,秦牧一个书生,哪来那么大本事,还从南昌一路剿匪过去,感情背后有叛军帮忙啊。”

        “你血口喷人!”

        这下李香君是又惊又怒,情事一但牵涉到秦牧身上,不但她最后一线希望也断了,也是她不愿看到的,她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愿把秦牧牵连进来。

        “香君姑娘,我血口喷人不要紧,只要主审官不这么认为就行了,只是除了这个解释,我想不出香君姑娘勾结叛军的道理何在?相信主审官也想不出,香君姑娘您说呢?”

        李香君就算本性刚烈,此时也不禁满心绝望,她终究只是个弱女子,落到了这不见天日的深牢之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切都由得人家来说,人家爱扣你什么罪名就扣什么罪名,根本由不得你辩解。

        “香君姑娘丽质天生,倾国倾城,我家巡按大人听说你背上这通敌的罪名,心中极为惋惜,还有就是那秦牧,若是也背上个私通叛军的罪名,肯定也是死路一条,可惜了,可惜啊.........”

        马十三象是在对着空气说话,漫不经心的。

        李香君听后却不禁轻掠里一下额头的发丝,心思机巧的她有了一丝明悟,看来什么通敌的罪名都只是借口,不过是有人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已。

        她的心突然宁静了下来,异常的宁静,轻掠额前发丝的动作淡雅如兰,仿佛她不是身处深牢之中。

        不知为什么,她心底有份强烈的感觉,秦牧一定会来救她,一定会。

        她说不清这份感觉因何产生,她只知道从未象这一刻信赖过一个人。

        她望了望牢房的小窗透进来的那一道亮光,秀眉一蹙一舒,决然地对马十三说道:“请你回去转告你家巡按大人,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我李香从走出金陵城那一刻起,生为秦家人,死为秦家鬼,今生绝不侍第二人,你家巡按大人想给我扣上什么罪名,我阻止不了,但若有什么非分之想,那就把我李香的尸体抬回去吧。”

        *********************************************

        PS:本想加段山无棱江水为竭进去的,想想狗血味太浓,担心各位恶心,还是算了,就这样吧,大家别忘了投票支持哈。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