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三十三章 再回友善之臂
    “需要什么?先生。就餐、饮酒、找人还是休息?”又是穿着褐色衣裙的吉儿少女跑了过来,这次直接撞翻了一位侏儒,“啊,是变戏法的法师先生!能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完全不顾那位爬起来抱怨的侏儒,吉儿少女像云雀一样的围着陆远叽叽喳喳的吵闹着。

        “法师先生,您的剧团路上还顺利么?这次在友善之臂多住几天吧,很期待您的戏法表演呢!”

        吉儿少女双手交叉胸前,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期待着。

        陆远无言,话说吉儿少女,你到底给我脑补了多少背景内容啊!咱才不是流浪卖艺人啊!

        陆远双手一拍,扑棱棱飞出好多云雀,用加倍吵闹的姿势冲击着吉儿少女。看,我就说过,咱才不是变兔子的雷姓卖艺人呢!

        陆远不理会惊喜的吉尔少女,直接向吧台走去。

        “陆,很不错的法术,欢迎回到友善之臂!”站在柜台后的侏儒,友善之臂的老板班特力·镜影招呼着。看到他泥毡斗篷上的露水,“从南方来?这时候那边可很不安全啊。”

        同样是一杯美味的啤酒,陆远喝下去后觉得旅途的疲劳一扫而空。

        “每次我都想把这啤酒塞满我的口袋。”陆远夸赞着,毫不犹豫的再来了一大杯。虽然法师最好远离酒精,可是友善之臂的啤酒是如此的美味和有着扫除疲劳的奇效,甚至可以说你有多疲惫,就有多爱这啤酒。

        “祖传的秘方,足足三百年!我说过的。”班特力·镜影自豪的笑着。“好吧,现在要给你一个休息的房间么?还要靠近炼金台?”

        “不不不,不需要,这次我要离那台子远一些。给我一个顶层的,能看到远方景色的房间,我要住上一段时间。”陆远这次只打算仔细的研究法术资料,炼金这种考验意志的诱惑还是少一些为妙,他总有制造物品的冲动。

        “当然,最好的房间,我不会为一名大富翁省钱的。”班特力·镜影说着从柜台下面的一个小柜子里,取出一张薄薄的单据,“巫术杂货店五万金币的信用凭证,送到了友善之臂指名交给你的。如果你再有两个星期不到这里,我就用你的钱雇人找你去了。”

        哇欧,接过单据,就是路远也要赞叹一下。这五万金币除了那几把狰狞的翼龙尾流星锤之外,还有两副掘地虫全身铠甲的分红。这是让人激赏的收益。

        “对了,镜影先生,我需要寻找一位来自贝尔苟斯特、侏儒族的老太太么。她叫,唔,兰德玲?”

        “你找兰德玲女士有什么事情么?她是我的一个远房的姐姐,你知道,侏儒之间总有些亲戚关系。”班特力·镜影询问道。

        “不是什么大事情,我们清理掉了她在贝尔苟斯特房屋里的大蜘蛛,那真是一场苦战。正好我要到北方来,顺便通知她一声。”

        “大蜘蛛?!天哪,那真是个大麻烦,她一点儿都没和我提起。吉儿,吉儿,去帮忙请一下兰德玲女士到这里来。”

        “是法师先生要请兰德玲姨妈么?那要再表演一次呢,否则休想让我去跑腿。”吉儿少女欢快的说着,连珠炮式。

        “快去!”班特力·镜影板着脸再次说道,吉尔少女撅着嘴跑掉了。“总是这么玩闹。”

        就在陆远慢慢喝着第二杯啤酒的时候,一个无礼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是你找我?”

        陆远转过头去,看见吉儿搀扶着一个侏儒老太太站在那里。

        “您是兰德玲女士?您这是...”

        “腿脚的毛病。找我有事?”

        吉儿扶着老太太坐了下来,陆远看见兰德玲老太太坐下后舒了口气,下意识在揉捏着膝盖。

        “是这样,我发现了您在贝尔苟斯特房屋里的蜘蛛,然后把它们清理掉了,您随时可以回家。”

        “你发现?”老太太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不会是偷东西的时候发现的吧?”

        “唉,”陆远无语的看着这个有些古怪的老太太,展现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如您所见,虽然不是精灵,但我的听力非常好。”

        “也许是半精灵!好几代之外那种。”兰德玲老太太纠正道,真是,太不可爱了。“那房间里的东西?”

        “我已经把房间移交给了当地的卫兵,他们会保持到您回去的。另外他们挑了几样东西让我带给您,您知道,我正准备来北方,他们说你可能在友善之臂或者博德之门。”

        陆远打开背包,拿出一个盛着拳头大的蜘蛛眼睛的玻璃罐子,一瓶红酒和一双旧鞋子。

        “他们……”摸着那双鞋子和酒瓶,兰德玲老太太语气哽咽着说道,“我没想到有人注意到这些,一个孤老太太谁会管呢?我想一定是泰德,他是个好小伙子,虽然我一直对他不大好……”

        陆远能说其实他们谁都没有说你的好话,这些东西都是当年游戏的任务物品这种话么。

        拿着酒瓶和旧鞋子的兰德玲老太太,陷入喃喃自语和回忆中。只有活泼的吉儿女孩儿端着那个眼球罐子,举在头上观察着,“哇偶~法师先生,这真是太厉害了!”

        “我该怎么称呼你?”过了一会儿,兰德玲老太太从回忆中醒过来。

        “陆远,我是卡拉图人,直接叫我陆远就可以了。”

        “陆...远,我想你应该是个冒险者。那么你帮我清理了房屋,我应当付些报酬给你。”

        陆远看了看老太太不算好的装束,回答道“还是算了,我们并没有花什么功夫,之后又在您的房子里住了几天,算是抵消罢。”

        “报酬就是报酬,我不需要怜悯。”老太太的别扭劲儿又上来了。“那是我和我丈夫的房子,我们一起生活了60年,那房子对我很重要,我会付给你相当的报酬的!”

        “说道您的房子,我可能需要提醒您一下,您最好还是晚些再回去。你知道,我们清理掉蜘蛛后,在地下室发现了一些蜘蛛蛋壳……贝尔苟斯特的守卫队可能认为您跟那些蜘蛛蛋有牵扯,解释总是件麻烦事,晚些回去等事情淡化会好些。”

        “蜘蛛蛋?!该死的老头!这就是你留给我的遗产?!我就该把那房子一把火烧掉然后找个人改嫁!”兰德玲老太太愤怒的喊了几声,站起身一拐一瘸的往楼上走去。吉儿女孩儿连忙抱着罐子向陆远行了个礼,然后飞快的跑去搀扶住老太太。

        “是个好孩子。”

        陆远喝掉最后的啤酒,喊了路过的一个侍者说道,“现在带我去那个超棒的房间!”

        **************

        顶楼的房间,被陆远包了一整年的时间。

        每天他都沉浸在法术的海洋中无法自拔。泰蓝提尔的法术资料虽然都局限在三环之前的法术,却深入浅入的讲解了很多大法师都不一定明白的道理,经常看得陆远眉飞色舞,兴奋到无法休息。

        不过陆远没有再像过去那般废寝忘食的辛苦。他自从觉醒了食物天赋后,总是喜欢做一些吃的东西进行分享。这几个月除了学习法术的时候,其他时间会借用一个小厨房,制作些食物喂食女神啊、暮星啊、还有两只黑猫。

        最近他喜欢上了烘焙的甜点。这种东西味道好,保存时间又很长,对于暮星这样经常需要长途跋涉的人非常适用。每天烤好新的点心,就会趁热交给守在边上的阿福一大份,他现在也用着次级魔法物品乘装,会还在点心散发热气的时候送到暮星手里,然后三人一起享用。没错,三人,还有女神艾罗娜。

        陆远需要在妮妮的帮助下掐好时间,将第二份点心放进戒指里,这才能造成三人一起和平的品尝点心的景象。否则就会引发一个人炫耀,另一个人生气,一猫夹在中间的事件。最后才是他和妮妮的,每次他都要摸着妮妮的头感慨的说。

        “还是你最懂事啊。”

        “妮妮!”

        就在他迷迷糊糊的,还以为就要这样一直研究下去的时候,一个不像吉儿少女那么不靠谱的侍者找上门来。

        “陆远先生,您几个月之前打听的那个南方来的半精灵,有消息了。”

        “哦”,陆远舒展身体站了起来,拿出一小袋儿金币递了过去,“仔细说说。”

        “一男一女,都是半精灵,听起来像是卡丽杉那边来的旅行者。老板说他们可能是竖琴手联盟的人……”接过金币之后,侍者稍微捏了一下,脸上露出些许惊喜的表情,搜肠刮肚的回想着,补充道“他们在柜台上取走了一封信,好像是烛堡的一位大人物留给他们的。”

        “谢谢。”

        陆远刚刚走下楼,远远发现他的吉儿少女就飞奔过来,“法师先生,法师先生。”

        她牵着陆远的衣袖把他拉到吧台边上,然后从里面取出一个袋子来,“这是兰德玲婶婶转交给您的。”

        陆远接过来,打开看了看。六个盛着翠绿色液体的玻璃瓶子,拇指大小,软木塞上印着欧玛的标志,是智慧神殿出产的通用解毒剂,另外还有大约200枚金币。没有再次拒绝,陆远只是点点头,就把东西都放进背包里。

        “吉儿,给我拿一份晚餐和一杯啤酒来。”陆远拿起十枚金币放到她的小手里。

        “啊,晚餐2个银币一份,啤酒一个银币,要不了这么多。”

        “剩下是给你的。”陆远拍了拍在面前晃啊晃的小脑袋,吉儿脸色羞红的跑掉了。

        陆远转着头,打量着大厅里不多的顾客,随即就注意到了坐在大厅内侧角落的一对男女。

        以人类的角度来看,两个人都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因为他们的头发都向上梳成便于佩戴头盔的样式,可以从耳朵看出两个人都是半精灵,五官上,两个人也都有着精灵消瘦、俊美的特征。

        女人样子美丽中透着一股野性的气息,穿着皮甲,边上放着一根橡木手杖,正在大声说着什么。男人则低着头,不大说话的样子。他身上同样穿着便于旅行的金属链甲,身侧放着盾牌和长剑。两个人的衣服上都有些污渍,显然是刚从野外归来。

        “贾西拉、卡立德。”

        陆远轻声自语着,向着端来晚餐的吉儿比划了稍后的手势,向那两个人走去。吉儿生气的鼓起嘴巴,她还想缠着法师先生再表演一次呢,又泡汤了。

        “你们好,我感觉到了一股自然的气息。我是陆远,来自卡拉图,能认识一下么?”陆远微笑着问候道。

        “你...你好,我是卡...卡立德,很高...高兴...认识你”,男性有些口吃的回答道。卡立德,半精灵战士,贾西拉的情侣,陪伴主角解决了铁王座的阴谋,后来在安姆的阿斯卡特拉死于艾瑞尼卡斯的地牢中。

        “你好,我是贾西拉,这位法师先生。”

        正面看贾西拉,少了些柔美,多了些英姿飒爽的味道。现在的贾西拉还不是卡立德死后,那种集气质和美丽于一身的御姐。现在的贾西拉身上还带着山野和青春的气息,只不过是个刚刚接受德鲁伊的传承的低阶佣兵罢了。

        “我能坐下来么?”

        “请便”,卡立德似乎很腼腆,可能是因为口吃的缘故显得自信心不足,基本上都是贾西拉在主导两个人的行动。

        “那么这位法师先生,你看起来并不像一个会随便和人打交道的人,能明确说出你来意么?”,陆远刚刚坐下,贾西拉就单刀直入的问道。她一直强调“法师先生”四个字,这可不是吉儿小丫头那种撒娇的口吻,而是带着一点儿蔑视的语气,陆远恍然想起来,德鲁伊同样是不喜欢法师的。和艾罗娜牧师不同,他们认为奥术使用者用奥术扭曲现实,是非常严重的非自然行为。

        “是这样,我看见两位的装备,应该是冒险者。我希望能够雇佣你们。”

        贾西拉和卡立德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抱歉,我们在这里是为了等...一位同伴,而且我们已经另有任务。”

        “嗨,嗨,”陆远打断道,“冒昧的问一句,是关于那西凯的铁矿危机的么?”

        “让我看看你的阵营!”眼神忽然锐利起来的贾西拉说完,不等陆远同意,就念动“侦测邪恶”神术的咒语,引导着手势,一道光辉照射在他的身上。

        陆远的身上渐渐泛起了深蓝夹杂着丝丝白色的阵营灵光。

        “中立,偶尔善良?你参与那西凯的铁矿危机目的是什么?”贾西拉语带讽刺的说道。

        卡立德说道,“贾西拉…你不要…不要…那…么…那么……”

        “漂亮?可爱?”,贾西拉接着卡立德的口吃有意调侃着,面对同伴,贾西拉不再那么尖刻。

        “是,是…的。”

        卡立德回答道。

        然后,三个人一起失笑,气氛好了许多。

        “邪恶?善良?秩序?混乱?,我选择走在中间。这是我的立场,和我选择去解决那西凯的铁矿危机无关!只是因为我是个那西凯人,那里有几千人依靠铁矿谋生。”陆远郑重的说道。

        “欢迎你,中立道路上的同行者。”贾西拉也郑重的回答道。她本身就是绝对中立的阵营,当然不会排斥同阵营的人。“请说说你的任务吧,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希望作为朋友去伸出援手。”

        “谢谢,就像传言说的那样,在友善之臂,人们更愿意帮助他人。”

        这时吉儿把餐盘端了过来,陆远在她手上施展了一个照明术,她高高兴兴的跑到后面去炫耀了。

        “你是个不错的人。”贾西拉评价的。

        “是…是的。”卡立德也附和道。

        “我在那西凯买一些施法材料的时候,偶尔听到了一个消息。”陆远扫视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听到,才继续说道,“有人花大价钱雇佣人手,去伏击一位烛堡的大法师,据说是为了一个孩子。那个领头的人正是这次铁矿危机的始作俑者,我想趁着这次伏击的机会,安排一次针对那个阴谋者的伏击,彻底解决掉铁矿危机。”

        “哈,暗杀者!”贾西拉不屑的评价道。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办法了!那家伙人多势众,我可没办法去硬碰硬。”陆远争辩道。

        “你…你说的那…那个孩子…还…还有法师……”坐在边上的卡立德焦急的问道。

        “这个倒没听……啊,对了!”陆远做恍然大悟状,“那个法师叫葛立安!”(求推荐,求收藏)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