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二章 欢迎来到博德之门
    “当~当~”,一座座钟楼呼应着响起,悠长的钟声在城市上方回荡。

        “唧~唧~”串串欢快的鸟鸣声,落下大白杨树枝杈、飞过阁楼狭小的窗棂、敲打着陆远的耳朵。

        “面包!刚刚出炉的黑麦面包!”有人就在窗户下叫卖着,砰砰的将新烤好的面包扔进柳条筐里,溅起一些面包渣碎屑,有的面包裂开,一股甘甜的香气弥漫进阁楼。

        “汤姆·利维尔阁下将于午后到达,请各位当家准备好税金。汤姆·利维尔阁下将于午后到达,请大家……”,一个身着涂布黑白相间衣服、穿着翘尖儿靴子的青年公告员摇晃着铃铛,大声喊着公告,跑过街道。

        陆远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无比悠长的梦。

        他梦见自己出生在一个小村庄里,白天上课,午后牧牛。莫名被强制上了十几年学堂,每过数月必考试,考不好则下场无比凄惨。再之后终于考上重点大学,工作、娶妻、父母辞世、升职、有小秘,正准备寻找第二春的时候,醒了……

        从梦境中醒来,他用力拍了拍脑袋,结果脑袋上面传来一阵剧痛。陆远仔细摸了摸,发现脑袋边沿缠绕着厚厚的绷带。

        “我受伤了?”

        大概,又是一次事故罢,怪不得没人来叫我去工作。

        看着手上、胳膊上那些累累的烧伤痕迹,陆远苦笑。事故遇到得多了,自然也就不那么在乎。用手轻轻的按压太阳穴,这种按摩头部血管能稍微减轻头部的痛苦,还是那个梦里的知识。

        为什么梦会如此真实?陆远躺在床上,用手指虚拟的画出一个直角三角形,然后用勾股定理轻松进行了一次计算。这种知识,哪怕是初级法师也不会知道,这不该是他这样的学徒能得到的东西。他只是一个铁匠的徒弟,后来通过亲戚成了法师学徒。说起来,不过会几个戏法,根本没机会可以掌握如此高深的法术知识。

        圆形、梯形、立方体、多面体……越计算越复杂,那些叫做“几何”的东西,就像刻在脑海里一样深刻。想起哈巴瑟**师计算了好几年的浪涌模型,陆远不寒而栗。如果哈巴瑟知道自己会这些东西,下场可真的很莫测。可能被叫去当助手,可能被当奸细关起来,最可能的是榨干知识后弄死。

        还有化学、物理、代数、机械、电子……全知的欧玛啊,是您在考验我么?

        这已经不是魔法的知识了,比魔法更宽广、更全面。却完全和魔力无关,这叫科学。

        欧玛啊,为什么全知全能的您,会在意我这样的小人物呢?

        “咦?!”陆远猛在翻身坐了起来,差点撞到阁楼的木顶。

        “我是谁?!我……我是……”

        自己真正的过去,那个叫做陆远的少年的一生,就像沉在水潭里的巨石,拼命的用力也无法捞起。回忆就像隔了几十年一样,断断续续的不连贯,他努力、慌张的拼凑着。

        整整一个上午过去,一鳞半爪的组合起来,过去终于渐渐有了些眉目。

        他出生在博德之门南部的小镇那西凯,是一个卡拉图商人的儿子,那人在他五岁的时候返回东方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他的母亲体弱多病,前几年就是靠着帮那西凯的矿工浆洗衣服,赚点小钱拉扯他长大。七岁之后,他在一个铁匠铺当学徒,学了些不错的手艺。十二岁的时候,他的母亲病逝了。母亲临终前,把他托付给姨夫一家人,之后就被送到博德之门的巫术杂货店当学徒,那是三年前的事情。

        他的表哥威廉?加斯特年方20岁,是一个天才的七级法师,姨夫一家人的骄傲。

        威廉?加斯特师从于博德之门的拉玛西斯**师,成为正式法师后,他一面参加了为“焰拳”服务的法师团体,同时选择在巫术杂货店从事炼金工作。他还不停的在商业联盟扩展自己的影响力,呼朋唤友结交权贵,他宣扬自己的目标是加入博德之门议会,毫不掩饰的彰显着自己的野心。

        陆远的学徒身份,就是通过表哥威廉?加斯特的帮助得到的。

        威廉?加斯特善于交际,乐于助人。他组织的青年法师团体“炽热之炎”因为免费为焰拳佣兵团维修装备,从而得到博德之门大公爵的接见。他也由此进入了大公爵的权利体系,努力的向上爬着。在这里他就是那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很多人都看好他的前景。

        他表面上对陆远关心备至,为陆远安排工作和住处,在人前经常指导陆远,如此种种,人人都知道威廉?加斯特有个深受他喜爱的表弟。不过,既然说表面上,那当然就是和实际情况有所分别。实际上是,陆远不止一次听见威廉?加斯特咒骂他的外表,甚至直截了当的当面诅咒他。

        陆远有着一副纯正的卡拉图人的外表,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标准的中国人外表。这种外表在剑湾有一个响亮的称号——“恶魔之子”!

        如今,当剑湾地区出现越来越多来自遥远东方的卡拉图人。剑湾人才知道在东方有好几个国家人的外貌都是如此,那数量甚至远远超过剑湾人口的总和,并且在东方,剑湾人同样以罗刹鬼的形象出现。所以那之后人们已经不再把这种外貌和恶魔联系起来,只有一些固执的老家伙还有着这种偏见。

        可悲的是,如今博德之门掌权的议会中,多数恰恰是这样的老家伙,他们都曾听到过加斯特和恶魔有瓜葛的谣言。所以,威廉?加斯特觉得陆远挡了他的路,当然异常的憎恶。

        “表弟!我听到你受伤了!我早就告诉你不要做那些危险的实验!你知道家人会多么多么的担心你么!”

        忽然响起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那正是他可爱可敬的表哥威廉。

        他先是用那足以让街坊邻居都听清楚的声音述说了他的关爱,这才施施然的走上阁楼。

        他的表哥有着一头漂亮的金发,面容英俊,身材高大,见人没说话就会先笑,露出闪亮的八颗牙齿。可惜现在那张嘴巴正在喷吐着毒液,“哇欧,恶魔的孩子就是命大,老实说,我真的羡慕你总能死里逃生的好运气。”

        随即在床边抛下两瓶紫色的药水,“别烦我,我坐一刻钟就走!”

        威廉拿出一本软皮的书,靠在窗边看了起来。这算是固定的表演套路了。

        陆远总是会受伤。

        他只是一个最低级的学徒,在巫术杂货店这种地方,没人会教你真正的东西。最多就是告诉你一个流程,然后就是反复、反复再反复的劳作,这就是“培养”。炼金术高度发达的后果,就是参与门槛的逐渐降低,让学徒也能渐渐承担原本需要法师完成的工作。如此才能进一步降低成本,压榨学徒的劳动力。

        反正学徒的存活率不高,大家都习以为常,死前尽量压榨是普遍看法。可是魔法学徒为了获得神秘的魔法知识,除了任劳任怨之外,还要表现出色,主动积极的从事危险工作。这样才可能获得正式法师的青睐。

        例如,陆远从事的炼金药剂工作,俗称魔法药水儿。

        带魔法的萃取物往往都是一些不确定的产物。按照化学的观点,就是成分不明、浓度不明、性质不明的东西。这种萃取物在药水制成流程的最后一步“混合”时,有超过百分之十的可能性失败,有百分之五的可能性造成严重爆炸,所以通常这一步骤都由学徒在厚重并简单的地下室完成。

        “你干嘛不直接把我赶走?我想,找个合理的借口,对你来说一点儿都不难。”陆远开口说道。

        “哦?”,威廉有些诧异的回过头来,自从第一次反抗被威廉狠狠教训了之后,威廉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对无言的戏码儿。反正两个人也没什么感情,就连自己父母那边,自从把陆远送来之后就像丢掉了一个包袱一样,他们除了尽快的把妹妹的房子卖掉就再没问过。

        “你想离开?”

        “当然,你既然觉得我玷污你的声誉,让我离开不就没问题了么?我去当我的铁匠,你去当你的议员,不好么?”陆远有些恼火的说道,新得的那些记忆,让他对现在的生活有着强烈的屈辱感。

        “原来你在意啊!”威廉摇了摇头,“你总是木木呆呆的,我还以为你打铁打的成了铁块儿脑袋了呢。既然你不喜欢听我拿你的外貌开玩笑,我以后不会说了。忘了那些什么‘恶魔之子’之类的话吧,那些只是一个笑话罢了,如果你在意,我甚至可以道歉。”

        “什么意思?”陆远疑惑的说道。

        “你不会明白的。你只要知道,你‘曾经’确实挡了我的路,但我现在不在意了,这样就可以了。”威廉继续把视线放在书上。

        “算了”,陆远摆摆手说道,“无所谓了,因为我已经决定要离开。”

        “为什么?!”威廉皱着眉头放下书,不高兴的问道。

        “没有前途,没有指导,随时有生命危险,老师只是当一个免费劳力那样压榨,他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现在给我一个继续的理由?!”

        “嗯”,威廉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个倒是我的疏忽……我会试着给你换个安全些的环境,在那里你也能学到些东西。”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想知道?”

        “我必须知道。”

        “好吧。”

        威廉把书在桌上压了压,想了一下说道,“安塔·银盾知道么?博德之门大公爵之一,权利最高的几个人中的最有权势的那一个。就在前年,安塔·银盾的小女儿丽儿·银盾被绑架,并且在交涉的过程中被残忍的杀害。事件过去后,愤怒的安塔·银盾大公清洗了整个下城区,有超过五十名的罪犯被吊死,四名实权人物倒台,牵连的焰拳军官就有十三名。这件事情闹得非常的大,甚至彻底改变了博得之门的政治局势。”

        他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在那之前的力量对比,大公稍微劣势。在那之后,大公占据了绝对优势!”

        威廉拿起书站起身来,意味深长的说道,“每个大人物,都需要有一个可以被攻击的弱点。”

        威廉离开了。

        陆远无力的倒在床上。

        威廉以为他不懂,但是得了几十年记忆、天天被新闻轰炸的陆远怎么可能不懂?他就是威廉那个摆在明处的弱点,平时吸引恶意的目光,关键时刻可以通过牺牲陆远,来换取更大的政治筹码。

        这很糟糕。

        可他并不想放弃。陆远知道自己很有天赋!他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天才。他的身体一直非常灵活,而且长时间的铁匠生涯,也让他有了非常强壮的身体,他记忆力惊人,任何故事只要听一遍就能牢牢记住。在他的父亲,那位卡拉图人离开之前,仿佛知道自己不会回来了一样,他口授给当时年纪还小的陆远一套打坐冥想的秘诀和一个可以施展的法术“法师之手”。

        于是陆远就像所有的孩子一样,固执的认为学好这个,父亲就会回来。所以他每天都在母亲睡着之后,偷偷的进行冥想。两年后,他终于施展出了“法师之手”。他展现给母亲看,母亲也只是在夸奖之后,告诉他不要让别的人看到。小小的陆远就这样一年一年的冥想着,又一年又一年的练习着“法师之手”。

        从仅仅可以挪动一根稻草,到抓着火红的铁坯在铁砧上翻动,到他自己翻动铁块,由魔法来挥动铁锤……只是父亲再没回来。长大后的陆远也渐渐明白,那些卡拉图人在第一次远离故土的长程旅行之后,很大一部分人会再也不离开家乡,他们成了忠诚的乡土主义者。虽然没有等到父亲,但冥想他还是坚持了下去,因为那带给他童年唯一的乐趣。

        在这个世界,从浅入深,魔法一共分成九环。可以施展第一环法术的人被称为正式法师,或者称为一级法师。一环法术熟练掌握后成为二级法师,并可以进入下一环的魔法学习。法师的人物等级可以划分为20级,超出20级法师就将进入传奇。在二十级之前,每两级多掌握一环法术,一直到18级。18级之后传奇之前只增加可施展法术的数量,法术的层次则止于九环,这是由神秘女士、魔法之母、魔网与法术的掌控者魔法女神密斯拉女士规定的。

        自从密斯拉女士编织了魔网,梳理了散乱狂暴的魔法能量之后,对整个费伦世界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影响。法师施展法术更加方便快捷,普通人成为法师的可能性成倍增加。之后仿照魔法的划分,神术也相应的划分出九个层次,由神分别赐予他的牧师们。魔网勘定了魔法师的等级,这世界上的其他职业者,无论是广为人知的战士、游侠、牧师等等,还是数不满十的灵能游荡者、邪术师等不为人知的职业者,都会根据法师的等级进行横向比较,相应的勘定出自己的职业等级来。

        而成为正式法师之前,作为法师学徒,可以掌握一些零环的法术,这些法术调用魔微弱,作用很少,几乎没有什么威力,被称为“戏法”。主要是用于魔法学徒熟悉魔法,以及天赋资质和倾向法术学派的测定。

        陆远用两年时间才施展出“法师之手”,天资在魔法师中可以说是下下的资质,成为正式法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在他成为学徒后,一度让他陷入绝望。作为学徒,列入“必须掌握”的戏法并不多。给魔法灯“充电”用的光亮术、制作药水的“冷冻射线”和“酸液飞溅”,配药剂时保命用的“法师之手”,以及爆炸后清理现场的“修复术”。

        他看着别人快速的掌握着一个个戏法,只能脸色僵硬的做出一副无谓的样子,私下里却花了差不多十倍的时间,才能跟上进度。这一点他并没有告诉过威廉以及任何人,所以威廉还对他抱有一些期待。至于他的导师?一个连他名字都叫不出来的人,怎么了能他的资质?

        喝下威廉带来的医疗药水,陆远沉沉睡去。

        头部传来阵阵的瘙痒,明天,应该会好起来吧?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