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75章 必须有真正的嫡系
    安远县南面的三百山重峦叠嶂、危崖奇石、溪流密布。方圆数百里山地上森林茂密,古木参天,巨藤倒挂,遮天蔽日。

        其西北部的九龙嶂东西绵亘三十多里,九峰耸立,山脊蜿蜓,似一道屏障。相传这里是九条真龙吐珠的地方。

        在云雾缭绕九龙嶂主峰之上,此刻正飘扬着一面“顾”字大旗,旗面四周乱七八糟地绣着九条金龙,不伦不类。

        山下五里,一处相对平坦的小山包上,则飘着“马”、“崔”两面大旗。

        小山包面积有限,但因为四周再没有适合扎营的地方,崔锋和马永贞两支人马也只能一起挤在这里。

        几日前在安远县西侧的夹水口,马永贞曾小胜顾宪成一仗,顾宪成于是连夜退上九龙嶂。

        九龙嶂群山如屏,易守难攻,府视欣山、新龙、凤山、镇岗四镇,离安远县城也只有二三十里,离东南方向的寻梅县城则在五六十里左右。

        从地形上看,占据九龙嶂对顾宪成非常有利,只要据险而守,然后不时派小股人马走山间险道到四镇抢掠,便可与马永贞和崔锋拼消耗,一但马、崔二人耗不下去,他即可出击安远或寻梅。

        鉴于九龙嶂的地形易守难攻,加上俩人曾一起落草过,马永贞有意招抚顾宪成,曾数次派人上山招安。

        而崔锋却认为顾宪成这种人奸/淫掳掠成性,应该彻底剿灭,免得将来反复,他本人也羞于与顾宪成这种人为伍,对马永贞派人上山招安,崔锋意见很大。

        两个主将意见相左,加上战事不利,两支人马又各成派系,互不统属,挤在小山包上难免会发生龌龊,双方士卒因口角斗殴的事每天都有发生。

        “蓬!”

        马永贞大账前的军鼓突然被踹倒,接着就见崔锋带着几个手下冲进来。

        马永贞正在帐中议事,马六两、韩秀两个百户闻声大怒,齐齐拔刀迎出,马六两厉声吼道:“姓崔的,你想干嘛?当老子好惹是吗?”

        “马永贞,咱们一同围剿顾宪成,粮草由秦大人统一提供,结果你的手下吃干饭,却让老子的手下喝稀粥,你他娘的是什么意思?”崔锋无视马六两,直逼马永贞,杀气腾腾。

        他带来的几个手下也纷纷拔刀,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马永贞从帅案后站起来,淡淡地扫了一眼帐中对峙的一干人说道:“军中粮草供应越来越紧张,从今天起,负责攻山的人马可以吃饱饭,留营休息的只供应两餐稀饭,今天轮到我手下的人马攻山............”

        “攻山?笑话。”崔锋毫不客气地打断马永贞道,“你的人马哪天不是上去做做样子?哪天真的攻山过了?既然你这么说,那今日让我的人马来攻山,我们吃干饭,你们喝稀的。”

        马永贞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也不禁燃起怒火,冷冷地答道:“军中自有章法,岂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当这行军打仗是儿戏吗?”

        “章法个屁,你的章法管不到老子头上,你不是一心想招安以前的同行吗?那老子不奉陪了,老子先带人撤回安远县城,你慢慢招安你的吧。”崔锋说完与几个手下掉头便走,马六两等人气得破口大骂,若不是马永贞拦着,估计已经冲上去砍人了。

        大帐中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兵备道道员王拱,他冷眼旁观,对双方的冲突不闻不问,仿佛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当然,的确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虽然名义上他身为道员,整个赣州的兵将都归他管辖,但马永贞和崔锋谁也不鸟他,不过是把他当作囚徒罢了。

        秦牧让马永贞具体指挥剿匪,同时又让王拱来“主持剿匪事宜”,其实不过是担心自己不在会昌这段时间,王拱玩什么花样,干脆把他打发来“剿匪”,这一点王拱非常清楚。

        为了避免在剿匪时意外“殉职”,他白天在马永贞大帐中闭目养神,对战事不闻不问,晚上早早回帐睡觉,坚决不随意走动,处处小心翼翼,即便这样,他还担心这次回不去呢。

        崔锋与马永贞势成水火,王拱是乐意看到了,或许,这中间可以做点什么,王拱暗暗思量了一下,第一次对马永贞提出要求:“马将军,本官这两日身子不适,想先回安远县城找个郎中看看,这里的剿匪事宜有马将军负责,本官很放心。”

        你放心我不放心?

        马永贞淡然地答道:“王大人身体不适,岂能再来回奔波,安远县城没有什么名医,那些庸医还不及咱们营中随军郎中,末将这就传军中郎中过来为大人诊治。”

        马永贞口气冷淡,王拱眉头紧紧蹙了起来,随即垂下眼睑说道:“那就有劳马将军了。”说完他又如老僧入定一般,刚萌发的那点小心思也灭了。

        刚回到会昌的秦牧,很快听说了马永贞与崔锋之间闹僵的事,此事对秦牧的触动非常大,培养属于自己的真正嫡系的心思更为迫切。

        目前蒙轲、马永贞这些人表面上都以他马首是瞻,但这些人的忠诚度如何,秦牧自己都不敢肯定,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秦牧想收这些人为班底,别人何尝不可能是在利用他培植自己的力量呢?

        秦牧没有刻意去调和蒙轲一系与马永贞一系人马的意思,让这两派人马保持一种均势对他更为有利,除此之外,那就是培养自己真正的嫡系,而他也一直不遗余力地这么做着。

        刘猛、苏谨、向连城这三个百户都是他真正的嫡系,刘猛手下的一百二十人秦牧有意装备热兵器,只是现在热兵器还没打造出来而已;

        苏谨的一百二十人则要打造成精锐骑兵;

        最关键的是向连城的一百二十人,这才是秦牧花心血最多的一支人马,这支人马严格上说不是兵,秦牧是按照培养军官的模式在培养这一百二十人;

        将来这些人一但撒出去,就能在军中形成一张牢靠的网,为秦牧真正掌握住手下的军队提供有力的保障。

        嫡系,关键还是嫡系,没有自己的嫡系,就算蒙轲等人现在没有异心,将来也必定会有。

        一个人的实力一但强大到一定程度,谁还甘心屈服在一个没有实力的人之下?

        所以听说马永贞与崔锋闹得不可开交后,秦牧只是让人传去一道命令,让崔锋服从马永贞的指挥,尽快剿灭顾宪成;

        他自己不但没有赶往九龙嶂的意思,反而更加迫切地投入了千户所的日常训练,特别是对向连城那一百二十人马的培训当中。

        一大清早,东边才刚露出一抹鱼肚白,会昌千户所的校场上,上千士兵已经肃立如墙,整齐的队形如经刀切,除了晨风吹动的旌旗,校场上鸦雀无声,那种凝重的感觉让人为之窒息。

        秦牧全身披挂,腰悬宝剑纵马而出,铿锵的铁蹄声敲在上千士卒心头上,他在军前驰骋了一个来回,突然拔剑一指,厉声大吼道:“告诉我,你们的军人誓词是什么?”

        士卒们随即齐声大吼,声震云霄:“坚决服从秦大人指挥,忠实履行军人义务,严守纪律、常备不懈、关心同袍、团结协作。热爱百姓、热爱民族、不怕牺牲、宁死不屈。不出卖同伴、不向敌人告密,牢记自己的职责、荣誉、以及忠诚。”

        这是士卒们每天重复多次的军人誓词,展开一天训练前要宣誓,用餐前要宣誓,睡觉前要宣誓,秦牧就是要用这种疲劳轰炸的方式对士兵进行思想改造,

        一支军队是否英勇善战固然重要,但忠诚更加重要,否则你将他们训练得再好也是枉然。

        宣誓过后,各队人马以百户为单位,投入到剧烈的训练当中,秦牧带着向连城的“教导营”出了千户所,来到一个山谷后才突然宣布:“今天要模似的是一场遭遇战,由韩刚任红方主将,李辰任蓝方主将。”

        韩刚和李辰都只是普通的士卒,突然被秦牧指为主将大家并不惊诧,因为这样的事在“教导大队”中早习以为常。

        一经秦牧点名,二人迅速出列敬以军礼:“请大人下令。”

        “你们立即各带一半人马到山谷的两边,这期间你二人要选出各自的作战骨干,检查自己的装备,组织作战阵形,拟定作战方案,记住,这是一场遭遇战,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你慢慢琢磨,现在就带着你们的人马前往就位,演习开始。”

        “遵命。”韩刚和李辰齐敬一个军礼,然后飞快回身,各带着一半人马奔向南北两边谷口。

        在奔向谷口的过程中,韩刚不断大喝道:“李浓、郝六、尚三刀、吴关、谢明堂各为什长,弓箭手由李浓、吴关指挥,刀盾手由谢明堂、尚三刀指挥,郝六负责枪兵,立即整理队形,快..........”

        李辰那边也一样,一边带队飞奔,一边任命指挥骨干,飞扬的尘土中,双方争分夺秒,厉喝声声,紧张程度绝不亚于真正的作战。

        每次实战演习,平时的建制都会全部打乱,原来的伍长、什长、总旗都不再存在,由秦牧临时任命两方主将后,再由两方主将任命自己的作战骨干,有时秦牧甚至也充当普通的士兵加入作战,这已为常例。

        这支“教导营”,秦牧本来就是将他们当成军官来培养的,平时除了传授文化知识和基础作战理论外,对他们的组织后勤、指挥作战、临机决断等方面的能力,更是一丝不会放松。

        李辰和韩刚一经秦牧任命为主将,就掌握着绝对的权威,哪怕是原来的百户、总旗,谁若不听令,可立斩,这绝对不是儿戏。

        由于秦牧将这次演习定义为遭遇战,双方都没有时间来作详细布置,就看主将的应变能力了。

        韩刚带队一奔至南边谷口,立即大喝道:“李浓、吴关带弓箭手立即抢占两边山坡,俯射杀敌,要快!谢明堂、尚三刀率刀盾手自两翼掩杀支援,郝六带枪兵随我直取中宫,斩将夺旗,快!”

        李辰这边的布置则更加明洁,会部人马拧成一股绳,以枪兵为锋,全力抢攻。

        秦牧驻马在边上,看着两股人马迅速撞在一起,杀声阵阵,两人的布阵各有优劣,在碰撞当中很快就体现了出来;

        韩刚一方抢占两侧山坡,箭如雨下,但凡被射中,身上沾了石灰的,按规矩必须退出战斗,李辰虽然不断喝令盾牌掩护两翼,但双方撞在一起时,李辰这边还是先损失了四分之一人马。

        但即便付出了惨重的伤亡,撞在一起时,李辰在正面的兵力还是占着绝对的优势,瞬间就冲开了韩刚的队形,韩刚眼看枪兵和刀盾手支撑不住,连忙下令两则山坡上的弓箭手弃弓换刀,杀将下来,但是晚了。

        在李辰优势兵力一鼓作气的冲击下,韩刚正面的队形已乱,李辰一马当先,嗷嗷叫着扑向敌方将旗,还没等韩刚的弓箭手回援,将旗已失。

        这场遭遇战从秦牧点将算起,到战斗结束用时不到一柱香时间,但实际这不是重点,重点在随后的战后经验总结,这一环节整整用了一个时辰;

        每个士兵都要就这次战斗发表自己的看法,就在现场重新推演战斗的过程,补充各种有利于取胜的策略、方案,以便下次再遇到类似的战斗时,可以迅速作出最周密布置,拿出最理智的作战方案。

        这就是秦牧训练他们的主要方式,对这个教导营来说,个人的勇武还是其次,组织指挥能力才是他们主要的学习科目。

        *******************************************

        PS:昨晚昊远熬到凌晨两点,码出四千字来,在昊远书中这算是大章了,因为今天要去吃老同学的女儿的满月酒,所以晚上无更,在此向各位书友致歉。

        嗯,先去看看老同学的女儿长得怎么样,娘的,若俺十多年后还是光棍,老子一定在放学路上等她女儿,小妹妹,叔叔......呃,应该叫大伯了,大伯带你去睇金鱼好唔好呀?金鱼眼仔大大粒,好可爱架.........

        望大家多多投票支持光棍!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