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二章 主神初上路
    这世界的主体是一个能量的海洋。

        它的核心是璀璨无比又无限广阔的球形光团,周围环绕着能量的大海。无数次元、无数宇宙,漂浮在能量的海洋中,跟随着海水的流动绕着核心旋转。

        愈靠近核心,能量就愈加狂暴和非态,它们每时每刻都在疯狂的释放、吸收和转化,在各种状态中跃迁。世界和次元在能量的变迁中新生和消亡,也许有着以亿年为单位的寿命,在能量的转化中不过短短一瞬。因为能量不同造成的时间流速差异,让时间本身没有意义。

        与此同时,在远离核心的能量海洋边缘,能量稀薄,只有偶尔被海洋的旋臂扫过。在这里,不活跃的能量转化成了物质并逐渐稳定下来,形成一个个物质的世界,并诞生了多姿多彩的文明。

        这些世界就像气泡一样漂浮在整个海洋之中。

        这些世界大的形成一个宇宙甚至数个次元,小的却只有一个星球或者一小片陆地。他们彼此被能量的海洋隔断,又在能量的作用下互相牵连。任何一个世界的波纹,都能像涟漪一样,最终影响到整个海洋。每个世界,都在无限多的世界影响下前进,并且有着趋同化的倾向。

        在能量海洋远离核心的位置,有这样一片区域。这里同样诞生、湮灭了无穷的次元和无穷的世界。这个过程中,有那么一群生命,开始尝试着创造世界,他们称自己为“主神”。在无数年的演变后,这里如繁花般诞生了很多有主神掌控的世界。

        其中有两个非常的特别,一个是代表着多种可能性、多样性的托瑞尔世界,这是一个发展到近乎完备,并始终生机勃勃的世界。创造它的主神不仅仅创造了大量平衡的种族、职业,还创造了很多管理它的“神”。这个世界在不断的战争、灾难中,自发的前进和保持着多样性,被大多数主神认为是世界进化的目标。

        还有一个是代表纯粹的中立世界,地球的世界。这个世界是意外诞生的。原本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充满超能力者的世界,但是随着能量旋臂的扫过,能量浓度的不断降低,这个时间能力者越来越少,渐渐转向了科技世界。在操纵能量的异能者彻底失去能力,而科技还未能进化到同等威能的这段时间,被称为“源初世界”。因为这时间段的人类存在着最多的可能性,因而被神为切割成无限的次元,成为了其它主神世界的发源地和参照物。

        与此同时,这个世界在多个世界的影响下,迸发出无比璀璨的文化,可以为主神创世界提供灵感。另一方面又拥有着最好的人类初始模板。被称为“万界之源”、“初始之地”、“中立世界”。

        在这些地球世界被切割成的无限次元中,有一个称作“宇宙”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的某个角落,有一个银河系,里面有一个太阳系,然后...就是我们的主角,可怜的地球。

        这颗饱受苦难的星球,在2577年,终于被生活在其上的百亿人口,折腾到崩溃边缘。她打算洗个澡,然后再来次创世纪,于是人类悲剧了。

        只有大约2亿人逃到了一衣带水的月球,躲过了这次灭世大洪水。

        月球可不是颗富裕的星球,所以大约百年后,剩余的人类再次分裂成三个部分。一部分人向火星迁徙,希望将那里改造成新地球;第二部分人留守月球,向地球仅存的几片陆地迁徙,期待着等地球消停了,能够“回家”;最后一部分人坐着三艘水母形状的巨大飞船,每艘承载400万人口,开始了向茫茫宇宙的“殖民”之旅。

        人们不知道的是,在地球洗澡期间,人类几千年的意识的聚合体,俗称“阿赖耶”的存在第一次苏醒了。她懵懂的跟着人类在月球上生活了百年。在人类各奔前程时,她最终登上了其中一艘飞船“黎明号”,向无边的宇宙漂流而去。

        她对人类物质生活的干涉能力极其有限,绝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在人类直视也无法看到的次空间里,默默的看着这些人类的生活变迁。

        人类在21世纪之后,因为垄断壁垒和国家壁垒等因素,科技发展的速度就一直在呈现下降趋势。所以这艘凝聚了26世纪“先进技术”的飞船,实际上也就是比21世纪“速度更快”“材料更好”“配置更合理”而已,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革命性的进步。“虫洞”、“超光速”等理念都还停留在纸面上。

        作为“源初”的目标而被切割下来的次元之一,世界的规则也隐约的限制着这一点。

        整艘飞船采用的居然还是上个千年的宇宙旅行设想——“除了驾驶员,绝大部分人都进入冬眠来减少消耗和延长寿命”,“整个飞船建立生态圈提供资源”,“没能源了就向恒星去要”等等,然后就是航行航行再航行,让飞船化作彗星穿越茫茫的宇宙,直到遇到适合居住的星球为止。

        在这艘飞船以亚光速飞行的数百年中,十几代身怀崇高品质的宇航员寿终正寝——他们的死会启动唤醒程序,自动唤醒下一批宇航员。如此的周而复始,人类的主体四百万人则始终沉睡。

        阿赖耶在长久的观察之后,收集着四百万人的梦境,创造了梦的世界。在阿赖耶的“梦境”之中,他们能在那里相互交流、自我生活并永生不死。甚至包括那些寿终正寝的宇航员们,他们死后灵魂无处可去,也来到这个梦的世界。

        生活在这个世界太久的时间,让很多人都遗忘了真实的世界。他们在这个挥手就能造出实验室、奢侈品以及想要的一切的世界,习以为常的进行着自己喜欢的生活。那些死去的宇航员会惊讶的发现,这里几乎像天国一样美好。没有领导者、阶级和战争,每个人的生活可以尽其想象的好。

        因此,哪怕他们忧心忡忡的奔走呼吁,大家的对待依旧是一笑了之。

        甚至于他们提到“死亡”的时候,他们大部分人都很淡然。几百年的生活之后,死亡也不是那么可怕了。何况死后,不也是回到这里么?

        就在这样的旅程中,发生了两件重大的变故。

        第一,他们迷航了,以恒星为体系建立的坐标系发生了变动,他们再也无法找到“回家”的路。

        第二,能源不足!此时距离他们最近的星系还有上百光年的距离!

        幸运的是,在空旷的宇宙中,他们在能源耗尽前,终于找到了一颗质量仅有太阳一半的“流浪恒星”。他们把飞船停靠在恒星的公转轨道上,展开全部的太阳能板来补充能量。

        不幸的是,靠着这样补充能源,去除飞船最低运转消耗和400万人的冬眠消耗外,他们将需要20个千年!

        飞船不可能是永远不出故障的,此时飞船已经有30%的系统处于瘫痪状态,外表面也有大量的甲板龟裂、松动和脱落。不进行彻底的修理,这飞船根本无法再次进入亚光速飞行。

        并且,冬眠舱也不是黑科技。冬眠时,身体机能降低到极点,梦境的思维速度只有正常的四十分之一,寿命的消耗只有一百分之一。即使这样,人的寿命同样是在缓缓消耗的。

        20个千年,这是个彻底绝望的数字。

        最终,宇航员们只能做好最后的维护工作,关闭了除空气、重力、维生之外的全部系统,彻底进入冬眠。

        又过了很多年,引导着人类的集体意识创造了梦境世界的人类意识聚合体“阿赖耶”,完成了自我进化。她跨越了真实之墙,正式成为了名为“主神”阶层的一员。于此同时,由于该“次元片”诞生了主神的存在,根据规则,切割世界的主神将拥有权转移给阿赖耶,并引导她获得了主神最初的知识。

        桎梏着该次元世界进化的墙也无声破碎,无论向前进入更高层次的科技世界,还是向后回溯能量的世界,再无阻隔。而这个碎片的位置,也在无限的时光中,被最初拥有的主神转移到能量充沛的海洋中,形式算得上是得天独厚。

        每个主神的终极目标都是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他们会不断学习。首先他们会根据现有世界的投影,创造出“影子世界”,并化身其中去分析和掌握基本的规则。在“影子世界”成熟后,进化成为含有一定真实性的“半物质世界”。这一部分因为开始有轮回者参与,又被称为“轮回世界”或者“剧情世界”,都是一些完整世界的片段。直到主神完善了“半物质世界”的规则之后,她会放弃这些世界自生自灭,并带着剩下的轮回者从头开始,创造完全属于自己的世界。

        “尽管你说的这些让我眼界大开,可正如同那些你所用的计量单位那样——次元、世界,我这样一辈子都不会走出地球的人来说,那样的概念太大,大到了完全没有想法的地步。所以我还是要问,您召唤我是为了什么?我能为你做什么?我又能得到什么?”

        “汝,你可以去经历我创造的半物质世界。作为契约者,只要是你经历的,我就能从中获得规则的解析。创造世界如同种树,我种下种子,并不代表我能了解树的全部细节,所以我需要轮回者。至于我能给你什么,我现在的力量不足以给你太多。但随着我力量的成长,必然会越来越多。我们可以约定交换的原则,建立信任的基础。”

        “为什么是我?据你所说,这飞船上有400万人?”

        主神,那个光人好像思考了一段时间,才用肯定的语气说道:“命运,是命运的力量。当我希望找到一个可以信赖的、能同时帮助我和这飞船上的人类时,命运的丝线系到了你的身上,这就是选择的理由。

        至于飞船上的人类,他们确实已经开始在我的很多个影子世界中生活。但是可惜的是,他们的身上都不存在可能性和中立性。整个主世界中已知的,这种可能性和中立性只有在你所在的次元世界才能找到。”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科技盲么?”

        “拒绝回答!警告!你已经开始损害信任的基础了。”

        ****************

        几天之后,彼此初步建立起信任关系的两个“人”,终于开始了首次穿越的尝试。

        “这是我创造的第一个投影的世界,它映射的是进化最好的‘托瑞尔世界’。在你的记忆中,有关托瑞尔世界的故事有很多,做一个选择吧,希望初次的世界能帮助你建立起你的职业体系,为接下来的冒险进行充分准备。”

        “博德之门吧,这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一个老游戏,说起来,和那个托瑞尔世界的规则超级相吻合。”

        “相似和相容都是世界互相影响的结果。那么以下是说明,你将进入构筑博德之门剧情的托瑞尔世界。因为是投影世界,你在那个世界中的身体、收获的物质、锻炼的力量、包括消耗的时间都是虚假的,不会影响到现实世界。但是,因为是投影自真实的托瑞尔世界,所以获得的知识、规则等都是真实的。你本次为灵魂进入,死亡后直接返回,对现实世界毫无影响。所以希望你在那个世界多学习,尽量建立自己的职业体系。”

        “人真的有灵魂?我进入后会是什么样子?我会记得剧情对么?会有主神任务么?”

        陆远这几天一直的在问各种各样的问题,幸运的是,主神的声音虽然冷漠,却是有问必答,并且不会回避什么。比如陆远曾经询问怎么消灭一个主神,这个问题饱含恶意,可以说是陆远的一次试探。结果主神用冷漠的语调回答道,从主神存在的那一刻起,没有任何一个主神“死亡”,哪怕最强大的主神都做不到。主神是真正的不能被控制、不能被约束,不死不灭的存在。

        “灵魂和**是彼此独立的存在,人类是两者的结合物。你进入后,生成的身体素质将按照你当前身体充分开发后的素质为准。当你的灵魂强壮到足够承受两个人的记忆时,主体记忆才会苏醒并占据主导地位。我不会给你安排任务,但会在你试图改变剧情前让你退出。此外,任何关于主神的记忆都不会存在于影子世界之中。”

        “那个,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我觉得我大概需要金手指。”

        “什么意思?”

        “就是作弊器啦。那东西往往没有大用,但是总会给人信心。”

        “这样?嗯...作为我们交换的基础,我们可以用积分制来衡量。你可以用你在原世界的全部经历进行交换,我将支付给你相应的积分。你可以用积分来兑换需要的东西,金手指之类的。”

        “不管是什么,可以交换就交换好了。”陆远无所谓的说道,他过去的经历就是个普通人的经历,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

        主神的光芒延伸到他的身上,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收了回去。“您提供的中立世界的经历很有帮助,我将开始解析中立世界规则。我将支付给您六十积分,并提供相应的兑换清单。”

        终于!陆远握了一下拳头,看向在半透明墙壁上展开的兑换清单。大概是因为初始,兑换的选项只有寥寥十几项,而能够被陆远兑换的,更是只有两项。

        【强化:通过虚拟训练将轮回者身体进行充分开发,固定在该身体各项素质的极限状态,只有一次兑换机会。兑换价格四十积分。】

        【艾氏冥想法:锻炼精神力,不会改变精神属性的冥想法,强烈推荐。兑换价格十五积分。】

        “系统有么?我需要来一个系统。”

        “系统?”主神做出一个疑惑的动作,虽然看不到表情,陆远却觉得此刻她更像是人而不是神。主神对获得的他的记忆扫描了一下,明确的点点头,“本世界作为附属职业开启,一切锻炼效果都会在离开世界后失去,价格...就五积分吧。”

        “太感谢了!”,陆远将“强化”和“艾氏冥想法”分别选择了兑换,积分清零。

        一阵光芒闪过,陆远身体面色平静的躺在地板上,好像睡着了一样,实际上灵魂已经离开了身体。

        墙壁上光人的光芒慢慢减弱,显露出一个十几岁少女的形象来。她先是看看了周围,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走到陆远躺倒的身体观察起来。陆远身高一米八出头,往常快200斤的体重显得很胖。经过这段时间的强制减肥后,生生瘦下去四十斤,原本脱型的脸庞也显露出国字脸的线条来。蓬乱的胡子和长发,以及苍白的面孔让他显得憔悴,陆远长的不算难看也谈不上英俊,就是一般人。可能因为长期从事项目管理工作,面孔有着值得信任的感觉,很有亲和力和成熟男人的魅力。

        少女从别的房间啪啦啪啦拖进来一张铁架子床,靠在墙边放好。然后抓着陆远身体的肩膀,试图把他拖到床上去。可惜陆远的体重,足以让她徒劳无功。最后少女气愤的一挥手,陆远的身体飞了起来,砰的撞在墙上落下来,倒是恰好掉在了床上。少女俏皮的伸下舌头,过去把陆远的身体摆正。

        又端详了几分钟后,一股白光包围了陆远的身体,他的全部肌肉都开始迅速的震颤,血液奔流,器官生长,整个人开始了迅速的强化过程。

        而在墙壁上,飞快的闪现的着一幅幅画面。一个婴儿在一所破旧的房间里出生,父亲离家远去,母亲身体多病,孩子一个人在铁匠铺当着学徒......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