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五章 简单的报复
    陆远在忙碌的过程中,不懂声色的和他出事那天所有接触到的人,又重新的接触了一次。

        果然,目标很快就定位在一名二级法师的身上。很简单,这里没人在意一个魔法学徒的死活,像陆远这样顶着伤口走动,绝大部分法师和学徒都视而不见,完全不去关心。只有一个人,前后看了三次!

        弗朗索瓦关注陆远几次之后,也就彻底无视了他。不要说自己做的那些事情无法确认,确认了又如何?他害怕七级法师威廉·加斯特,可并不害怕陆远这样一个小小的学徒。有他的背景担保,威廉也不敢拿他怎么样。他只是因为要考证自己那瓶药水的爆炸威力,这才多看了几次而已。

        弗朗索瓦把陆远彻底抛在脑后,开始忙着自己手里的事情。

        陆远将佛朗索瓦要求的材料都挑了出来,再加上刚刚在实验室记下的那些材料。陆远轻轻抿起笑容,佛朗索瓦在制作“喷火戒指”。这是一种每天可以施展三次“燃烧之手”法术的戒指,每次施展都可以向正前方锥形区域喷射火焰,区域不大伤害也少,也就用来对付地精这样的生物。可是最近博德之门贵族间流行的扮演火龙的游戏,让这种戒指销量大增。在沙龙里讲述故事时,把戒指放在口部前方,扮演火龙喷射出锥形的火焰,引起贵族少妇们的矫揉娇嫩的呼声,这是多么动人的画面啊。

        所以这种戒指现在大行其道,价格卖到上千金币,比一枚防护火焰戒指还要昂贵。

        佛朗索瓦要制作的就是这样的戒指,将锻造好的指环镶嵌红宝石,涂抹牛毛的碎屑粘液并连续的对着戒指施展三次“燃烧之手”,附魔就会成功。他现在是二级法师,每天有三个一环法术位,正好制作这样的戒指一枚。陆远持续的翻找着单据,终于发现了某个学徒制作牛毛粘液的材料需求,陆远轻轻的拍了下手,看来报仇用不到很久。

        陆远传递了史莱姆的粘液和牛毛到法师学徒那里,恰到好处的分量换来了一记埋怨的眼神。没办法再克扣的学徒,只能一面诅咒着陆远,一面把牛毛细细的切成碎屑,和史莱姆的粘液均匀的混合在一起。然后就端着成品,急急忙忙的向弗朗索瓦法师的实验室走去。旁观一件魔法物品的制作,这可是一次了不得的经验。

        可惜的是,显然法师今天的脾气很差。他接过混合物后,完全没等学徒说出请求,就强硬的关上了实验室的大门!这让学徒又多了一个可以诅咒的人。

        弗朗索瓦将戒指稳定的固定在实验桌的夹钳上,将宝石在混合物中充分的浸泡后打捞了出来,完美的镶嵌到戒指的托座上。弗朗索瓦是一个贵族家珠宝保养仆人的儿子,对宝石切割有着很深的造诣,这让他出品的宝石戒指物品更加符合贵族的要求,价格上直接增加三分之一,一大半收益归他个人所有。

        精致的戒指,完美切割的红宝石,衬托的上面办点点的牛毛分外的恶心。弗朗索瓦决定早点施法,烧掉这些肮脏的东西,让魔法戒指散发出璀璨的红光。他平静好气息,双手呈钝角前伸,念动咒语。一道赤红的锥型火焰从手指间喷发出来,灼烧上红宝石戒指。点燃的粘液散发出焦糊的味道。

        佛朗索瓦拉了一下扳手,戒指转动120度,他再次对着戒指施展了“燃烧之手”。指环散发出赤红的光芒,这是被加热到极限的征兆。佛朗索瓦满意的再次拉动扳手,让戒指转到最后的一面。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红宝石笼罩着一层诡异的红光。

        他微笑着,第三个完美的“燃烧之手”对着戒指的最后一面,准确的施展了出去。

        “轰”的一声巨响,弗朗索瓦的实验室大门被爆炸吹飞出来,把还在走廊里徘徊诅咒的学徒砸的头破血流!他捂着脑袋,吃惊的看着一片狼藉的实验室,吓得完全说不出话来。虽然他也曾引起爆炸事故过,但是那和正式法师简直无法相比!

        不到一分钟,哈巴瑟?德林**师就满面怒火的冲了过来。

        “怎么回事?!”他向着那个还蹲在地上抱脑袋的学徒大吼道。

        “我没有诅咒他!”学徒尖叫哭泣着大喊,生怕哈巴瑟?德林**师一把捏死他。

        “滚!”**师的声音让整个二层摇晃。哈巴瑟?德林不再理会那个吓破胆的学徒,径直走进了到处碎片和诡异烟雾的实验室。狗屁诅咒,每天都有一百个学徒诅咒我。他嘟囔着,四处扫了一下,捡起飞落在门口的,那个曾经乘装牛毛混合粘液的容器嗅了一下,再次大声臭骂了几句,也不知道在骂谁。

        房间里的任务单都已经焚烧掉了,根据残留来判断,显然佛朗索瓦法师正打算做一些自不量力的事情,然后理所当然的失败了,就是这样。哈巴瑟?德林看了一圈接近报废的实验室,再次咒骂了几句,转身离开了。连那个瑟瑟发抖的学徒,都没有再看上一眼。

        所以他当然不知道,那学徒送来的只是牛毛碎屑混合物,制作喷火戒指的标准材料。而不是他所嗅到的月见草溶液。

        在魔法戒指的制作中,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喷火戒指、火焰之珠戒指和火球术戒指的制作上,也就是一两种材料的区别。陆远在粘液中添加了一点点月见草的粉末,只有一指甲的分量,构成的配方就是制作火球术戒指。只是当月见草分量不够,施展的法术又不是火球术而是燃烧之手时,引发的后果就只有天知道了。

        当然,最普遍的后果就是,爆炸。涉及到火元素、红宝石,那就是猛烈的爆炸。

        就是这样。如果不是哈巴瑟?德林亲自来,其他人连月见草的味道都不会发觉。

        总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生命的危机:你的小命已经受到威胁,还等什么?!寻找到根源,然后消除它!

        任务完成,+300经验】

        ******************

        陆远和另外两个学徒,艾丽丝和雷斯垂德屏息静气的站着。

        在他们面前,一位穿着华丽的法师袍、戴着头冠的中年法师,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他们。包括陆远在内,三位学徒脑袋上都开始渗出汗珠,女学徒艾丽丝腿都能看见在微微的颤抖。

        这个人就是巫术杂货店的拥有者,陆远这些魔法学徒名义上的导师和命运掌控者,十五级**师哈巴瑟?德林!

        这间叫做杂货店的地方,是博德之门乃至整个宝剑海岸都数一数二的魔法物品商店。它的外表看起来像一个玻璃穹顶的巨大蒙古包,占地上千平米。而它的内部,施加了空间折叠魔法让它的空间拓展了十倍不止。整个建筑包括地下,被分隔成了四层上百个房间。

        最上层是哈巴瑟?德林的住处和实验室,一层大部分是对外营业的店铺。像威廉这样的来任职的正式法师,就算是兼职,也会在一层或者二层拥有一个房间。而上百个学徒们,就在加固过的地下室里,做着各种或者重复、或者危险的工作。他们管这里叫“蜂巢”,因为这里被分隔成几十个完全相同的房间,并且为了减少损失,每个房间都只具备必须的物品。

        而这一切的拥有者和保护者,就站在他们面前。

        中午的时候,收到哈巴瑟?德林召集信息的陆远急匆匆的赶到了巫术杂货店的炼金工厂,随后就被带领着,进入到了从没进入过的区域,来到了哈巴瑟?德林**师的面前。

        “我知道”,**师低沉的声音响起,陆远看见那两个人都做出轻轻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知道自己也差不多。原因不同的是,他们是受迫于**师那凛然的压迫感,陆远则是担心佛朗索瓦的事情露馅儿。

        “我知道,你们以为我恨你们,以为我折磨你们取乐。”**师慢慢踱着脚步。

        “不,我不恨你们,我甚至,不认识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这样不是更招人恨?陆远诧异的想着。

        “你们很多人受伤,一些人死去,所有人每天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下,你们恨我。”他忽然停下来笑了两声,“很正常,因为我当年也是如此。我也每天在生死的边缘,直到成为正式的法师。我们活下来的,获得甜美的果实。那些失败的,就是付出的代价。”

        “过去,今天,到将来你们收学徒的时候,都会如此。在你们明白之前,尽管去恨,那会成为你们登上殿堂的最好阶梯。”

        “你们三个能提前站在我面前,不是因为你们够优秀。只是,你们有个像样的背景,这让我送你们去死的时候,会稍微犹豫那么一两秒钟。最近,总有人建议我添加一个药剂实验的助手,于是,你们被你们的背景提前带到了我的面前。”

        “2号”,他看向那个叫艾丽丝的女生,她立刻吓的脑袋蜷伏在胸前瑟瑟发抖,眼睛中开始酝酿眼泪,“你的手还掐着法术的姿势?放下吧。那是个假消息!学习魔法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需要的只是你们炼金术的才能!我只考炼金术。”

        艾丽丝飞快的松开掐在一起的双手背到后面去,虽然忍着没有哭出声,眼泪还是把胸前淋湿了一下片。

        “3号”,他的视线转向雷斯垂德,“你的手烧的不清,制作炽火胶练习了很多次?可惜,那也是个假消息,希望你没损失太多金钱。至少,多练习配置药剂还是有些用处的。”

        雷斯垂德嘴角抽搐着,想笑笑又想说点什么,最终只是把脸扭曲成奇怪的形状,什么也没说出来。

        “1号”,他看向陆远,“我以为你要么死了要么逃跑了,所以没给你那边假消息。”

        好吧,你能更拉仇恨一点儿么?!

        “现在,废话够多了!进到你们身后的房间里,里面有题目。这些都是我曾经做过的,也许一遍、也许两遍,谁在乎呢?一个不会偷学的学徒,不是个好学徒!不是么?给你们两个小时,完不成的都给我滚到地下室去!我保证,在剩下那些人死光前,失败者再没希望来到我的面前!”

        陆远回头,看到了一间写着“1”的房门。

        所谓题目,就是一张摆着月光草、焰草、大宛菊、萤石、碎煤核等等十几样材料的桌子。至于需要作出什么药水,你猜?没有说明,没有提示,桌子上连个纸片都没有。陆远迅速的在脑海中把这些材料排列组合着。

        无敌药水!一种可以让战士瞬间防护力、魔法豁免都大幅度提升的药水。虽然有效时间只有短短30秒钟,但是30秒内,你可以像一头巨龙一样横冲直撞。

        这种药水如果是原来的陆远来配制,成功率不会超过20%。材料上倒是给了三次的份量,可是时间上,最多只能失败一次。不过如今陆远的“炼金术”技能高达11级,甚至要超过大部分五级以下正式法师的水准!这种药水,他有70%的把握!

        先是五分钟的静坐,进入浅层冥想状态,清除杂念,放空心灵。然后他站起来,开始用提炼术依次进行物质萃取。他猜测,无敌药水可能是最难的一种,就像之前放出假消息的顺序折射出来的背后信息那样,因为他是背景最浅的那个。

        背景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有着社会阅历的陆远当然明白,所以没什么好抱怨的。

        他必须最快也最好的完成,才能确保助手的名额不会被顶替掉。当然,那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分离萃取、化学合成等等他是绝对不会拿出来的。他现在要争取的不过是一个助手的职位,不值得拿生命出来冒险。

        强大的精神力,让他轻易的控制着奥术的力量,完成了一个个步骤,一个小时后,一瓶类似于史莱姆粘液一样的东西被装到容器里。这药水由于看起来像史莱姆粘液,所以售卖的时候,通常装在不透明的瓷瓶里,店里的售价高达每瓶1500金币!

        当然,喝起来味道更像史莱姆溶液!可惜,那时候已经无法退货了不是么?

        或许喝药剂瞬间愤怒的情绪,也是点燃药剂发挥效力的一部分。就像一片荧光苔藓能施展光亮术,吃掉一只蜘蛛才能施展蛛行术,魔法的神秘与复杂,谁知道呢?

        再次静坐恢复了精神后,他推门走了出去。

        果然,艾丽丝已经站在了那里,看看她手里的透明瓶子和蓝色的液体,吸收药水,一种吸收可以吸收冲击力和闪电的药水,难度系数,最多只有无敌药水的一半!

        坐在桌后的哈巴瑟?德林**师轻轻招手,陆远感觉手里的瓷瓶向上升起,就松开了手。瓷瓶飞过去落在**师的桌子上,他打开观察了一下,又滴出一滴仔细的品尝了一下。

        “你可以走了,明天来三楼。”

        哈巴瑟?德林说完,就把药水塞好放在边上,自顾自的忙去了。

        陆远鞠了一躬后退了出去,走时仿佛听见那个叫艾丽丝的女生嚎啕大哭的声音。这不关我事,他没有回头,径直走了出去。

        明天,将是一个新的开始。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