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九章 问答与下山 之二
    (首先还是感谢打赏。感谢Arttp成为堂主,感谢1亿条骨血斑鱼成为舵主,感谢Jacquessss

        一跃成为舵主,感谢白鹰之羽今天连续三次打赏,都多谢了。

        可能是凌晨发错章节,今天的推荐和收藏比昨天少些,大家加油。谢谢)

        “师父,这内功修炼急不得,弟子还年轻,便是慢慢修炼上十几年也不打紧。”这话明里说自己不急,暗地却是劝解老和尚不可心急。

        “你这孩子,老和尚练了几十年的武功,还能不晓得这点道理。”

        陆远听闻,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连忙岔开话题问道:“师父,我对少林绝学的修习,却还有些疑问。”

        “我看合寺上下,除了空智师叔学了十一门绝学之外,大多都只是学了两三门绝学,不知是为什么?”

        这也是陆远一直不解的问题。按照少林所藏的秘籍来说,要培养一流高手,简直是太过简单的事情。或是数般擒拿手一起修炼,必然培养出一个近身的高手。再或者强力内功加强力外功,成为圆恒这样的高手指日可待。偏偏少林的僧人,很多都是像空性这样的,专练一门绝学。

        “嗯,早知道你会有这样的疑问。这其实说来简单,便是两个字,师承!”

        “自达摩祖师东渡以来,僧人习武,一向被用来护持法统之用。但是千百年的传承下来,除了达摩祖师传下的易筋洗髓二经之外,历朝历代高僧,也都有高深的功法传下。

        这些,也都是佛法传下的一脉,自然不能断绝。

        那些资质好的弟子,自然可以选择绝艺,成为绝世高手。可是如师父这般资质平庸的,却更加喜欢练师父传下的武功,再把这武功原原本本的传下去。

        至于厉害与否,老和尚一生不曾与人交手几次,将来想也没什么机会,唯一的心愿不过是不让师父的武艺断了传承,如此足矣。”

        “可是,不是都有秘籍传下来么?”

        “秘籍?秘籍那不过是聊以自慰罢了。按秘籍修炼,有易有难,没人指点,很是艰难。少林失传的绝艺,秘籍倒是都在寺里,却是没人能练成,自然就是失传。

        你练少林九阳功,当可知道。无色禅师当年,八成是能练成的。可是无色一脉断了传承之后,我们练起来就磕磕碰碰,错误百出。

        少林七十二绝艺就是这般。无人练成,便失传了。待到某个惊才绝艳的练成失传的武功,再传承下去,这就又是把绝艺找了回来。

        你可知罗汉堂的空了师叔正在修订大伏魔拳一事?你空了师叔一生修炼大伏魔拳,单论此拳法上的造诣,怕是已经超出了创此武功的渡真禅师。如此方敢动笔修订,待此次修订成书,则我少林大伏魔拳传承无忧矣!”

        “那师父,您的龙抓手?”

        “嗯,师父将来也希望能做空了师兄在做的事!”

        陆远侧头望去,老和尚胡子霜白,整个人却好像散发着一股理想主义者的光辉!

        少林传承千年,领袖千年,自有他的道理!江湖出了郭靖、萧峰、张无忌,哪怕你活着时候天下第一,死后也转瞬即逝,唯我大少林,几百年后还能上市!

        “师父,我觉得您可以把九阳功的事情先放放,弟子此次下山,准备走的更远些,看看有没有机缘寻得九阳神功的全本。您不如趁着这个时机,先着手修订龙抓手如何?”

        空性也是略微沉吟。如果说小徒弟出门就把九阳带回来,那肯定是佛祖显灵才可能。修订龙抓手是他毕生的心愿,如果能在不修炼别的武功状态下修订,效果自是最好。

        估摸一下,有个半年时间,和内功相关的部分怎么也能写好了。之后便是修炼少林九阳,应当也无大碍。

        再说也是小徒弟一番心意,不能不欢喜收着,也就颔首应了。

        **************************

        陆远上辈子,就害怕分别时候的辛酸难过。因此,头一天按个拜会了师兄之后,便早早睡下。

        翌日一早,陆远便悄悄提了包袱,下了少室山向东而去。

        陆远虽然只有十岁,但是生的身高笔挺,背负长剑,看起来也有十一二岁。况且身着青色僧袍,虽然没有戒巴,头戴僧帽,自有一股出尘之意。

        自离开少室山之后,他一路施展轻功赶路,同时背诵拗口的天山折梅手歌诀,只有晚上歇息前才打坐两个时辰。练功的时间远少于在少林的时候,效果却好的出奇。真气运用越发自如,那种逆行的情况也未在出现过。

        他心中有丘壑,对于各地的少林俗家弟子,自然是落力去结交。

        每到一地,如果有少林俗家弟子在,必上门拜访一番。因他是空性神僧弟子,圆恒和尚的师弟,别人自然欢迎。他不过说几句闲话,了解下人家情况,聊聊家常,就足以让人心存好感。

        更何况这位小师叔出手大方,或是借着指点子女的名头,或是借着切磋武艺的缘故,总要留下一两手精妙的招数与人家防身。别人感激,自然也会帮他扬名,一来二去,陆远未曾出手半次,在江浙间居然得了个“孟尝和尚”的名头!

        那些厉害招数都是些他在整理杂书斋时得到的,精妙固然精妙,但不成套路又失之淳厚,少林派还不看在眼里。可是这些交给俗家弟子,那就是非衣钵弟子不传的最后杀招,防身绝技。

        这一路走一路结交众人,等他到了临安的时候,临安的俗家师兄弟早就得了消息,居然派人出城十里来迎他!

        到临安,见了冯叔叔婶婶,自然又是一番欣喜。更加可喜的是,冯婶婶居然有了身孕。本来陆远想接叔叔婶婶去少室山下居住,如今却是不可能了。因为数年之后,元朝走向末期,必然越来越乱。江浙是未来的主战场之一,一场大战下来,肯定是赤地千里。如果迁移到了少室山下,或者还能得些庇护。

        只是如今冯婶婶行动不便,只能再作打算。

        陆远拜托那些临安本地的师兄弟,对冯家多多照顾。有他“孟尝和尚”的名头照耀着,自然无往不利。

        在临安住了大半个月,这才拜别叔叔婶婶,向昆仑而去。

        此时张无忌尚在襁褓之中,冥冥之中仿佛知道自己要失去最重要的东西,不禁哇哇大哭起来。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