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六章 师与徒
    接下来的数月间,众人便见陆远宛如痴傻了一般。

        无论吃饭行走,手里总是不断比划着,嘴里喃喃自语着什么。可是偶尔站住打上一路拳法,却歪歪扭扭,不成样子,见到的人无不掩面而去,不忍见到这等少林拳。

        又过一段时间,陆远不练拳了,改成蹲在罗汉堂看罗汉。

        他大师兄就是如今的罗汉堂次座,首座空了禅师年事已高,每天忙着修订“大伏魔拳”,将自己几十年的修炼经验融入其中,不管俗事。圆恒自然成了罗汉堂实际的话事人,他不说话,别人自然不会多事去驱赶陆远。

        陆远就这么吃、住、看罗汉,在少林重地厮混下来。

        又两个月,陆远渐渐从痴迷中清醒过来。

        仔细回想这几个月所得,闯少林的拳法,已经和那罗汉堂里的雕塑一一印证,那潇洒大方的拳法也琢磨清楚,可如今回想起来,反而觉得圆恒首次练的那套“平平无奇”的闯少林,才是最深奥的一套。

        “师兄,请指教。”

        又是每月一次的师徒考核。这是这次陆远却不像前几次那般,默默看完、默默离开。等到几位师兄和他们的弟子都演示完之后,陆远便走上前去,也要求演示。

        “嗯”,圆恒只是微微颔首,不多说话。其他慧字辈儿的和尚,平日见这位小师叔人有些痴傻,也不知功夫如何,自然尾在下首观看。

        陆远恍如未见,只是自顾自的打了一套“闯少林”。这路拳法他用起来虽然不像前些日子那般,歪歪扭扭不成样子,可也好不了多少。姿势笨拙、动作僵硬,一套三十三路拳法使下来,前后竟错了十几处!

        眼见小师叔竟然堂而皇之的在少林神僧空性、罗汉堂次座圆恒面前,使出这样一路拳法出来,众慧字辈儿的僧人无不暗暗为他担忧,暗想小师叔莫不是魔怔了?!

        只是看着老和尚一脸欣慰(你到底要娇惯到什么程度啊!)、圆恒沉思不语,几个圆字辈的和尚也都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显然其中另有玄机。

        场中无人说话小半晌,圆恒挥手示意弟子们可以散去。慧字辈儿的僧人首先离开,圆字辈的都上前或是拍拍陆远的肩膀,或是摸摸他的寸头,以示嘉许。

        待到场中只剩下空性、圆恒和陆远三人。圆恒才长叹一声道,“小师弟,你果真是我少林的奇才!”

        “师兄过奖了”,陆远却是一脸的苦笑,“师弟我练了几个月,却是越来越迷惘,如今是来向师父师兄求救来的!”

        “哦,不妨说说。”

        “师兄那日用的三套拳法。其中一套,想来是师兄身经百战,锻炼出来的拳法,师弟不曾实战,自然无法领悟。另外一套拳法,想必是师兄修习佛法、观想罗汉悟出来的拳法,师弟俗念未断、修为浅薄,也是不能领悟。而第一套拳法,师弟更是如坠十里云雾,完全摸不着头脑,勉勉强强使出来,就是今天这般样子。”

        圆恒与空性相视一笑,也不去回答他的问题,转而说道:“闯少林、少林长拳和罗汉拳,并称少林三拳。一向是我派入门弟子打好基础、打磨身体必练的拳法。你如今练到这种程度,也算到头了。剩下就是年深日久的功夫,急不得,急了会出大错。接下来还是随我学习少林长拳和罗汉拳,那些疑问不妨存在心里,练将下去,未来定能得到你的答案。”

        陆远知道,这是师父师兄对自己期许甚高,希望自己不走他们走过的路,自创一法出来。心底也就把这件事情暂时放下,想着以后勤加修炼,时时自勉就是。

        “谢师父师兄教诲。”陆远沉吟了一下又道,“弟子离开临安,如今已近两年的时间,前些日子收到叔叔婶婶的书信,心里甚是挂念,想下山前去探望。”

        “嗯,回家探亲,师父当然同意”,老和尚答道,“只是你初次行走江湖,空手对敌还是有诸般不利。不妨选样兵刃修行,也不过耽搁一两个月时间,你看如何?”

        “弟子遵命。”这个陆远倒是早有考虑。少林传统的兵刃,基本上就是戒刀、禅杖、齐眉棍老三样,武功里也以这三种最多。不过也从来不限制门人弟子选别的武器就是了。陆远想用剑,虽然倚天里没有很顶尖的剑法,但是却有一把顶尖的宝剑。

        “弟子幼年时,常见武林人身负宝剑行走江湖,心下很是羡慕。因此弟子想用剑,还请师父成全。”

        “剑法……此非我少林所长。不过少林绝技里,倒是有一本伏魔剑法。这路剑法堂堂正正、至刚至阳,倒是和你的内功很是契合,我去帮你求来便是。”

        空性略一沉吟,便爽快说道。他这一门还是以手掌上的功夫为主,兵刃上随弟子喜好选择。老和尚自己已经多年不用兵刃,圆恒常年一支精铁棍棒,其他弟子有擅长戒刀的,也有用鞭索的,不一而足。

        老和尚转头目视圆恒,却是要他这大师兄也拿些好处出来。

        圆恒真心对这偏心很无奈,只得说道,“师父即向掌门求来剑法,师兄便为你寻一把好剑就是。另外……伏魔剑法虽然威力巨大,但还需精深的内功才能发挥出威力来,剑法上毕竟少了几分变化。我罗汉堂的杂书斋里有些剑法,都是弟子行走江湖时所得,你去参详一下,也许用得上。”

        陆远真是不知如何报答师父师兄这些厚爱才好!

        为俗家弟子求来少林绝学,这中间怕是异常艰难,便是空性神僧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做到的,可是老和尚却轻描淡写的答应下来,对其中的难处只字不提,显然是对他这个小弟子爱护到极点。

        而师兄圆恒让他去罗汉堂的杂书斋里看书,显然也是担了不小的干系。那杂书斋名声不显,并无几人知道。可是说起少林藏经阁,则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少林弟子行走江湖,得到的典籍,见过的招数,回寺后都要一一记录上交,这存放的地点就是杂书斋。此后经过高僧筛选,精华的部分送入藏经阁,剩下的则作为武学参考。

        “谢,师父,师兄”,陆远一揖到地,语带哽咽。这种心意,却不必去拒绝,深深刻在心底就是。

        次日,陆远便收到一纸任命,上说杂书斋多年未曾整理,书籍散乱,遗失众多。听闻空性俗家弟子陆远颇识文字,粗通文章,现招至罗汉堂杂书斋听用。

       &nb{p;按砚橏时代的识字率,这还真是一条冠冕堂皇到不得了的理由。陆远这么个俗家弟子,未受戒的小沙弥,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少林重地。

        (感谢arttp、1亿条骨血斑鱼、whx9打赏!

        本书已经A签,还是继续求收藏,求推荐!谢谢!)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