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明扬天下 > 第086章 马永贞遇伏 (求收藏)
明扬天下 第086章 马永贞遇伏 (求收藏)
    许英杰的别院位于城北,临河而建,共分三进,本就是雕梁画栋,别致精雅。再经过一番精心布置,张灯结彩,更是充满了喜气。

        秦牧进入别院后,四处走走,看到门窗上都提前贴上了大红的“囍”字,盆栽花卉处处飘香,和会昌那简陋的县衙一比,让他感慨万端。

        值得一提的是,跟在身后的云巧儿虽然看着喜欢,但绝对没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稀罕表情,这让秦牧进一步断定,小丫头定是大户人家出身。

        “秦大人可还满意?要是觉得哪里不满意,许某立即叫人重新布置。”陪同秦牧观看的许英杰殷勤地说道。

        “许东家高义,本官记下了,如此这般已经很好了,不必再麻烦许东家了。”

        “不麻烦,不麻烦,但求秦大人满意就好。”许英杰连忙应着,在他看来,秦牧一但与杨廷麟结成翁婿,一个掌军,一个掌政,在这赣南那就更难撼动了,是以对秦牧自然更加殷勤。

        秦牧随口打趣道:“这次幸亏有许东家帮忙,不然本官只能去做上门女婿喽。”

        “秦大人说笑了,许某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何足挂齿。”

        “嗯,一亩啊,这次花费多少,你要理好数目,将来好结算给许东家。”

        不等田一亩回答,许英杰就抢着说道:“秦大人太见外了,大人为许某洗脱通匪的罪名,恩比天高,许某为大人尽点心力是应该的。”他心思略一转,接着说道:“这栋宅子权当是许某送给大人的贺礼,小小心意还望秦大人不要推辞。”

        “哈哈哈!”秦牧听完朗声大笑,既没说接爱,也没说不接受,“走,本官今晚借花献佛,请许东家喝一杯。”

        从秦牧清明的目光中,许英杰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他真想打自己一个嘴巴。他刚才在开口送出宅子时,心头还稍稍犹豫了一下,毕竟这宅子宽敞华丽,论价钱可不是个小数目。

        但从秦牧的朗笑声中,许英杰突然明白自己是多少可笑,这样一栋宅子,在秦牧心中大概根本不值一提吧,从秦牧在会昌的所做所为来看,他看上的是什么不难猜测,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一栋小小的宅子何值一提?

        自己若再在这方面动心思,只会让秦牧看轻,想通这些,许英杰正了正衣冠,长身一揖,再也不提送宅子的事,只是随秦牧去放怀畅饮。

        到了成亲这一天,整个赣州城都沸腾了。

        满城百姓早早拥到迎亲的道路两边,围墙上,树木上都爬满了人,喜气洋洋,议论纷纷,梳着冲天发辫的小孩子三五成群的挤在前头,个个伸长了脖子,等待迎亲的队伍出现,好追上去唱祝词,讨喜糖。

        会昌知县秦牧娶妇,知府大人嫁女,城中官绅富户,谁不争着来捧场道贺?街上车水马龙,鲜衣怒马的全是带着礼物前去参加婚宴的人。

        看到宾客盈门,场面热闹无比,秦牧暗暗有些纳闷,普通百姓挤来看热闹也就罢了,城中的官绅富户也争相前来,这就有些怪异了,自己声望有这么高吗?

        当初赣州城危之时,还是自己出的主意,让杨廷麟去强借钱粮,这些官绅富户不怀恨在心就不错了,还会争着来锦上添花?

        嗯,看来人家只是给杨廷麟的面子,毕竟杨廷麟虽然强借了他们的钱粮,但很讲信用,运回牛西镇的缴获后,就把钱粮还给他们了。

        秦牧没有功夫去多计划这些,从一大早起来,他就被一群老妈子摆弄来摆弄去,先是里里外外的打扮起来,接着还要听她们不断的唠叨,要注意这样,要注意那样,到了哪个环节要说什么话,甚至进门要先迈那只脚,都得先记牢了,弄得秦牧一个头两个大。

        等他打扮得花枝招展,披红花,骑大马,准备随着迎亲队伍前往府衙接亲时,便看到蒙轲、马永贞、崔锋、霍胜、凌战等人一齐赶了来,这些家伙一个个打扮得喜气洋洋,好象娶媳妇的是他们似的,秦牧不禁讶然问道:“你们?你们怎么都来了?”

        霍胜挤上前来,抢过他的马缰嘿嘿笑道:“大人,瞧您说的,今日是您大喜的日子,我们当然要来给大人撑场子呀,大人请想,杨知府不是赚您冷落她的女儿嘛,我们一起来给大人捧场,把场面搞得热热闹闹,隆而重之,看杨知府还有什么话好说。”

        “是你们自己要来的?”秦牧脱口问道。

        “大人,您是不是乐晕头了,不是我们自己要来,难不成还有人把我们绑来不成?”

        “胡闹,事前怎么不和我说一声。”

        “大人,您大喜之日,我们肯定是要来的,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咦,大人怎么了?”

        “大人,吉时到了,不能再聊了,快快快,快奏乐启程............”田一亩这位司礼官哑着嗓子前呼后喝,迎亲的队伍随即动起来;

        秦牧心中虽有些疑虑,却也顾不得细想,他匆匆拉过马永贞,让他立即赶回会昌,管好会昌的人马。

        秦牧虽然一时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但心里总觉得怪怪的,本着小心能驶万年船的原则,还是让马永贞回去掌管着军队,这叫手中有枪,心中不慌。

        马永贞曾是叛军首领,与这场合本就格格不入,秦牧让他回会昌,正合他的心意,应下之后,便带着几名亲兵匆匆出城。

        “驾!”一出拥挤的赣州府城,马永贞一抽战马,带着几个亲兵绝尘而去,说真的,秦牧大婚,他不来参加说不过去,可他曾是匪首,面对赣州城里的官员士绅,心里特别不自在;

        出城之后,望望辽阔的云天,不由得大舒了一口气,纵马逛奔起来,掀起一路黄尘向东飞驰而去,经过东面的梅林时,前面两骑突然马失前蹄,轰隆翻倒出去,变故来得太突然,马永贞猛勒战马,然而还是迟了,坐骑紧接着踢在绊马索上。

        好个马永贞,口中发出一声暴喝,右手一按马背,整个人腾空翻出,落地时虽然踉踉跄跄站不稳,但长刀已经出鞘,顺势在地上翻滚两下之后,贴身到一株梅树干上站起。

        后面的两个亲兵也及时调整,纵马跃过了绊马索,“将军,将军,你没事吧?”

        “不必管我,你们快冲,快回会昌,这是军令,快!”秦牧在婚宴前突然派他回会昌,这本就很反常,刚出赣州又遇到伏击,马永贞第一个反应和秦牧一样,派人回会昌报信,掌握军队。

        “将军!”两名亲兵悲呼一声,既不忍丢下马永贞,又不敢违抗军令,一时进退失据。

        这个时候,梅林里传出了急促的脚步声,只见四面各有二三十个明军冲出,个个都已箭上弦,只要一松手,冰冷的箭矢必定呼啸而来。

        马永贞他们是来参加婚礼的,身上没有着甲,要在箭雨中冲出去无异于痴人说梦。

        “你们是什么人?本将是会昌千户所千户马永贞,让你们领头的出来说话。”马永贞审时度势,明白硬来只有死路一条,于是打算拖一时是一时。

        “下马。”伏击的人马中,一个百户模样的人站出来,指着马上的两名亲兵大喝。

        马永贞及时止住了两名亲兵拔刀:“下马吧。”

        “将军..........”

        “下马。”马永贞凛喝一声,伏击者是明军,不是土匪,那么行事就必定有所顾忌,只要不反抗,对方不大可能立即杀人,否则也不会让自己束手就擒,一通乱箭射杀岂不干净?想通这些后,马永贞决定先不作无谓的反抗。他对伏击的那名百户说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识时务者为俊杰,马永贞,你最好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就别怪我们刀箭无眼了。”

        “谁派你们来此伏击本将的?”

        “马永贞,你还是先束手就擒吧,到时你自会知道了。”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