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84章 李自成的战略走向
    去年五月下旬,明廷起用在狱中的原户部尚书侯恂为督师,汇聚左良玉、杨文岳、丁启睿等部,号称四十五万大军,于开封附近的朱仙镇与李自成大战。

        朱仙镇会战双方共激战五日,最终以官军大败告终,李自成先后歼敌十余万,缴获战马两万余匹和无数军资粮草。

        朱仙镇一役意义十分重大,按督师侯恂的说法,此战惨败,使天下“强兵劲旅”皆为李贼所有,叛军精锐异常,所过之处再无坚城可言,官军但尾其后,只敢问叛军去向,再也不敢发动进攻。

        不管侯恂这些话里含有多少臭屁,但有一点却是事实,此战惨败迫使官军不得不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御。

        九月,崇祯强令孙传庭带未经训练的陕西军出潼关对李自成发动进攻,李自成于郏县城东,再败孙传庭的陕西军与“土砦之渠”(即地主武装),至此,除了辽东军之外,明廷再无可与李自成争锋的军队。

        十二月,李自成挥军南下,从朱仙镇败退襄阳一带的左良玉一战即溃,一路逃到武昌,后来见李自成南下攻打宜城、光化等城,左良玉连武昌也不敢呆了,一路退至江西九江观望。

        占据襄阳的李自成号称拥兵百万,放眼四顾,再没有敢于来犯之敌,觉得是称王的时候了。

        于是乎,在今年三月,李自成便成了“新顺王”,设官建制,建立起中央和地方两级政权机构;

        中央又分文职和武职,文职设有太师、上相国、左辅助、左弼等官,建吏、户、礼、兵、刑、工六政府,委任侍郎、郎中、从事等官;

        地方设有府、州、县三级,府设尹,州为牧,县设令,在河南、湖广等地的六个府、十八个州、六十七个县,委任了地方官吏。

        在军事上,随着形势发展,兵员增多,李自成设立了标、前、后、左、右、五营,其中标营领兵百队,其他四营各领三十队。

        最高的武职是领兵将官权将军,由田见秀,刘宗敏担任,各营的主将称制将军,分别由刘芳亮、刘希尧、袁宗第、李过等人充任,此外还有果毅将军,威武将军等九个品级。

        这一切捋顺之后,时间已经进入崇祯十六年七月,一场决定今后战略走向的重要会议如期在“新顺王”府举行。

        魁梧雄壮的新顺王李自成高坐大王椅上,他在攻打开封城时,被开封城副将陈永福射瞎了一只左眼,因此戴着一个黑色眼罩,这让他平添了几分匪气,看上去更象是一个山大王。

        大殿之中,二三十名文官武将齐聚,展开了热烈的争论,这场争论持久不下,慢慢形成了三种不同的声音;

        以左辅助牛金星为首的一派主张挥兵攻占河北,直取京师。

        以礼政府侍郎杨永裕为首的一派则主张先占金陵,尽取江南半壁。

        以兵政府从事顾君恩为首的一派则建议先取陕西。

        新朝新气象,牛金星一身崭新的袍服,迈着从容的四方步出班说道:“大王,左传有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方今之时,明廷数十万大军尽丧,中原已无可战之师,而自中原到京师,无山川之险可持,而我军新胜,士气正高,正当一鼓作气,直捣黄龙,一但拿下京师,去其首脑,则明廷空余四肢,到时可传檄而定矣。”

        牛金星刚说完,礼政府侍郎杨永裕立即出班慷慨陈辞道:“大王,直取京师恐非上策,大王新取襄阳,根基初植,此时急于与明廷精锐决战未免操之过急;

        明廷在中原虽已无可战之师,但在京师、在辽东仍有大量精兵,正所谓困兽犹斗,咱们仓促攻其首脑,明廷必定拼死反扑,到时只怕咱们就算能拿下京师,也会元气大伤,难保不会让别人得了渔翁之利,

        大王,江南富足,未曾遭受战火破坏,且无强兵镇守,大王只要击破左良玉二十万乌合之众,直下江南自当不再是难事;

        明廷如今供给多赖江南一隅,大王只要攻占金陵,则京师供给自断,等稳定江南后,大王再挥师北上,到时京师当是不攻自破。”

        兵政府从事顾君恩也不甘示弱,这次辩论将关系到大顺军今后的战略走向,事关重大,一但谁的方案得到采纳,那么今后的地位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他立即出班辩驳道:“大王,金陵居下流,虽然取之不难,但欲定鼎天下此策不免失之缓慢;

        直走京师,如杨侍郎所言,明廷尚有十数万精兵,若不能胜,大王退安所归?此策操之过急,非上之上策也;

        再看关中,大王桑梓之邦也,百二山河,得天下三分之二,秦汉隋唐无不兴于关中,皆因关中多出劲卒,进可取中原,席卷天下,退可凭四塞之险固守,休养生息;

        因此关中实宜先取之,然后旁略三边,资其兵力,再攻取山西,后向京师,依此而行,进战退守,可保万全无失。”

        李自成虽然暴戾,但有一个好处,他很善于听取部下的意见,很少刚愎自用,专横独断。

        殿中的争论他很少插话,等各人把意见都辩明白后,他仔细思索,认为顾君恩的策略中和了牛金星的急和杨永裕的缓,而且不失稳妥,加上他是陕西人,也倾向于先将陕西打造成根基之地。

        他右手抬起,轻轻向下一压,制止了殿各人继续争辩,然后沉声说道:“顾从事所言甚合本王之意,先取关中进可攻退可守,不失稳妥,此事就这么定了。”

        李自成做出决定之后,殿中一干文武齐齐应是,无复异议。

        ***

        武昌城里,张献忠正等得心焦,左良玉二十万大军逼到鄂州一带后,虽然没有再西进,但夹在左良玉与李自成之间的他,可谓是寝食难安。

        这直接进川吧,又怕李自成无意南下,自己白白失去了攻取大江以南半壁江山的良机;

        若是南下湖广吧,又怕李自成也有意先取江南,到时李自成百万大军挟雷霆之势而来,到那时只怕连进川的机会都没有了,直接就要被李自成吞并掉。

        襄阳离武昌不远,李自成作出决定的第三天,张献忠就收到确切的情报。

        等得心焦张献忠得知李自成决定先取关中后,不禁欣喜若狂,立即就向孙可旺等大声下令:“好,太好了,传本王命令,大军立即准备,三日后起营拔寨,水陆并进,直取湖广。”

        孙可旺四人齐齐抱拳应喏,然后退出大厅各自前去准备,传令兵纷纷奔向各州各县,把张献忠的命令传达下去,一时之间,武昌及周边各县乱成一团;

        二十万大军连带家属,要在三日内完成拔营转战准备,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二十万人马严格算来根本不是军队,只是刚拉起来的乌合之众,张献忠一道命令下来,便到处是鸡飞狗跳的场面,打骂声,哭喊声,呼喝声让整个武昌及周边各县都为之沸腾了。

        但不管如何,几天后,二十万人马拉出来,那浩大的声势却是十万吓人;

        但见江上旌旗遮日,岸上黄尘漫天,水陆两路大军绵延近百里,黑压压的如同乌云遮地。

        那些小县城别说抵抗了,瞧见这阵势就已经吓得手脚发软了,张献忠大军所过之处,可谓是势如破竹,各州各县的官员要嘛象个婊子一样陪着笑脸,小意地打开城门迎客,要嘛早早弃城而逃;

        整个湖广北部哭声遍野,逃难的官民拥塞于途,惶惶不知所向。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