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77章 后勤武器
    会昌地处三省交通要冲,叛乱一经平定,每日往来的商旅络绎不绝,秦牧派有税吏在入境的要隘收取过往商税,商品入城时虽然不用再交税,但守门的兵丁要检验税关开据的票据,所以城门处人流比较缓慢,显得有些拥挤。

        一两宽大的大马随在一支商队后面等待进城,马车外面看上去十分普通,甚至有些粗陋,但内里装饰却很舒适。

        仁通商号的东家许英杰轻轻挑起车帘观看外面的情景,从城门望进去,会昌城比他上次来时又繁华了不少,特别街边百姓脸上洋溢着那种乐观的神情,让人很难相信这个小县两三个月前才从兵祸中摆脱出来。

        许英杰对面坐着许益,仁通商号在会昌设了一个分号,这次是特意把许益调过来打理这边的生意。

        李香君南昌落难,秦牧冲冠一怒,竟带兵杀到按察司公堂上去,可见李香君在秦牧心中是何等的重要;

        而许益从金陵到南昌,一路上对李香君多有照应,许英杰把他调到会昌来打理这边的生意,无非是想利用许益与李香君共患过难这层关系,以便于与秦牧打交道。

        “东家,秦牧此人真的值得东家这么做吗?”

        许英杰不答反问道:“你怎么看秦牧这个人?”

        许掌柜移了移臃肿的身体,轻声答道:“自古以来,但凡沉迷女色者,皆难有大成就,秦牧为了一个青楼女子,竟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带兵冲击按察司衙门,这样的人恐怕不值得东家把宝押在他身上啊。”

        许英杰摇了摇头说道:“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秦牧为一个女人冲击按察司衙门,看似鲁莽,但从结果看来,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审时度势之后才做出的举动;

        更重要的是,秦牧为了李香君虽然不惜代价,却未真个沉迷于美色之中,据我所知,秦牧回到会昌后并没有顾着与美人花前月下,而是立即投入了会昌千户所的训练当中,每日与普通士卒一同摸爬滚打。”

        “竟有此事?”许掌柜大为诧异,按说秦牧将李香君看得如此之重,把人接回来后应该是如胶似漆,‘从此君王不早朝’才对。

        “假不了。”许英杰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方今天下,群雄并起,但**只怕还要经过一番龙争虎头才能见分晓。”

        “李自成已成势,东家何以不看好他。”

        “在我看来,李自成此人戾气太重,虽称闯王来了不纳粮,却要人纳命。所过之处,乡绅富户无一幸免,但凡士人富绅,皆不屑与之为队,常言道得民心者得天下,李自成缺少天下共主的气量格局啊;

        更重要的一点是,李自成已渺一目,自古以来,未见身残而能开基定鼎之人,皆因身残之人必然福薄,身体发肤尚无福保存,谈何天命所眷?”

        许英杰这套天命之说看似荒谬,但很多人却相信这一点,你见过瞎了眼的皇帝吗?你连身体五官都无福保存,还有福气坐享天下?

        “反观秦牧,他虽然变相夺人田产,却不曾赶尽杀绝,既得到了下层民众热烈拥护,又为士绅富户保留了元气,不但有利于地方民生恢复,将来一但成势,士绅富户也很容易接纳他。再观其军,令行禁止,训练之时不计伤亡,稍加时日,必成强军。”

        许掌柜似乎更关心别的,他沉吟道:“秦牧在祭祀时能与上天共语,东家以为可信吗?还有传言说他在周田开盐池时,得了一柄上古神兵?”

        “挖到神兵一事不假,至于得闻天语一事,咱们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会昌的百姓信了。这世间之事,锦上添花总不如雪中送炭,你无须多想,尽管照我说的去做就是。”

        许掌柜想想也是,秦牧能迅速平定赣南之乱,已经体现了他的能力,从他的所作所为看来,此人雄心勃勃,军心民心两得,现在烧烧他这口冷灶确实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

        城东兵备道衙门一侧,原有一处存放军资器械的大院,兵备道衙门只剩下一片断壁残垣,这处大院也是损毁严重,是秦牧最近才让人重新修缮起来的。

        大院占地有近五十亩,里头是一个个大型仓库,这些仓库为了防火,各不相连,原来还有八尺高的隔火墙,只是大部分已倒塌,还未来得及重建起来。

        一间空荡荡的仓库中间摆放着一张椅子,秦牧安坐其上,身后站着朱一锦和李式,对面站着许英杰和许益,以及二十六名工匠。

        其中一名叫邹炎的老匠正滔滔不绝地介绍着自己的履历,他声音颇为洪亮,在空荡荡的仓库内嗡嗡回响:“兵仗局生产的火器多达数十种,计有三眼铳、十眼铳、拐子铳、鸟铳、抬枪、迅雷铳、神火飞鸦、一窝蜂、百虎齐奔,万人敌、火龙出水、佛朗机炮,火铳,红夷大炮,虎蹲炮、地雷,水雷等等,小人在兵仗局二十有二年,对这些火器虽然不敢说全部精通,但都略知一二。”

        秦牧点点头道:“嗯,很好,下一个。”

        邹炎以为秦牧为询问些什么,结果听到的确是下一个,神情不免有些尴尬。他背后立即站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向秦牧一拜道:“大人,小人叫胡四,原是辽阳矿冶的匠人,辽阳被鞑子占去后,小人才孤身逃入关来,小人在辽阳矿治八年,对冶铁铸铜最为熟悉..........”

        “好,下一个。”

        “.............”

        秦牧先是初略问了一下各人的来历和特长,然后才针对性地地询问一些专业知识。

        总体而言,许英杰找来的这批工匠他还算满意。

        会昌现在基础薄弱,加上最基本的钢铁等原材料都是靠向外购买,要大规模制造枪炮是不可能的。

        秦牧让许英杰物色工匠,目前主要是想用来搞些研发,由他提供一些比较先进的枪炮技术,让工匠先消化,等他们把技术吃透了,再行生产。

        至于大明现有的枪炮技术,在射程、射速、机动性、实际杀伤力等方面都不足以对抗满清铁骑,与其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制造这些,还不如往死里练出一支敢拼敢死的冷兵器强兵来。

        当然了,火药、地雷、水雷、百虎齐奔火箭这些东西还是要先生产一些的,这些东西用于埋伏、阻击战很管用,而赣南多山,非常有利于伏击。

        花了半个时辰,对二十六个工匠一一察问过后,秦牧开口道:“邹炎,你就暂任这里的管事,本官这里有一册子,你们先拿去看,记住,这本小册子是为绝密,谁把里面的内容泄漏出去,杀无赦。”

        秦牧说完从袖口摸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也就二三十页,但里面有图有真相,还有详细的文字说明,只要攻克一些制造工艺上的问题,就能把里面的武器制造出来。

        但关键就在加工工艺上,这也是秦牧要他们研究的原因,打个比方,秦牧知道TNT的配方与和合成方法,但你如何提炼出**等原料却是问题;

        再比如97式突击步枪,秦牧闭着眼睛也能迅速拆卸组装,对它的每一个构件比对女人的**还熟悉,但你要把它制造出来,却涉及到大量的基础技术,并不是有图有真相就能弄出来的。

        许英杰心思一转,主动开口道:“大人,许益为小的打理生意多年,在管理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大人若是信得过,把这里交给他管理,许益定能打理得井井有条..........”

        “许东家好意本官心领了,这样一个小作坊,让许掌柜来打理未免屈才,等以后发展起来再说吧。”

        许英杰其实也就是试探一下,没指望秦牧真能把这里交给许益打理,秦牧答“以后再说”,这已经让许英杰很满意了,这说明秦牧并没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只是因为双方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信任,是以才拒绝让许益涉入。

        他接着含笑说道:“大人,小的在城中酒楼备了几杯薄酒,以感谢大人解救南昌分号之恩,还望大人能赏光。”

        “那本官就叨扰了。”秦牧还有些事想和他谈,便也就随口应了下来,接着他回头向朱一锦吩咐道:“让刘猛立即调一总旗人马来此驻守,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随意进出。”

        “是,大人。”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