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76章 张献忠何去何从
    李自成与张献忠相继在襄阳、武昌称王,让大明朝廷大为震动,崇祯匆忙下旨,于江西、湖广、应天(南京)、安庆特设总督,督所驻九江,由兵部右侍郎吕大器任总督。

        左良玉先是以筹饷为名,在九江一带大肆抢掠,接着又称病不进,皆因襄阳有李自成,武昌有张献忠,张献忠拥兵二十万,而李自成更是号称百万。

        虽然张献忠的二十万大军是攻下武昌后才刚刚招募的,但他左良玉手下的兵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的二十万大军也是在襄阳时驱民为军,刚拉起来不久的。

        虽然从襄阳一路抢掠过来,练出了些狠劲,但严格上说还算不上军队,只能算是一群惯匪。心存畏惧的左良玉于是在九江称病。

        吕大器这个新鲜出炉的四省总督只得亲自到左良玉床前慰劳,具体吕大器是怎么慰劳左良玉的,是用菊花还是银子不得而知,但慰劳过来,左良玉好歹发兵前往武昌了。

        另一方面,张献忠拿下武昌后,把楚王朱华奎扔锅里给煮吃了,然后自称大西王,设六部和五军都督府,及委派地方官吏。改武昌曰天授府,江夏曰上江县,并开科取士,招揽人才,表面上风光无比。

        其实张献忠也不好过,他称王时李自成派人来道贺:“老回回已降,曹、革、左皆死,行及汝矣。”

        这哪里是道贺啊,分明是**裸的威胁:当初与你张献忠一起攻克庐州的义军首领中,老回回已经降了,曹操、革里眼、左金王等人死了,现在轮到你张献忠了。

        张献忠虽然也拉起了二十万人马,但瞎子吃汤圆,自己心里有数,他这二十万人昨天还拿着锄头在地里刨食。与李自成那些征战了数年的老卒根本没法比。

        襄阳的李自成想一口吞了他,九江的左良玉也想来咬他一口,两面受敌的张献忠心情烦躁,正在楚王府里摔杯子。

        他今天三十七岁,身长瘦而面微黄,一把胡子长达一尺多,彪劲果侠,尤其是一对倒八字眉让他看上去威风凛凛,带着粗犷和狂野的味道。

        他这颇为奇特的相貌还救过他一命,当初他在延绥镇从军,因犯法当斩,主将陈洪范就是看在他状貌奇异的份上,为他向于总兵官王威求情,张献忠才免得一死,后重打一百军棍逐离军队。

        厅中除了军师徐以显外,分立着四员大将,分别是平东将军孙可旺,抚南将军刘文秀,安西将军李定国,定北将军艾能奇,四人都是二十来岁年纪。

        孙可旺看上去很傲慢,显得野心勃勃。

        刘文秀也差不多,从他的神情判断,这人或许有些刚愎自用。

        李定国比较特别,雄伟之中带着一丝书卷气,在军中以宽慈著称,他十岁便投奔张献忠,临敌陷阵以勇猛注称,却又喜读兵法及史书,在张献忠这支充满戾气的叛军中,他可以说是个异数。

        艾能奇是四人中看上去最彪悍的一个,满脸虬须,虎背熊腰,杀气腾腾,作战时总是身先士卒,敢死敢战,极为勇猛。

        这四人是张献忠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为了更好地拢略他们,张献忠称王后,便将四人一起收为义子,改张姓。

        杯子摔完之后,张献忠大马金刀往虎皮大椅上一坐,沉声问道:“你们都说说,接下来咱们该怎么走?”

        孙可旺性格最类张献忠,平时最得张献忠喜爱,他先出来抱拳道:“义父,咱们的地盘与李自成的相连,若是咱们全力与左良玉交战,李自成极有可能顺汉水而下,坐收渔翁之利,此不得不防啊。”

        刘文秀则说道:“我建议义父西取四川,四川乃天府之国,自成一格,义父何不学刘备,先取四川,待经营好之后,北出汉中可取关中,顺江而下则可俯控荆湖,进可攻,退可守,实在不失为万全之策。”

        李定国接着站出来说道:“义父,咱们的人马都是刚刚招募,未及训练,左良玉二十万大军一来,浠水、大治、阳新等地纷纷失守,派遣的官吏逃的逃,叛的叛,由此可见咱们立足武昌时日太短,人心尚未归附,如果现在直接进川,只怕很多人不愿意跟随,士气必然低落,进川道路易守难攻,再有左良玉尾随追击的话,后果难料。放眼四顾,湖广富足,而防守空虚,咱们不如挥师南下,先取湖广,再攻江西,如此便有望尽收江南半壁江山了。”

        张献忠点点头问艾能奇道:“能奇,你的看法呢?”

        “回义父,我赞同南下湖广,常言说得好,柿子选软的捏,湖广防备空虚,咱们何必舍近求远入川呢,先拿下湖广,再攻四川也不迟。”

        张献忠最后问军师徐以显道:“军师以为何如?”

        徐以显一摇羽扇,答道:“以卑下看来,左良玉并不足为惧,大王的地盘已经与襄阳连成一片,左良玉被李自成打怕了,咱们不走,他绝对不敢真个攻到武昌来,迫于崇祯的压力,左良玉最多也就敢在浠水、大治、阳新一带做做样子,敷衍崇祯罢了。”

        这两日左良玉攻势确实略有减缓,张献忠微微松了一口气说道:“军师请说下去。”

        “至于是先取湖广,还是西取四川,还得将李自成下一步行动计算进来才行,李自成若是有意直取京师,咱们则可先取湖广、江西,进而坐拥整个江南,这样既可形成相互响应,利于眼下咱们作战,也利于将来划江而治的平局。或是李自成打算先取江南,再北伐京师,咱们南下湖广立即就要面对两虎相争之势,这对咱们十分不利,因此李自成若有意先图江南的话,咱们则西取四川方为上策。”

        徐以显是读书人,一向以诸葛亮自比,跟随张献忠以来,张献忠常让他讲解兵法韬略,很得敬重。

        当然,这是表面现象,张献忠出身草莽,对读书人有种本能的排斥,从他称王后收孙可旺四人为义子,封为四镇将,而徐以显依然是军师这一点就不难发现一些端倪。

        但徐以显这翻话张献忠觉得确实有理,李自成势大,现在盘踞襄阳,若是李自成下一步打算先取江南,自己去跟李自成争很不明智,倒不如暂避其锋芒,西取四川而坐大再说。

        可若是李自成北取燕京,自己西进四川的话,就失去了夺取江南的最佳机会。因此,李自成的下一步动向才是关键。

        “军师言之有理,立即派来打探李自成的动向,等有了结果,咱们再决定行止。”

        要打探李自成动向不难,各路义军往往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李自成的手下有很多人与张献忠关系密切,比如现在地位仅次于李自成的罗汝才;

        当初李自成想杀张献忠,还是罗汝才救张献忠一命,并赠他五百骑,张献中才能很快东山再起,有这些关系在,要打听李自成下一步动向便不是难事了,而且武昌离襄阳很近,来回也花不了几日。

        ***

        会昌千户所的校场上,秦牧光着膀子,背后有几道青紫色的瘀痕,双肩红肿,他与向连城一组,霍胜与另一个百户侯昌一组,各扛着一根一百多斤重木头站在白色的石灰线上,天上骄阳似火,各人都是汗流浃背,衣裤尽湿。

        一声锣响,两组人扛着巨木同时向终点冲去,校场四同围满了士卒,一个个兴奋地大叫着,为秦牧他们加油,炎炎的烈日不及大家的热情高,叫喊声响切了云霄。

        霍胜和侯昌都是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秦牧在气力上不及他们,起步后很快被甩开了两丈多远。

        霍胜一边跑,还不忘加头来调侃秦牧:“大人,您悠着点,不急,我们会在终点等你的。”

        秦牧置之不理,咬紧牙关与向连城不断加速,灼人的阳光下,就算空手站着也会大汗淋漓,何况秦牧他们要扛着近两百斤的木头奔跑呢,几个的裤子都象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漉漉的贴在身上,连蛋蛋的形状都隐隐可见。

        四周士卒的叫喊声越来越大,为秦牧加油的占到了大多数,个个喊得声嘶力竭,所耗去的力气只怕不比秦牧他们少几多,霍胜见秦牧俩人追上来不少,一急之下也开始加速,结果后面的侯昌没能及时协调好节减,被扯得踉踉跄跄。

        围观的士卒顿时大哗,一个个幸灾乐祸怪叫不止:

        “哟嚯。”

        “倒,倒,快倒。”

        “唉,还没倒,快倒啊。”

        “哈哈哈..........”

        在上千士卒怪叫声中,霍胜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连忙减速。

        然而他不减速还好,这一减速,刚加快步子跟上的侯昌再次被打乱了节奏,顿时摔了四脚朝天。

        秦牧与向连城闷声加速,在霍胜懊恼的叫骂声中超越而过,四周为秦牧加油的声浪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对霍胜两人则是嘘声一片。

        等侯昌爬起来,秦牧与向连城离终点已经不到两丈了,侯昌与霍胜心急火燎,玩命的追赶,结果才跑几步,又因协调不好,俩人一挤摔了个狗吃屎,肩上的巨木滚出五六丈远,还是周观的士卒阻拦,巨木才停下来。

        在热烈的欢呼声中,秦牧与向连城双双冲过终点,肩上的木头一扔,秦牧一脚踏在巨木上,虽是气喘如牛,却不忘掉头四顾,象在找人,“霍胜,你跑哪儿去了,不是说在终点等本官吗?”

        围观的士卒听了无不放声大笑,有些夸张点的甚至笑得跌坐在地上,刚刚爬起来,一脸土还没来得及抹去的霍胜这下也不抹土了,留着吧,正好挡住脸上的红潮。

        秦牧做了个手势,让大家静下来后大声说道:“论力气,霍胜两人确实比本官两人强,他们输就输在没有协调好节奏,这个道理看似简单,但却是行军作战是最容易犯的错误。宋神宗五路伐夏,宋军总体实力比西夏强很多,但因为五路大军没有协调好,终至大败。这样的战例比比皆是,小到两个人作战,若是能相互协调掩护,战胜比你们更强大的敌人并不奇怪。好了,你们自己多琢磨,大家继续练,继续练。”

        有秦牧带头,上千士卒热情高涨,两两一组,扛起巨木奔跑,校场上黄尘滚滚,喊声震天。听着这热血的吼声,眼看一支强军有望成形,秦牧感觉身上的疲惫都减轻了不少。

        这时刘猛走近来向他并报道:“大人,许英杰带来二十多个工匠,要见大人。”

        “哦,好,好好。”

        秦牧匆匆返回大帐,穿上衣服便往县衙赶,之前他与许英杰有过协议,让他帮着物色冶炼、铸造等各方的能工巧匠,是为了打造自己的军需后勤系统,现在许英杰终于把人找来了,他自然急于见见。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