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85章 赣南的秋天来了
    “怎么,你们怕了?”

        “不,府尊待我俩恩重如山,但有差遣,我俩自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此甚好,你们放心,事成之后,自然少不得你们的功劳。”杨廷麟望望紧闭的房门,行这种暗室之举,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但事到如今却不得不为之。

        杨廷麟一向认为食君之禄,便应忠君之事。自崇祯四年举进士,与黄道周、倪鸿宝并以文章节义名传天下,十多年来,他虽然几起几落,但如今总是迁为了知府,所沐皇恩不可谓不重。

        眼看大明江山摇摇欲坠,各地乱臣纷起,杨廷麟痛恨无比。他如今自号兼山,意在效法文天祥(号文山)、谢枋得(号叠山)这两山气节,为国不顾身。

        秦牧拥兵自重,大闹南昌,这已经超出了人臣的本份,不管他是否有意反明,但若是各地官员都这样拥兵自重,那将君父置于何地?大明两百多年的江山社稷还要不要?

        别的地方他无力去管,但赣州是他治下,却不能不管,若任由秦牧这样下去,他就是失职,就是纵容不法,姑息养奸,还有何面目面对君父?

        站在他面前的是赣州守将胡戈和钱清,俩人都是杨廷麟一手提拔起来的,这也是他目前唯一能依靠的力量了。

        “府尊大人,并非我等贪生怕死,实在是此事把握不大,为报府尊大恩,我俩就算舍去性命也无所谓,只是万一事有不谐,恐赣南又是反旗四起,生灵涂炭,还望府尊大人三思。”

        “望府尊大人三思。”

        胡戈和钱清一前一后拜倒,劝阻杨廷麟。

        杨廷麟一脸刚毅地说道:“此事本府早已经再三权衡轻重,你们的顾虑本府都明白,但本府历受皇恩,岂能不报?你们放心,万一事有不谐,到时自有本府来承担一切后果,你们只管按本府说的去做就是。”

        胡戈与钱清见劝阻无效,只得纳头拜道:“府尊既然心意已决,我等自当誓死效命。”

        “好,你二人赶紧按本府说的去布置,千万莫被秦牧等人提前察觉,慎之,慎之。”

        “是,府尊大人。”

        ***

        一百彪悍的骑兵,护着一辆华丽的香车,驶向赣州城,香车上,云巧儿顶着双丫髻,趴在车窗边,手上拿着一把小团扇,遮挡着车窗外**辣的阳光,只剩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的。

        “公子,你知道吗?芷儿姐姐身边有一对双胞胎姐妹,长得可漂亮了。”

        “双胞胎姐妹?”秦牧还真不知道这事,他前后也就见过杨芷两三回,没看到她身边带着双胞胎姐妹来着。

        “是啊公子,那双胞胎姐妹可好玩了,一个叫莫莫,一个叫若若,长得跟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到现在我还认不出她们谁是谁呢,公子,这次你一定要连她们一起抢回去,哼,我就不信认不出她们来。”小丫头一副跟人赌气的样子,甚是可爱。

        秦牧看了不禁哑然失笑道:“丫头,她们是不是欺负过你,瞧你跟她们有仇似的?”

        “是呀,上次人家住在府衙里,她们仗着人家分辨不出谁是谁,老是作弄人家,公子这回一定要把若若和莫莫一起抢回去,到时人家再慢慢认。”小丫头捏着粉拳,就象走过地主家羊圈,准备干那顺手牵羊勾当的小无赖。

        “哈哈哈,丫头快说说,她们是怎么捉弄你的。”

        “她们一个人来向我借东西,我去讨还的时候,莫莫说是若若借的,不关她的事,若若又说是莫莫借的,也不关她的事,她们俩个谁是莫莫,谁是若若,我还分不清,能拿她们怎么办?”

        “哈哈哈,好,本公子这回一定把这对姐妹给你抢回去,让你慢慢辨认,你若是再认不出来,到时本公子帮你来认,本公子最善于查找别人的漏洞了.........”

        赣州城东有一大片梅林,若逢初春时节,必是花繁意闹,美不胜收。田一亩和许英杰早早便在梅林边守候着秦牧的到来。

        彼此寒暄过后,秦牧问道:“一亩啊,情事筹备得怎么样了?”

        田一亩一套崭新的袍服在身,加上他那撇“可爱”的鼠胡,活脱脱象个暴发户的管家,他拱着手答道:“县尊大人放心,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只待后日吉时,便可以迎亲拜堂了。”

        “不错,不错,一亩你果然没让本官失望,好,好好好。”

        “县尊大人过奖了,小的实在不敢当,这次若不是许东家帮忙,小的肯定是焦头烂额,免不了有所疏漏。”田一亩说到这,转头向许英杰长身一揖,“多谢许东家了。”

        “应该的,应该的,若不是秦大人,南昌之事足以让许某万劫不复,秦大人对许某有再造之恩,如今恰逢秦大人与知府千金喜结连理,许某岂能不尽些心力?”

        秦牧要在赣州成婚,需要一栋宅子,许英杰听说后,主动找到田一亩,把自己的一栋别院给腾空出来给秦牧作成礼之用;

        有关婚礼的筹备事宜,他也都尽力提供帮助。本来时间很仓促,但有了许英杰的帮助,一切却办得甚为妥当。

        秦牧倒也不客气,向他道过谢后,便一同进城而去。

        秦牧身上跟着上百骑兵,打马进城时很快就被城中的百姓认出来,人们先是指指点点,后来也不知谁带头,街边的百姓纷纷扬声祝福。

        “恭喜秦大人,贺喜秦大人。”

        “祝秦大人与知府大人的千金琴瑟和谐,白头谐老.........”

        “瞧你说的,还没早生贵子呢,怎么就白头谐老了?小人祝秦大人夫妻恩爱,早生贵子。”

        “对对对,要子孙满堂,再白头谐老........”

        “...........”

        “多谢大家吉言,后日便是本官大喜之日,到时请各位乡亲都来饮一杯水酒。”秦牧骑在马上连连拱手答谢,有了回应,满街的百姓这嘴儿就更甜了,道贺的声音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街边门窗内探首出来的大姑娘小媳妇,见了他那充满阳光的笑容,俊朗的姿态,难禁芳心期期,面红心跳。

        就连青楼里的姑娘不甘寂寞,抱出琵琶来临窗弹唱,凑趣取乐,赣州城里一时热闹非凡。秦牧一路拱手道谢,差点没弄得手抽筋,心里却是很美,在会昌他受到这样的礼遇不奇怪,真没想到来到赣州城,百姓也如此厚待,这算是提前给他送了一份结婚贺礼。

        打马往东门的胡戈刚好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事重重,秦牧不光掌握着会昌、信丰两个千户所的数千兵马,在这赣州城里还得到满城百姓的拥戴,这样的人物就算拿下了,只怕赣州局势也必然大乱,到时如何应付随之而来的乱局着实是令人头痛的事。

        但杨廷麟不听劝阻,一意孤行,他们曾受杨廷麟大恩,也只能誓死效命了。

        胡戈驻马在另一条街口,眼神复杂地看着秦牧远去,街边一片梧桐叶冉冉地飘落在胡戈的马背上,叶片已经发黄,虽然还感觉不到一丝秋凉,但赣南的秋天却在不知不觉中来了。

        胡戈拾起黄叶,放在心里默默地端详,须臾之后突然吐气一吹,然后一拍战马,带着一队兵马向城外驰去。

        *****************************************

        PS:求推荐票喽!大明准备亡了,真正的乱世不久便会到来,求推荐,求鼓励,让咱们一起去战斗!

        .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