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扬天下 第0321章 皇帝毛了
    驱虎吞狼,确实是个好主意。www.23sw.net

    不过要操作起来,却不是易事。这次,有老天爷眷顾,事态的发展对李昂实施驱虎吞狼的计策转向有利。

    王忠嗣处心积虑,大举出兵,捷报不断传回长安。他心想,有这样的战果,应该能让皇帝满意,进而打消强攻石堡的念头了吧?

    谁知皇帝炸毛了,朕让你拿下石堡,你给朕玩虚的,送几份捷报入京就行了?

    石堡!石堡!朕要的是石堡!

    这下,王忠嗣有点傻眼了,皇帝一心要拿回石堡,眼里只有石堡,这可怎么办?他亲自去看过石堡的地形,那里可谓是天险。

    如果强攻能拿得下来还好,可那样的天险,就算十万大军强攻,也不见得一定能拿下来啊!

    如果牺牲巨大,最后却没能拿下石堡,这可不光是损及他的名望的问题,李林甫正在虎视眈眈,到那时,牺牲那么多将士的责任就要由他来承担,李林甫岂会放过追问他败军之罪的机会?

    可以说,强攻石堡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合算,对他个人而言,更是存在巨大的风险,真乃是进退维谷呀!

    李林甫一直在想方设法对付太子,但找不到太子的把柄;眼下却正好以国之名,以石堡为劫,通过以自己的应劫,从而达到牵累太子的目的,好是歹毒的一招!在这种情况下,王忠嗣不愿冒这个风险。

    他思来想去,决定以退为进。

    怎么退?王忠嗣决定上表辞去河东、朔方两镇节度大使的职务。

    一来,他身兼四镇节度,控边万里,确实容易犯忌。

    二来。辞去两镇节度大使的职务,也是隐晦地向皇帝表达一层意思:把我逼急了,我就撂挑子不干!

    这回。王忠嗣错估了皇帝对石堡的重视程度。他的辞呈一递上去,皇帝立即就准了他辞去河东、朔方两镇节度的请求。此举表明,皇帝对王忠嗣已经心存不满。

    李林甫不禁为之窃喜,其一直压着董延光主动请缨的奏疏,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等王忠嗣把皇帝惹毛了,再变相地夺去王忠嗣对陇右大军的控制权。

    李林甫乘机把董延光的请战奏疏递了上去,皇帝一看,立即同意了由董延光来负责强攻石堡。

    皇帝的圣旨以八百里加急送达鄯州,这下王忠嗣真的傻眼了。

    要强攻石堡。必须精锐尽出,董延光负责指挥夺取石堡的战役,也就意味着陇右精锐之师将全部归于董延光的控制之下。

    而他这个节度大使,只能帮董延光送送粮,打打下手。

    毫无疑问,王忠嗣等于是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样,王忠嗣已经退无可退,如果真让董延光拿下石堡,那他就更加尴尬了。

    到时皇帝会问,你不是说石堡拿不下来吗?你宁可违抗朕的旨意。也不敢去攻打石堡,现在董延光拿下来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李林甫一定会说他是想保存实力。另有图谋。到时皇帝对他已失去信任,在李林甫等人的谗言之下,不光他会被问罪,太子也肯定难逃池鱼之殃。

    不!绝对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

    “郎君,董延光已经在调兵遣将,咱们怎么办?”伍轩忧心忡忡地问道。

    一旁的华秋也说道:“董延光一定会调咱们去攻打石堡,咱们这一去,必定是死路一条!靠!”

    聂风、林大域、王光照、李七、莫容和顺五人也频频点头。他们和李昂是一体的,荣辱与共。李昂与董延光的仇已经深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一旦被董延光调去攻打石堡。第一个一定是他们上,到时就算不死于吐蕃人的滚石之下。董延光也可以随便找个理由,说他们进攻不力,一刀砍了。

    这不仅可以报仇,还可以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让后续大军不敢怠战。

    董延光有什么理由不这么干呢?

    说实话,李昂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他说道:“大家先别急,你们都是骑兵,强攻石堡,本不应让骑兵先上。当然,确实不排除董延光借口让咱们去送死的可能。李泌,你怎么看?”

    李泌微笑说道:“若是董副使的将令没法传达下来,李舍人就不算违命了。”

    李昂蹙了蹙眉头说道:“看来只有这样了,只是现在吐蕃人在边境上的防备极为严密,咱们五百骑兵说少不少,不好掩饰行踪啊。”

    聂风等人这下算是听明白了,李泌的意思,是让李昂再玩一次孤军深入敌后,这样一来,董延光的命令都传达不到,大伙也就不用去石堡送死了。

    伍轩立即反对道:“郎君,这不行!上次咱们五十骑,目标小,而且是趁吐蕃人不备,才有机会突入敌后。又恰逢其时地遇上吐蕃集结兵马偷袭陇右,后防空虚,咱们才能如鱼得水。但现在咱们可是五百骑兵,掩藏不了踪迹的,而且这段时间两国边境烽烟四起,吐蕃人戒备森严,哪里再容咱们有机会深入?”

    华秋也点头道:“不错,现在深入敌后,不是个好主意。”

    李泌笑道:“未必要深入敌后,只须暂时隐藏踪迹,让鄯州的军令一时没法传达下来即可。”

    “这个不是废话吗?不深入敌后,如何隐藏得住?”

    “就是,别以为自己读了几本书,就了不得了!在咱们陇右界内,想隐藏五百骑兵不让自己的人发现,这根本不可能嘛!”

    李昂笑而不语,十指交叉枕于脑后,舒服地靠于石上。李泌见他做甩手掌柜,只得解释道:“五百骑兵聚在一起,自然难以隐藏,如果是五十骑,甚至五骑呢?”

    这下华秋不禁一拍脑门道:“他娘的,忘了分散隐藏这一招了。”

    众人这才释然。

    李泌说道:“当初王大使命李舍人带兵出战时,一定没有规定李舍人不准分兵。董延光的目标是李舍人,而不是你们,所以,分兵之后,即便你们之中,有一两股人马被董延光找到,那也无防,只要李舍人和你们几个不被找到,董延光就无可奈何。”

    “不错,不错,就这么干!”

    大家终于转忧为喜了。李昂这才开口道:“也不必过于分散,石堡之处,将有一场惊人的战役,说不定到时咱们还有机会捞点便宜。李泌,说说吧,现在隐藏在何处,将来最有机会击敌之软肋?”

    要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这需要对战将的走势,敌人军力的调动,有一个预先的精准判断才行。

    **************************(未完待续。)

明扬天下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