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二十一章 友善之臂说友善
    “友善之臂”旅馆,就像他的名字那样,给予旅者以友善与帮助。

        穿过高大的城墙,越过那乱七八糟的市集、停满骡马的马厩、熙攘的人群,透过狭窄街道的缝隙,你就能看到那幢巨石修建的、高大的军事城堡,那就是友善之臂旅馆。

        推开旅馆的大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瞬间渗透到你的骨髓里。你看到在广阔的大厅里,人们悠然自得的交谈、聚餐或者倾听吟游诗人的表演。你看到富人与仆人同坐一处,贵族和流浪者交谈甚欢,在这里大家都是旅客,每个人都可以稍稍放下心中的隔阂,与陌生人短暂相处,这也是友善之臂旅馆的真谛。

        安全,并且友善。

        “需要什么?先生。就餐、饮酒、找人还是休息?”一位穿着褐色衣裙的少女跑了过来,路上还差点儿撞翻一个拿着啤酒的醉鬼。

        “唔……你是?”

        “杰西卡,您可以叫我吉儿,我是新晋大堂!”吉儿一脸兴奋的说着,说话时水嫩的手指比划着,语速快的像连珠炮,但是“新晋大堂”几个字说得缓慢、重音并且非常清晰。

        “啊,很好,我了解了!新晋大堂的吉儿小姐!”

        陆远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回答道,同样在“新晋大堂”上重点强调了一下。果然,少女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上前殷勤的帮他脱下旅行者常用的斗篷。那种泥毡制成的,白天可以防雨,夜晚可以当睡袋的衣物。

        “原来是法师先生!”看到陆远穿着法师的长袍,那种很多口袋、边上带着花纹的衣服很好认,吉儿眼中闪烁着光芒,“您能表演个法术么?求您了。”

        吉儿少女双手交握胸前,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满是兴奋的看着他。

        “啊,我,我好像应该是客人吧?这样合适么?”陆远求助的看向吧台那边。你们这位新晋大堂小姐好像不大靠谱,没人来换一下么?可惜大厅里的十几个大堂看起来都很忙碌的样子。

        “呐呐,那对不住了啊,客人!”吉儿少女立刻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还把“客人”两个字说的重重的。

        “切,这么年轻,也许连学徒都不是呢”,喂,你这么大声的自言自语,以为我会听不到么?

        陆远很无奈的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这里,就伸手打了一个响指。

        垂头沮丧着,早把客人丢在一边的吉儿少女还在用脚尖儿画圈,听见响声抬起头来。就看见在眼前出现一个萤火虫般小小的光点儿。

        “哇!”少女惊喜的喊了出来,陆远把手指竖在唇边,“嘘。”

        然后他继续比划手势。

        光点儿绕着少女飞舞,逐渐变大,渐渐形成了一只飞鸟的形状,煽动翅膀在少女的头发间飞翔,散落下星尘点点的光辉。少女双手紧握,鼓着嘴,睁大了眼睛看着,里面惊喜满满。

        飞鸟翱翔一会儿,一翻身就变成了黑色的猎鹰,用峻急的速度飞掠着,然后变成白色的鸽子,缤纷的大蝴蝶,翠绿的蜂鸟,最后变成了一头小巧的红龙落在少女摊开的手掌上,扇扇翅膀吼了几声,化作了一团火焰般的光辉,消散无踪。

        陆远摇摇头,不去管还在沉迷中的吉儿少女,径直走向吧台。那儿有几个侍者进进出出的忙碌着,一个老侏儒正在擦酒杯,见他走过来,就放下手里的酒杯和抹布说道。

        “客人,那孩子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陆远摇摇头,“陆远,来自北方的旅行者,您是?”

        “班特力·镜影,这家旅馆的老板。欢迎来到友善之臂。”

        “谢谢,镜影先生,认识您很高兴。啊,这是给我的?我不喝……好吧。”

        陆远接过班特力·镜影递给他的啤酒,轻轻的抿了一口,一股鲜美清爽的气息充满口腔,他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这个,这个真不错,您得把这个给我来上一小桶!我觉得有这样的啤酒,就是再枯燥的旅程也能变得让人期待起来!”

        “呵呵,很多人都喜欢我酿的啤酒,祖传的秘方,足足三百年!”班特力·镜影笑着说道,“好吧,现在可以说说,都需要什么?客人。”

        “哦,我需要一间很好的房间,最好大一些,独立一些。然后,如果可能的话,能帮我介绍一家铁匠铺么?我有些东西需要亲自打造。嗯,如果能有几个听话的人手就更好了。就是这些,镜影先生,我会支付一个不错的价格。”

        “要自己制作东西?那真不错。我年轻的时候对炼金啊、锻造啊也很痴迷,后来……你还年轻,不会懂这些。结婚、有孩子、养家……爱好什么的都会还给加尔·闪金。啊,再说下去,我的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老侏儒装模作样的用脏袖子擦了擦眼睛,继续说道。

        “这样吧,年轻人,我在三楼的后面给你安排一个房间,那里挨着我以前的工作室,里面的炼金工作台我想还能用,你可以使用这些,每天二十个金币,你看怎么样?”

        “成交。镜影先生,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法师先生!法师先生!再来一次,法师先生!”,这时,发现他的吉儿少女也跑了过来,抓着他的袍子边儿摇摆着。也许这只能算是个女孩儿?陆远把吉儿的年纪再次砍掉一大截儿。

        “嗨!吉儿!别打扰客人。你去把三楼内侧的房间收拾一下,再给这位先生要份午餐,快去。”

        看着吉儿撅着嘴、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班特力·镜影摇摇头,带着解释的口吻说道,“朋友的孩子,寄养在我这里很多年了,她的父母可能早已……她就像我的孩子。”

        “能理解。”陆远点点头,继续喝着啤酒,“镜影先生……”

        班特力·镜影摆摆手打断他说道,“你可以叫我班特力。”

        “好的,班特力先生,最近有从南方来的客人么?大概是冒险者,应该是……半精灵”,陆远拿出十几枚金币放到桌上,“再来一杯啤酒。”

        规矩就是规矩,花钱从酒馆买消息,这是常识。

        *************************

        看着师匠拿起折叠好的“森林舞步”铠甲,暮星忍不住嘟起嘴,第一次开始生闷气。

        事情还是要从那天返回后说起。

        沉溺在爱情中的暮星自然没有注意到,这身深绿色的铠甲在牧师和信徒之中,引起了何等的轰动!无论是盔甲的样式,色彩的搭配还是胸口的独角兽圣徽,都宛如艺术品一样简洁明快、褶褶生辉。甚至连绳子结出来的大宛菊都那么自然和完美。

        这铠甲与森林的和谐感,与森林女神的教义是如此匹配,以至于连女神都降下神谕。

        神谕啰啰嗦嗦、巴拉巴拉说了很多。大致的意思就是艾罗娜女士忽然想起,教会应该确立一下牧师的战斗装的式样(你的登山服呢!),嗯,也要为骑士团准备一下铠甲式样(哪来的骑士团啊!),尤其是女性服装。这个事儿特地交给斗篷森林的森林女神教会来办,设计好后先做一件浅绿色的……那个……咳咳……供奉一下……

        看过暮星穿着“森林舞步”走路的样子,再看下特意给斗篷森林的神谕,主祭哪里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是这事儿,难办啊。

        母亲看中了女儿穿的漂亮衣服,不好意思直接说,就让别人去借来研究研究,说不定还要试穿试穿……

        就是这么回事吧?不过一想到,将来这会成为教会的制式装甲,自己将因此留名教会史书,主祭也是心里一片火热,最终联系了暮星的师匠出马来讨要“森林舞步”去研究。

        师匠拿走了铠甲,暮星一个人生闷气。

        “阿福,他在干嘛呢?”暮星问道。

        “哦,他刚刚给一个叫吉儿的漂亮的小姑娘变了一个戏法,逗小姑娘开心,现在他正坐在距离小姑娘不远的地方喝酒。”阿福很诚实的回答道。

        花天酒地,四个字出现在脑海。连暮星都要感慨一下,好形象啊。忍不住笑了一下,郁闷散了大半。“阿福,那他在什么地方呢?”

        “哼……友善之臂大厅。”

        “那个小姑娘是?”

        “新晋大堂。”

        “哼,果然是在骗我。阿福啊,你好像很不喜欢他呢?”

        “啊啊啊啊,不要提那个混蛋!妮妮被他养的喜欢上了吃鱼啊混蛋!吃鱼的暗影豹,我怎么去见她妈妈啊!”

        “哈哈哈哈”,暮星笑的捶墙,郁闷一扫而空。

        而在她们不远处的神殿,那个仅用几根大树搭成屋顶的地方,主祭、武技长暮星的师匠还有两个牧师围坐在“森林舞步”铠甲边,面面相觑。

        他们也有人精通铠甲制作,可是这个铠甲结构简直精密到极点,各个部位镶嵌勾连的近乎一体,想要复制出来,完全没有可能。何况附魔后,整个铠甲趋于一体化,更不容易分析。

        这还只是表面功夫,不说那些来自地球的设计。就是选材,掘地虫又不是天生为了让人杀了做盔甲的,这一件完整的铠甲,用了上百甲片。穿上的时候弯腰、侧身无不如意。可是具体到那片硬那片软,每片装甲是取自哪个部位,应该加工成什么样子,怎么去知道?完全分辨不出来啊!

        “要不……拆开看看?”主祭建议道。

        “啪!啪!”两把剑先后拍在地上,表示着对此建议的强烈反对!一把是暮星师匠的,另一把……大家苦笑着装作没看见,另一把是从艾罗娜女士神像的手上掉下来的。

        “那……要不我们还是按照过去的铠甲式样仿制,不要裙甲?”主祭再次建议。那裙甲看着简单,可要想做到既有防护力,又要像长裙一样可以自然摆动,那是花了大工夫的。

        “不行!”那个牧师兼战士的女性重重的拍着石台站了起来!“裙甲才是最重要的啊!那真是个绝顶的创意!”

        她胸前握拳,深沉的说道,“你们不觉得,穿着裙子走上战场,挥舞长剑,那才是女人的浪漫么?!”

        圣歌缭绕,光芒自女性头顶缓缓洒下,神恩降临。

        我去,所有男性一起心里吐槽。凡事只要一牵扯到暮星,艾罗娜女士就会变得极度不冷静,是女儿吧,一定是亲闺女!

        “那,我看我们还是找原作者商量吧?”师匠最后建议道。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