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明扬天下 > 第068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五)
明扬天下 第068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五)
    秦牧在阶上远远向王守素施了一礼,然后愤然说道:“方伯大人,下官在赣南与叛军浴血奋战,九死一生,马明远这狗官却在后面捏造罪证,谋夺下官的女眷,为了永绝后患,还想给下官扣上勾结叛匪的罪名,欲置下官于死地而后快,此獠罪恶滔天,简直是天理难容。”

        “放肆,姑且不论你说的这些是否属实,就算真有其事,也该交由朝廷来处置,你这般胡作非为,成何体统?你眼里还有王法吗?”王守素越说越怒,须发萧萧。

        “大丈夫若是连自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还有何面目活在这天地间?若是方伯大人您的妻女被人夺去,方伯大人只怕也会象下官一样找人拼命吧。”

        秦牧冷笑一声,懒得跟王守素废话,回头向马明远再次喝道:“招还是不招?”

        “王大人救命.............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马晚远右手的中指瞬间被撞烂,整个人痛得呈半昏迷状态,全身象抽风一样痉挛不断,那巨大的痛苦看得旁人都为之打颤。

        王守素自然也是看得心惊肉跳,一时急昏了头,神色俱厉地大喝起来:“反了,反了,来啊,把这伙反贼给本官拿下。”

        他带来的官兵动了起来,箭上弦,刀出鞘,一场流血冲突眼看不可避免。

        “谁敢?”秦牧也大吼一声,然后对王守素冷笑道,“方伯大人,下官只想为国惩奸,您若是打算大动干戈,下官也只能拼个血流成河,不管如何,我秦牧也誓要惩此奸佞,刘猛!”

        “末将在。”

        “谁敢乱来,你就把衙门里所有能喘气的先宰光。”

        “末将尊令。”

        刘猛昂然应声,随秦牧来的一百人马也都刀枪齐出,把衙门里的林清和以及一众衙役署吏都押了出来;

        按察使林清和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哆哆嗦嗦地对王守素喊道:“王.......王大人,不可,不可呀,有话好好说,事情总能解决的,千万不可贸然动武啊。”

        “你........秦牧,你好大的胆子,你...........”王守素投鼠忌器,气得七窍生烟。

        秦牧懒得再理王守素,转身又给马明远两个耳光,把他扇得清醒一些,冷冷地说道:“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没人救得了你,你还有七根手指,你让我多费一次口舌,你就会少一根手指,手指全没了我再剁了你四肢,敢打我女人的主意还嘴硬,我会让你变成一堆烂肉,说还是不说?”

        秦牧问完,刘猛不顾王守素的大声呼喝,再次提起了巨型狼牙棒,马明远吓得一哆嗦,裤裆一热,大小便全失禁了。

        “我说,我说,秦大人饶命啊...........”眼看秦牧无视王守素的威胁,马明远终于彻底崩溃了。

        “大声点,把你做的肮脏勾当从头一二大声说出来,说!”

        “是是是,我说,我前些天接受王大人的宴请,在腾王阁碰上了李香君姑娘,一时惊为天人,便派家奴马十三跟随其后,马十三无意中听到商号伙记的交谈,得知李香君一行曾在东至县遇上左良玉的乱兵...............”

        不堪蹂躏的马明远终于认请了形势,大声地把自己如何见色起意,构陷仁通商号,谋夺李香君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其间他还想作些隐瞒,结果又付出了一只食指的代价,还是秦牧压住他的脉门,为他减轻一些疼痛感,他才能勉强把事情说完。

        四周围观的百姓本来被吓得远远的散开了,见双方似乎打不起来,又有一些不怕死的凑了过来,听了马明远的供述,不禁气愤填膺,破口大骂;

        就连王守素带来的那些士兵也为之大哗,不少士兵当即愤愤不平地骂道:“这狗官这么龌龊,咱们还为他拼命做什么鸟,一刀杀了干净。”

        “人家在前头拼命杀敌,这狗官在后头图谋人家的家眷,他娘的,这还是人吗?”

        “就是,这狗娘养的活该,若是不杀,将来还不知祸害到谁身上呢。”

        “他娘的这是什么世道啊,还巡按御使呢,我看他就是狗屎,活该千刀万剐了。”

        “杀了他!”

        “杀了他!”

        “................”

        如果说马明远在酷刑下说的话不足以完全采信的话,那么接下来秦牧让朱一锦提上马十三,让他大声供述整件事的经过,如何遇到李香君,如何跟踪到仁通分号,又花多少银子从仁通分号的伙记口中打听到李香君的身份,进而偷听到李香君一行遇到阎茂乱军及红娘子的经过,又如何指使巡检韩铁三抓人逼供等等;

        马十三作为整件事的具体执行者,所有的细节都知道得清清楚楚,此刻当众供述出来,再与马明远刚才的供述一印证,丝丝入扣,毫厘不爽,让人想不相信都难。

        在场的官员和百姓听了无不为之侧目,议论纷纷,马明远身为巡按御使,本是纠察不法的,结果却为了满足一己私欲,利用职权构陷他人,草菅人命;

        围观的百姓不停地指责,骂声一片,许多人开始向马明远投掷东西,就连站在旁边的秦牧都挨上了一把烂菜叶。

        秦牧站在高阶上,突然拨出那柄巨阙剑,遥遥一指,台下的百姓以为他要杀人,一时全屏住了呼吸。

        秦牧趁这机会,对围观的百姓以及王守素带来的官兵大喊道:“乡亲们,将士们,本官是会昌知县秦牧,这段时间一直在赣南率军与叛军浴血奋战,出生入死,无暇顾及自己的亲眷;

        马明远这狗官趁这机会,使出卑鄙的手段,意图霸占本官的女眷,常言道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皆是不共戴天,若是换了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做?你们说,马明远这狗官该不该杀?”

        “该杀。”

        “杀了这狗官。”

        “杀了他。”

        无论是围观的百姓,还是王守素带来的士兵,都纷纷大喊该杀,砸向马明远的东西更多了,场面几乎失控。

        秦牧一挥巨剑,让大家安静下来,又接着喊道:“如今我大明民不聊生,流贼四起,烽烟遍地,大家知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参与造反?是今上不仁吗?不是。

        就是因为天下有太多象马明远这样的狗官,他们欺上瞒下,坑害百姓,逼得天下百姓活不下去,逼得军户不得不逃亡他乡,才有那么多人参与造反;

        对面的将士们,我问你们,你们家里还有多少军田?你们每月能拿到多少粮饷?没有吧,那些本属于你们的军田粮饷都到哪里去了呢?

        我告诉你们,都被象马明远这样的狗官贪去了,霸去了,是马明远这样的狗官,让天下百姓活不下去,是他们把好好的大明江山弄千疮百孔,你们说,这样的狗官该不该杀?”

        “该杀,该杀。”

        “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

        “..........”

        在秦牧一番煸动之下,百姓也好,士兵也罢,都是群情激愤,特别是那些涌进南昌城来讨食的难民,这一刻他们觉得自己所受的苦难都是马明远带来了,个个恨不得剥其皮,食其肉。

        秦牧趁这当口,一提马明远喝道:“马明远,瞧见没有,这满城的百姓都认为你该杀,你若想活命,就赶紧把以往所有的罪行一一交待出来,若有半点隐瞒,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刘猛,再废他一根手指。”

        “别........别,我说,我全说.......”奄奄一息的马明远见刘猛又提起狼牙棒,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连忙开口。

        “你这奸贼,你罪该万死。”

        “住口!”

        台阶下,大堂内,两个声音同时传来,秦牧没有听错,这两个声音一个出自王守素之口,一个出自林清和之口;

        他们不是要秦牧住口,而是让马明远住口,这是为什么呢?

        秦牧手提宝剑站在石阶上,嘴角露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

        PS:各位书友,虽说玩的就是心跳,但总是挂在书友推荐榜最后一名,这一边码字,还得一边夹紧菊花,生怕人家突然就捅过来,这感觉太刺激了。

        昊远夹了两天菊花,实在受不了啦,拼命码出这一章奉上,向各位书友求推荐票。

        亲们,砸票吧,帮昊远把名次再向上推一把,不然这菊花夹久了容易便秘的........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