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81章 缱绻月光下
    因为朱元璋提倡节俭,所以从大明开国以来,官员就有不修官衙的惯例,会昌这样的小县城,后衙更是简陋。

        但如今这简陋的后衙却被李香君三女收拾得很整洁,后院中的花木也被修剪得别有情趣,晚风吹散了白天的酷热,七月半的月光皎洁如霜,墙根下蛐蛐儿在轻声歌唱。

        秦牧不由得想起以前课本上学过的两句诗: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若是稍稍改一下,改成: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香君便不同。着是合乎秦牧此刻的心境。

        坐在前面石凳上的李香君,一身紫色的短罗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白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她怀中半抱着琵琶,玉指轻挑,清润的乐声如珍珠落玉盘,秦牧舒适地靠地廊边的栏杆上,听她婉转清歌:

        琥珀樽映满琉璃光,

        皎然月儿荡漾,

        杨柳风拂上邻家朱窗,

        有谁俏立小楼上,

        轻寒渐透薄罗裳..............

        看走笔蜿蜒墨浓香,

        妙目婉转如昔,

        细细勾勒朱唇轻启,

        白描伊人总似你,

        画出记忆,又成记忆。

        雾般江南湿漉漉的醉烟雨,

        破晓湖光粼粼如许,

        我放下刀和笔,执菊站在这里,

        为了等到与你相遇。

        雾般江南湿漉漉的醉烟雨,

        风铃儿叹一声又隐去,

        我临摹春色却不知结局怎样摘取,

        似雁过竹林留声满地。

        一曲唱罢,李香君不禁轻噘樱桃小嘴说道:“这是秦郎从哪儿学来的曲调,奴家都没听过,总觉得这音调有些怪怪的,唱不好呢。”

        “不不不,非常好,非常好。”秦牧一脸带笑,抬手指向东厢上的明月说道:“香君你看,一点月窥人,它为什么窥人呢?我觉得原因只有一个,它一定是被你的歌声引来的,咳咳,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它应该是在奇怪这样的曲子怎么会在人间唱响吧........”

        “秦郎!”李香君娇呼一声,俏脸殷红地嗔道,“秦郎就爱胡说八道,羞煞奴也。”

        “哈哈哈.........”秦牧笑得非常爽朗,美人娇嗔之态,如醇酒醉人,如春梦畅美。

        放眼天下,万里河山若只有金戈铁马铮鸣,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装点,岂不寂寞?

        纵观中华历史,明末这一段是秦牧最为惋惜的,宋之后蒙古人的统治只是一种粗放的统治,加上王安石的保甲法以家族或乡邻为基础,使得一保一甲之间形成了一个相对封闭的小社会;即便国家统治被蒙古人摧毁了,这些家族、乡里式的小社会还在有效地运转着,保护着、传承着中华传统的文化及民族精粹。

        因此蒙古人对中华文化的摧毁力其实不是非常大,他们锋利的马刀虽然杀害了无数汉人,却没有真正把汉人的脊梁打断,没有打破华夏文明的精神内核;

        但满清不同,满清是从**到精神上对中华文化进行了双重的、彻底的摧残,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奴性的国度,连自己的衣冠都丧失了,那种朗朗大气的华夏之风丧失殆尽,直到二十一世纪还没能重新构建起来。

        因为惋惜,所以秦牧对明末这段历史最为关注,前世看过很多明末的史料,所以他知道张献忠在崇祯十六年八月份会席卷湖广,进攻江西。

        为了应对张献忠即将到来的叛军,之前他一直忙于整军备战,日夜窝在军营里与士卒摸爬滚打,从李香君到会昌算起,俩人这还是第二次见面,今日偶尔偷闲,与美人酌酒相对,听听琵琶清歌,感觉特别的享受,笑起来也是特别的爽朗。

        听着他的笑声,李香君感觉芳心分外的柔软,因为秦牧笑声中所透出来的那种自信和清朗让她感觉到心安;

        仿佛只要有他在身边,一切风雨都不会吹到自己身上,他就象一株挺拔的青松,让人禁不住想靠在他身上听一阵松涛,放心地安眠。

        人与人相处,非常微妙,有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交流,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两颗心在不知不觉中烫贴在一起。

        就象两棵树,表面上各成一体,根须却在看不见的泥土下交缠着。

        月光清雅,洒在李香君的云髻上,反射着淡淡的青光,那种美不带一丝烟火味,秦牧不敢多看,他怕把持不住自己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他答应过要先举办一次仪式的,于是左右而言他道:“这种小调我听过不少,以后有时间慢慢教你。”

        “秦郎要是有时间教,奴倒是想学,只怕你没这个闲情哩。”李香君两边嘴角微微翘起,带着三分俏皮的样子,她坐到秦牧身边,斟满一杯酒端起,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的步摇轻轻摇曳着。

        “我的手还没好。”秦牧摊摊手,却是不接酒杯,一如当初在媚香楼的样子。

        “你无赖。”李香君轻嗔一声,只得端酒喂他,

        俩人靠得很近,秦牧将酒饮下,再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终于忍不住捉住她那霜雪般的皓腕。

        在他灼热的目光注视下,李香君美目轻盼,芳心呯呯直跳,浑身有些酥软,那欲拒还迎的羞态如烟花般飘渺绚烂。香腮粉颈尽染上了淡淡的桃晕。

        秦牧轻轻一带,她便带着一声细碎的嘤咛倒入怀中。

        “秦郎,你..........”

        “别说话。”

        秦牧真的不想说话,楼着她那细若杨柳的纤腰,感觉她那柔软的双峰贴在胸膛上的温度,那种心跳的感觉让他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秦郎,你若是..........若是...........奴既然千里寻来,早已不计较那些虚礼,秦郎若是.........”

        “若是什么?”秦牧将她那娇小玲珑的身子整个抱到怀里,故意逗她一句。

        她是那样的轻盈纤巧,或许便是能在掌上起舞的赵飞燕也有所不及吧,秦牧感觉抱着她就象抱着一具巧夺天工的玉人儿,生怕把她碰坏了,但那柔若无骨、温软如鸽的触感,还是让他的身体止不住的起了反应。

        “秦郎.......”或许是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反应,李香君就象一泫春水化在了他怀里,微微扬起的玉颜艳若娇花,眸光盈盈流淌到他脸上。

        秦牧与她对视片刻,终于忍不住向那娇艳的樱唇深深地吻了下去,“嗯......”李香君发出一声轻轻的呢喃,玉臂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似迷似幻地回应着,玉指在他头发间无意识地划动。

        秦牧的双手也没闲着,从她那杨柳纤腰轻轻向上游动,虽然隔着薄薄的烟罗衫,仍能感受到她身上的肌肤是何等的温滑。

        “公子,呀..........”就在这时,巧儿一声娇呼从后院拱门处传来。

        李香君匆匆挣开秦牧的怀抱,俏脸如着了火一般,又红又烫,羞态万千。

        秦牧无言昂首向青天,青天上只有一轮明月象是圆圆的笑脸,在对他调皮的嬉笑。

        云巧儿,我要杀了你!秦牧心头发出一声悲愤的呐喊,这已经是第二次,第二次打断自己和香君的温存了。

        我容易嘛,成天得在军营里和那些满身汗臭的家伙一起摸爬滚打,好不容易可以抽空回来与美人温存一下,你你你.............

        “你找本公子什么事?”

        “公子,对不起,那..........那.......我不是故意的。”

        听到小丫头含羞带怯的辩解,李香君窘迫万分,再也呆不下去,起身提着裙裾如一缕轻云飘去。

        “过来。”秦牧望着伊人远去的身影,无限幽怨地下令。

        小丫头挪了半天才挪到她面前,小脑袋耷拉着,小手不停地搅着自己的衣摆,仿佛很不安,可秦牧分明看到她嘴角微微地翘起。

        啪!啪!秦牧一把将她搂过横在自己膝上,对着她那小屁股蛋就是两巴掌,“你是故意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呀,蛋,蛋......烂了,烂了.........”

        “什么蛋?烂了?”

        “是公子你让人家藏鸡蛋的嘛,这下坏了,被压烂了。”

        “你还真改藏鸡蛋了?你............哈哈哈........哈哈哈.......”看着爬起身的小丫头胸前湿了一片,正忙着往外掏烂鸡蛋的狼狈样,秦牧一手指着她,笑得前俯后仰,差点岔了气。

        小丫头掏出一手的蛋黄,小嘴儿噘得跟个茶壶嘴似的,不停地哼哼着。

        “哈哈哈..........你这傻丫头,你还真藏鸡蛋呀.............哈哈哈,笑死我了.........”

        “哼,还不是公子你要人家改藏鸡蛋的,本来人家没事的,都是你啦,以后再也不信你了。”

        “哟嗬,你故意撞破本县的好事,本县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倒埋怨起本县来了,瞧本县许久没升堂问案,你就想上房揭瓦啦?”

        “呀,忘了正事了,公子,刘大哥在外头等着,说是有九龙嶂的重要军情并报,公子快去吧,人家去换衣裳了。”小丫头一见情况不妙,立即拔腿就跑,活脱脱象只逃离狼爪的小白兔。

        **************************************************

        PS:二十五万字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月可能就要上架了,收藏量却一直上不去,这可不是个好现象。收藏量虽然不能完全代表订阅量,但总能反映出一些情况,昊远现在生活极为拮据,实在无法清高到不计较订阅量的境界,亲们,昊子再次拜托大家,没有收藏的请记得收藏啊,算是给昊子一点鼓励、一点信心吧。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