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十二章 襄阳小村
    陆远也不再去见朱长龄那人,绕过朱家庄向关内而去。关外人烟稀少,用轻功赶路也不会惊世骇俗。陆远也没有什么精妙的轻功,不过迈开大步狂奔,快逾奔马。路上再次背诵天山折梅手的拗口歌诀,此时功力深厚,无数关卡一跃而过,再不成为困难。

        如此一走,就是大半个月,直到了关内人烟稠密之处,才停下脚步,缓缓而行。这里陆远已经两年没有剃头,长发披肩,青衫长剑,一股子侠少的风范。

        陆远这次打算取道襄阳回河南,一是瞻仰一下郭大侠当年抗元处的风范,再一个却是想在襄阳附近寻找一下独孤求败的墓穴和剑冢。这等传奇人物,穿越过来不去瞻仰一下,实在说不过去。

        这一日行到襄阳离襄阳不过三五日的一处村庄,陆远见天色已晚,正想前去借宿。忽然间便看见那村庄猛的腾起一股黑烟,烈烈的燃烧起来!

        陆远持剑疾奔,到了近处,更是听见妇女和儿童的哭号声,男子的惨叫声!陆远心下猜测,定是村庄遭了盗匪,奔跑更加快速。

        转过路弯,忽然看见几十官兵,整齐肃立在道路上,猛的一惊。陆远脚尖轻点,已经蹿到路边树荫间藏了起来。

        探头望去,忍不住目眦欲裂!

        只见那几十个官兵坐在马上,排着两排堵在出村的路口,将一只只火箭射向村庄的茅草房屋。

        而两个未着甲的元人贵族,则骑着高头大马,做旧时蒙古人游牧时打扮,只是衣衫华贵。两人口中呼哨着策马狂奔,甩出绳圈将一个逃出村子的村民套倒,再抛短矛击杀,或用马践踏!

        烈焰升腾、村民奔走呼号,此地已成人间地狱!

        陆远目光一闪,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布蒙住面孔,眼睛略微一扫,就沿着灌木与树丛,向那些官兵潜去。

        那蒙古贵人正“狩猎”的高兴,口中叫喊着意义不明的嚎叫,一手纵马,一手拿出酒葫芦来欲饮。

        陆远脚尖用力,整个人贴着地面从马腹下窜了过去,穿过三排的骑兵队列。脚尖再次点地,剑光飞起。

        那旁边见到的骑兵张大嘴准备呼喝,身边的护卫准备抽出武器阻拦,但是那里来得及!还不等那个蒙古贵人醒悟过来,一枚闪亮的剑尖已经穿透酒葫芦刺入他口中,透颅而过。

        这时另一个贵人高声狂笑着转马过来,正看见那人被跳出来的人影一剑刺死,吓的立刻勒马。可是仓促之间哪里停得下来?这时陆远身后的骑兵已经挥刀砍向他的脖颈,远处的也开始催马,打算拦在他和另一个贵人中间。

        陆远拔剑,转身,一招闯少林中的“登堂入室”用了出来。这招数本是右拳的上步冲拳,陆远却是斜上飞起,出左拳。那贵人手未及抬起,已经被一记冲拳正正砸在面孔上。人从马上飞出,脑袋瘪了一块,不等落地就一命归西。

        陆远身子一转,已经落在马背上。

        正如他之前所想,如果提前被人发现,那些官兵一定会以保护贵人为先。他最多杀几个官兵,那两个蒙古贵人却伤不到丝毫!如今暗中偷袭,一瞬间两人毙命,按蒙古军法,上官毙命,护卫的人回去也会被处死!

        他可不会骑马,只是拿剑尖在马臀部轻轻一刺,马儿吃痛,朝着杀过来的骑兵冲去。陆远夹紧马背,剑光一展,又有两名官兵落下马去。可是其他骑兵依旧悍不畏死的冲锋过来!

        陆远再杀三人,坐下马匹猛然一停,他竟被甩了出去。却是那些人见他姿势笨拙,不通马性,故意攻击战马的眼睛,将他抛下马来。

        两名元兵呼喝着冲过来,身子低伏马上,马刀贴地向他斩来。陆远猛提内力,纵身而起,一拳一剑左右齐出,又是两人毙命!可是那左边的元兵,死也不收手,也在他肋下划了道半尺长的伤口。呲呲数声,陆远闪身藏到马腹下,几只长箭钉在马背上。

        蒙古人擅长骑射和冲锋,此时内圈十几个人与他纠缠,另外二十几人却在十米外围成半圆,用骑弓射他。

        陆远再次跃上马背,用衣袖一甩遮住马眼,转身照着马屁股深深刺了一剑!那马狂性大发,嘶叫着冲了出去!十米的圈子毕竟不大,还不等再次开弓,陆远便冲到了。剑光左右闪烁,一招“分花拂柳”,左右两边的骑兵倒下,让陆远冲了出去。那马也看不到路,直接在灌木丛中撞了过去。

        待到元兵再次集合队形,只能看见数百米外,一匹疯马狂奔而去,马背上却是空空如也的不见人影。元兵略一商议,就分成两拨。一拨二十人的队伍分成两股,一股沿路向前包抄,另一股却是散开搜索灌木丛。

        剩下一拨十四、五人,跑到贵人尸体边大吼哭泣,然后陆续起来,收敛尸骨。眼见包抄的人已经到位,搜索的人马也深入了百余米。陆远却从村子另一侧的灌木中窜了出来!

        原来陆远根本不想逃走。他心中怒火几乎把自己点燃,如何肯逃!在马冲入灌木的一瞬间,他就已经跃下马来,向另一侧冲去。如果元兵不分散也就罢了,他也只能放弃。

        如今元兵分兵,显然不曾想过他居然还想杀人!此时村边虽然站着十几个人,却成不了合力。有的人正抬着尸首,有的人在整理马背,有的人在用马革包尸体。只有四五个人拿着兵刃,也是面朝着村庄,防止散乱的村民冲向这边。陆远一冲出来,首先便是那些手里有事的人。

        那抬尸体的不过略一犹豫是否要丢下手里的尸首,就被剑光带走了性命。陆远这一路全真剑法使得其快无比,待到那五个有兵刃的转过身来,那些人已经非死即伤!

        陆远一声呼号,冲过去和那几个满脸悲愤的元兵撞在一起。几声兵刃撞击声响过,几个元兵身死,陆远身上再添两个刀口!

        看着远处大声呼喝,拨马往回冲的元兵,陆远持剑将地上还在惨叫呻吟的伤病一个个刺死,这才再次躲进树丛。

        这一次断断续续一直厮杀到半夜,陆远借着灌木丛不断分割袭杀元兵,最后仅剩五骑的元兵连那贵人的尸首都不敢带走,沿着路逃走了。

        陆远站在村边,看着那五骑元兵渐渐逃走,也来不及追赶。剩下的伤残元兵为了帮助同伴逃走,早就把战马一一杀死,然后嘶吼着冲过来,纠缠住陆远。

        待到陆远把剩下的受伤元兵斩杀一尽,自己也手足无力,浑身上下十几道大小伤口,脸上是失血过多后的苍白。丹田内空空如也,一丝内力也压榨不出来了。

        (先和大家说一下,周日下午两点上分类强推,希望大家支持!现在是差不多3000收藏和9400推荐,平时的数据差不多是每天200的收藏和850左右的推荐。在下留着存稿就是等强推时候爆发的!成绩好三更、四更都没问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谢谢啦!)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