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二十三章 一剑两断
    若是一般江湖人得了屠龙刀,见到眼前两人三言两语便要试自己的宝刀,多半会一刀砍上去,两人变四段。

        谢逊半生为报仇奔波,眼盲后,全部的期望便都系在屠龙刀上。如今屠龙刀内竟然藏的是兵书,对他不啻于天崩地裂。如今若不试刀,心底还能存着一丝念想。试了刀,说不定立刻就万劫不复!饶是以谢逊的心性,也不禁犹豫起来。

        然而谢逊毕竟是谢逊,不过顷刻就想通,“如果刀内是兵书,你当如何?如果不是,你又当如何?!何况此时周遭都是你的人,便上面是武功秘籍,瞎子我看不见,又怎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这次却是彭莹玉上前一步,朗声说道:“谢法王,我彭和尚的毕生愿望,便是将蒙古鞑子斩尽杀绝,这你是知道的。我不远万里来此,求的便是法王刀里的兵书。如若是兵书,我彭莹玉自当踏遍三山五岳,将兵书上的内容传给任何一位起兵反元的将领!若不是兵书,我彭和尚以人头担保,绝不动法王刀里的东西分毫!”

        “也罢,你且断来!”谢逊站起身来,拔出一柄黑沉沉的大刀,刀锋向下,刀身平举而立。这姿势却是一招极厉害的反击刀法的起手式。

        “得罪了”,陆远也不不多说,大成境界的九阳神功运转全身后,灌注到剑上。斩云剑立刻便显示出灵异之处,内力灌注毫无阻塞,瞬间长剑便如同臂膀的延伸一般合为一体。剑身更是嗡的一声,浮现出一层青气。

        陆远轻轻一挥,长剑带出轻微撕裂声向屠龙刀刀脊上斩去。凡是神兵利刃哪怕再锋利,也挡不住灌注内力的兵刃砍劈。错非屠龙刀这种逆天的兵器,便是一名儿童持着,旁人手持宝剑运动全部内力也休想斩断。

        可惜的是,遇到了一柄陆远都不知道的,这柄来自其他世界的宝剑。从材料上讲,斩云剑用的材质胜过玄铁万倍,剑身原本的材料经过磁化处理,已经是常温下最接近超导体的材料,内力传导上的损耗小到极处。

        只见青色的剑光一闪,陆远还剑入鞘,随即转身离开,身形一闪便到十丈之外。待陆远立定,谢逊平伸的大刀,这才“咔擦”一声分开,刀头自距离把柄一掌的地方断裂下来。不待刀头落地,谢逊伸手一抄已经稳稳的握住刀背,身形连跳,又向后退了十数丈,随即藏身树林中,消失不见。刚才陆远的轻功和宝剑,委实让人惊惧。

        “谢兄!”彭和尚大吼一声便要追上去,被陆远拉住。“喝茶喝茶”,就要请彭和尚继续坐下饮茶。彭莹玉转念一想,若自己是谢逊,此时必是先取出刀中的东西。如果无法抚摸出来,那就分成几部分问不同的人呢,谢逊饱读诗书,自然能分辨其中的内容真假。如果真的是兵书,陆远等人便是他复仇的唯一期望,他更不会毁去兵书。

        果然如两人所料。

        半个时辰之后,谢逊果然去而复返,拿出几张丝帛避开陆远二人冲到船上,遇到人便问内容。船上的人都被彭和尚交代过,不识字的就直言不认识,识字的他拿出什么就念什么就是。

        一直到太阳偏西,谢逊才失魂落魄的持着几卷丝帛过来。再不顾及二人,重重坐在茶几边,随手拿起一杯茶就喝,却被呛到剧烈的咳嗽。陆远和彭莹玉都见到他满是风霜的脸上,两行带着丝丝鲜血的清泪自空荡荡的眼眶流了出来,心下恻然。

        谢逊这一下午听的尽是“数灶识兵”“野战十法”等等,哪来的武功秘籍!何况谢逊虽然没读过《武穆遗书》,岳武穆是南宋年间北伐黄龙的英雄豪杰,距今才过去不到百年,谢逊对岳家军“兵无形,善野战”的名头如何不知?和这手里的兵书比照,真假一眼可鉴。

        可怜他大半生心血,一朝尽丧。就是再真豪杰,也忍不住流泪。

        待到半晌,彭和尚这才双手接过谢逊递过来的几页丝帛。想起毕生心愿有望实现,忍不住手指颤抖。接过帛书后,为了避嫌,却是当着谢逊面从前到后通读一遍,这才起身匆匆而去。

        彭莹玉回船抄书,陆远随口说起王盘山之会后,江湖上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一直说到途中遇到张翠山一家三口,谢逊听到他们被天鹰教的船接了上去,轻轻松了一口气。陆远并没有提张翠山接下来的命运,是因为他对此人实在是属无好感。尤其是幼年时伤在殷素素的手里,更是把这笔账算在整个天鹰教上。这几年在他的策划下,天鹰教被少林僧俗弟子势力联合打压的苦不堪言,只能守着宁波府几地苦苦支撑,早没了当初席卷江南的势头。

        如今哪怕是有救张翠山的机会,他也不会伸手。

        谢逊只当张翠山有张三丰护着能出什么事,知道他们安全到了中原便好。

        “我想杀了圆真”,陆远说完这些不待谢逊开口便直接说道,“我需要你告诉我方法。圆真天赋极好,身兼混元、少林之长,他的厉害谢法王应当很清楚。”

        “为什么?!”这次轮到谢逊诧异。他自然是极想杀圆真,可是这年轻人见面不过几个时辰,就扬言要杀同门,偏偏声音里透着一往无前的味道。

        “圆真先是害死空见神僧,现在又挑动八大门派和明教的矛盾,在少林内也拉帮结派搞风搞雨,实是我少林大害!我没办法拿那些证据指证他,所以直接杀了就是!”陆远说的内容虽然激昂,语气却平淡的仿佛不当做一回事一般,“我有多少事情要做,哪有那个西洋时间陪他消耗!”

        谢逊一时间目瞪口呆,啼笑皆非。

        次日,众人先是从船上卸下大批的物资用具,然后彭和尚便急急登船,扬帆南下。陆远要学习对付圆真的办法,当然不是朝夕之功,于是就直接在岛上住了下来。

        彭和尚记挂着反元的事情,恨不能早一天飞回中原,普及武穆遗书。两人约定一年后见,就各自分开去也。

        (求收藏,求推荐,今日三更!)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