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90章 婚礼之变(1)
    PS:现在看来,强推效果差强人意,昊子急需大家的支持啊。打赏就不说了,这个要花钱,收藏、推荐方面还望大家别忘了支持一下,诚求推荐、收藏。

        *************************************************************

        秦牧确实喝了不少酒,已经有七分醉意,但脑子并没因此停止运转,一见刘猛不顾失态,狂奔向东跨院,他心中一激灵,酒意又醒了几分,对身边的朱一锦急声道:“快,快进厅,控制杨廷麟,快。”

        杨廷麟大办宴席,这本身就与他一惯的行事作风不相符,再加上得了司马安的暗示,秦牧此刻再也没有疑虑,一定是杨廷麟要对付自己,一定是。

        在华夏历史长河中,从来不缺那些死忠的人,他们自持气节,视生如归,为了心中坚守的那份节义,他们不惜以卵击石,不惜杀身成仁,这样的人秦牧一向心存佩服;

        但当这样的气节是冲着自己来时,秦牧还是忍不住想骂娘,特别是杨廷麟的做法,连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都押上了,他娘的,老子又不打算反明,放眼天下,如今拥兵自重的人多如牛毛,何苦偏要与老子过不去耶?

        不管心中如何骂娘,秦牧自己可没有闲着,面对这样的突变,他不可能立即得出什么周密的应对措施,吩咐完朱一锦之后,他本能地也往东跨院冲去,那边有他的一百人马,只要这一百人马在手,足以把赣州搅个天翻地覆,他就是这么想的。

        大厅中的杨廷麟看似在闭上养神,却一直留意着秦牧的举动,见秦牧朝东跨院狂奔而去,心中不禁暗叫不妙,按计划,是等安排好的城中守军到了,立即以缉匪的名义,控制现场,清退宾客,然后再与秦牧摊牌。

        但现在看来,还是被秦牧提前察觉了。

        “拿下此人。如此乱冲乱撞,简直是目无尊长,拿下他。”杨廷麟突然站起,指着冲进厅来的朱一锦大喝。

        厅门两侧原本垂手侍立的几个“小厮”闻声而动,一齐向冲进来的朱一锦迎去,厅中的几桌宾客,包括赣州同知陈绍平、判官高定方等人都不明所以,无不大讶;

        陈绍平甚至还出言相劝道:“府尊大人,今日是令爱大喜之日,府尊何必为一个无知之徒大动肝火呢.......”

        杨廷麟心中着急,不禁看了看厅中的沙漏,时辰还着那么一点点,若是让秦牧跑了,恐怕一切便将前功尽弃。他打断陈绍平道:“陈同知不必多管,本官自有分寸,快,把此人拿下,快拿下,追过去看看新郎官为何急奔东跨院,莫要出了什么问题才好,快去。”

        这次行动杨廷麟费尽心思,女儿的终身幸福,自己的性命都押上了,所以他绝不能让秦牧逃出去,绝不能。

        朱一锦功夫不差,心急火燎的他只想早点擒住杨廷麟,没有丝毫留手,呯!狂奔中的他突然一个斜掠,避过第一个小厮当面一拳的同时,右肘狠狠地撞在对方的肋骨上,那小厮顿时惨叫一声横翻出去。

        厅中宾客发出阵阵惊叫,争相逃避,一时间杯翻盏落,桌摇椅倒,另一个小厮抓起一张椅子,大喝一声便向朱一锦狂砸而来,正冲入门的朱一锦避无可避,只得抬起右臂硬挡。

        蓬!那张椅子瞬间散架,朱一锦忍着手臂上的剧痛,吐气开声一脚飞踢而出,那汉子被踢得飞撞在一张酒桌上,酒桌翻倒,汤水乱溅,杯碗尽碎,厅中的宾客更是吓得惊叫不停;

        只有杨廷麟还静立不动,但前襟被汤水溅湿了,帽子上还挂着一根青菜,油汁沥沥的往下滴,只是这颇为滑稽的场面却没人笑得出来,

        朱一锦目光紧紧锁着杨廷麟,脚下如飞,旋风般向他冲去,就在此时,一张大网呼的一下迎面罩来,朱一锦避之不及,瞬间被罩在网内,剩余的小厮一拥而上,拳脚呯呯地往他身上招呼。

        “留两个拿人,其他人去保护新郎官,快去!”杨廷麟急声大吼,帽子上的青菜都顾不得拂去,便快步出厅,朱一锦被擒住后,五六个小厮按杨庭麟的命令,转身向东跨院冲去。

        朱一锦这边冷不妨被大网罩住,秦牧正是狂奔入东跨院之时,冷不防刚冲入大门口的他就与冲出来的刘猛撞了个满怀,呯的一下,秦牧被撞得倒摔出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人,大人。”

        “别管我,快说,里面的兄弟呢?里面的兄弟呢?”

        “大人,不好,里面的兄弟和蒙轲他们一样,都着了别人的道,全都昏睡不醒,大人快走.........”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会昌千户所高级将领不在,向连城这个中下层军官又全部被胡戈下了迷药,擒在大帐之中;

        若是一般的军队,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再经胡戈那翻真假难辨的话蛊惑,还有知府大人的文书保证,刚分到田地,生活刚有盼头的士兵一定会乖乖就范了。

        就算有些人心中不服,但没有人领导,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但胡戈错就错在对会昌千户所的实况还没有了解透切,校场上确实没有总旗以上的军官了,但绝对不缺具有领导能力的人。

        秦牧苦心孤诣培养的教导营,每个人都是经过反复挑选,又经过理论和实践教育,其中很多人曾被秦牧临时指定为一方主将,在极为仓促的情况下指挥军队排兵布阵,包括计算粮草武器补给等各项任务在内,进行一场实战模拟训练。可以说这些人目前虽然还不是军官,但能力绝对胜过一般卫所的百户军官。

        胡戈为了控制局面,对张启下令,谁敢再大声喧哗,挑动军心,意图生乱,立即射杀。

        校场中间地带的韩刚和李辰对望一眼,随即默契的同声大喊起来:“兄弟们,忘了你们的军人誓词了吗?请兄弟们一起大声把你们的军人誓词念出来。”

        军人誓词是会昌千户所特有的东西,每天起床集合,早餐前、晚餐前,晚上睡觉前,士兵们都要大声念一遍军人誓词,对于会昌千户所的士兵来说,军人誓词已经象烙印一样,深深地烙进他们的心头。

        韩刚与李辰大声喊出来后,令胡戈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近两千士卒如同条件反射一般,就算是那些醉眼朦胧的人,也立即昂首向天,用尽全身力气大吼起来:“坚决服从秦大人指挥,忠实地履行军人义务,严守纪律、常备不懈、关心同袍、团结协作。热爱百姓、热爱民族、不怕牺牲、宁死不屈。不出卖同伴、不向敌人告密,牢记自己的职责、荣誉、以及忠诚。”

        近两千人的呐喊,起初还有些零乱,但喊到一半,声音就已经整齐划一,如同出自一人之口,声震天地,气吞山河,站在点将台上的胡戈甚至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仿佛是经受不住校场上吹来的那股无形气流。

        校场上的士兵拿出吃奶的劲大声吼出誓词之后,不但人人为之热血沸腾,同时也记起了自己身为军人的职责,记起了自己领的是谁的饷,记起了应该听从谁的指挥。

        韩刚和李辰之所以让士兵大声喊出军人誓词,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趁这个机会,他们再次大吼起来:“兄弟们,别忘了秦大人能与上天沟通,他现在虽然不在这里,但你们的一举一动,必定逃不过秦大人的眼睛,现在听我号令,各伍各什按每天集结时的贯例列阵,要快,秦大人在看着你们,快!”

        在韩刚和李辰的大吼声中,近两千士卒在没有军官的情况下,竟然迅速地列起阵来,这一幕看得胡戈目瞪口呆,冷汗直下,这是什么样的军队啊..................

        .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C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