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十六章 汉失其土
    赵振声,河北人称“赛孟尝”。要说江湖人也没什么文化,起外号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个词,总要盖个什么震个什么。但凡仗义疏财、喜好结交朋友的,都能跟孟尝拉上关系。

        赵振声武功不过三流,就是喜欢帮助江湖朋友,得了武林的尊重。其人官面上靠着元人的一位将军,占了北三省的骡马生意,是有数的大富翁。

        如今他年过四旬,身材发福,武功更是早已丢下了。生意自有下面人去打理,赵振声只管每天和江湖朋友宴饮玩乐,好不快活。

        街上车马辚辚,赵家的车队迤逦前行,马车中,赵振声却脸色阴沉如水,默不作声的看着帘外的市井行人。许久,才又打开掌中的一张不过三寸的纸条观看。这纸条原本被折成方胜的形状,上有带字花的蜡封,却是无人打开过。

        这方胜,是一名偶尔路过的少林俗家弟子带来的,只说是帮朋友送一封书信。

        待展开,上面却是用铁线般的字体,写了一行小字。

        “张兄如晤:

        弟久仰赛孟尝之名,不胜向往。君若有暇,请于少室山下一会。弟当略备薄酒,扫榻相迎。”

        下首款识,是一个“洪”字。

        赵振声思考良久,也想不起来自己认识一个名字里带“洪”的人。此人通过少林弟子送信,又约在少室山下,显然和少林派有密切关系,很可能就是少林弟子。少林派一向名声极好,倒也不怕是陷阱。

        只是那“张兄”的称呼,却让他心惊肉跳。他结识的武林朋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却从无一人知道,他原本是姓张的!他家原本是宋朝的张姓大盐商,掌了几省的公盐、私盐买卖,算得上是富可敌国。蒙古人南下,将张家连根拔起,家族老幼斩杀殆尽,只逃出来他一个独苗。

        他一个人逃到北方,隐名埋姓的活了下来。如今他表面上结交权贵,私下里却聚集江湖人士,只盼着有人揭竿而起,自己便用万贯家财聚起一支义军,反他娘的一次!

        所以他表面上不能生养,只收了几个义子打点家业。实际上却在岭南留了一条根脉,姓张。如今他万事具备,眼见元庭不稳,每天冷眼观瞧,只等一个拼却性命的机会。

        不成想今日却收到这个纸条……

        一个月后,赵振声南下,至少室山下,陆远迎之。

        两人于少林别院内畅谈三天,赵振声告辞而去。

        赵振声回去后,自称已经皈依佛门。数月间,就把万贯家财分的分,散的散,一个巨贾转眼便风云流散。

        与此同时,大都却先后出现了数位黄金家族的贵人。这几位都是青魔鬼肆虐时毁灭的部落,阖家便只逃出来一个。还好随身带着足够的信物,轻易便在宗人府入籍,成了吃皇粮的京城贵人。

        这些人没有权柄,自然没有商人巴结。就靠一些皇粮救济,“清苦”得很。因此这些人变卖些家当,或者做些商贾营生,各位亲贵也装作不知道,不去过问。

        这些人有的家族底蕴深厚,拿出来的无一不是草原上传承久远的东西,有些甚至是远征欧洲时掠夺来的精美器物。这些东西让元都的新老贵族一面感慨败家子儿,一面竞相抢购。这些人得了巨额财富,却没什么心思重建家族,只是一味儿的花天酒地,这钱转眼便如流水般不见了踪影,人也潦倒失踪。

        还有些人,善于制作精美的器物。有的能制作金雕银饰的法轮、有鬼斧神工的内壁画鼻烟壶、有各种腻若鱼肉的绝品瓷器、还有人善于制作各种檀木家具、有人擅走狗斗鸡……

        这些家具玩物,无一不是巧夺天工的精品,往往数月才产出一件,每件事物都引动风潮,动辄便卖到成千上万两白银。这其中,自然最富裕的黄金家族收的最多,大把丝绸、金银撒出去,换来一件件神仙才能享用的器物。

        更有传说中神仙才能吃到的“福寿膏”,可惜大多数蒙古贵人都只闻其名。据说那等仙药见风则成气,遇木则化水。只能用玉碗乘装,用玉勺食用,也只能用美玉交换,黄金白银这等俗物便是堆成山也换不来一两。一时间天下玉贵金贱,无数蒙古贵人收集美玉,只求换来那能延寿登仙的无上仙药。

        如此纷纷扰扰的事情,在元大都此起彼伏。

        元人只是觉得大都比往日更热闹几分,汉人官员则忧心于府库的骤然空虚,仔细查下去,也只能发现元贵人更加败家了而已,除了感慨几声,再无办法。

        这些惊天的财富,却在一个叫“财主”的人操作下,转手几次后,隐藏于湖海之间,只待一朝发力!

        *************************

        彭莹玉,明教五散人之一。

        五散人中,只有彭莹玉和说不得和尚两个出家之人,是最坚定的造反派。不过说不得和尚希望的是以明教为主反抗朝廷,彭莹玉则是“我早就说过,单凭咱们明教之力,蒙古鞑子是赶不了的,总须联络普天下的英雄豪杰,一齐动手,才能成事。”

        相比之下,彭莹玉的大局观更强一些。

        历史上他也是最大的反元义军领袖之一。

        彭和尚看着房间桌上的一封信,暗皱眉头。这家新开的“悦来客栈”好则好已,安全上却不怎么样。自己不过离开半刻,这信就凭空出现在房间的桌上,而伴当小二居然都不知情!

        走过去,也不急拾起,先仔细打量。一个简单的宣纸折成的信封模样,上书“彭莹玉亲启”五个大字。字体间架还算有力度,笔画却细若丝线,看起来很是别扭。

        左右观察不出什么,彭和尚用刀子挑开信封,里面掉出一个蜡封的方胜。

        碾开舒展,中间始终不曾沾手。江湖上的鬼魅伎俩太多,不得不防。

        “若君知道在下是谁,请于少室山下一叙。”

        落款是一个“洪”字。

        彭莹玉文武双全,略一思索便明白洪字的意思。

        “汉失其土么?既然是驱除蒙古鞑子的同道,便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上一次!”

        如今明教四分五裂,争权夺利内斗不止,反而把当初驱除鞑虏、恢复汉家衣冠的理想丢在一边!一心想推翻元朝的彭莹玉和尚早就对明教心灰意冷。只是明教虽然不堪,却是江湖上最大的一股反元势力,其他的更加看不到希望。彭莹玉置身其中,固然有五散人兄弟情分的因素,也有着希望明教重新统一,再举义旗的渴望。

        彭莹玉与陆远深谈之后,直接在少室山脚下的一间小寺院挂单,成了一名普普通通的行脚和尚。

        (求收藏!求推荐!)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