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五章 临安事了
    “师兄!师兄!”

        一个小和尚吵吵嚷嚷的飞奔而过,引得路旁的僧人观看。

        “那小和尚是谁?竟敢在罗汉堂前如此喧哗?”

        “呵呵,师兄却是不知,那是空性师叔新收的弟子陆远。那孩子平日倒也端庄守礼,今日想来是遇到什么高兴事情,小孩家家的。”

        陆远却不管那些议论,一路呼喊着跑进了罗汉堂。抬眼看见一个老和尚坐在上首,几个圆字辈的和尚立在堂中回话,四处张望,发现慧风和尚站在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正在焦急的猛打眼色。

        陆远这才发现自己闯了罗汉堂,一伸舌头,转头又窜了出去。

        众高僧佛法精深,除了嘴角抽搐,视若未见。

        陆远跑了出来,也不远去,就一撩僧袍,坐在罗汉堂院子的门槛上,一副堵门的架势。那日他苏醒后,托慧风和尚去杭州冯叔叔那里报平安,约么着大半个月功夫就能收到回信儿,也可以知道叔叔婶婶过得如何。

        虽然前后不过和冯叔叔一家生活了大半个月,但是心下里,早已把这两位当成亲人。

        不想都大锦灭门一事,哪里是那么轻易了结的?原书里,众和尚认定凶手是张翠山时也就罢了,张翠山有名有姓的,跑得了他还能跑得了武当山不成?大家当然是火速返回少林,让长辈去与武当派理论。

        如今出来栽赃嫁祸一事,圆音等人也不急着回来,自然是想查个清楚。

        慧风和尚去送信前,陆远有意帮少林查清此事,也装作无意般提点一些事情。一是说起那人的衣衫样式既然和张翠上的如此相似,或许是同一家店铺购买。再就是临安除了龙门镖局,还有几家少林俗家弟子开设的武馆,或许能探听些消息云云。

        慧风到了临安,把这些事情一说,圆音宛如满天阴云里破开阳光一般。

        少林传承千年,如今光是以少林为名的大寺院就有三座,培养出来的俗家弟子更是无数。这些俗家弟子行走江湖,或者成立镖局,或者加入帮派,这些地方自然与少林有了关系。他们也乐得攀上少林这颗大树。

        少林俗家弟子不得传授绝艺,一般的少林武功却是不禁学习,也不禁传授他人。这些俗家弟子年纪大了,有开馆授徒的,也有立个小门派传承功夫的,自有相熟的少林弟子上门道贺,也算是少林的江湖一脉。

        这些林林总总的资源积累下来,怕是要占去江湖上三成的人脉。少林以往并不重视,权当是结个善缘。如今圆音回过味儿来,连夜拜访了当地几家和少林搭得上关系的本地门派。

        这些门派里,有想向少林报恩的,也有想和少林搭上关系的,自然下了十二分的力气去查。天鹰教在当地也有些势力,只是之前一直都不曾把那几个和尚放在眼里,好手又都向王盘山聚集。猝不及防之下,一下子被少林和尚抓住了线索,查了个清清楚楚。

        那市井流氓、船上渔民,人人结帮自保。官府的政令或许没人听从,帮派的命令则人人踊跃。不过一夜的功夫,消息便潮水般的汇集过来。

        殷素素如何购买衣裳化妆成张翠山的摸样,又是如何雇画舫潜入龙门镖局这些一一查清。就连张翠山先是放走真凶,后来又和殷素素六和塔下私会,沿江扯着嗓子交谈数里的内容,都查了七八分。

        那张翠山和殷素素,一个舟里一个岸上相伴而行,靠着内功深厚,纵谈书法,自然是风光旖旎,郎情妾意。哪会想到都被岸边人家,江上渔民听在耳朵里,大家七拼八凑,再找个老夫子一参详,几乎还原了原话。到后来殷素素自承灭了龙门镖局满门,张翠山上船一番纠葛之后,居然相携乘舟而去!把那灭门惨案丢了个干干净净!

        好一个武林正道武当派!好一个武当五侠张翠山!

        龙门镖局毕竟是临安当地人家,听到这些事情的帮派首脑,莫不痛骂一句“狗男女”!

        之后天鹰教的残余势力也想杀人灭口,却被借着少林势头的当地门派联合起来,驱逐出了临安府。之后王盘山事件爆发,天鹰教遭了重创,势力全部向南方收缩,临安府的局势这才缓和下来。

        这期间,临安府风云变化,慧风和尚担心这些江湖厮杀牵连到陆远的叔叔婶婶,就干脆在包子铺坐镇,到了风云落定才和大家一起返回少林。

        前后用去了大半年的时间。

        *************************

        阳春三月。

        少室山上春草摸绿、古木森森,环境远非后世能比。

        陆远还是做小沙弥打扮,和师兄几个在山脚一处空地上练拳,空性老和尚袖手在一旁观看。

        此时距离临安那件事,又是三年过去。陆远如今已经九岁,脱去了稚子形象,宛若一个翩翩少年,武功一年来也是颇有进境。

        陆远是少林俗家弟子,也和普通沙弥一般,无需受戒。但是在少林内院居住,却是要剃发的。少林多是和尚,陆远又是未来人,自然不会去在意“身体肤发受之父母”这种腔调。头发夏天剃了自然凉快,陆远剃的也勤些。冬天就是偷懒躲过每旬的剃发,有空性老和尚宠着,也无人去说他。

        此时陆远正在演练,边上皱眉观看,离得最近的一个,却是空性神僧的大弟子圆恒。

        圆恒本是孤儿,机缘巧合拜在空性门下,武功都是空性手把手亲传,名为师徒实为父子!圆恒外功学的是空性嫡传的龙抓手,内功却是少林另一门绝艺伏魔神功,出手刚猛,威力无穷,在少林同辈之中无人出其右者,已经渐有青出于蓝之势。

        如今代掌罗汉堂,处理江湖大小事宜,威严更甚。

        陆远的内功是空性嫡传,拳法却是圆恒代师传授的。深知圆恒为人有些刻板,一丝不苟,遇到你出错也不多说,一瞪眼睛就让人头皮发麻。

        如今圆恒就在边上看着,他自然把一路“闯少林”耍的如风车一般,转身时偷眼一瞧,发现空性老和尚还是笑眯眯的摸样,圆恒脸上已经阴沉的如同下雨一般。

        “我滴那个佛祖,这是哪儿出错了?”

        陆远一边心里嘟囔着,一边更加专注的打完套路,然后老老实实的站在圆恒面前听训。

        “图着好看,你是江湖刷把式的么!”圆恒先是训斥了一句,却也不再往下多说,略微沉吟一下又和声道,

        “少林武功多数讲究由外入内、由表及里,拳到深处,功夫自成。小师弟你天生神力,悟性又好,实是学习少林拳法的天纵之姿!

        闯少林你一学就会,一会便精,对你来说算不得什么。只是得来容易,便不懂得珍惜,对拳法的理解也是浮在表面。你这路拳法练的如同胡璇一般,好看是好看,对付些许盗匪也足够使用,拳法上却未窥门径。”

        空性老和尚挥手打断道,“你当年也未曾练得这般好看,还不是一个招数都记不全的笨小子。”

        看着空性和尚护短,圆恒也是无奈,只能顺着师父的意思断了话茬,转言说道,“小师弟,你莫嫌我啰嗦,师兄打这一路拳给你看看,或有些许不同。”

        圆恒说的道理,陆远当然明白,只是不好意思道歉罢了。此时听圆恒要演示,当然恭恭敬敬的敬请,然后立在练武场的下首,先是调匀气息,平心静气的开始观看。

        圆恒立在场中,从闯少林的“起手式”打起,一直到“四通八达”终了。

        陆远仔细瞧着,却没能发现任何出奇之处。不过是占了“大开大合,刚柔并济”八个字而已,换做任何一名习武七八年的慧字辈儿的僧人,各个都能如此水平。

        然而拳法终了,圆恒却不收手。前后一摆,又是闯少林的起手式。

        不过一拳击出,陆远已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这一拳姿势潇洒大方,劲力柔中带刚,起承转合之间带着难以言说的味道,陆远竟瞬间想到——乔峰在聚贤庄用太祖长拳,也不过与此了。

        这一路拳法使下来,看的陆远目眩神迷,宛如初中篮球爱好者首次观看NBA一般的震撼。看着看着,便忍不住手舞足蹈,跟着在场边比划起来,却歪歪扭扭,不成架势,好像醉酒一般。

        圆恒也不去管他。待招式用完,姿势一摆,再次重打一边。

        这次味道又是不同,姿势招数还是那些,并不曾变化,可是看起来却连拳法都不是了。

        圆恒此时,便如同化身罗汉堂里供奉的五百罗汉雕像一般,或坐或卧,或扶眉仰视,或捧腹含笑,一个个罗汉姿势栩栩如生,仔细看去又发现皆是闯少林里的招数,如此真真假假,恍如神技一般。

        陆远浑浑噩噩的蹲在场边思索,连师傅师兄离开都不曾发觉,直到寺里晚钟敲响,他才如梦初醒。

        虽然不再沉迷其中,陆远还是寻处草地坐了下来,想再仔细思考一番。

        要说陆远虽然习武,不过是为了有自保之力,或者将来扬名立万,去江湖上行侠仗义,过过武侠的瘾。他爱武侠小说,可是对于武功,始终还是爱不起来。

        不过是把这当成如当年上学一般,只要勤于背诵,多做习题,自然能考出好成绩。如今资质出众,便如同过去的“数字直感+过目不忘”这类高考金手指一般,取得好成绩便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所以他的一半心思,都放在回忆剧情,想着怎么捞好处上了。

        如今,圆恒的辛苦唠叨让他当成耳旁风,一路拳脚却给他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