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72章 钱袋有麻烦
    从赣州府衙出来的秦牧很受伤,不光是背上受伤,钱袋也很受伤。

        杨廷麟是个比较传统的文官,忠君的思想很重,秦牧这次的所做所为,已经逾越了人臣的本分,杨廷麟在后衙口口声声责问秦牧是不是想造反,绝不是寻常的气话,他是真怀疑秦牧有这样的心思了。

        秦牧费尽口舌,指天划地发誓没有造反的意思,才让杨廷麟姑且相信他是一时冲动,当然,只是姑且相信,想凭几句誓言就完全消除杨廷麟心中的怀疑是不可能的。

        其实杨廷麟“姑且”相信他也是迫于无奈,事实上杨廷麟根本不敢逼他过甚;

        目前赣州两个最具战力的千户所都实际控制在秦牧手上,会昌千户所不必说,秦牧一声令下,霍胜带着上千人马都准备攻打南昌城去了,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另一个信丰千户所千户蒙轲是秦牧从南京带过来的,自然也以秦牧马首是瞻,至少杨廷麟是这么认为的。

        真要把秦牧逼急了,整个赣州转瞬之间便会变天。

        杨廷麟非常清楚,从军事角度赣州已经没人能制得住秦牧了,忧心忡忡的他只好利用翁婿这层关系压着秦牧,再在钱粮方面制约他。

        会昌挖出盐池的事瞒不了人,唯一能暂时瞒住的是盐的产量,秦牧让宁远带三百人马驻守在周田镇,将盐池四周划为军事禁区,闲杂人等一律不得进入;销售时分销给众多商家和私盐贩子,外人想弄清盐池的具体产量很难。

        现在杨廷麟不但打算弄清周田盐池的具体产量,还打算派人去接手管理。秦牧不想直接扯旗造反,一但背上个叛贼的臭名,就失去了大义,非常不利。

        所以他没法拒绝杨廷麟派人去盐池管理监督,这样一来,盐池产出就再难隐瞒,自己赖以养军的财源也就断了。

        明代府州县衙亦仿中央六部之制,设吏、户、礼、兵、刑、工六房,与中央六部相对应。

        这次杨廷麟派遣与秦牧一同往会昌的,是掌收商业税及财产过户税的税课司大使韦应超,还有六个税课司的小吏。

        望着这七个家伙,秦牧愁眉不展,对兵备道王拱他可以采取软禁的手段,对这七个家伙却不行,这些人到会昌后若没有回报,杨廷麟立即就会有进一步反应。

        秦牧一时想不出好对策,也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如今已是七月上旬,入秋了,但赣南地区还感觉不到秋凉,天上骄阳似火,地上热浪滚滚,马蹄过处,黄尘弥漫。

        路边的树叶在太阳下婆娑着,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感觉,坡地上一个戴着斗笠的老乡正在大声谩骂,追打着两个半大的小子。

        从老乡的骂声中,可知是那两个半大的小子耐不住饥饿,到地里来偷挖番薯吃。

        大片的坡地上全是绿油油的番薯苗,这段时间赣南地区雨水丰沛,番薯长势喜人。

        路边这些番薯新种不久,薯藤也就三尺长,就算长薯了也只有指头那么大,这时采挖十分可惜,难怪那老乡气急败坏、追打不舍。

        只是对于饿急了的孩子来说,哪怕只有指头大的番薯,也总比吃草根野菜强百倍,现在遭受兵灾的难民虽然都分到了田地,种上了作物,有了盼头。但在地里的作物有收成之前,这段时间将是他们最难熬的日子。

        杨廷麟是个好官,一直在尽力赈济灾民,但赣州府自身钱粮有限,朝廷又没有钱粮拨下来,因此难民饿死的情况仍时有发生。

        对此秦牧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除了尽力赈济外,就只能让灾民硬挨着了,挨到地里有了收成,一切便会好起来了。

        随行的刘猛见秦牧愁眉不展,便上来与他并马而行,他回头看了韦应超与那几个小吏一眼,嘿嘿一笑说道:“不就几个小货色嘛,大人何必担心呢?”

        秦牧浑身不得劲,懒洋洋地答道:“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大人,这几个小货色到了会昌,还不是任咱们摆弄,谁要是不听话,刚好用来杀鸡给猴看,吓唬吓唬余下的几个,再诱之以利,他们还不得乖乖听大人您的?到时大人你让他们上报多少,他们还敢不听?所以大人您根本不必为这事心烦,照属下看来,有件事大人要抓紧办才是真的。”

        秦牧扭头重新审视了一下刘猛,这厮五大三粗,满脸虬须,跟张飞有得一拼,秦牧一直将他归类为先锋猛将的角色,倒没想到他还有些阴柔心思,“说说,什么事要抓紧办?”

        刘猛被他打量得有些不好意思,挠着头嘿嘿笑道:“拜堂成亲,大人应该抓紧把知府千金给娶过来。”

        “咦。”这下秦牧真有些惊诧了,又忍不住再次打量起这厮来。

        “大人,属下又不是知府大人的千金,您这么看我干嘛?”刘猛突然变身大姑娘,一脸妞妮之色。

        秦牧差点没吐出来,同时下意识地夹紧两股,气急败坏地叱道:“滚滚滚。”

        秦牧虽然大声喝叱,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刘猛这厮想到了点子上,杨廷麟显然是想利用这层翁婿关系压着自己,自己为什么不反过来利用这层关系拉杨廷麟下水呢?

        秦牧之前没有想到这一点,是因为他的潜意识里排斥政治婚姻,更没想过让自己的婚姻蒙上过多的功利色彩,但现在被迫无奈,顾不了那么多了,以后对杨芷好些便是。

        至于杨廷麟会不会同意让自己和杨芷在这个时候完婚,秦牧不太担心,之前杨廷麟还说过,等会昌赈灾事宜告一段落后,就及早让两人完婚,现在他若是找理由推托那就说不过去了,相信杨廷麟也不愿在这个时候撕破脸的。

        有了决定之后,秦牧心情舒畅了许多,行程也快了起来。

        李香君有意等他,走得很慢,到白鹅镇秦牧便追上了她,她站在路边一株高柳浓荫下,一袭绣梅花竹叶月华裙在风中轻轻飘拂着,那娇小玲珑的身姿轻盈得仿佛要随风飘去。

        秦牧刚翻身下马,她便迎上来嫣然一笑道:“秦郎,知府大人没有为难你吧?”

        她那明艳不可方物的笑容,美得让秦牧想抱住她尽情拥吻一番。

        “有香君你的锦囊妙计在,自然能够化险为夷。”他从马鞍上取下水囊喝了一口,然后递给李香君。

        “秦郎莫取笑人家,我能有什么锦囊妙计。”李香君咬着下唇微微一笑,毫不犹豫地喝了一口。

        “你信中都写了些什么?”秦牧拍拍自己身边的青石,让她坐过来,这个问题一直搁在他心里,不问个清楚实在难受。

        李香君不答,反而笑着问道:“这么说,杨小姐真的出面维护秦郎你喽?”

        “嗯,出来了,快说,香君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

        “不告诉你,嘻嘻........”李香君双唇微微翘起,巧笑嫣然,尽是俏皮之态。

        “你说不说?”秦牧大怒,似欲噬人而食。

        “嘻嘻..........”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