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十章 第一次外宿
    入夜前,他终于赶到了博德之门郊区的一处小农庄。

        这里应该是博德之门某个大贵族的庄园,原野上开拓着大块儿大块儿的平整农田,泛着油油的绿色。庄园沿着海岸大道分布,两侧是农田,庄园主体的建筑在不远的山丘上,有一条小路通向那里。博德之门的大贵族基本都在城市里生活,除了秋天狩猎和交际的季节,很少离开城市到乡下的庄园暂住。所以现在那里多半只有管家在主持着一切。

        在费伦这样魔法昌明的国度,这样一个村庄多数都有一到两名低级施法者。陆远不过是个小小的一环法师,当然不能随便去打扰当地的领主。沿着海岸大道经过庄园后再走一段时间,陆远找到了庄园农户们居住的村庄。这里住着庄园的领民和一些自由民,这里才是陆远能休息的地方。

        虽然靠着黄金商道,但是这里到博德之门直走也不过五个小时路程,所以这里商业并不发达,陆远只找到一家酒吧、旅店、杂货铺三位一体的一个住处。

        就是这样一个集大成之所在,陆远也只见到寥寥几个客人而已。

        “请给我一个房间、热水、食物……唔,杂货点都有什么东西,照着长途旅行用的给我备一份,谢谢。”

        陆远一边跟着老板往楼上走,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

        “看来您的旅程遇到些麻烦?”老板是一个中年的大妈,用很和善的语气安抚着他。

        “那些狼…….雨……森林……算了。”陆远颓然的摆摆手,放弃了诉说的念头。

        洗了热水澡,吃了东西,换了衣服。

        尽管疲惫不堪的非常想睡觉,他还是坚持着进行了冥想训练。有了这个冥想法,他并不需要依靠睡眠来恢复精神力。再次准备法术时,他很轻松的就的就接触到了魔网第二层,那如同流光一般的丝线。

        之后,陆远带着笑容,终于沉沉睡去。

        ********************

        “火石、斗篷、绳索、火把……为什么有铁钉?”陆远检查着老板准备的旅行用品,拿着那根足有五寸长的铁钎问道。

        “架帐篷时候用。”老板淡定的回答道。

        “这里有帐篷?!”

        “那不是么?”老板继续淡定的指着一卷看起来又脏又旧的帆布。

        “这是帐篷?!怎么架?”陆远大惊。

        “找几根木棍支撑起绳索,搭上帐篷布,拉紧绳索,再用铁钉固定好。”老板持续淡定。

        陆远左手绳索右手铁钉比划了半天,沮丧的丢了下来。

        “那个,大妈,你们村庄有佣兵么?我觉得还是雇上一个人帮我好些。”

        “我们这里没有,不过昨天店里也住了一个冒险者,应该是博德之门来的,你可以和她商量一下啊。”

        “她?”

        “就是她”,老板淡定的指向他的背后,他一回头就看见了那个美丽危险得宛如雌豹一般的女人,陆远感觉自己和系统同时都颤抖了一下!

        灿烂的金色长发约略一挽,系成马尾垂在后面,散乱的额前碎发上还沾着晶莹的水珠,略显坚硬的面部线条和挺巧的鼻子让整个人英气逼人,而湛蓝的眼睛则像雨后的天空一样明艳。见到店主和一个陌生男人看着她,也毫不回避的看了回来,眼神里带着一些挑衅与野性。

        刚刚晨练后进来的她,提着两柄长剑,只穿着皮裤和系起来的亚麻衬衫。脸颊带着些红潮,肩膀上还略微升腾着一些蒸汽,单薄的衣衫无法掩盖美好的身材,走动间充满着力量与弹性。

        陆远觉得,这一刻恩莱科遇见长公主,囧恩遇到梅菲斯。

        刷的一下,一个全息屏幕就跳了出来,上面用鲜红加粗的字体狂闪。

        ———————————————————

        泡她!泡她!泡她!:

        这就是你命定的S啊!拥抱200xp、打啵400xp、抚摸600xp、上床800xp、口活1000xp……

        不成功就抹杀!

        是抹杀啊!混蛋!

        ————————————

        我去!陆远重重的拍了下额头。系统这么没下限没节操恶搞,刚才的惊艳感全没了。陆远这时再去观看,果然是一个身材完美、野性十足的大美人儿。这时显然女人刚刚练习回来,可能要洗漱,并不适合说话,陆远只是远远的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示意自己需要和她有话说。

        那女人看了一眼这边,转身上楼去了。

        “给我一杯啤酒,再来一些早餐。”

        陆远找了一张靠门的桌子坐了下来。

        “这么大的孩子喝酒可不好,大妈给你拿几个水果吧”,店主大妈絮絮叨叨的念叨着,直接把他要的啤酒换成了两个本地的水果。陆远有点儿挠头,又觉得有些温暖,旅馆大妈有点儿像在那西凯时的邻居。

        没一会儿,那个女人穿好皮甲下楼来,陆远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她先是在吧台要了一份早餐,然后端着过来,大大方方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陆远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年轻的女人大概二十来岁,看她用的长剑,大概是近战型的职业。虽然年纪并不大,处理事情却很老练。显然她对陆远也有了一个初步判断,所以显得很自然和随意。并没有美女们那种板着脸就是拒人千里的肤浅,她是在温和的动作中发出明确的距离信号,很成熟的表现。

        “陆远,一个新晋的小法师,正在准备进行游历。”陆远自我介绍道。即没有站起身,也没有像贵族那样去帮忙拉椅子,那种礼节用在乡野小店,会满满的滑稽感。

        “依文思妲,吾主艾罗娜的仆人。”

        “暮星?你是精灵?啊,对不起,我……只是好奇,很美丽的名字。”陆远有些尴尬的说道,他最近在看一些关于精灵的书,看到这个精灵风格的名字顺口就说了一句,没想去询问别人的隐私。

        “谢谢,那没什么,我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精灵。”她好像很习惯这样,很无所谓的说,“像精灵那样生活,才会像精灵那样成长,谚语总是有道理的。我自己也不确定,也许是精灵,也许是半精灵,只是个被遗忘在森林里的孩子,是森林养大我的。现在,说说你的事情吧。”

        “我……,好吧”,陆远很光棍的摊开双手展示了自己的上上下下,“如你所见,我是一个菜鸟法师。曾经豪言壮志的走出博德之门,如今,看,我不会露营、不会计算路程、不会看天气……一切的一切,我搞砸了全部的事情,弄得一团糟。现在我被困在这儿了,我没信心走下去,又不想灰溜溜的滚回博得之门让人笑话。所以,我想雇佣一个老手陪我走一段路,顺便教教我这些事情,这就是我找你的目的。”

        “非常的……”,她强忍着笑,掩饰着低头拿勺子戳着土豆说道,“非常的坦诚,我相信这是个好的开始”

        暮星再次抬起头来,仔细的看了看他的眼睛,然后说道,“好吧,我愿意接下这个委托。看起来,你是个还不错的人,如果你能等我两天,我很愿意接受你的雇佣。”

        “没问题,我喜欢这儿,这儿就像我的家一样安全。”陆远挖一勺子土豆,夸张的说着。

        “你可以在这儿等我,我还要去北边一次,两天内一定可以回来。”

        “哦,能稍微问一下,你的目标么?我很乐意帮忙。我们一起行动咋么样?别看我现在有些狼狈,我也是一名正式的法师呢!”陆远又高兴起来,啊,看看冒险者是怎么工作的,这也是不错的经历。

        “哈,那我还要照顾你,那不行。”暮星很干脆的拒绝了,看看陆远很沮丧的低头吃饭,又安慰道,“我要追踪的是一群从斗篷森林迁徙来的野狼,你跟着太危险了,我没办法兼顾到你。”

        “北边?野狼?好耳熟啊。”陆远试探着伸出四个手指头手指比划着,“四只?”

        “你遇到了?你……它们……还活着么?”

        暮星先是吃惊的抬起头,随后又有些失落。显然,魔法师总是带着丰厚的行囊。他们出门的时候,挎包里塞满了卷轴,十个指头都带着一个关键字就能激发的魔法戒指。四头狼对他们根本毫无威胁,暮星为它们伤心。

        “抱歉,那个……难道你是德鲁伊?可你刚才说你是艾罗娜女士的仆人,我以为你是牧师……”陆远说道。

        暮星没有回答,沉默的戳着土豆,一时间餐桌上的气氛陡然冷了下来。

        陆远当然不会觉得杀狼有什么不对,但是现在压力山大。

        “它们……它们只是因为家被毁了才迁移到附近的。我和它们是朋友,白瑞德它们从来没有袭击过人类。这次我恰好有事离开,否则我不会坐视它们被赶出家园,这都是我的错。”陆远听见暮星小声的说着,少女低着头,一点晶莹的泪水滴进面前的餐盘。那个早晨还看起来很强势的少女,一下子柔弱起来。

        陆远尴尬的要命,就好像杀了人家的家人,还要和别人一起吃饭的那种尴尬,心里念叨着“和狼做朋友,信仰艾罗娜的都是变态么?”

        “那个,对不起。你知道,我只是个一级小法师,就算是我想放过它们,也没办法让它们放过我,所以……”

        “没错!”少女猛的抬起头来,气势四射,强势少女瞬间归来!

        “如果你答应以后不会随便伤害动物,爱护森林的话,我承诺一定会好好训练你!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再度发生!”

        “好,好的。”后仰着,被气势压迫的陆远回答道。

        ***************************

        “上下上下上下”,少女喊着口号,手里的木剑随手挡开陆远的攻击,最后用力一剑打飞了路飞的木剑。“力量不足!你没吃饭么!再来!”

        “你确实不让我吃饭!”陆远哀嚎一声,麻利的捡起木剑架住暮星砍来的剑,跟着少女的口号继续练习进攻和步伐。

        野狼的事件算是“解决”了,但是两个人并没有马上离开小村庄。少女一方面要“了解基础”,另一方面也是看到村庄田地已经发芽,却没有德鲁伊照顾后,就主动跑去帮忙。她可以施展一些照料植物的神术,可以很好的帮助庄稼进行育种和抽芽。

        等到陆远休息的时候,少女又跑去帮忙抚育幼苗,陆远不禁感慨。暮星这样的信徒,就是神明最喜欢的那种完美信徒。她不仅仅信奉你,她还把你的信条当成了生活方式,或者说,她的生活方式恰好和神明的信条契合的天衣无缝。

        几天下来,陆远也对少女有了个大致的了解,暮星并不讳言自己的过去。从小被遗弃在森林里,靠着德鲁伊的抚养长大,之后就不断的在旅行中帮助着需要帮助的人。她喜欢心灵纯净的人,更愿意和下层的雇农和自由民打交道,即使言语粗俗,依旧能相处融洽。虽然如此,暮星也掌握着很高深的语言艺术,能够在于当地领主的交涉中侃侃而谈,为庄户争取一些利益。在遇到陆远之前,她活跃在北地已经很多年,帮助过很多很多村庄很多人,有着“绿野晨星”的称号。

        至于具体的年龄?你想尝尝少女正义的铁拳么?!

        职业是德鲁伊还是牧师或者战士,暮星自己也搞不清楚,或者说她并不在意。她能拿起一对长剑战斗,也能远射百发百中。她能施展神术帮助孩子祛病治伤,也能在农田里育种扶苗。简直一人身兼战士、德鲁伊和牧师的职业,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兼职——游牧?!能打能抗还能施展全部神术,这不科学啊!

        她给陆远的感觉是如此多变,以至于牢牢的吸引住陆远的目光。

        如果说她天真,她却能熟练的和那些大大小小的贵族和管家打交道,手腕纯熟的让大家都获利,却不会激化领主和领民的矛盾。所以她那“绿野晨星”的名气,即使那些领主都很欢迎她。

        如果说她复杂,她却只是按照自己的本心做事情而已,不勉强自己也不去勉强别人。她能为了几只客死异乡的狼朋友流眼泪,也可以在训练起陆远时痛下狠手,就像要为那些狼报仇一样。

        最后这点是让他最纠结的地方。

        陆远决定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否则他会像个小弟一样渐渐被遗忘,他需要做些事情来吸引少女的目光。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