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78章 流言蜚语
    一水绕亭台,池上荷花开。红霞染碧瓦,蜻蜓飞过来。

        杨芷依于水榭的栏杆边,一袭翠绿烟纱散花裙,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她正心不在焉的往池中扔鱼食,远远看去,恍若一幅散发着诗香墨韵的仕女图。

        她身边跟着两个十三四岁的贴身丫环,这是一对姐妹,一个叫若若,一个叫莫莫;

        俩人乍看上去就象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梳着双丫髻,精致的瓜子脸,皮肤白腻,看上去就象一对漂亮的瓷娃娃。

        姐妹俩见自家小姐愁怀难遣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不平,若若一噘嘴怨道:“姑爷也真是的,小姐哪里对不住他了,为了一个烟花女子,竟闹到南昌府去,这让小姐脸往哪里搁嘛。”

        “就是,亏小姐还去帮他解围呢,要我说呀,就让老爷揍他一顿倒也好,小姐还没过门呢,他就到处拈花惹草,将来指不定怎么样呢。”

        “你们两个死妮子,再瞎说看我不撕烂你们的嘴。”姐妹俩的话让杨芷一阵心烦意乱,将鱼食一股脑撒到了池中,池中的锦鲤顿时搅成一团,水花四溅。

        “小姐,人家又没说错,小姐天仙似的人儿,许给他那是他几世修来的福气,什么‘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终宵’,我看他都是骗人的,小姐这么好的人他不知道珍惜,还容不得人家说呀。”

        “就是,他本来就配不上咱们家小姐,我听说他成过亲,后来又休妻,还没考上进士,虽然补了个知县,可以后升迁可就难了,老爷也不知道看上他什么,竟要把咱们小姐许配给他。”

        莫莫听了这话,突然想起一事来,便抢着说道:“呀,我想起来了,我看他真没这福气哩,今早儿我到市上去买针线,听到不少人在私下议论,说咱们老爷有意退掉这门亲事,大伙说得有板有眼,我看这事八成是真的,照我说就应该退掉。”

        “退亲?”杨芷与若若同时惊呼了起来,紧接着若若埋怨道:“莫莫,你怎么老是懵懵懂懂的,这样的事怎么不早说呢。”

        “人家一时忘了,现在想起来不是说了嘛。”

        杨芷顾不得埋怨她,急问道:“莫莫,你听谁说我爹要退亲的?”

        莫莫斜着脑袋,一只手捏着自己尖尖的下巴答道:“街上的人都这么说呀。”

        “不对,这事有蹊跷。”杨芷一对秀眉微微蹙起,神色中满是疑惑,“莫莫你快说清楚,别人都是怎么说的?”

        “小姐,这有什么蹊跷的,市井间流言蜚语哪天没有,小姐你还是不要听了,有些话怪难听的。”

        “你这傻丫头,我爹他就算真的有意退亲,也不可能跟别人乱说,这市井间怎么会有这种流言传出?你快说,别人都是怎么说的。”

        “哦,小姐,那我可说了,街上有些人说咱们老爷当初要靠姑爷来平定叛乱,为了拉拢姑爷,便把小姐许配出去,现在叛乱平定了,朝廷的封赏迟迟没有下来,老爷觉得姑父一个补缺知县,没有升迁的希望,便又想过河拆桥,把婚事退掉.........唉呀,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婢子当时气死了,姑爷他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做出那样的事来他们不说,偏偏要来编排咱们老爷。”

        “奇怪,好好的外头怎么会有这种谣言呢?”

        “哎呀,小姐,会不会老爷真有退亲的意思呢,那天老爷可是把姑爷打得不轻呢,会不会老爷气还没消..........”

        “都说了,就算我爹真的想退亲,也不会出去乱说的,这事必有蹊跷,莫莫,你快跟我找我爹说说。”

        杨芷说完拉着个瓷娃娃似的莫莫便走,刚来的花厅,就听到里传来摔杯子的声音,接着听到杨廷麟气急败坏的吼声传出:“岂有此理,简直是岂有此理?查,立刻给本官去查,本官倒要看看是谁在乱嚼舌头.........”

        杨廷麟的幕僚司马安为难地答道:“还请府尊息怒,秦知县大名在我赣南人尽皆知,但凡与他有关的事,坊间总是乐意传扬,此事如今已经传得满城皆知,再想查到谣言的出处已是不可能。”

        “气煞老夫也!”

        杨廷麟怒气难平,他这一生不贪财不好色,为官清正,身外之物看得很轻,唯独对这一身清名看得极重,听听坊间这些传言,他杨廷麟都成什么人了?言而无信,过河拆桥,出尔反尔;

        这事儿他根本没法辩驳,那天秦牧挨了他几棍棒,这事也传了出去,所以人们对他有意退亲的事深信不疑。

        秦牧平定赣南叛乱,惠及万家,深得百姓爱戴,这退亲的谣言一传出,百姓自然是同情秦牧,对他杨廷麟多有诽谤。

        完了,正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这一身清名算是毁了,杨廷麟越想越气,差点岔了气。

        “爹爹,你怎么了。”走到花厅门口的杨芷见自己父亲摇摇欲坠,连忙上去搀扶。

        杨廷麟一把挣开她的手说道:“你出来做什么?还嫌爹气得不够吗?”

        “爹,女儿不孝,让您受累了。”

        “你还知道让你爹受累呀?你去听听满城百姓都在说些什么,气死老夫了,这事我看八成是你那好夫婿在搞鬼,哼,莫让我查出来,否则老夫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爹!”杨芷本来心中也有些疑惑,但如何也不会相信是秦牧在背后散布的谣言,“爹爹,散布谣言总有其目的,若这谣言真是他散布的,对他有什么好处呢?女儿不相信他会做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何况损害的还是爹爹的名声。”

        “好处?”不说好处还好,一提好处杨廷麟更怒,“这事对他好处可就多了,你这个傻丫头,如今他只怕是有了新人忘旧人了,这谣言一散布出来,他再来退亲,这污名还是爹爹来背,他倒成了无辜受害者了。”

        杨廷麟大概是有些气糊涂了,在他的直觉里,秦牧可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上次自己用翁婿这层关系压他,还狠狠揍了他几棍棒;纲理伦常、长幼尊卑是世间奉行至理,就连皇帝也不敢逾越,自己用长辈的身份揍他,他虽然不好翻脸,但象他这种不安分的人,心中岂会没有些怨气?

        想必他恨不得尽快摆脱这层翁婿关系的束缚吧。

        一但真让他摆脱这层桎梏,这赣南还有谁制得住他?

        当初自己找他提亲时,这厮就不情不愿的,还是自己不顾这张老脸强行施压,这厮才半推半就答应下这门亲事的,现在他既得了秦淮名妓李香君,又不愿再受约束,千方百计想退亲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谣言先散布出来,到时他再来退掉亲事,坊间百姓不知道真相,还以为真是自己过河拆桥呢,这样一来,他不但达到了目的,还成功地把污名推到了自己头上来.........

        “爹爹,不会的,不会的,女儿相信他不会是那样的人,巧儿当初只是个脏兮兮的乞儿,他在落难之时,还能分巧儿一个煎饼,如今待巧儿更是亲若兄妹,女儿没有半分对不住他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不顾女儿一生名节,提出退亲呢。”

        杨芷这番话与其说是在反驳自己的父亲,不如说是在安慰自己。

        “但愿如此吧。”杨廷麟看着女儿一脸凄惶的样子,心中不禁一软,不管如何,当初是自己主动结亲的,就算秦牧真有异心,也是自己害了她。

        司马安接口道:“府尊大人,这谣言终归是谣言,要破解又有何难,只要让小姐尽快与秦大人完婚,坊间的谣言自然不攻自破了。”

        司马安嘴上这么说,却暗暗给杨廷麟递了个眼色,杨廷麟知道他必然是另有话想私下说,便对自己女儿说道:“芷儿你先回房去吧,这事自有爹爹来处理。”

        杨芷欲言又止,最后福了一福,眉头不展地退了下去。

        杨廷麟与司马安来到书房,房门一关,司马安便说道:“府尊,照我看来,此事确实有可以是秦牧在操控,如果真是他,目的恐怕不是为了退亲,而是为了尽快成亲。”

        “哦?”杨廷麟微微一怔,随即露出一丝恍然。他刚才确实有些钻牛角尖了,经司马安提醒,他不禁低头沉思起来。

        “府尊..........”司马安欲言又止。

        杨廷麟横扫他一眼说道:“你随我也有十多年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