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十一章 我是主角 中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海尔根是否毁于龙炎我不知道,”就当同车的三个囚徒,全被陆远的大话骇得嗔目结舌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忽然从身后插入进来,傲慢十足的说道,“但你肯定看不到那一天,我保证!”

    原来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马车已经不知不觉停了下来。于是站在屋檐下的那个帝国女军人,恰好听见了陆远的“预言”——看她铁青着脸,显然这话让她很不爽。

    “……”看见那张熟悉的大姨妈脸,老陆登时无语。

    尼玛!居然是本游戏中、最最遭人恨的那个帝国女队长!……我这不是倒霉催的是什么!

    要知道这个游戏的大背景就是:在游戏的主要场景帝国天际省,正面临百年未见之变局——外有夏暮岛的梭莫精灵摩拳擦掌,时刻准备入侵并彻底覆灭帝国;内部有天际省风暴斗篷掀起叛乱,以宗教和种族主义为口号聚集诺德人,试图在天际省建立诺德人的国家——帝国在天际省的统治正接受最严峻的挑战!风雨飘摇,朝不保夕!

    每一位玩家扮演的主角都要站在这个十字路口上,必须做出非此即彼的选择——是加入暮气沉沉的帝国,努力在内部消灭分裂势力,外部抵抗梭莫精灵入侵。扶着这个古老的国家再走一程,或许能等到下一次复兴;还是选择加入风暴斗篷,推翻帝国的统治,建立诺德人的国家并将乌佛瑞克·风暴斗篷高举王位……

    这是个严峻的问题!

    原本在游戏中你会慢慢了解到,风暴斗篷其实奉行的是“诺德人至上主义”!他们对别的任何种族都瞧不起,迫害起别的种族来毫不手软!而且还大部分都是塔洛斯的狂信徒。风暴斗篷还借助外部侵略势力,在国家内部搞分裂主义——狂信、种族主义、搞分裂……是不是很像现实中的某些菜色教徒?

    老实说三观稍微正常一点儿的人,绝不会傻到去支持诺德人的“正义事业”!尤其是那些背景选择非诺德种族的人,要多贱才会去支持一帮种族主义者?

    可就因为眼前这个2b帝国女队长,她会固执的判处每一位刚进游戏的玩家死刑!——结果把绝大部分第一次玩这游戏的人,毫不犹豫的推到风暴斗篷的阵营!

    惹了这个人,老陆已经可以预见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

    几辆运输囚犯的马车停在士兵的包围圈中。海尔根的小广场已经被清理出来,此刻中间摆着一个带凹陷、膝盖高的石头台子,一个木箱搁在石台的前面。而蒙着面的侩子手正抱着一把大斧头,靠在墙边等候着……

    老实讲,这样的安排对于将要被处死的一位国王(至少也是一位城主)来说,有些简陋。如果放在独孤城,乌佛瑞克·风暴斗篷至少配得上一个专门搭建的木头高台,一场盛大的审判,和能高高落下、干净利落切断颈骨的闸刀!可他现在只有一个侩子手与寥寥无几的围观群众,这真不是一场将杀死国王的仪式。

    但主导此事的图留斯已经不想再拖下去——乌佛瑞克杀死国王后逃出独孤城的过程让他印象深刻。能在乌佛瑞克返回风盔城之前抓到他,至少有一半是靠运气!图留斯将军不确定如果等乌佛瑞克回到大本营,他是否还有机会再度抓住这个狡猾的家伙!所以他走到半路,突然间便下定决定,要在海尔根就直接处死乌佛瑞克·风暴斗篷陛下!

    免得夜长梦多。

    毕竟只有死了的乌佛瑞克才是最好的乌佛瑞克!

    这一点可以说大大的出乎独孤城那些贵族的意料之外,当然,也出乎了那些准备营救乌佛瑞克的风暴斗篷叛军们的意料之外。

    至于陆远……除了他自己把自己当主角,其实没人在意他……这就是现实。

    下车的囚徒们排成一列,被帝国书记官依次询问并记录着姓名和故乡所在——落叶归根是诺德人的传统,帝国同样尊重这个传统。斩首之后将每个人的尸体送回故乡,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义务,哪怕对叛军也不例外。

    “乌佛瑞克·风暴斗篷,风盔城领主。”轮到乌佛瑞克,书记官哈达瓦尽量的表示尊重。然后是……“溪木镇的拉罗夫”,书记官哈达瓦的视线与拉罗夫毫无避让的撞击在了一起!

    拉罗夫,就是那个坐在老陆对面的诺德汉子,他的家乡是溪木镇——而书记官哈达瓦,同样是溪木镇人。

    陆远排在队伍的最后一个,和游戏里一样,这让他能饶有兴致的将这一幕尽收眼底。他猜测,或许哈达瓦和拉罗夫是哥们儿,或许他们从小就是冤家对头……无论童年时如何,如今来自同一家乡的两个诺德人,却不得不站在阵营的两端,这是何等的无奈……

    事实上,拉罗夫和哈达瓦的眼神仅仅轻轻碰触刹那时间便又分开。拉罗夫的眼神狂热而固执,但帝国阵营的哈达瓦却轻轻的将眼神躲开了……不是心虚,仅仅是因为对方马上要魂归松加德……观看这一幕的陆远却已经脑补了五百万字!

    “洛利克镇的洛克尔。”点名轮到排在陆远前面的偷马小贼。

    “不!我不是叛贼,我只是偷了东西而已,别杀我!”被问到名字,崩溃的洛克尔终于被最后一根稻草,压迫的走向了极端!他猛的挣开士兵的手,竟想在无数帝国士兵的包围之下,不管不顾的逃走!

    “停下!”那个女队长愤怒的吼叫一声!她身边的卫兵,已经摘下弓箭准备射击,书记官哈达瓦有点儿不知所措的让开,而拉罗夫和乌佛洛克兴奋得看着这一幕,想趁乱做点儿什么……

    然而这一切,全都被一只突然伸出来的脚,弄得戛然而止——

    小贼被那只突然出现的脚别在两腿之间,措手不及防之下被绊倒在地,狠狠的摔在石头地上!一时间竟痛得蜷缩起来,连声音都失去了。

    没人关注小贼,所有人都无语的看着陆远,眼神里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叛徒”!而陆远则在收回脚后,仰天吊儿郎当的吹着口哨~~……一副“我只是一只与此无关的路人”的架势,任凭各种指责的目光,在他的厚脸皮上撞得折戟沉沙。

    一会儿龙就来了,看在跟小贼相识一场的份儿上,救你一次……这就是陆远的真实想法。

    至于那个帝国女队长,已经被气得几乎要疯!虽然陆远把洛克尔绊倒,可也把她想要拿小贼立威的念头扼杀在了萌芽状态!但图留斯将军就站在边上看着,她努力再努力,才终于把这团火暂时压了下去!

    “看住他!”她指着小贼恶狠狠的吼道,“把他排在第二个砍头!”她一扭头,几乎要把手指头顶在了陆远的鼻子上,“你是第一个!”

    *****

    “可我是帝国人,我们是站在同一边的。”陆远面带微笑,缓慢而拿腔拿调的说道。“我在塞洛迪尔(帝国首都所在)拥有不小的产业,经营从天际到塞洛迪尔的毛皮生意。”毛皮是天际特产,经营这门生意的商人无计其数。“而且我能证明我的身份……”

    他微笑着将目光移向站在面前的书记官哈达瓦,“我每年会出现在溪木镇两次,我跟路坎·瓦勒瑞斯是合作伙伴。您的书记官就是溪木镇人,我想他可以帮我做证。”

    “哦……路坎,他是溪木贸易商店的老板。”哈达瓦迟疑了一下,还是很配合的补充了一句。是的,他从未见过陆远,而且像陆远长相这么“非主流”的人真的出现在家乡小镇,一定会引起轰动,他不可能不知道。但他的善良品性,让他做出了对陆远有利的证词。

    “他妹妹凯米拉是个大美人儿!”陆远再次补充道——虽然原版最多只能算是个乡下美女,但在追加20的mod之后将变得倾国倾城——他还知道凯米拉?这下连哈达瓦也变得将信将疑,难道他真的去过溪木镇?真的很熟?

    那边,拉罗夫听着也一脸懵逼——两个从小在溪木镇长大的诺德汉子,居然被老陆给绕晕了——他说的是我熟悉的那个溪木镇?

    “那又怎么样?”帝国女队长笑了,笑得傲慢而又得意洋洋,“砍了!”

    “纳尼?”“卧槽!”……旁听的各位顿时各种爆粗!“可是队长,他不在名单上。”书记官哈达瓦主动帮陆远申辩道。前面陆远的“套近乎”手段,已经成功拉近了两个人的心理距离。

    “别管什么名单,我说砍了他!”女队长蛮横的说道。

    “队长,你肿么能这样?!”陆远双眼含着热泪看着她,仿佛无法相信听见的判决。“我为帝国立过功,我为皇帝流过血!我纳税我光荣!我……我刚才还帮你们抓住了一个逃犯!”陆远抬起颤抖的手指,指向还在呻吟的小贼……

    此刻所有人心中都只有一个念头,“卧槽,原来你真的是故意的!你这个叛徒!”

    “那又怎么样?”帝国女队长再度重复了一遍她的傲慢,“我说话算数,保证你看不到海尔根毁灭的那一天,就说到做到!”

    “你!排第一个!”(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