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二十二章 神器一
    等到陆远醒悟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又在友善之臂宅了一个月的时间。

        这让他迷惘万分。

        他是出来寻求冒险的,可是冒险好像不寻找他啊?

        也没见有人很贱的跳出来踩他,每个人见到法师都会试着交谈几句,陆远前世是项目经理,随便和谁都能侃侃大山。一个月下来,友善之臂上上下下都喜欢他,而他也交了不少的朋友。

        “我怎么就离举世皆敌的生活越来越远了呢?这个,不经历生死考验,咋能飞快突破啊?!”他也很苦恼的去吐槽。

        实质上,离开博德之门两个月就突破到五级魔法师,他的进步已经足够惊人了。数年学徒生涯让他仿佛是一个灌满水的陶罐,厚积而薄发,成为正式法师之后,他的法师水平一直在飞速上升着。他现在已经感觉到,自己不久就要突破到六级。这个势头,也许要进入中级法师,成为四、五环法师之后,才会放缓下来。

        他来友善之臂,存的心思就是看看能不能参与到那个游戏的主线之中。

        游戏“博德之门”讲述的就是巴尔之子之间的相爱相杀的故事。

        多年前,竖琴手葛立安带人袭击了已经陨落的邪神巴尔的神殿,在神殿中,他们救出了一个被当做祭品的巴尔之子,这孩子被带回烛堡由葛立安抚养,这就是主角,道号“查内姆”。

        但是,当时被献祭的是兄弟两个。弟弟被救走,哥哥沙佛洛克自己从邪神的神殿中逃了出来,后来他遇到了博德之门的大商人瑞塔,成为他的养子。

        沙佛洛克在掌握自己势力以后,他选择和巴尔的教会合作,并试图杀死所有的巴尔之子,完成邪神复生的计划。为此他借助着铁王座的计划,企图掀起大规模的杀戮,在博德之门地区发动一波又一波的阴谋,形成了大批的冒险任务……咳咳……

        实际上,在威廉的介绍下,他在一次聚会中见过沙佛洛克,也因为游戏的关系,侧面打听过他的消息。确切的说,老沙是个不错的人。真的很不错。有领袖魅力、待人诚恳、知识面广泛,喜欢引用书籍的内容且口才出众!

        老沙还是少年的时候,在博得之门的巨魔山脉探险,生生破坏了巨魔掠夺博德之门的计划。之后他成为了冒险团的团长,每次都喜欢身先士卒的冲在前面,他擅长指挥又喜欢冲锋陷阵。

        在很多人都以为他会加入焰拳,并在未来成为焰拳指挥官的时候,他成为了父亲瑞塔商团的一员,加入了铁王座商业联盟。

        这是一个政治和商业的混合体!他没有选择在焰拳做二十年,再进入最高层的道路。而是选择领导某个现有的势力,直接向博德之门的旧有的体系发起挑战,这体系里甚至包括他的养父瑞塔。于是一大批富有才华的年轻人,中低级法师和被压迫的小商人,凝聚在他周围,形成了他自己在铁王座内的中坚势力。

        老沙在博得之门年轻人的心目中,如同偶像一般。威廉也是受着老沙的感召,才积极的为成为议员而努力着。相反,看看那些老家伙们,现在还在争吵犹豫,无法确定是不是打压铁王座,实在是蠢透了。

        换个角度去看游戏的故事,就会发现“查内姆”一行人在进入博德之门后,受到了或明或暗的各种帮助,才让他最终挑翻了沙佛洛克和铁王座,成就英雄威名。他其实成了一把老贵族们砍向铁王座和沙佛洛克的钢刀。他们并不知道邪神计划啊、巴尔之子啊巴拉巴拉之类的,他们只是想搞垮铁王座和咄咄逼人的沙佛洛克而已!

        反正毫无根基的“查内姆”最多从铁王座夺走一些金币和魔法物品。等他们离开后,盛宴才真正开始。那些铁王座拥有的庄园、店铺、地产、债权、配方、商路、航路、贸易协定、船只、工厂等等,这些才是铁王座的财富主体。

        真正的价值连城!

        陆远对争权夺利没兴趣,这些前世他做的不少,也顺利的挑翻了一个上位。

        他现在喜欢的是魔法和炼金术。探索魔法的世界,施展奥妙无穷的魔法,就如同童年的梦想一样,非常美丽又非常开心。

        还记得他为了逗吉儿少女高兴施展的那个法术么?那是一个一环法术和几个零环的组合运用,如果有法师看到一定会很震惊,因为这里面涉及到了施法免材、法术默发、法术瞬发和无间断施法等等数个高深的科目。虽然涉及到的都是最低的零环和一环魔法,可是这里面的技术含量和前景是非常非常吓人滴……

        所以,友善之臂的老板镜影会对他那么客气。班特力·镜影是侏儒人种的十级幻术法师,早年也经常表演些幻术节目取悦顾客,他更能明白那表演的难度。

        同样,创造着一件又一件奇妙物品的炼金术、锻造工艺,同样也是陆远的最爱。能看到远方的水晶球、能自己飞翔的纸飞机、会帮你叠衣服的衣架……他研究这些东西,玩得真的很开心!

        **********************

        看着面前堆积如山的掘地虫甲片,陆远一片片斟酌着进行分类。这些甲片都是他雇佣的人手帮忙研磨的,让他自己动手,十年也磨不完这么多。

        友善之臂有着大量的低档房间,又有着充足的物资供应,所以这里成了北方冒险者的集散地。

        冒险者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职业,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宝藏?他们多数还是做着护送商队、清除地精之类的任务。农忙时,被当地领主雇佣参与农活也是常有的事儿。完全脱产的城卫兵都没多少,何况自己挣钱吃饭的佣兵。

        所以,陆远一句“你们是闲着去酒馆花钱,还是休息顺便干点儿小活儿赚钱?”就拉来了大批的劳动力。他们每个人领了几块虫壳和磨石回去,按照画好的线磨掉多余的部分,换得几枚金币……这些粗加工的甲片再交到铁匠手里进行细磨,就成了陆远要的甲片。

        拈起一片虫腿上的甲壳磨成的甲片,这枚甲片只有拇指大小,弯曲成碗装。用力捏着边缘挤压,虫壳向内挤扁,松开就又恢复了原状。这片只有两毫米左右厚度的甲片,却有着惊人的弹性和韧性。陆远之前并没有想到这种小甲片能做什么,只是下意识的都磨了出来。

        如今再捏两下,心底就一片敞亮,轻巧、韧性足、又有强度,因为是几丁质甲壳,无论对抗砍劈、敲砸还是弓箭,都无法损坏。反而是钻头,能很轻易的钻上一个小孔出来。这简直天生就是造龙鳞甲的材料啊!简称天材!他直接就把掘地虫的脚归类了……

        看了一下数量,够给自己和暮星各编一件龙鳞甲,这真是个好消息。

        “喵~”,妮妮忽然出现在了陆远的肩膀上,轻轻的叫了一声。现在妮妮还是原来的大小,黑色娇小的小猫,只是脖子上多了一个粉红色的项圈儿。那可不是陆远为了把妮妮拴住用的。那项圈带了一个小小的空间,里面存放着妮妮的食物,因为陆远一旦忙起来就会忘记一切……他自己都有可能把自己饿死,何况妮妮?所以,陆远准备了食物袋儿,上面还附带了每天三次的“清洁术”,可以帮妮妮洗澡。

        “有人来了是么?”,从妮妮的思想中,知道有几个穿着袍子的人往他房间走来,看样子没有什么恶意。

        “谢谢妮妮”,陆远亲昵的去搔下巴,妮妮舒服的仰起头来。妮妮现在已经不只是说“妮妮”了,她学会表达一些简单的意思,并在陆远的“改正”下,会发出萌萌的喵呜声。你将来也会成为萌王的!

        “那准备招待一下客人吧。”

        陆远一招手,甲片被收到次级空间袋里。然后摆上自动煮水的茶壶、六个自动清洁的茶杯……

        “请进吧,艾罗娜女士的追随者们。”,领头的穿着绿色长袍的人刚刚敲门,陆远就打开了房门,对他们说道,并做出邀请的姿势,房间内,茶壶正好发出呜呜沸腾的声音。

        领头的人稍微打量了一下陆远,露出满意的样子。

        那是一个年级很大的老者,满头白发,气势惊人,身上穿着一件用龙皮制作的绿色长袍,腰上简单的挂着一柄长剑。除了脖子上的独角兽圣徽,再没有任何装饰物品。后面跟着的四个人,一个中年男性,显得木讷不愿意说话,另外两个年轻女性则是非常活跃,进门后先是盯着陆远猛瞧,随后注意力就转移到房间乱七八糟的各种实验品上来——比如那个正在旋转的太阳系模型,太阳还一闪闪的发着光辉。

        嗯,负责做决策的领导者,懂得技术的专家,活跃气氛的年轻女子,这是个标准的谈判队伍啊。陆远心里吐槽着。

        “请坐,不用客气。”陆远先邀请几个人坐下来,然后一一斟上茶水,细嫩的香气开始弥漫着不大的房间。两个少女率先欢快的坐了下来,稍微品尝了茶水,就露出兴奋的样子,互相用肘部交流着。但是领头人没出声,她们显然不敢说话。那个木讷的中年男性看到陆远的一些半成品后,就两眼放光的扑了过去,拿起这个又不放下那个,各个都爱不释手的样子,显然也是个痴迷于此、不善于和人交流的家伙。

        领头的老年人尴尬的咳了两声说道,“你好,陆远先生,我是艾罗娜女士的仆人,也是暮星的师匠,白树·菲特烈。”

        “啊!”陆远立刻又站了起来,刚才的风度扁扁都丢在了一边,暮星的师匠就是将她从小养大的游侠,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么?!

        “那个,您这次来,是?”陆远尴尬的说道,心想我是被逆推的,不会挨老拳吧。我可是听说暮星的师匠是接近传奇的人物。

        看见陆远还是个“淳朴少年”,师匠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这次上门,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想谋夺别人的独门制作盔甲的技术,菲特烈一辈子没干过这么尴尬的事情,何况还是暮星的爱人。就算是陆远看在暮星的份儿上,献出了掘地虫铠甲的制作工艺,如果因此对教会怀恨在心影响两个人的感情,这也是师匠不想看到的。

        如果不是在女神的帮助下进行占卜,发现此行会非常顺利,他根本就不会来。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