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二十九章 那西凯四
    这是一间在普通不过的双层住房。

        二楼是主人的卧室、客人的卧室和书房,一楼是宽敞的大厅和一间狭小的厨房和厕所。

        储物间在地下室。

        如今的一楼大厅,环绕的摆放着几张宽大的工作台,上面摆满了钢铁的构件、木条、画着凌乱图案的莎草纸、钢丝圈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窗户透着的明亮光柱在案几上移动,浮动的灰尘穿梭其间。

        陆远颓废的放下自己手里的线圈儿,整个身体靠在躺椅上。

        童年的时候,他有很多很多梦想。

        看武侠小说的时候,会想象郭靖那样正义,像乔峰那样豪迈,像石破天那样好运气。

        看魔幻小说的时候,当然也会做梦当上魔法师,施展威力强大,但重点是色彩绚烂,名词响亮的魔法。

        如今真的来到魔法世界,他好像一头闯进童话世界一样,对那些冒险故事什么的不屑一顾,偶尔搞出一个能自己飞的纸飞机就可以快乐好几天,可以拿给很多人显摆。

        随着简单的东西不再有难度,他的眼光难免瞄上了一些更高深些的东西。

        比如电饭锅、比如电台,甚至于将来的卫星、手机。

        一旦涉及到这些,他就觉得抓狂,现在掌握的魔法完全不够用啊!

        精密仪器、加工的机床、稳定的电能、工作的场所、施法能力等等等等,这些无不都是难以跨越的障碍。要解决这些问题,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建一座法师塔!

        这能给他安全的工作和实验的环境,法师塔能会聚远超过他本身的奥术能量,帮助他越阶施法,法师塔可以大大减少他制作魔法物品对身体的损耗,法师塔也能稳定提供庞大的能源。而且他需要研究魔法。他现在知道为什么大多数高阶法师都喜欢宅在法师塔里研究魔法了。在这个信息传播依靠吟游诗人和酒馆的时代,想要学到别处发明的魔法,简直太难了。

        如果他不是偶尔通过魔网得到了比格拜巴掌系列的法术,自己去寻找的话,首先要跨位面到灰鹰世界去,还要和比格拜拉上关系,怎么想都是千难万难啊!

        到底有多少种法术?除了每环那二三十个标准法术之外,属于魔法师独创或者变异的法术还有成千上万,这些法术可能仅仅在某地传播过,或者干脆就记载在某人的魔法书里作为私人珍藏。陆远相信这世界的某个角落,一定存在着某个魔法能解决他的问题,可他找不到,他面临着所有法师都面临的局面——魔法无法满足需要。这时候,就需要一座魔法塔。

        这些都是好处。

        难点在于,一大笔天文数字的金钱,和一块地。

        甚至于,最大的问题不是那笔购买昂贵魔法材料的钱,最大的问题就是那块地。

        这是魔法的中世纪,所有的土地,基本上都是有主的。

        而博德之门,甚至于宝剑海岸,都不是封建分封制。大家采用的类似于股份制,掌握着土地的大地主、掌握着经济命脉的大商人、各个行会有力量的人等等,组成了城市的议会。他们和大公爵们一起,管理,或者说瓜分着博德之门及控制区域的全部利益。

        这个利益团体代代传承,坚不可摧。

        不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新的人休想崛起。

        铁王座和沙佛洛克正在进行的阴谋,就是为了创造这么一个机会,同样,他本身也会成为别人的机会。

        陆远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在这个巨变中,得到一块建塔的土地。

        起身约略收拾了一下残余的废品。

        陆远打开戒指,中心放着几个空的大玻璃杯子,里面装着各种新鲜的水果。

        之前陆远做水果牛奶冰激凌实在是厌烦了,就直接把做法写下来交给了女神同志。要知道做牛奶冰激凌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无非就是牛奶煮好,倒进糖和蛋黄中进行混合搅拌,冷却后过滤冷冻就可以了。之后加鲜果就是水果冰激凌,加巧克力就是巧克力冰激凌。

        真是半点不难。

        然后女神同志就能做出极其难吃的东西出来。

        陆远后来试过让好几个人做,可是不论旅馆老板、厨房大婶还是吉儿少女,做出来的东西一个比一个难吃,异界的人/神都是笨蛋么?

        最后还是要陆远亲自动手。

        ***********

        “咚咚”,陆远放下手里带着滤网的漏斗,疑惑的看向房门。随后又响起的敲门声,才让他确认,真的有客人上门。稍微整理了一下厨房,陆远穿过大厅,打开了房间门。

        “威廉?”陆远诧异的看见居然是他的表哥威廉,正拿着一瓶红酒站在门外。

        威廉先是打量了他一下,随后尴尬的看向别处。

        “啊”,陆远这才想起来,把围裙从身上解了下来,“快进来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几天,我听镇里的人说起你,就过来拜访一下。哇,你这里可真乱。”威廉走进来后感慨了一声,随手把红酒放在门口的一张台子上,随意的参观起他的试验台。

        两个人就像许久未见的朋友一样闲聊着,语气亲热中透着随意,可心里都清清楚楚,他们不是朋友,只是盟友。

        等到陆远找了两个杯子,两个人坐好后,陆远才用着随意的口气问道,“铁矿危机?”

        “是的,铁矿危机。”威廉点头,并没有为陆远的敏锐表现出什么异样,在选择成为盟友之前,两个人就相互确认过彼此的能力。“我刚刚到,你有什么发现么?”

        “呵呵”,陆远轻轻笑道,“谁派你来的?我们都知道问题不出在这儿,问题在博德之门,你在这儿能找到什么?”

        威廉眼睛一亮,“看来你知道些什么?老家伙们和铁王座争执很久,才达成了一致,派我来负责处理那西凯的铁矿危机,我现在可是毫无头绪。”

        “威廉,威廉,威廉,我手里确实有你想要的东西,我想知道我能得到什么?我想知道……”陆远摇晃酒杯微笑着,“你的背后,究竟站着谁?”

        两股奥术的力量在空中轻轻一触即分,两人之间的灰尘飞速的向两侧扬起,威廉诧异的抬起头来。陆远的法师等级接近6,威廉法师等级7,刚才的一次较量几乎不相伯仲。虽然真的比试,陆远不动用底牌肯定会输,但是作为试探,这已经足够了。陆远表现出了他的超强天赋和进步,现在他的筹码满满,没人能强迫他。

        “真是……让人高兴”,威廉有些沮丧的喝光了杯里的酒,看来他想说的词汇应该是“扫兴”。他终究是法师,理智永远占据上风。“你想获得什么?”

        “要看你背后的人能否给的起。”

        “我背后……就是我一直崇拜的人。”威廉迟疑的回答道。

        “威廉,威廉,威廉,让我们坦诚一点儿,这次事情上,我们可以联手获得巨大的利益。作为盟友,我会需要你的力量,但同时,你也需要坦诚。别含糊其词,我需要名字。”

        “安塔·银盾。”

        “哇欧~”,陆远吹了一下口哨,威廉,这个以年青和激进著称的青年法师领袖,背后居然是保守派里最保守的那一个,博德之门的大公爵安塔·银盾!这可真是出乎意料。

        “请。”说出名字的威廉轻松的靠在椅子上,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

        “沙佛洛克”,陆远同样说了一个名字。

        “是他?”威廉直起身子,“这不可能……他的金钱都来自武器贸易,铁矿危机会直接损害他的利益,这对他有什么好处?不对……除非……”

        看到威廉已经猜到,陆远点点头,附和道“当然不止是他,还有他背后的铁王座商业联盟,他们找到了新的铁矿来源。”

        “哈,果然!这样他们就能借此清除小的武器商人,彻底垄断武器贸易,高明!看来科米尔王国禁止铁王座商盟入境之后,他们就开始实施这个计划了。”威廉鼓掌赞叹。

        “如果这时候发生了战争……”陆远再次提示。

        “这不可能吧,”威廉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一旦出现战争,就不再局限于商业的范畴了,“挑起战争对那群商人有什么好处?商人不会将自己都放在天秤上,他们又不是赌徒。再说就算他们去挑起,大公和议会一定会阻止这件事情的!还有焰拳,铁王座都没有那么大的力量。”

        陆远摇摇头,不再说话。

        “你想要什么?”陆远的意思很明确,没有利益就到此为止。这让威廉刮目相看,他没想到自己的表弟真的是个难缠的角色,一次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魔法材料,一块地。”

        “魔法塔?是的,你前途远大,你需要尽早拥有一座魔法塔。城内还是城外?”

        这个问题很关键。城内意味着陆远还将插手政治利益上的分配,这是威廉和他身后的人都不大可能接受的。

        “城外,博德之门南方,最好是丘陵地带。”陆远对政治没兴趣,这样的选择让威廉稍稍松了一口气。

        “我可以担保,这条件对大公来说,不值一提。”

        “铁王座也许不想挑起战争,但是沙佛洛克想,到时候被绑上战车的铁王座不得不跟着一起。沙佛洛克背后是谋杀之神巴尔的神殿,你知道他们一贯的行事风格,只要安塔银盾被刺杀,战争发动,沙佛洛克很容易就能成为新大公,看他过去的战绩就知道,他一直在为此准备。”

        威廉点点头,站起来准备告辞。既然沙佛洛克的计划已经到手,相信安塔·银盾有能力处理好接下来的事情。不过到了门口的时候,威廉还是忍不住说道,“陆远,这次就算了。以后在利益没到手之前,最好别透漏你的底牌,不是每个人都是你的表哥。”

        “呵呵”,陆远轻轻笑了声。

        “威廉,你知道多元宇宙中最厉害的是什么呢?”

        不等威廉回答,他就继续说道,“最厉害的,就是‘一队冒险者’!因为这样的‘一队冒险者’,恶魔王子可以被驱逐出主位面;因为这样的‘一队冒险者’,沃金女神被拯救出深渊。在故事的**,我将带着这样‘一队冒险者’走进博德之门,砍下沙佛洛克的脑袋”,陆远面带微笑的伸出食指轻轻点击,“如果你们还想顺利的收割铁王座的资产,就不可以赖我的帐!”

        博得之门的铁矿危机,从普通市民和商人的眼里,看到的是博德之门和安姆的战争阴云;从贵族和财阀的眼里,看到的是博德之门权力分配的争夺;从神殿和竖琴手联盟的眼里,看到的是主位面平衡的动荡;从神明的眼里,这次事件关系着巴尔神位未来的阵营——善良还是邪恶、守序还是混乱,作为强大神力的巴尔神座,是一枚举足轻重的砝码。

        可在陆远眼里,这本质还是个游戏。他可以选择继续玩儿,也可以选择掀桌,这点连安塔·银盾都做不到。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