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三章 倚天与屠龙
    (感谢arttp、1亿条骨血斑鱼打赏!感谢大家的推荐和收藏!今天爆了800推荐真的很给力啊!)

        陆远头晕目眩的靠在门后面,用力把帘子甩上。

        “孩儿怎么了?”

        冯婶婶从厨房探出身问道。

        “没事,大师们要打包十斤包子,让我来说一声”陆远回答道,脸色有些苍白。

        等到婶婶回到厨房去忙,陆远才把手蒙在脸上。“张五侠”、“都大锦”,倚天屠龙记?能更不科学一点!?那不是金老先生的小说么?怎么就开穿越版了呢?金大侠其实表面是小说家,实际是创世神?

        金大侠,我崇拜你果然是对的!

        也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久,一抬头,居然天都快黑了?!

        这时猛的想起一件事情来,连连喊着“糟糕!”

        也顾不上多说,和冯叔叔婶婶招呼一声,陆远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

        陆远对金大侠的小说印象极深,这段情节自然清楚。

        殷素素假冒张翠山灭都大锦满门,又杀了慧字辈儿的两个少林僧人。待到武当张翠山到镖局和少林和尚动手,又在慧风和尚即将揭穿真相的时候,用暗器杀了慧风!嫁祸给张翠山!

        本来对于倚天屠龙记这本书,陆远对书里的角色没有太喜欢的。

        张无忌软蛋就不必说了,他的死活陆远半点都不放在心上,明知在某个节点伸伸手,就能让这位爷儿早早脱离苦海,也是不会去做的。

        殷素素灭人满门,心肠恶毒。虽然后面母慈子孝的赚眼泪,但是还是抵不过几十条人命,该死。何况她最该死的地方不是灭门,而是明明是坏人,却想缩着尾巴、跪着膝盖变成好人,所以她必须死。

        张翠山该死。从他妄图扛起殷素素和谢逊的罪恶那一刻,他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谢逊也该死,他杀了那么多无辜,不死没天理。当然也有人说他情有可原,你看他全家被圆真杀了,还被戴了绿帽。

        那难道该怨圆真?可圆真也情有可原啊!他和师妹情投意合,却被生生拆散,平生最大的志向就是灭了明教!卧薪尝胆、苦心孤诣,多悲情啊。

        然后我们阳顶天同志在地狱怒吼——尼玛我被戴了绿帽!又被生生气死!难道最后尼玛居然怨我!?

        更加不要提武当茶几派。

        至于少林派,完全是个悲剧。之所以变成半个反派唯一的错误是,太小心眼儿。

        你看,武当杀你十几口,你偏偏忍不下去。

        人家指责是少林金刚指搞瘫的俞岱岩,你又解释不清。

        空见死了,少林派居然敢想着找谢逊,也就是主角的义父报仇?太不应该了!

        老道跑到少林,空口白牙要少林九阳功,少林居然不给?真没气度。

        最后张翠山和殷素素自杀,大家还都觉少林做的过分!生生把人给逼死,张无忌你不报仇就是孙子养的!可是……真站在少林的角度想想,叔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了!

        何况下午的时候,和少林僧人的一番交流,也让他对少林派好感大增。尤其是那个说得来的慧风和尚,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变成露个面就死的龙套!

        *******************************

        一路上问了几个人,顺利找到龙门镖局。此时天色已黑,陆远心急火燎的跑到地方,就听见里面传来怒喝声与打斗声,心知八成要来不及。

        他用力快跑几步,奋力一纵扒上墙头,手臂发力翻了过去。

        大门敞开着,大厅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具尸体!此时后院的打斗声竟然消声觅迹,想来已经到了紧要关头。陆远知道自己不会武功,贸然冲出去,八成会死于非命!

        但是想起慧风和尚,还是一咬牙,从尸体边拾起一柄长剑,向后面摸去。

        走了不过十几步,就听见慧风的声音传来。

        “……你就是穿着这身衣服,长袍方中,不错,你那时左手拿着一把折扇,这把折扇,现下你插在头颈里啦。”

        接着一个清越的声音怒吼道,“你有种便再说一遍,杀人者便是我张翠山,不是旁人!”

        此时,陆远转过门廊,恰恰看见门后一个穿着书生装束的人,藏在后门的阴影里。此人听见张翠山和慧风问答,听到慧风好像认出张翠山并非杀人者,探手抬起右臂!

        陆远自知书里情节,马上慧风就要死于暗器之下!

        他只觉得血涌上头,也不及多想,一剑全力向那人的背后刺去。

        电光火石间,陆远看见那人转过身来挥手格挡,陆远天生的灵巧特性发挥了作用,手中剑宛若天成的轻轻一挑,闪过格挡的手,斜着刺中那人小腹,那人如女子般尖叫一声,挥掌击在他的胸口。

        他只觉的宛如身中铁锤般飞了出去,一口血喷了出来,不省人事。

        *****************************

        恍恍惚惚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

        他听到女人的哭声、听到男人的说话声,有人喂他汤水,也有人给他输入暖洋洋的真气……

        等他再一次清晰的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朴素的禅房,和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我这是在哪里?”陆远茫然的转动着眼睛,发现抬起双臂都很费力,“我叔叔婶婶呢?”

        “小娃娃莫急,我让慧风和你说话。”老和尚摸了摸他的头,转身走了出去。

        一会儿功夫,就见慧风和尚高兴的跑了进来。

        “你醒了!?”

        “慧风大师。”

        “叫我慧风和尚、慧风、慧风哥哥都成,可别叫我大师,让人听见臊得慌。你可知道,你足足昏迷了两个月之久!现在可算是醒了。”

        “啊?!那我这是在哪里?”

        “你呀,在少林寺。”

        “这,那我叔叔婶婶……”陆远挣扎着要爬起来。

        “莫急莫急,”慧风赶紧安抚道,“那天你中了那人一掌,震动了心肺。我圆音师叔用真气护住你的心脉,辅之药物调理,总算是保下你的命来。但是那人的掌力甚是阴毒,你性命虽然无碍,却迟迟不醒。我们和你叔叔婶婶商量之后,就带你到少林寺求长辈救治。”

        说完,慧风又肃立施礼道,“小兄弟!你没有武功,却能拔刀相助。这份救命之恩,慧风不敢言谢!日后但有所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誓言却是说的极是诚恳。

        “我……我没做什么。”

        “小兄弟,一直未请教尊姓大名。”

        “我,我叫陆远,远方的远,没有字。”

        “好男儿志在四方,果真好名字!”

        两人再说一会儿闲话,陆远才说起自己那日的行踪。只说自己那日跟着大和尚们后面看热闹,不成想听见打斗的声音。冒着胆子刚刚摸进去,就见到有人想加害慧风,于是脑袋一热便扑了上去。

        慧风说道那日听见一声女子的惨叫,接着便有一只淬毒的银针擦着他头皮飞了过去,直把他吓的呆在那里。之后张翠山跳进树林去追那凶手,少林派自然不去阻拦。

        少林众僧留下来给陆远疗伤,顺便在临安等张五侠的消息。此后因陆远迟迟不醒,才由慧风和一名师叔送至少林寺医治,其他人还守在临安等消息。

        陆远既然醒来,自然要通知叔叔婶婶知晓。只是他的身体还有些隐患,还需要留在少林寺调养,于是慧风就自告奋勇赶去临安送信,这一来一回又是大半个月路程,陆远只能把感激铭记在心。

        送走慧风,陆远便暂时在少林寺住了下来。

        每日和来治病的老和尚聊聊天,翻翻佛经,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

        渐渐的,陆远也能下地走路。这是他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受这么严重的伤。而内腑受伤,在这个没有手术的时代,居然靠着内功就能治疗痊愈,也让他感到万分神奇。

        能行动之后,他也就尽量的运动,舒展筋骨等等,期望将来有个好身体。

        一个小孩子在少林寺闲逛,自然不会有人去管他。陆远知道少林寺戒律森严,尤其忌讳偷学武功,因此见到有人练武就远远绕开,看书也只是挑一些能看懂的佛经来看。此时九阳真经已经不在少林寺,别的武功陆远也没有太大兴趣。

        随着病情逐渐好转,陆远的活动范围已经不在限于少林寺的庭园,足迹遍布少室山。某日玩的兴尽而归,回到禅房时,看到院子里丢着几把石锁。一时兴起,抓起来舞弄了两下,然后整齐在摆在院子的边上。

        结果一转身,就看到给他治病的老和尚,满眼惊讶的看着他。一个六七岁小孩拎着到肩膀的石锁玩耍,这已经不能用妖孽来形容了。

        再一次检查过身体,老和尚沉吟了一下说道,“陆小娃娃,我知道你比别的孩子主意多,我接下来说的话,却需要你自己及早拿个主意。”

        “你的身体已无大碍,除了到老了可能脾气大些,身体不会出什么问题。但今天看到你举石锁,刚才检查时才发现,陆小娃娃你不但天生神力,而且经脉坚韧广阔,可说是练武的天赋奇才。

        你身受的那一掌,对你的三焦经脉还是有些许损伤。如果你终生不去练武功自然无妨,如果练武,成就却是不高,可惜了你这一身天赋。”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