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二十二章 金毛狮王
    (感谢伊俄卡司达、洋芋粑打赏!今日三更,求推荐!求收藏!过几天要去江苏出差,最少半个月,我自己也着急,尽量保证稳定更新。自动更新有时候会把某一章多更新一次,可能是刷新问题,我遇到两次了。

        我一般设置是0点10分开始更新,每四分钟一章。)

        陆远曾经估摸着那冰火岛多半在北极圈附近,因为书里提到昼长夜短、海上浮冰等等迹象,说得很像库页岛南方的小岛。这次走上一遭,实际方位应该是日本岛西面,辽东半岛南面的位置,距离中原并不遥远。张翠山一家如果是向西走而不是向南走的话,怕是早就登上陆地了。

        冰火岛不过是个不大的岛屿,并没有书上描述的那样仙境一般。陆远先是让船绕岛一周,然后便在东北方寻了处避风的山岬,在深水处抛锚停靠下来。到了现在,陆远也不能确定这里是不是冰火岛,只能先按照冰火岛来安排就是。

        留下十名士兵守备持着弩弓守备船只。陆远带着十五名士兵和二十名水手,驾着小船登上岛屿。

        上岸后,陆远与彭和尚在海滩上摆了张小茶几,两人席地而坐饮茶等候,周围十五名士兵分散护卫。

        余下那二十名水手,便分散开,两两一组大喊道:“金毛狮王谢逊何在?少林陆赭石前来拜访!”

        “谁在那里呱噪!”,一声呼喝传来。声音虽然低沉,却好像那大寺的铜钟一般,震的人耳鼓嗡嗡直响。陆远和彭和尚相视一惊,谢逊在王盘山一吼毙群豪,这内力果然惊人!

        话音刚落,便见山边的树林里走出一名魁梧的大汉!那大汉满头金发,身上也是披着兽皮做衣衫,手里提着一柄大刀走了出来,正是和书里谢逊的样貌描述相类。陆远仔细观瞧,只见脸上毛发丛生,实在看不出是否目盲。那谢逊行走山林木石只见如履平地,更是看不出来有任何的视觉障碍。

        “来的可是金毛狮王谢逊?!少林陆赭石前来拜访。”陆远起身道。

        谢逊来到十丈外稳稳站住,嗤笑一声道,“哪里来的小和尚!也敢直呼老夫的名号!叫你师父前来答话。”

        “哦,我的恩师是空性神僧,你要是想见,需随我去少林才成。你师父成昆化名圆真,见到他我也不过称一声师兄,叫你谢逊有何不可!”陆远见谢逊桀骜异常,也就放下了结交的打算。

        “你是成昆那狗贼派来的!”谢逊数年冥思苦想的就是报仇,忽然听到仇人的大名,只觉脑子嗡嗡直响,张口怒吼。

        “谢法王且住,难道不识得故人么?!”彭莹玉和谢逊算是明教兄弟,两人才华相若,过去也多有往来,如今见谢逊过来居然对自己不理不睬,宛若不识,不禁心生怒气。

        “你是谁?”谢逊没有把视线转过来,却是侧耳倾听,“你是哪家的故人?!姓谢的早年坏了眼睛,如今可听不出来。”

        “我是彭莹玉。”彭和尚听到原因,便消了气,心平气和的说道。见到谢逊侧耳倾听状,心中有些怜悯,想当年谢逊文采风流,又是明教副教主,何等风光。如今却蓬头垢面、身着兽皮,宛如野人一般。“当年在下与谢兄在光明顶把酒言欢,谢兄风采照人,如今怎么……”

        “姓谢的一时落难,也没什么好说的。既然是谢某旧时的朋友来,不知有何见教。”

        “如果谢法王闲暇,在下有两件江湖旧事要和法王说说,只是还请谢法王仔细听了,莫要中途打断在下。可好?”

        谢逊沉默良久,才应了一声,把身上毛皮一甩,席地坐下。只是离十丈之外,显然防备之心甚重。彭莹玉想起当年的谢逊,是何等大气潇洒。不过事已如此,彭和尚也不多说,直接退到陆远身后站定。

        主次一显,耳力聪敏的谢逊听到后也是一怔,暗想这小和尚莫非是阳顶天的后人不成?否则彭和尚作为明教五散人,地位清贵,怎会甘愿屈居人后。

        陆远也不岔开话题,径自把圆真、谢逊和明教阳顶天夫妻的恩恩怨怨掰扯了一个清清楚楚。此事本来就不复杂,圆真和阳夫人青梅竹马,明教教主阳顶天强娶阳夫人,后来因撞破圆真和阳夫人奸情走火入魔而死。阳夫人自杀以殉。圆真迁怒明教,知道弟子谢逊是明教四大法王之一后,设计酒后奸杀谢逊全家,逼谢逊结怨江湖,为明教招祸。

        期间几次谢逊目次欲裂,却又都强忍下来。这些年他不止一次午夜梦回,不敢相信恩师竟做下如此禽兽不如的事情。如今终于有机会了解前因后果,哪怕心中怒极焚身,也要听个清楚明白!

        待此事说完。陆远却不停留的又说起第二件事情来。

        这次说的却是空见神僧死于谢逊之手,那一夜发生的种种情景,个人形态想法说的栩栩如生,宛如亲眼所见。谢逊杀空见神僧本就有愧于心,如今听这少年说起当年事情,历历在目,忍不住大惊失色,失声说道“你是人是鬼!”

        这些事情莫说谢逊,就是他身后的彭莹玉也听的目瞪口呆,真不知这些江湖秘闻陆赭石究竟是如何得知的!若说从资料中分析出来,旁人若看到那堆满几间屋子的消息信纸,多半信了。可经手消息的彭和尚当然知道,绝无可能。

        待到两人将内容消化,陆远说起最后一则事情。

        这次,说的却是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的消息——“刀剑之密”。

        “你说这刀里是兵书!”陆远的消息便如一道雷霆,劈在谢逊的脑门正中。直打的他头昏眼花,数年报仇的期望一日成空,连以刀为酬劳找人报仇都不可能。须知江湖虽大,大家向往的都是神功秘籍,想要兵书的又能有几个人!?一时间心丧欲死。

        “不知,你说的话如何能证明?”,沉默许久,谢逊再说话,声音沙哑,好像大病一场。

        彭莹玉也看着陆远。这消息还是他推波助澜传出去的,真假却实在看不透彻。

        陆远伸手解下自他离开少室山便一直背着的灰布包裹。将包裹置于地上,一层层解开,露出一柄藏于鞘中的剑来。这剑外表看去毫不起眼,剑柄上不曾镶金嵌玉,剑鞘也就是普通的软木剑鞘。

        “江湖上的神兵利刃,也不仅是倚天屠龙。”陆远轻轻的握住剑柄,抽出剑来。剑身黯哑,并无闪烁的寒光。但是拔出时悄无声息,显然是一柄极端锋利的宝剑。

        “此剑斩云,可断屠龙!”剑指轻轻在剑身一敲,斩云剑发出龙吟般的声响。正是临别时,扫地僧留赠给他的宝剑“斩云”。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