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十三章 深入与战斗
    “还记得白瑞德么?你的前男友,那个酷酷的家伙,他死了。被……死在斗篷森林外面,和他的妻子们。”

        继续深入森林,陆远在灌木丛里开辟道路前行,暮星小声的和小雪聊着天,那头雪狼也呜呜的应答着。

        “什么?!你现在有新的男朋友了?!是什么样子的?帅么?呵呵呵~我要去做什么?我想去白瑞德的地盘看看,想知道是谁把我的朋友赶出了家园。”

        白狼小雪猛的从陆远边上窜了出去,吓了他一跳。过一会儿白狼颠颠的跑了回来,嘴上血淋淋的叼着一条大蛇,看脑袋的形状,这是一条有毒蛇。小雪把蛇的尸体丢在两个人脚下,呜呜的叫了几声。

        “嗯,嗯”暮星赞许的拍拍小雪的脑袋说道:“小雪真厉害。唔,他不是。啊,那是天生的,我们不嘲笑他……”

        是在说我坏话吧?!一定是在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说着我的坏话吧!陆远心里大吼着,恨恨的把那条毒蛇拾起来,丢进背包。看到暮星和小雪都有点儿鄙夷的看着他,当即恼羞成怒的大吼道:“晚上我做蛇羹!谁都不许吃!”

        “小雪,还是和我讲讲你的新男友吧。”

        “呜~呜~”

        一精灵一白狼,两个女人掉转头继续热烈的聊了起来,装作没听见陆远的怒吼。

        一直到下午三点,距离白瑞德的老巢还有半天路程的地方,两个人才找到了一小片可以扎营的空地。白狼小雪到达后就呜呜叫着离开了,暮星一脸神秘的笑容,不回答关于小雪的任何问题,只是一个劲儿的催着开饭。

        这附近没有水源,暮星在祈祷后,用神术制造了12加仑纯水。收拾好营地后,陆远生火做饭,宰蛇煮羹,暮星就在一边打着下手的同时,默默的学着。每当这个时候,陆远就觉得暮星过于独立了。她在不断的给别人提供帮助的时候,却很少去接受他人的帮助。她觉得魔法方便,就学两个魔法。觉得做饭好吃,就学学菜式。好像没有考虑过干脆结成固定的伙伴这样的模式。在现代社会的心理分析中,这样的性格是一种明显缺陷的性格,会找不到工作,会孤老终身。但是在魔幻的世界却谈不上,一个寿命长达千年的生物,不和人类走的太近才是正确的选择。

        孤僻的反面是少受伤害,不知道为什么,陆远觉得自己很理解这种想法。

        蛇羹的盆子挂在架子上慢慢的熬,要把一锅都熬成乳白色的浓汤才可以,陆远不断的丢进去蘑菇、野菜之类随手采摘的材料,汤的香味儿弥漫开来。暮星看到后,立刻焦急的找了一个盖子盖上,然后从陆远的空间袋里取出大块大块的生肉排烤了起来。那是两个人前阵子杀的一头野猪,断断续续的吃下来还剩下许多。猪排撒上浓烈的香料在火上烤,吱啦吱啦的油脂掉进篝火里,燃起一团团明亮的小火焰,味道很快的把蛇羹的香气盖住,暮星就露出孩子般得意的笑容来。

        陆远隔着篝火,有些沉迷的看着这笑容,被忍受不了调戏的暮星怒视了一眼。

        果然,蛇羹煮好,肉排烤好了一堆,小雪施施然的踩着饭点回来了。

        我就知道这是个吃货!陆远愤愤的吐槽。

        小雪根本不搭理他,先是在暮星身上蹭了蹭,然后回头对着树林叫了几声,声音里透着一股……鼓励的语气?过了一会儿,一只略小的白狼从树林里犹犹豫豫的蹩了出来,磨磨蹭蹭的停在陆远这边,和暮星隔着火堆不再过去。当然,它也只是飞快的瞥了陆远一眼,就当此人不存在了,虽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注意力全都放在小雪和暮星身上。

        “小雪,这是你的孩子么?”

        “呜!呜!”

        “啊!竟然是新的男朋友!比你小那么多,那不就是陆……陆远说的老牛吃嫩草么!”

        “呜~!”小雪转头对陆远呲牙,他身边那头男友狼也眼神不善的看着他。

        “哦,那个……咦?这里是怎么了?”陆远四处找转移话题的办法,忽然看到小白狼的屁股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还泛着乌青色,借机喊了出来。

        暮星走过来,抓住小白狼仔细的检查着。小白狼扭捏的躲闪,被守在边上的小雪咬了耳朵,然后就老实的一动不动,真是妻管严啊。“伤口里还残留毒素,所以无法愈合。”暮星说着连续施展了“却除毒素”和“治疗中度伤害”,小白狼的伤口明显的愈合起来。

        “这种伤口……”暮星和小白狼又开始用听不懂的语言交流起来,过了一会儿,暮星又换成了通用语“是一种大鸟么?有钩子的尾巴?唔,是翼龙罢。可是这里怎么会有翼龙呢?我知道的翼龙巢穴,都在斗篷森林靠海岸的地方,潮湿、食物充足,那里才是它们喜欢的环境。”

        “说起大鸟,我昨天日落的时候好像也在这个方向看到了几只,看来就是翼龙。”陆远插话道,顺便从袋子里取出最新版的《博德之门周边怪物大全》,翻到翼龙的说明那里。

        “翼龙是一种带有巨毒尾刺的巨大的飞行蜥蜴,它们是亚龙的一种。翼龙深棕色或灰色的身体有15尺长其中一半是尾的长度,它的翼展约有20尺,体重约一吨……翼龙在飞翔时用爪子攻击,落地后交替使用齿咬与蜇刺进攻……建议六人以上的资深小队进行围捕。”

        “攻击方式单一,除了会飞,好像不是很难对付的样子。”陆远念完后,抬起头来说道。

        “且,快丢下你那本蠢书吧。”暮星摆了摆手,“什么资深小队。体重一吨!翼展20尺!那么大的家伙俯冲下来,没人能挡得住,我们尽量不要去招惹它。”

        “呜~呜~”的叫声传来,两个人回头一看。果然,笨笨的小白狼正在啃食烤好的肉排,可是聪明的小雪已经绕过肉排,用鼻子拱着汤盆,呜呜的吵闹起来。暮星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新的陶盆。

        陆远拍拍她,示意让她安心。然后揭开汤锅,用勺子捞出一块蛇肉放到新的陶盆里,递到小雪的面前。小雪狐疑的瞥了他一眼,低头嗅了嗅,果断的走开了。陆远笑呵呵的把陶盆摆在一边,将蛇羹分到陆远和暮星的碗里,然后趁着小雪啃肉排的时候,在两个碗里洒下了些许香料。刚煮好的蛇肉尽管鲜嫩,却有着一股子腥气,嗅觉敏感的小雪闻到后当然就放弃了。

        陆远洒下去腥的香料后,和暮星美美的分享。暮星大眼睛弯弯的喝着蛇羹,满心都是恶作剧成功的开心。

        *************

        入夜后,两只白狼依偎在篝火边上睡觉,暮星返回自己的帐篷和艾罗娜聊天。

        陆远在自己的帐篷继续解析法术。

        夜色低沉,只能听见两只狼呼噜噜的鼾声,陆远舒展着筋骨站了起来。收获还算不错,“镜影术”解析成功。他还第一次成功准备了一个二环法术“蛛网术”。

        就在陆远翻看着法术书接下来的内容时,忽然传来几声怪异的嘶吼声,巨大的煽动翅膀的声音环绕着营地响起。

        “什么东西?”陆远疑惑的走出帐篷,然后猛的被一只手拉倒在地。

        “嘘!是翼龙!”暮星在他耳边低声说着,紧张的看着天空。

        这时小雪和白狼已经跑进树林躲藏起来,黑夜里,只见三个呼扇着巨大蝙蝠状翅膀的鸟类,围绕着营火嘶吼,旋转着飞行,时而扑击下来侦查一下。陆远拉着暮星缓缓的隐藏进帐篷的阴影里。

        这时一只大翼龙收拢双翅在营火边落了下来,它叼起一块剩下的烤肉,咯吱咯吱的吞了下去。吃完后它眼睛扫视着四周,长长的尾巴连着巨大的钩子甩动着,忽然闪电般的一穿,一块藏在石头下的烤肉被穿在钩子上,摇晃着递到了翼龙的嘴边。

        这时,猛的传来“嗷”的一声愤怒的嘶吼,白影一闪,小白狼从树林里猛的跃出来,一口咬在翼龙粗壮的脖子上。

        “糟糕!”陆远心里一沉,翼龙脖子的皮革非常厚实,用剑都难以刺穿。而且小白狼那位置用爪子和尾巴都能攻击到!

        “纠缠术”,“冷冻射线!”暮星和陆远双双的发射出神术和奥术。地面上忽然出现了大量的蔓藤,将小白狼和翼龙的爪子都捆在地上无法移动。同时一道白色的射线径直射入翼龙张开的大嘴里,冰冷的射线冻结了喉部的软肉,把它低头撕咬的动作堵了回去。

        “碰碰”两下,翼龙那钩子尾巴连续的在小白狼身上撞击了两次,可以上面还插着一大块肉排,毫无伤害。翼龙扑动翅膀,脚下的蔓藤不断的被撕裂,又不断生成新的蔓藤捆住双足。这时,跟随小白狼冲出来的白雪跳起来在小白狼的背上一撑,躲开地上伸起来的蔓藤撕扯,狠狠的咬在翼龙的翅根上,翼龙发出长长的惨叫,绿色腐蚀性的血液从翅根和咽喉处喷射出来。

        小白狼借着小雪蹬踏的力量,终于在翼龙的咽喉上撕扯一大块肉下来,落在地上,随即被层层的蔓藤捆绑起来,发出呜呜委屈的声音。

        “呼唤圣力”,再次施法结束的暮星高喊一声,一个虚幻的身影进入了她的身体。暮星猛的抽出双剑,冲了出去。这时陆远正在用舞光术和幻音术牵制头上两头盘旋的翼龙,忽然传来的怪叫和飘动的光球,让那两头翼龙愤怒的追击嘶吼着。

        “吼!”有一头翼龙收拢翅膀,钩子状的尾巴翘起来平衡身体,开始向着暮星俯冲,想要救出那头重伤的翼龙。“中!”陆远喊了一声,手指牵引魔法指向俯冲的翼龙,两颗白色的飞弹极快的绕过障碍,先后重重的砸在翼龙的左眼上,将眼睛爆成一个窟窿,血浆溅得到处都是。俯冲的翼龙惨叫着拉升,先是撞上右侧的树梢,然后忽闪着飞了起来,不管不顾的开始爬升。

        “呀!”地上的蔓藤纷纷在暮星面前让开道路,她吐气开声猛的斩下右手剑,地上大翼龙的左侧翅膀,瞬间齐根断裂。那只翼龙痛到极点,不管全身伤口,张开大嘴向暮星咬过来,尾巴也兜着小半圈儿刺向暮星的背部。暮星好像背后长眼睛一样,左手剑反手将那力大无穷的尾巴轻巧的挡开,身体一矮滚到翼龙的脑袋下面,收回的右手剑猛的探出向上突刺!面对坚韧的翼龙颈部皮革,长剑就像刺破一张薄纸一样,刺啦一声从下巴穿透到大脑中,整个剑身都扎了进去!

        分心关注战局的陆远牙疼的抽了口凉气,施展了“呼唤圣力”的牧师妹子简直就是一辆人形坦克!“呼唤圣力”可以召唤神明暂时赐予她力量,时间一分钟,牧师等级每三级,力敏体各加一点。暮星的等级施展后至少是力敏体各加二,她本身的素质就非常的好,力量完全碾压陆远。按照每增加一点属性相当于增加全部的三分之一来计算,一分钟内身体素质翻番,这不是坦克是什么!真是斩关落锁,如破新橙一般。

        这时纠缠术结束,地上的蔓藤开始消散。暮星在圣力最后剩下的几秒钟内,拉着小雪和白狼躲进了边上的树林里。圣力离开后,会有短暂的虚弱,而两只狼经过刚刚的拼命,现在也瘫软无力。那只瞎了一只眼睛的翼龙还在高空盘旋,另外一只完全无损的翼龙开始盯上了陆远。它绕着陆远和小营地盘旋了一圈儿,看到陆远还是双手比划着,站在原地并不移动,毫无耐心的翼龙开始对着陆远进入俯冲,随着逐渐的加速,翅膀尖端的骨刺带出尖锐的呼啸声。

        它残忍的盯着陆远,想看到猎物在呼啸中惊慌失措的样子。可是那个瘦弱的小人儿丝毫没有逃跑的意思,反而对俯冲的它一挥手,一团白色的东西飞出他的手掌,掠过120尺的距离,正正的砸在翼龙的鼻尖儿上。翼龙吓的一抖翅膀,正感觉好像没受到什么伤害的时候,那个白团“嘭”的爆成漫天手指粗的蛛丝,将翼龙勒成一团!扩散20尺的蛛丝将地面、树木和翼龙牢牢的固定在一起。随着它挣扎和扇动翅膀,搅动的蛛丝越来越多。

        陆远抽出细剑,踩在蛛丝上向前跑动。“幽暗之蛇”法术书赋予他免疫蛛网的特性,就好像在他体表形成一层平滑的护罩,将蛛丝的黏住纠缠轻巧的推开。翼龙一面艰难的挣扎,一面前扑撕咬,身体被越来越多的蛛丝包裹。算上智力的加成,陆远现在总共有七个法术位。可惜二级的三个法术位只准备了一个蛛网术,四个一级法术位用掉了“魔法飞弹”和“法师护甲”,还剩下的“睡眠术”和“活化绳”对翼龙无用,现在只能用剑了。

        冷静,再冷静。汗水顺着脊背向下流淌,陆远已经靠近到翼龙的嘴边,他勉强克制住面对庞然大物的恐惧感,身体僵硬的躲闪着翼龙笨拙的撕咬。还好翼龙被蛛网捆绑的死死的,否则陆远只能转身逃跑了。翼龙细长的尾巴被绑得结结实实,已经完全无法挥动。爪子和身体被捆绑在一起,只能艰难的搅动。只剩下在粗壮的脖子支撑下的大脑袋,还执着的扑咬着。

        就是现在!陆远双手握紧细剑的剑柄,用力的刺了出去!只听见噗嗤的一声,一股酸臭的液体溅了他一身,可细剑已经连柄穿刺进去。随即他被翼龙剧痛时崩发的巨大力量撞飞了出去,一路滚到了营地的边缘。“阿远!”暮星从一侧的树林冲出来,飞快的把他拖进树林里。

        那只受伤的翼龙在空地上挣扎着,翻滚着,将帐篷和锅碗瓢盆撕扯挥洒得到处都是!凄厉的叫声在夜里传出极远,几公里外都听得到。一柄本来造成不了多大伤害的细剑,从它一只眼睛插进去,从另外一只眼睛冒了出来,贯穿了整个大脑!这就是眼睛生长在侧面生物的最大破绽!不管你的头骨有多么刚强,不管你的鳞甲有多么坚韧,眼睛之间那条贯穿大脑的线就是最脆弱的部分。

        “还有纠缠术么?”陆远问道,他不记得牧师、德鲁伊前三环有什么强力的神术,至于“落雷术”?这么拼人品的法术,真实世界谁敢使用?

        “一个。”

        “好,那等着我的信号。”陆远挣扎着站了起来,再次向战场的中心走去。今天晚上必须解决三条翼龙,否则它要是回巢后再带来几只……死定了。

        “嗨!蠢蜥蜴!看这里!”陆远站在两只大翼龙的死尸中间,大喊大叫的向最后一只飞翔的翼龙挑衅着。以翼龙那低下的智力,当然不会明白他说的什么,但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打瞎了它眼睛的陆远,正是它最为仇恨的目标!看着周围没有别的目标,它盘旋了两圈,正对着陆远俯冲了下去。

        同样的尖啸声摄魂夺魄的撕裂空气,陆远强忍着逃跑的欲望站在那里,手死死的按在“幽暗之蛇”法术书上,那里还存着一个法术!就在翼龙离地面还有三十尺距离时,“暮星!”随着陆远的喊叫,一片幽暗以陆远为中心骤然展开,将20尺半径的空间笼罩到黑暗之中。

        释放出“幽暗之蛇”法术书自带的“黑暗术”同时,陆远自己也拼命的向一侧逃了出去。翼龙收势不住的撞进黑暗中,跌跌撞撞的停下来,随即被脚下升起的蔓藤捆绑住了双脚。光线一亮,黑暗术彻底消失。黑暗术是以法术书为核心进行释放,只要用衣服遮挡住法术书,法术效果就会被阻挡。

        视线刚一恢复,就看见那头瞎了一只眼睛的翼龙在蔓藤里挣扎,马上要脱离出来。陆远强忍住施法后的疲倦感,一点地上的帐篷绳索,那绳索像蛇一样跃了起来,绕着翼龙的蝙蝠翅膀绕了几圈,打了一个死结。接着两个人和两头狼都冲了过去。暮星是精灵种族,不会被植物纠缠。陆远是免疫纠缠定身的效果,两头狼借着两具翼龙的尸体为跳板,跳到翼龙的背上,撕扯它的翅膀。陆远则靠着魔绳术,把翼龙威胁最大的尾巴系到它的大腿上。

        尘战二十分钟后,精疲力竭的两人两狼才把这头最后的翼龙杀死。最笨的小白狼临到结束,又被脱离了束缚的尾巴钩子重重的来了一下,现在满身青绿,鲜血直流的躺在那里。小雪呜咽的在他边上守着,不停的用舌头舔他的毛发,情景催人泪下。

        “别装死!”暮星强撑着走过去施展了“却除毒素”和“治疗严重伤害”,之后也只能瘫倒在草地上,无力再动。

        “哈哈哈”,躺着的陆远畅快的笑了了出来。随后暮星清脆的笑声加入其中,之后是两只狼的呜呜声,交杂着响成一片。

        【任务“猎杀猛兽”:发誓成为最佳猎人的你,持剑向龙、巨人、灵吸怪等费伦最凶猛的怪物发出挑战!怪物仇恨+2。】

        【当前完成“猎杀翼龙”,+1000经验值】

        “我没有啊”,陆远在笑声之后接着发出不似人声的嚎叫,“猎人你妹啊!挑战你妹啊!串戏啦!”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