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89章 会昌千户所
    会昌千户所中军大帐里,胡戈看着最后一个向连城也倒在了桌子下,不禁暗暗吁了一口大气,无论什么样的军队,从主将到中下层军官都没有了,就算人数再多,也只能是一盘散沙。

        一支没有丝毫凝聚力的军队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胡戈上去摇了摇向连城,确定他已经昏迷之后,立即对张启等人下令道:“快,全都绑起来,立即按计划行事。”

        大营之中,近两千士卒聚在一口口大锅边,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叫嚣声满营回荡,有的在唱十八摸,有的在行酒令,好不热闹。

        “一只蛤蟆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噗通一声跳下水。”

        “两只蛤蟆两张嘴,四只眼睛八条腿,噗通噗通跳下水。”

        “哈哈哈,你错了,快喝,快喝。”

        “你娘的使诈,我哪儿错了,老子又没叫错。”

        “你明明说的是两只蛤蟆四张嘴,,八只眼睛没有条腿,怎么没错。”

        “想玩老子是不是,老子是这么叫的吗?”

        “喂喂喂,你们俩喝多了就去蹭墙根,别在这儿撒野。”

        蓬!大铁锅突然被人掀翻,锅边的人被汤水溅中,痛得直骂娘,也不管是谁掀翻的锅,喝多了火气正旺,逮住谁就揍谁,一群大头兵,身边没了将领管束,加上各成派系,喝酒之后大打出手再正常不过;

        有打架的,就有看热闹的,有见别人被打兴灾乐祸,大声叫好的,更有皮痒的一窝蜂加入斗殴,反而被打得鼻青脸肿的;

        整个大营里鸡飞狗跳,锅翻酒倒,也有的只顾抢酒喝,醉翻在地呼呼大睡,场面乱糟糟的。

        赣南俗杂风殊、民风伉健,嗜勇好斗,会昌千户所的骄兵悍将更是精挑细选出来狼虎之辈,秦牧在大营时还经常有打架斗殴的事情发生,更别说他不在的时候了;

        这种场面向连城等人早有所料,提前把武器收入了库中,没有了武器,你们爱怎么打就怎么打,大不了当成一场对战训练。

        但这却给胡戈提供了最大的便利,他先让张启带人守住了库房,然后戴盔披甲,挎刀握弓登上点将台。

        咚咚咚!

        中军大鼓突然敲响,乱蓬蓬的校场上突然静了下来,一千多士卒睁着朦胧的醉眼,好奇地看着点将台上的胡戈等人。

        胡戈凛然地扫了抬下乱糟糟的士兵一眼,大声喊道:“会昌千户所的兄弟们,我乃赣州守将胡戈,今日奉知府大人的命令前来,除了犒赏大家奋勇作战,平定顾宪成之乱外,还有一件事要告知大家,大家先记住本将的话,无论你们听到什么,都不能乱,否则别怪本将把他当成乱兵当场射杀,各位切记,切记。”

        校场上的士兵面面相觑,有些人因酒醉的利害,根本没听清胡戈说什么,不停地甩着脑袋。

        胡戈接着大喊道:“就在昨日,会昌千户所千户马永贞,因不满会昌知县秦牧的责骂,挟持秦牧为质,意图再次叛乱...........”

        轰!静静的校场上突然象扔进了一个炸弹,近两千士卒瞬间大哗,打断了胡戈的话,叫嚣声如雷震耳。

        “不可能,不可能,马将军不可能挟持秦大人,这不可能。”

        “这是造谣,这不是真的。”

        “他娘的,挟持?竟敢挟持秦大人。”

        “该杀........”

        会昌千户所的兵丁成分本就复杂,隐隐各成派系,嚷了一阵之后,霍胜、以及秦牧嫡系的人马不自觉地望向马永一系的人,眼神之中充满了不信任;

        马永贞造过反,是有过前科的人,谁能保证他不会真的再起反心,他若再反,挟持秦牧有什么奇怪。

        咚!咚!咚!胡戈让人再次击响中军大鼓,总算把满营的叫嚣声压了下去,看着满兵骄兵怒气冲天的样子,胡戈暗暗心惊,最关键的时刻到来了,这个时候一但处理不好,立即就可能引发大乱,千万不能让场面乱起来,千万不能乱。

        “将士们,你们的心情本将非常了解,但不幸的事确实发生了,现在秦知县还被马永贞挟持在赣州城内一栋民宅里,知府大人已经紧急封锁赣州城,将马永贞困在城中,正在想方设法营救秦大人。知府大人担心会昌千户所有马永贞党羽,特派本将前来,总旗以上的军官先隔离审查,若与马永贞没有关系,一定不会受到冤枉,至于你们这些普通的兵士,不管当初是不是马永贞的手下,只要听从号令,不生事,不叛乱,知府大人将不予追究,若是有谁不听号令,妄图生事,则等同于谋反,按罪不但要斩首示众,还要祸及满门。”

        胡戈这套说词是一早就编好的,听起来毫无破绽,很能混淆视听,只要现在能控制住场面,等士兵接受整编,习惯于服从命令后,将来就算真相大白于天下,还有谁愿冒着杀头的大罪起来为秦牧打抱不平?

        因军中将领都不在,校场上一千多士卒茫然不知所措,一个个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许久之后,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对台上的胡戈大声责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都是真的?”

        “就是,就是,就算秦大人真被马永贞挟持了,那霍胜将军呢,刘猛将军呢?他们总不会跟着马永贞一起造反吧?”

        “不错,就算杨知府真要派人控制会昌千户所,也是派霍将军和刘将军来。”

        “...........”

        “住口!”眼看群情汹涌,场面就要失控,胡戈大喝一声,同时示意自己带来的几十人,齐齐张弓待发,冰冷的箭头指着台下。

        他自己也拔出刀来,厉声喝道:“刘猛在抢救秦知县时身受重伤,霍胜与秦知县一同被挟持,岂能回来?这是知府大人盖了大印的文书,上面把事情说得一清二楚,你们之中谁人识字,不妨上来三两个,看清楚这文书可是真的。你们要知道,事关重大,岂能作伪?本将再次警告你们,谁敢乱来,立即当作马永贞同党射杀,之后还要追究满门死罪,绝不轻饶。”

        很快,乱糟糟的士卒当中走出几个识字的,上台来验过胡戈带来的文书,确认了文书上的知府大印无误,但还是有人大喊起来。

        “有文书也不能信,谁知道知府大人会不会秋后算账,到时把咱们都说成同党怎么办?”

        “就是,除非见到秦大人,或是刘将军他们,不然绝不能听他的。”

        “不错,咱们自己去赣州辨个真假............”

        咚!咚!咚!中军大鼓再次被敲得震天响,同时胡戈一声令下,台上的几十名手下箭矢齐发,呼啸的劲箭就射在点将台下的空地上,这一举动确实震慑了不少人,毕竟校场上的士兵虽多,但会是空着双手,胆气未免不足。

        胡戈趁机大喊道:“你们看好了,本将这里还有一份知府大人写下的保证文书,文书上明确保证只要你们听从号令,不生事,不作乱,今后绝不以马永贞之罪牵连你们,再者说了,一但把秦大人救出,秦大人同样会为你们说话,岂会牵连你们,这份文书就由你们保管着吧,本将仁至义尽,尔等若再生事,就别怪本将无情了,张启听令,谁敢再大声喧哗,挑动军心,意图生乱,立即射杀。”

        “尊命!”

        到了这种地步,若是普通的军队,在各级军官都不在的情况下,剩下一群大头兵,形同散沙,再也凝聚不起来;基本就接受胡戈的控制了。

        但是..........

        胡戈万万没想到的是,校场上还有大量的准军官在,他们虽然没有实际的职位,但秦牧一直都按军官的要求在培养他们,教导他们,并且在一次次实战模拟中,让这些人担当主将指挥军队。

        不错,这些人就是耗费了秦牧无数心血的教导营。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