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黎明号 第二十四章 岛上学拳
    转眼经年。

        清晨,太阳不过是刚刚从海面升起,红橙橙的铺满半个大海。

        冰火岛地处北方,水汽深重。此时不过九月,一夜的秋风刮过,早晨便撒了满岛的露水。

        陆远站在海边不远的地方,面朝东方的位置,吐气收功。白色的气息如同蛟龙一般飞出丈远,才被海风吹散。

        这九阳神功练到今天,终于到了水火相济、龙虎交汇的最后关头。

        九阳神功醇正浑厚,一口纯阳气自内向外升腾。功力积累迅速,根基稳固又没有走火入魔的危险,是普天下一等一的绝世神功。当然不会像百度说的那样,后期有散功焚身的危险。更不会像张无忌那样,需要乾坤一气袋才能彻底大成。

        原文中说张无忌“未经明师指点,只是自己暗中摸索,体内积蓄的九阳真气越储越多,却不会导引运用以打破最后一个大关”,所以最后借着乾坤一气袋,凭着侥幸才一口气冲破数十关卡,练至九阳神功大成。

        金庸书里,多是这样功力浑厚却不自知也不会处理的人物,无论是石破天、段誉,还是张无忌、觉远。

        陆远跟随空性神僧习武多年,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自九阳真气蓄满之后,陆远就引导着一一突破玄关,历经三年时光才到了这最后一步的大门前。闯过去,九阳神功就大周天圆满,彻底进入了内外相生的境界。那时真气的浑厚程度,江湖无人能及。即使原著后期的张无忌也比不上一步步踏踏实实走到最后龙虎交关的陆远。

        “风向变了”,谢逊走过来,站在远处说道。

        此时谢逊已经换下那身兽皮衣物,身上穿着的是陆远带来的青衫。头发规规整整的梳洗干净,束在发冠里。胡须修成山羊胡的样式,整个人一见便道是个儒雅的书生,连头发也染成了黑色,不再是过去宛若狮子般蓬松的金黄色。如今的谢逊,就是站在熟识的人面前,也不会被认出来,委实变化太大了。

        “这么快就一年了啊?”陆远感慨着,摇了摇头。抬手便“呼”的一声一拳向谢逊打去,谢逊反手切他脉门,陆远左手遮拦,谢逊直接陆远双目之间……一年间两人不知打了几百次,互相之间都熟溜之极,转眼便拆了几十招不分胜负。此时两人从岸上打到水里,为了拿稳拳势,都是双脚站桩般插在海沙里,加上拳风激荡带起的海浪,两人全身上下都是**的,很是狼狈。

        谢逊面色一整,右手引开的时候,左手成拳于肋下隐蔽挥出。陆远也是同样挥出一拳,两手碰的撞在一起时劲气四射,海浪向两边推开,水珠如箭般散射,却是都施展出了七伤拳对打。七伤拳威力极大,沾身的瞬间就劲力直透脏腑,江湖上除了金刚不坏神功这等内外兼修的挨打功夫,再没武功能防得住。陆远九阳几近大成,身体自生护体罡气,也不过能抵消一部分伤害。

        七伤拳就好比带了“透甲”属性的武器一般。无论是“破甲”还是“穿甲”属性,都要先破换盔甲才可以杀伤。唯独“透甲”的属性,是绕过盔甲直接伤害内部,堪称作弊。

        这一年来,陆远传《少林九阳功》给谢逊,助他调理练七伤拳留下的内伤。谢逊则将崆峒派的《七伤拳经》和混元霹雳手成昆的《混元功》,一字不落的教给了陆远。两人还通过分析,大致知道了成昆(圆真)隐藏的绝活“幻阴指”的路数。

        两人每天交手,各自的武功都大有长进。陆远此时的武功已经远在谢逊之上,他如果用出融合了七伤拳和混元功的天山折梅手,百招之内就能击败谢逊。只因陆远的天山折梅手自从融合了七伤拳,明了了内外的道理之后,彻底走上了神而明之的道路。

        陆远每天练习时,都用公园老太太打太极拳的速度,慢慢的打着天山折梅手。在其中感悟着阴阳、正反、内外、去还等等的境界。此时的天山折梅手,已经尽去童姥一辈带进来的狠辣和乖戾,代之奥妙无穷的味道。谢逊有时也站在边上,却只能忽而觉得宇宙降临,忽而觉得清风明月,竟无法知道陆远练的是何种武功,心下震惊无比。

        一年来的相处,谢逊也知道了陆远必会杀了圆真。知晓前因后果之后,仇恨犹在,心底却有种因果循环、造化弄人的感慨。因此这次就打算随陆远返回中原,只要成昆授首,他就隐名埋姓出家为僧,再不管江湖的事情。

        两人噼噼啪啪的也不变招,只是一味对拳,感受着对方拳劲在体内的激荡和变化,然后用九阳的真气化解掉。直到谢逊一不留神,真气外泄将衣袖噗噗的震碎,陆远这才收拳向岸上飘去,各自回去清洗更换衣物不提。

        ************

        待到下午,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上一处山崖。

        这里算是岛边的高点,如今已经人工平整过,周围栽种些花草,场中竖了一个实心的石桌和两个圆凳,同样是石头削制的。普天下的三把神兵利器,冰火岛上便有其二,制作这些实不费什么功夫。一年来除了练武,陆远也向谢逊请教一些烧制瓷器、种茶饮茶的学问,也是自得其乐。

        谢逊心态日渐平和,知道便无所不言,不知道便说不知道,也不争什么长短。可以说谢逊不发疯,真的是一个不错的朋友。

        “来了!”

        陆远轻轻说了一声,站起身向远处望去。

        两人无事,只要晴朗,便在海边饮酒聊天,等待海船。这一日刚刚坐下,便看见一艘巨舰出现在遥远的天边。

        有道是望山跑死马,一直到了傍晚,大船才安稳的在海湾停靠下来。上面放下数艘小舟向岛上行来,远远看见带头的,正是彭莹玉和尚!

        数人登上岸来,还不及叙话,彭和尚就劈头一句,“张翠山张五侠夫妇于张三丰百岁寿宴上自尽身亡!他们的孩子张无忌遭人暗算,身受重伤。”

        谢逊身子一晃,喊了一声“无忌!”,仰头昏倒在地。

        (求收藏、求推荐,倚天之卷还有几天就完结了。)

        PS:推一下一本我喜欢的书《花与剑与法兰西》,书号:3073017

        文笔很好,我看了一整天。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守望黎明号书友推荐阅读: