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十四章 赭石回寺
    他一个人飘忽如风,随处补给,随处换马,元兵哪里追去。偶尔松懈,还会被他返身刺杀几个军官,更是苦不堪言。

        到了十一月份,一场大雪降了下来。马匹难行,陆远干脆弃了马匹,做了几块滑雪板。有着超强的灵活,他一夜走上几十公里也不费劲。

        他开始挑选黄金家族的部落动手。在草原上几个月,这里的情形早被摸的一清二楚。黄金家族的部落,多数都占有着最好的草场,人却很少。除了照顾牧场的管家和牧马的农奴,大部分都跑去城市里享福。部落的力量可谓是弱到极点。

        陆远连着袭击了好几个小部落,又刺杀了一个大酋长之后,那停留在和林的三千追兵,不得不在冬天再度启程追赶,否则黄金家族的怒火会把他们烧成灰烬。

        这些人再也没有回到和林或者大都,他们甚至都没见过陆远的背影。

        他们疲惫而盲目的追在陆远身后,或者死于一场场暴风雪下,或者死于部落冲突,或者病死饿死。总之到了积雪融化的时候,陆远的最后一次偷袭,杀死了最后一个接近百人的队伍。虽然有一百人,但是个个骨瘦如柴、眼神呆滞,陆远杀来的时候,他们就那样麻木的站在那里,带着解脱的眼神死去,连反抗的意志都失去了。

        春天到来,草原却变得冷清起来。

        在各地,都流传着“青魔鬼”的恶名。那是长生天惩罚黄金家族不敬的恶魔,这样的谣言在暗暗流传着。

        而在汉人之中,也传着各种各样的传言。有人说这样的人目无君王,会不得好死。有人说他残暴凶狠,必遭报应。也有人学着他以暴易暴,去反抗自己贱民的命运。

        但无论蒙古人还是汉人,所有人都知道的一点是——黄金家族的无敌神话,结束了。

        *********************************

        春草的嫩绿短芽,在风中舒展。

        陆远站在蒙古草原的边上,贺兰山上,回望着渐绿的原野。

        良久,他抽出长刀,削去满头长发抛向空谷,山风卷着黑褐色的丝线,四散飞去。

        刀光旋转,一头黑发落尽。

        他把身上沾满暗红血迹的皮袄和内衣都脱下,整齐的折叠好,压在一块大石头的下面。

        最后用力一抛,长刀划过山谷,噹的一声大响插在对面的石壁上,插入两尺,不过露出半尺的刀身在风中颤动。

        陆远穿上包袱里土黄色的僧袍,带上念珠,就那么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向山那边走去。

        “当当……当当……当当……”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哆,悉耽婆毗,阿弥唎哆,毗迦兰帝,阿弥唎哆,毗迦兰多,伽弥腻,伽伽那,枳多迦利,娑婆诃。”

        木鱼声,往生咒念诵的声音,渐行渐远。

        那压着衣服的地方,被草原人称为“遮纳普”,意即“青魔鬼返回长生天之所”。

        尽管很多人都知道,那“青魔鬼”是个汉人,八成不过是个出离愤怒的武夫。

        但是夏天的时候,还是有很多部民从遥远的地方赶来牛羊,满怀敬畏的在此祭拜长生天,祈求青魔鬼不要再次出现。

        那些染血的衣服和压在上面的石头已经看不见,被包裹在层层碎石堆积的佛塔中。就连山崖对面的刀柄上,都不断有人冒着生命危险爬下去,在上面系上丝带。他们期望着青魔鬼找不到自己的武器和战袍,却丝毫不敢挪动这两样物品。

        第二年,来得人更加多了起来。甚至有黄金家族的人专程从大都赶来祭祀。

        之后数年,有得道大德黄教高僧在此建立了一座小小的寺院,将佛塔圈了起来。

        待到元朝覆灭时,这里被当做蒙古人的重要寺院,付之一炬。只剩下那个插在绝壁上的刀,和上面的小小雨亭还留着。

        到了公元2010年的时候,咳咳,这里成了旅游景点儿……人们坐着升降电梯,围着锈蚀不堪的刀片儿啧啧称奇,小伙伴们惊呆着“原来世间真的有武功啊!”

        导游小姐介绍道:“这就是北宋年间,大侠萧峰抗击辽国南侵……”

        ************************

        陆远一路南下,敲木鱼咏经日夜不停,不过三个月就到了少室山山脚下。一路上偶尔治病救人,见到老人便谈几句养生,遇到农家就聊几句耕种,小孩子玩闹便抚顶祈福……

        如若有人询问法号,便回一句“贫僧,少林赭石”。

        陆远一路走下来,化缘随缘,吃斋念佛,不过是随手而为。也许是因为他模样出众,也许是因为如此做的人越来越少,“少林赭石”再次得了偌大的名声。如今武当五侠在江湖上四处行侠仗义,把武当派抬的高高的,但在普通民众的眼里,却远远及不上少林。

        到了少室山,陆远也远远的避开山门,走了一条小路上去,直接绕进了空性神僧和自己的小院子。

        见到空性老和尚,陆远只是跪下说了句“师父”,然后搁下木鱼,从怀中拿出一个油布包裹。展开之后,里面放着四册经书,正是觉远遗失的四卷枷楞经书。

        师徒相对无言。

        过了半晌,忽然“吧”的一声轻响,放在一边的木鱼和木槌儿,一起爆成碎屑。这木鱼一路全靠陆远用九阳神功维持,如今功力散去,便支持不住了。

        “唉,你这孩子,性子如此猛烈,真是让师父操心。”

        空性伸出手来,轻轻抚摸他的头顶。

        “这几年就呆在寺里罢,若是无事,便去你大师兄那里转转。你看可好?”

        “弟子遵命!”

        陆远说着,却不自觉的流下泪来。

        “莫哭,孩儿莫哭。”空性婆娑着陆远的脑袋,老眼也有些湿润。“师父不是罚你,只是你这一身业报,也需消了才好。将来到了佛祖那里,见不到孩儿,师父心里怎能踏实。”

        “弟子,弟子……”陆远却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老和尚摇摇头,转过身去,却反手递了本书过来。“师父修订了本书,你也凑合看看,帮师父找找错处。莫漏了马脚,将来让人笑话咱师徒。”

        “弟子遵命。”陆远接过一看,却是修订好的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的龙抓手。“师父,弟子此次带回的四卷经书的行间,有前辈高僧写下的九阳真经原本。弟子修炼之后,有诸多不解之处,还请师父解惑。”

        老和尚也不转过身来,直接回道“嗯,我且看看经文,过几日你来。”

        “弟子告退。”陆远退了出去。

        待到没了声息,老和尚才用僧袍擦了擦眼睛,“这孩子,一跑就是三年,尽让老和尚我操心。”

        (今日下午两点开始强推,强烈求收藏求推荐,成绩好就加更,决不食言!听说强推期间关键指标是收藏,请帮忙多多推荐给朋友来看。谢谢!)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